45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 番外(二):贺氏夫妇

番外(二):贺氏夫妇

推荐阅读:

    王昭与贺宗鸣吵了一架,再之后,分了手。

    一开始,只是因为王昭在江偌和陆淮深婚礼上多喝了两杯。

    贺宗鸣借口送她回房间,随后恃靓行凶,用美色迷惑了她,就如第一次那晚那般,用蛊惑的口吻在她耳边低喃细语。

    一口一个“昭昭”,一口一个“宝贝”。

    着谁能顶得住?

    说穿了,她能跟贺宗鸣走到一起,还得归根于她贪图美色,色令智昏。

    不看能力,也撇开令她敬而远之的他的家世,仅贺宗鸣这身皮囊,这张脸,就直戳她的审美。

    王昭本本以为这种平时看起来不着调的性格非她所爱,可见到他认真时候的样子,只会让她加速沦陷。

    当你对一个男人的某一面习以为常,偶然发现,他的另一面竟与你心中预设的理想型的样子重合,那种内心冲击与惊喜,无论多少次都不会平淡。

    王昭喜欢他半痞半认真地叫她“昭昭”或“宝贝”时,用鼻尖下巴在她脸上若有若无蹭吻,贺宗鸣总能轻易挑起她最原始的冲动。

    而贺宗鸣与她那方面相当和谐,一年来,对她的偏好了如指掌,当晓得这招对她适用之后,屡试不爽。

    那晚就是如此,贺宗鸣故技重施,王昭被这厮迷得神魂颠倒,酒后气氛妙极,发生些什么再正常不过了。

    可她本人出门这几天,压根就没想过这回事,别说还往行李箱塞计生品了,贺宗鸣倒是做好了充足准备,但关键时候谁还能忍得住回隔壁房间找套。

    说起两人分隔两房的问题,其实是基于王昭个人强烈要求,与贺宗鸣约好暂不将恋情告诉双方父母,得知贺家父母也会参加婚礼之后,她特地嘱咐江偌不要把她跟贺宗鸣安排在一间房。

    王昭让他用酒店的,贺宗鸣非说他不能用外面的,要过敏。

    炽烈男女,为求欢愉,一时冲动,在所难免。

    第二天王昭醒来却翻脸不认人,新账旧账一起算,说贺宗鸣就是故意,毕竟这人有前科,就参加婚礼前不久才被她发现过在套上扎洞。

    贺宗鸣服软,又是道歉又是撒娇。

    陆江婚礼之后还包岛五天,为了让时间宽裕的宾客可以留在岛上度假。

    王昭这半年几乎就没休息过,借此难得机会跟公司请了五天假,留在这里度假。

    而在贺宗鸣的计划中,他们应当是在面朝大海的床上度过。

    结果王昭几天都不让他近身。

    本来二人气氛渐渐回暖,王昭也消气了,最后一天还是按照贺宗鸣预期度过的。

    直到回东临市之后,王昭在公司的地下停车场被贺宗鸣某个前女友堵住去路。

    王昭上班,一身干练修身的职业装,那女的眼神极其讨厌地从上至下扫过她,接着说了些阴阳怪气的话,诸如“没想到贺宗鸣这次换口味持续时间还破纪录了”,以及“渣男回头果然必须要理由,有些人哪怕平平无奇,可只是站在他面前,他也愿意把心捧着送上前”,还有“王小姐,你觉得他喜欢你什么?你父母是何人?身家几何?他有过那么多前女友,你算哪个小宝贝?”这样的话。

    这不过就是些女人维求而不得,心生怨意而耍的一些小手段。王昭再明白不过,她本不必放在心上。

    即便当时王昭面不改色反驳回去,将人损得体无完肤,但对方还是有句话,令她耿耿于怀。

    她之所以不想让双方父母知道他们的关系,是因为她不确定,贺宗鸣对她的喜欢能保鲜多久。

    不想急着让她出嫁的父母,为了让她在婚姻中配得上对方而倾尽家产,也怕对方父母不喜欢她,认为她高攀。

    仔细想了过后,王昭跟贺宗鸣提了分手。

    贺宗鸣以为她是为岛上的事还在跟他闹别扭,一如往常那般道歉,哄她,讨好她。

    王昭却依旧面冷,用疲惫的语气说:“贺宗鸣,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这表情,这语气,着实让贺宗鸣有些受伤。

