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杜家VS花家!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杜家VS花家!

推荐阅读:

    与此同时,比试双方的家族,同时搬出桌椅,放到场中。,

    待桌椅放好。

    杜仲这才看向大哥杜仁泽,眼神一动,示意杜仁泽随便做。

    看到杜仲的眼神。

    虽然六年没见,但兄弟间的默契让杜仁泽立刻会意,稍微松了口气,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没办法直接的去问杜仲,只能相信二弟,按照杜仲说的来做了。

    “开始吧。”

    见大哥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杜仲便不再迟疑,直接坐到了椅子上。

    然后,将双手放在椅子前方的诊桌上。

    “请公证人公证,我双手的骨折程度,是否完全一样。”

    杜仲转头看向四名国医大师。

    在杜仲的提醒下。

    李金桦率先迈步而出,后面三位国医大师紧随而上,一一的给杜仲的两条手臂检查了一番。

    结果宣布。

    两条手臂的伤势,完全相同。

    “花家前辈,要不要也检查一下?”

    五名国医大师检查完毕,杜仲又把目光投向花莫奇,出声问道。

    “不用,我相信几位国医大师。”

    花莫奇摆了摆手,说道,“不过,这手臂的选择权在我。”

    “好。”

    杜仲当即点头。

    闻言,花莫奇皱了皱眉。

    迈步走了上去。

    扫了一眼杜仲的双臂之后,张口道:“花家,接左臂!”

    话声刚落,杜仁泽就直接迈步走到了杜仲的右手边。

    “第一轮比试,花莫奇对阵杜仁泽。”

    “开始!”

    身为公证人,四名国医都没有退场。

    李金桦直接站出来,宣布比试开始。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花莫奇和杜仁泽的身上。

    “咔嚓咔嚓……”

    随着李金桦的话声落下,花莫奇顿时动手,双手犹如九头龙蛇,眼花缭乱的舞动中,不停的捏着杜仲的手臂。

    一边捏揉,一边侧耳倾听。

    正骨,需要非常高深的听力工夫,依靠听力来判断骨头是否被准确的复位。

    随着咔嚓声响。

    杜仲能感觉到,手臂中的骨头,正在一点点的变直,一点点的恢复到原位。

    “花家,果然名不虚传。”

    杜仲心中暗自赞叹。

    换做一般的中医,在正骨之术上,绝对做不到这种地步。

    这边,花莫奇正使用着让人眼花缭乱的绝技。

    那边,杜仁泽则是一脸淡然,用无比常规的正骨术,一点点的开始给杜仲的右臂正骨。

    “恩?”

    才刚开始正骨,杜仁泽心中就不禁惊讶了起来。

    触碰到杜仲右臂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二弟的手臂,竟然在自己微微的蠕动,似乎是杜仲正在自己治疗。

    这个发现,叫杜仁泽大吃一惊。

    虽然震惊,杜仁泽却并没有表心出来,只是惊异的朝杜仲看了一眼。

    见到自己大哥的神色,杜仲顿时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杜仁泽当即确定,一定是杜仲在自己治疗。

    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配合着杜仲手臂的震动,动作幅度逐渐的变得大了起来。

    就仿佛在震颤!

    皮肉,不停的抖动。

    看上去,就像是杜仁泽的手法引起的,然而实际上却是杜仲的手臂在带着他的手动。

    “咦!”

    “杜仁泽的手法,怎么这么快?”

    “不只是快,他的手法,居然跟花莫奇的完全同步了,不信你们自己看。”

    “是真的,这怎么回事?”

    “难道杜家也有秘传的正骨术,而且还跟花家的一样吗?”

    ……

    周围传来惊讶之声。

    这声音一传开,花家众人顿时就集中目光开始对比了起来。

    这一对比之下,整个花家的人都震惊了。

    “这怎么可能?”

    花家一人失声喊道。

    “他怎么会这种手法,这是我们花家的秘传绝技啊!”

    花家一众人,每一个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仿佛看到了什么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般。

    “果然是一样的……”

    “花家的秘传,难道是任何人都能学到的吗?”

    “这种手法,没有丝毫差别啊。”

    惊讶声中,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

    在众人的纷纷议论中。

    身为病患的杜仲则是双眼紧闭,全心感受着花莫奇的正骨手法。

    花莫奇的每一个动作,都在被杜仲仔细的感应着。

    包括,每一个手法的作用、恢复的部位,以及力道的轻重,全都一丝不落的被杜仲完全的记忆了下来。

    感应的同时。

    杜仲的右手,完全按照花莫奇正在治疗的左手,自己跳动着。

    显然,杜仲是在偷学!

    虽然花家人全都震惊无比。

    但花莫奇却根本没有发现这种状况,他是一个很忠厚严谨的人,在治病的时候,根本不为外界所干扰。

    一直在做着自己应该做的。

    完全没有察觉到杜仲右手的异变。

    五分钟后。

    花莫奇停了下来,正骨手法结束。

    “膏药,骨贴!”

