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打架

推荐阅读:

    路星辞一回来,段嘉衍又开始犯迷糊了。

    原本对方走后,那种踩在云端上的晕乎感已经散了大半。但路星辞一靠近,段嘉衍只觉得身体里像是有个开关,开关一按,他就想靠近路星辞。

    想起宋意以前一脸苍凉地告诉他,一看见班长,本能就让他特别想亲近对方,当时他还嘲笑宋意自控力低得一批。

    错了错了。

    段嘉衍并不喜欢这种失控的感觉,他从路星辞手里接过气味阻隔剂,犹豫片刻,还是飞快而小声地道了谢。

    这玩意儿的模样很像喷雾,他以前见宋意用过。段嘉衍把喷头对准自己一阵猛按,他自己闻不见信息素,只能问路星辞。

    “还有味道吗?”

    omega的信息素逐渐被气味阻隔剂压制下去,宋意的阻隔剂是牛奶味的。路星辞看了看他:“应该没有了。”

    对方站得太远,段嘉衍不怎么放心。

    气味阻隔剂里似乎有镇定的成分,段嘉衍几乎喷了小半瓶,头也不晕了,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你站那么远,闻得到个啥?”段嘉衍一把扯开衣领,指着自己的腺体:“你过来仔细闻闻?”

    路星辞神情微妙地扫了他一眼。

    段嘉衍刚分化成omega,对这些事情没什么自觉,路星辞却和他不同,一个omega让alpha闻自己的腺体,已经算是光明正大的邀请了。

    “没有味道了。”路星辞重复了一遍。

    见他这么肯定,段嘉衍也不坚持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率先推开门走出去。

    男厕外空无一人,段嘉衍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快要下课了。

    段嘉衍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他把阻隔剂往路星辞手里一塞。

    “我去趟医院,你帮我把这个还给宋意吧。”段嘉衍嘀咕:“一看就是他的东西,小朋友,用的阻隔剂都一股奶味。”

    路星辞看着他,说到奶味那两个字时,段嘉衍自己先笑了声。

    这小子嘴上嘲笑人家,自己也不怎么成熟。

    “段嘉衍,”路星辞想了想,还是提醒他:“不要随便让别人闻你是什么味道。”

    段嘉衍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一中的保安认识段嘉衍,即使不是出校时间,也让他出了校门。段嘉衍打了一辆的士,去往中心医院。

    他没什么耐心等,给自己挂了个急诊。今天是工作日,这个时间段看病的人也不怎么多,很快就到了段嘉衍的号。

    给他看病的是一位女医生,段嘉衍简单向她阐述了自己的情况。对方询问了他的年龄和一些身体状况,随后问:“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可能是omega的?”

    “我的一个同学,他闻到的。”

    女医生放在鼠标上的手顿了顿:“alpha吗?”

    段嘉衍嗯了声。

    “那你同学人挺好的。”女医生开好单子:“你先缴费,然后做个检查。”

    段嘉衍有点莫名其妙,想起路星辞之前那句话,他隐约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出了急诊室,他摸出手机找到了沈驰烈。

    沈驰烈和宋意都是他的初中同学,玩得很好,高中以后,沈驰烈去了四班。沈驰烈的性别是alpha,当初宋意还开玩笑说他们三个刚好凑成abo天团。

    段嘉衍发了条信息过去:

    [如果一个omega让你闻他的味道,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沈驰烈大概刚好在玩手机,回得很快。

    [我觉得我的艳福来了。]

    段嘉衍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对,发了一连串问号过去。看见沈驰烈的下一句回复,他脑子轰地一下炸开。

    [o让a闻味道,还能有什么意思。]

    [这不就是勾引?]

    ……

    段嘉衍在自助缴费机前一动不动,憋了好一会儿,耳根烧起来的热还没降下。

    他低低骂了一句。

    当天晚上,段嘉衍拿到了自己的体检报告。

    数据显示,他体内的omega激素已经超过了平均值,且有继续增长的趋势。

    他确实是个刚完成分化的omega。

    医生也是第一次遇到他这种年龄才分化的omega,又见这个男生一张好看的脸上神情复杂,惊讶过后,细心叮嘱了段嘉衍各类注意事项,并给他开了抑制剂和阻隔剂。

    医生提醒段嘉衍,他的个人信息登记要找时间改一下,把性别那栏从beta改成omega。

    段嘉衍回家时,刚好遇见要出门的付媛。

    付媛似乎有事要处理,她站在客厅里打电话,一向平静的面容透露出一丝焦灼:“……好,我一会儿就过来。”

    “妈。”段嘉衍喊了她一声:“这么晚,你要出门?”

    “小云又进医院了。”付媛道:“你贺叔叔已经在那边陪他了,这孩子体质不好,医生说要是能撑过十岁,以后情况就渐渐好起来了。你要是有空也去看看他,他那么喜欢你……”

    段嘉衍哦了一声。

    付媛说着说着,才想起现在应该是段嘉衍上晚自习的时间:“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我去做了个体检。”

    他把体检报告往付媛面前递了递,付媛看清楚体检结果,有些不敢相信地和段嘉衍对视一眼。

    “阿也,你……”她顿了顿:“你身体还好吗?有没有不适应?你自己能不能接受?”