    他其实也知道王昭不是闹着玩儿的,在一起将近一年,无论有什么小吵小闹,她就从来没说过分手二字。

    他收回抱着王昭的手,“说说,哪里不合适。”

    王昭说:“你太优秀了。”

    贺宗鸣嗤之以鼻,“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那这么说吧,你有不俗的外表,过硬的家世背景,你有丰富的恋爱经历,你有资本在感情中占据主动权,我们财富和社会地位不对等,懂吗?”

    贺宗鸣自嘲一笑:“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说,我感情经历丰富,配不上纯洁的你呢?”

    王昭被一激,脑子一热,说:“对。所以我们不合适。”

    贺宗鸣面沉如水,气氛极其紧绷,“不合适你不早说,都一年了现在才说?”

    王昭气极反笑:“别忘了是你死缠烂打。”

    贺宗鸣看了她半天,“我对你的好,你视而不见,我为做的一切都是死缠烂打,你对我笑一下都是施舍,是我不要脸,上赶着往你跟前凑。敢情这么久以来,你都当我是猴儿呢?”他死死盯着她,平静到了极致,“王昭你果然没有心。”

    这与王昭想象中的和平分手不一样,几乎是以撕破脸收场,不欢而散。

    贺宗鸣那话就像是王昭心里一根刺,日日夜夜,反反复复,让她不得安宁。

    夜里难寐,白日上班走神,后来精神恍惚,身体乏力,确实熬不住,跟公司请了假,在家里每天关着窗帘在床上度日,饿了就点外卖。

    江偌知道之后,到她家里来看她。顺便还带上满满来逗她开心。

    满满很亲人,尤其是对他好的人。

    他看见王昭特别开心,江偌与王昭说话时,他就坐在中间玩玩具,时不时眼睛在二人之间打转。

    一会儿喊“麻”,一会儿喊喊“姨”来吸引她们的注意力。满满的眼睛像极了江偌,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瞳仁漆黑晶亮。

    王昭抱起小小人儿啄他白嫩嫩的脸:“满满乖宝贝,给姨姨爱爱。”

    聊了一会儿,王昭情绪渐好,江偌问她跟贺宗鸣出了什么问题了,为什么要分手?

    在江偌看来,贺宗鸣以前虽然有过不少感情经历,但不离滥情滥性还差得远,每段感情里,也没有劈过腿,大家合则来不合则分。

    她一开始也担心贺宗鸣对王昭有兴趣,只是新鲜感在作祟。

    可后来贺宗鸣所作所为,她也看在眼里,真心不是可以装出来的,贺宗鸣对王昭的好,可谓是面面俱到。

    不过这也只是她作为旁观者的角度,也许王昭本人并不这么认为。

    所以江偌没有任何劝和的意思,一切选择都取决于王昭。

    王昭眼神黯淡下来,她叹了口气说:“我们不合适。”

    “我配不上他。”她倒下床,看着天花板喃喃:“贺宗鸣说他配不上我,以为我说他太优秀都是假话,事实上我是真的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就像他那个前女友说的那样,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我,我们天差地别。”

    江偌说:“其实你为什么不反过来想想,自己是哪个地方吸引了他,事实上是你并未意识到自己有多好。贺宗鸣不是只看女人皮相的人,你独立自信,你拥有自由且独一无二的灵魂,对于他来说,你就是最特别的。”