    转头喊了一声。

    一个花家的小辈,急忙拿着一个布袋走进场中,交给花莫奇。

    “哼,没有我们花家的膏药和骨贴,你们输定了!”

    离场的时候,花家小辈还不忘狠狠的瞪了杜仁泽一眼。

    他不知道杜仁泽是怎么学会的花家绝技,而且就算杜仁泽学会了花家的绝技又怎么样?

    没有膏药和骨贴的搭配,杜家绝对不可能赢。

    接到布袋。

    花莫奇立刻从布袋中拿出自己调配的膏药来,均匀的涂抹在杜仲的手上,然后贴上一层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的骨贴。

    最后,才拿出木板和纱布。

    木板定位。

    纱布紧裹!

    就在花莫奇停手的前一刻。

    杜仲猛的睁开眼。

    右臂一震。

    直接就将杜仁泽给震了开来。

    震动的幅度并不大,看上去就好象的杜仁泽自己退开的,造成他的治疗已经结束了的假象。

    “呜……”

    “嘘……”

    就在杜仁泽退开的时候,九大家族的一众小辈,顿时就鄙夷的发出了阵阵嘘声。

    “治疗自己兄弟的手臂,甚至都不拿纱布和模板来固定,这也太没品了吧?”

    “就是,为了追求速度,居然做出这种事。”

    “这也太过分了,要是一不小心磕了碰了,那岂不是又要再正骨一次?”

    一时间,嘘声四起。

    杜仁泽苦笑。

    见状,杜仲立刻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好了。”

    就在这时,花莫奇突然停手。

    只见,杜仲的左臂,被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一眼看去竟是比打了石膏还要稳固,就算遭遇到一些碰撞,想来也不会出现骨头移位的意外。

    “花家正骨术,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让骨头愈合?”

    杜仲笑着问道。

    “我给你用的,是我们花家最好的祖传膏药和骨贴。”

    花莫奇仰头,面露傲然之色,说道,“这种骨贴膏药,一贴便值几十万,我一次性给你用了三贴,三小时之内便可以拆板,十小时便能使骨裂之处,完全愈合。”

    闻言,杜仲点点头。

    这次,花家还真是下了血本。

    围观之人,更是震惊。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是每一个骨科医生甚至是每一个民众,都知道的事实。

    在这样一个深入人心的事实中,花家竟然能用十个小时来解决骨折的问题,这怎能让人不惊?

    在场的大部分都是中医。

    这种愈合的速度,在他们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更惊的是那一贴膏药竟然几十万,三贴就一百多万出去了,有钱真是任性啊!

    “不亏是花家,这等断骨重生之术,世界上怕是无人可以与其并肩。”

    “十个小时就能让断骨愈合,如果这种技术传遍天下的话,那对民众来说,会是多大的福音。”

    “花家,果然名不虚传!”

    “看来,这第一比,杜家是要败了啊。”

    “怪就怪在,他们选择拿自己的弱项,跟花家的强项来比,这不是自己找苦吃呢吗?”

    “也不知道该说杜家是自大呢,还是太过于自信。”

    周围传来一个个惊叹声和议论声。

    所有人都为花家的绝技而惊叹,也都为杜仲接受断骨重生的挑战而感叹。

    在他们看来,杜家必败。

    没有人相信,在正骨术上,还有那一个家族能比花家更强。

    听得周围人的惊叹声,和感慨声。

    杜仲突然笑了。

    这一笑,却是引起了全场的瞩目。

    就连满腹自信一定能赢的花家一众人,都是疑惑的转头看了过来。

    “你笑什么?”

    花莫奇皱眉,冷哼一声,质问道,“难不成,你不相信我花家的绝技,能在十小时内让你痊愈?”

    “我相信。”

    杜仲微笑一声,张口应了一句,旋即却又补充道:“我并没有怀疑花家有能力,让我的手臂在十小时内痊愈。”

    “那你笑什么?”

    花莫奇冷哼,脸上的傲然之色,丝毫不减。

    “我笑的是,跟我杜家相比,十个小时的时间,实在太长。”

    杜仲轻轻摇头。

    “什么?”

    全场都怔住了。

    杜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杜家的正骨术,还比花家更厉害不成?

    “是吗?”

    花莫奇一脸不屑的望着杜仲,说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杜家需要多少时间?”

    闻言,杜仲淡然一笑。

    “十分钟!”

    简单的三个字,从杜仲的口中传出。

    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嘘……”

    一时间,整个广场上,嘘声四起。

    “这牛皮也吹得太大了吧。”

    “原本我还一直担心杜家弱势,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这么狂妄无知,活该弱势,活该被教训。”

    “就是,十分钟?他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了。”

    广场上,顿时充充满了对杜仲的讨伐和嘲讽的声音。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1/1189/9262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