    阿也是段嘉衍的小名。

    名字是小时候付媛替他取的,喊起来亲昵又上口。一连串的疑问,配合着女人脸上关切的神情,让段嘉衍的唇角翘起了一点。

    “我没事。”他反过来安慰她:“omega和beta也没什么区别。”

    付媛的眉头仍然皱着。

    她原本就觉得这孩子长得太好,偏偏性子又凌厉,是个beta还不容易吃亏。

    没想到竟然分化晚了,还这么不巧地分化成了omega。

    “你要是不介意,那还好。”她说:“得找个时间修改一下个人信息,我下周应该有空——”

    手机又响了起来。

    那边催的很急,付媛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段嘉衍看出了她的为难:“不用了,我自己过几天去修改信息,或者让宋意陪我。你快去医院吧。”

    付媛点了点头,她背对着他在玄关穿鞋,段嘉衍装作不经意地问。

    “贺叔叔和贺云深现在到了宁城,你以后是不是要搬过去住?”

    付媛随口应了声:“贺叔叔在新环那边买了套房子,离一中也挺近的,等下个月我们就一起搬过去?”

    段嘉衍愣了愣。

    “阿也,你早点睡。”付媛开了门:“我今晚应该不回来了,你给自己上个闹钟,明天别迟到。”

    等她走后。

    段嘉衍看着紧闭的房门,自言自语道:“……可我不想和他们住,我只想和你住。”

    他的声音轻轻的,落在空旷宽阔的房间里,显得有些孤单。

    或许是因为刚分化,当天晚上,段嘉衍睡得不怎么好。

    他压根把闹钟这事忘在了大脑后,直接睡过了两节课。

    等段嘉衍到学校,大课间都快结束了,他刚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旁边宋意来了一句。

    “兄弟,出大事了。”宋意放下一直在收信息的手机,看向段嘉衍:“杜许晨不知道抽什么风,硬要说昨天看见路星辞在学校和omega乱搞,杜许晨说那个omega可能没成年,还说路星辞强迫人家了,要真是强迫……那就算犯法了。”

    当今社会,abo三种性别的比例大概为3:6:1。omega天生娇贵,为了保护omega的权益,法律对伤害omega的行为都会严格追究。

    段嘉衍那点懒倦的睡意逐渐消失,他抬眸朝前看了看,路星辞的座位是空的。

    宋意听见段嘉衍问:“路星辞没跟你说吗?”

    “说什么?”

    段嘉衍见宋意一脸迷茫,确定了宋意真不知道昨天的气味阻隔剂是他用的。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当时只顾着去医院检查,没跟路星辞提过能不能把他是omega的事情说出去。

    所以路星辞没告诉任何人。

    他这算是……被对方保护了?

    “他人呢?”

    “不知道,好像出去了。”

    段嘉衍哦了声,他站起来,朝体育班的方向走。

    十班在走廊的最左边,体育班在走廊的最右边,段嘉衍径直走到体育班的后门。

    杜许晨的座位就在这里。

    还没靠近,段嘉衍就听见杜许晨在跟人说笑,他们的声音很大。

    “路星辞这回真犯傻了,在学校就敢这么乱搞,他家就算再有本事,这事儿也不可能直接揭过去。”有男生跟旁边一个女生道:“你们omega不是有个论坛吗?那个宁城的几大高校联合论坛,你把这事发上去啊。”

    女生有些犹豫。

    昨晚杜许晨还发了一条跟这事有关的朋友圈,今天早上起来,她就看见杜许晨把朋友圈删了,估计是怕被人抓着把柄。

    她也不想当这个出头鸟,女生答得模棱两可:“再等等吧,不是说还在查监控吗?”

    “等什么啊,全年级都知道他把人怼厕所了,老师都说了,那里面真有omega的信息素残留。”杜许晨砸了咂嘴:“不过这事儿也不能全怪路星辞,你说那个omega得有多浪啊,抑制剂不用,阻隔也不喷,不就等着被人上吗?”

    女生皱了皱眉,有点不乐意:“omega有时候确实不能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你们就是这么想的?”

    杜许晨见她不高兴了,赶紧哄着:“我不是这个意思,omega分很多种,你和那玩意儿不一样,他那种的……”

    他嬉皮笑脸比了个手势:“那叫欠操。”

    话音刚落,半掩着的后门被人一脚踹开。

    杜许晨的座位正对着后门,猝不及防被门板狠狠一撞,他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

    他回头,正想问哪个傻逼开门用这么大力气,就对上了站在门边的段嘉衍。

    段嘉衍抓住他的t恤领,往前用力一拉,杜许晨被他从后门一下扯了出去。

    路星辞能拖动他就算了,段嘉衍一个beta把他这么拖着走,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杜许晨觉得脸上没面子。

    段嘉衍见他挣扎得厉害,干脆放了手。

    一被放下,杜许晨立即破口大骂:

    “我操!段嘉衍你有疾病吧?!”

    段嘉衍从后门顺了个椅子,抄起来就往杜许晨头上砸。

    杜许晨愣了愣,直到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

    剧痛一下袭来,他才意识到自己流血了。

    所有人都看呆了。

    路星辞从办公室出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面。

    段嘉衍随手把椅子丢在地上,他面朝着被打蒙了的杜许晨。

    男生一身的戾气,表情似笑非笑。

    “我就是你口中那个等着被人上的omega。”段嘉衍对上杜许晨不可置信的神情,嗓音凉薄至极:“你看老子欠操吗?”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4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