    王昭的性格受她自小生活环境的影响,父母恩爱,家境优渥,造就她独立自信的性格,正因如此,她自小知道自己要什么,适合什么样的人。

    什么锅配什么盖,多少码的脚配多少码的鞋。

    她很有分寸,也有自知之明。却没想,遇见了贺宗鸣。

    贺宗鸣很自信能给她爱情与家庭,消解她心中的忧虑,他想用孩子留下她,用不成熟的方式,去强行消除他们之间的距离。

    可他这样只会让她害怕。

    就像被迫被人束缚手脚扔进没有边际的大海里,那种感觉很无力。

    江偌知道,王昭只是担心两人之间的差距,最终会带来伤害。

    充满差异的关系里,很难找到安全感,还是希望王昭能自己想通。

    这段时间里,贺宗鸣也不太好过。

    陆淮深也成天见不到他人,后来才知他成了工作狂,白天用工作麻痹自己,晚上用酒精麻痹自己。

    王昭从分手中缓过来之后重回公司上班,贺宗鸣又多了一个行程,每天下班之后去中心写字楼的路边待一会儿,盯着的灯火通明的某层楼抽闷烟。

    最近贺宗鸣尤其反常,明显消沉话少,贺母很担心他,问:“儿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失恋了?”

    贺宗鸣起了个心思,他垂眸不语,贺母看得揪心,也不像从前那般数落他,格外慈母地问他:“你到底怎么了?”

    贺宗鸣说:“我想要户口本。”

    贺母顿时眼睛差点等出来,喜不自胜,“啥啥啥?”

    贺宗鸣看着他妈,可怜兮兮说:“我想要户口本,我想结婚。”

    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简直冲昏了贺母的头脑,想也没想,从衣柜里找出户口本,刚要交出去,贺父打断她:“你疯了?你儿子发癫你也跟着发癫?连对方什么人都不知道,户口本都递出去了!”

    贺母犹豫了,“儿子喜欢上的人……应该不会太差吧。”

    贺父冷笑:“你信他?”

    贺宗鸣盯着他爸,学他冷笑,“她就是担心我的家庭不接受她,才跟我分手的,原来她没错。”

    贺父莫名其妙被钉上无情家长的罪名:“……那你总得跟我说说她姓甚名谁,家里父母是做什么的吧。”

    贺宗鸣故作伤神:“就是当初二姨想给我介绍的那个女孩子,二姨邻居的姐姐的小区的邻居家的女儿。”

    “不是……”贺母有点懵,这事都多久了,不是没成嘛,她早忘了,“你说名字。”

    “王昭。”

    贺母一愣,一拍手:“不就是陆淮深老婆的那个,那个伴娘嘛!”说完户口本塞给他,“告诉她,我们贺家非常欢迎她。”

    “谢谢妈。”贺宗鸣接过户口本,笑得像个刚哭完又被塞了颗糖的孩子。

    贺父盯着户口本,欲言又止,“人家不是跟你分手了吗?你总得先把人追回来再说吧。”

    贺宗鸣扬扬户口本:“这就去追。”

    ……

    于是这晚,贺宗鸣喝酒壮了壮胆,揣着户口本去敲了王昭家的门。

    发现没人,又找到王昭爸妈家去。

    按了门铃,久久不见有人出来,可里面亮着灯,他朝里刚喊了声:“王昭。”

    别墅大门打开,王爸爸站在门口,隔着院子的栅栏冲他吼:“嚷嚷个啥大晚上的!你找谁?”

    贺宗鸣站直,毕恭毕敬地回:“岳父好,我找王昭。”

    王爸愣住,看着这个酒疯子,火气蹭地冒起来:“你叫谁岳父!你是怎么进来的!”

    贺宗鸣见惯大场面的人,此刻也有点嘴瓢了,“那个,那个,我二姨的邻居家的姐姐是你们这个小区的。”

    “管你谁谁谁,再在这儿小嘴叭叭叭,我报警告你扰邻。”

    “我真的是王昭男朋友!我带户口本找她结婚来了!”

    王爸笑死了,王妈妈出来,问他在外面跟谁说话呢,王爸指着贺宗鸣说:“那小子说他是咱们昭昭的男朋友,要来找她结婚,咱们女儿哪儿来男朋友啊?”

    王妈狐疑地看着他。

    贺宗鸣说:“事实上是前男友,我来找她复合,顺便求个婚。”

    说着手里还拿出了一只丝绒戒指盒。

    王昭最近一周一直加班,好不容易放假可以休息,早早上了床,睡了一半,半梦半醒听见楼下有人在说话,她清醒过来,一细听,竟然是贺宗鸣的声音。

    她赶忙从床上翻身而起,因为起太猛,眼前一黑,她缓了缓,才跑到窗边看。

    靠,真是贺宗鸣!

    王爸还怀疑贺宗鸣在扯谎,差点上手赶人了,王妈拦住他,悄声说:“陈姐以前确实给昭昭介绍过一个男朋友,昭昭说是家里条件太好了,没成,”她用眼神看看贺宗鸣,“会不会就是他?”

    王昭从家里冲出来,身上还穿的睡衣,她朝爸妈说:“我跟他说点事,爸妈你们先进去。”

    王妈表情窃喜,相当夸张地扯走老公,“那个王来福饿了,我们进去喂!”

    “来福已经吃了很多顿了!”

    两人拉拉扯扯,王爸一步一回头地进去了。

    王昭看着眼前的人,多日未见,下巴尖了,胡茬也像是没好好刮,真个人潦草不少。

    贺宗鸣见到了王昭,却说不出话,“昭昭……”

    王昭见他小心翼翼那样,也有些揪心,垂眼遮住眼底心疼,“有什么事。”

    贺宗鸣将身后背着的手伸出来,一手户口本,一手戒指。

    王昭顿时眼神复杂,眉头不经意皱起来。

    贺宗鸣顿时又没底了,他情急之下抱住王昭,低声在她耳边说:“昭昭对不起,我为我那天的话道歉,是我自己考虑不够周到,是我太过心急,未曾顾及你的想法。”

    王昭不敌,心防骤卸。

    贺宗鸣松开她些,指端拂过她的脸颊,“我只是,怕你离开我。”

    其实这段感情里,不仅是王昭没有安全感,贺宗鸣更没有安全感。

    如江偌所说,王昭是自由而独一无二的灵魂,她渴望平等的两性关系,所以她不受束缚,不愿去争取与自己不匹配的东西。贺宗鸣从前不会想到,有一天会因为自己的财富和地位而担心失去一段感情。

    “所以才会想到用那些幼稚的手段留下你,以为有个孩子,就能与你步入婚姻,才能使我从患得患失中走出来。”

    贺宗鸣拿起左手钻戒,“这是我的爱情和责任,”他又举起右手户口本,“这是我家庭对你的欢迎和接纳。我妈妈是个很善解人意的女人,她会喜欢你的,相信你也会喜欢她。”

    王昭怔愣地看着他手中的物件。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如你仍有迟疑,我可以等你,等你愿意点头那一天。”贺宗鸣亲昵的抵着她额头,哑声说:“我只想你回到我身边。”

    他的唇近在咫尺,王昭轻轻凑上,闻了闻,“你喝酒了?”

    “我只是小酌了两杯。”贺宗鸣略微紧张地说。

    王昭错开与他相触的鼻翼,“那谁知道你清醒之后,这些话会不会忘,还作不作数。”

    “我不会忘,”贺宗鸣深深说:“昭昭,我不会忘。”

    王昭往他肚子上捶了下,“那你把戒指攥着,是打算自己拿回去给自己戴上的吗?”

    贺宗鸣不敢置信地笑了下,抹了下脸清醒清醒,激动了半天才打开戒指盒要单膝跪地,王昭拉他站起来,“不要跪。”

    贺宗鸣捏着指环的手都在颤抖:“昭昭,你愿意吗?”

    王昭伸出手,贺宗鸣欲给她套上戒指,她突然把手抽回去:“先说好,这只是订婚,结婚的事……不急。”

    贺宗鸣一个平日里极善言辞的人,今天不知道第几次嘴瓢,“我,我都依你。”

    戴上戒指,郑重以尊严性命发誓,爱你这件事,我不会忘记。

    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贺氏夫妇持证上岗。

    ————全文完————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6/6404/57584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