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应激症

推荐阅读:

    段嘉衍懒得理他,正想说滚,一阵过电般的感觉突然窜上四肢百骸。

    那种从脊椎里蔓延开的刺激令他身体酥了大半,段嘉衍的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白皙的脖颈染上了一层桃花般的红色。

    他身上的信息素张牙舞爪蔓延开来,甜蜜又肆意的味道,像是一丛突然盛开的植物。

    段嘉衍的信息素太烈了,路星辞被他这么一撩拨,alpha骨子里恶劣的占有欲不由得蠢蠢欲动。他的目光不小心掠过段嘉衍的后脖。

    白皙光洁的一片。

    本能告诉他这是个从未被标记过的omega,大脑像是被突然按下了按钮。

    占有对方的冲动在血液里疯狂叫嚣。路星辞避开眼,迟疑道:“你是不是……?”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属于alpha的气息就变得格外有存在感。段嘉衍压下了朝他身上扑的**。

    “我去厕所。”

    他丢下一句话就要往厕所走。

    “等等。”见段嘉衍停下步子,路星辞顿了顿,嗓音比往日要沙哑几分:“我陪你。”

    段嘉衍知道自己现在是危险期,一个人走说不定会遇上意外,有个alpha陪着要安全许多。他顾不上别的,匆忙点了点头。

    路星辞跟在他后面,两个人保持着一米远的安全距离。

    可即便如此,一路上所有人的信息素都似乎没有他身后这个人的存在感强烈。那种恐怖的、无法阻挡的吸引力让段嘉衍整个人头昏脑涨,走到厕所旁边时步子有些乱,推门而入更是差点跌倒。

    他才分化,发情期都还不固定,为了预防,付媛有事没事就提醒他带抑制剂。

    段嘉衍在裤袋里摸到抑制剂时长舒了一口气,难得有一次觉得听妈妈的话还是有用的。

    段嘉衍把那玩意儿拿出来后,正琢磨着这个小东西应该怎么用,手一滑,还没拆封的抑制剂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段嘉衍低低骂了一声。

    他弯下腰,将抑制剂捡起来。路星辞就站在他的隔间外,听见这个动静随口问了句。

    段嘉衍含糊地说了声没事。

    路星辞等着他用抑制剂,可等了半天,空气中属于omega的信息素也没消下去,反而还有越发浓烈的趋势,他忍不住问:“你好了没?”

    “我不会用这个。”段嘉衍的声音带着疑惑和绝望:“这个盖子怎么拧不开?”

    那是因为你没力气了。

    “抑制剂给我。”

    “我怎么给你?”

    “……”路星辞本来被他的信息素撩得有些心浮气躁,猝不及防听见这么傻的问题,整个人都没脾气了。他好笑道:“门拉开,手伸出来会不会?开一条缝给我。”

    段嘉衍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多弱智了,他拉开一条门缝,将抑制剂递出去。

    伸出来的那只手骨节漂亮,或许是因为发情,连指尖都泛着粉色。

    路星辞不再多看,把抑制剂拧开后递回去。

    见抑制剂打开了,段嘉衍毫不犹豫,直接将针头扎进了手臂里。抑制剂的效果非常显著,他身上不正常的热度很快消褪。

    段嘉衍缓过神,把空掉的抑制剂扔进垃圾桶。

    他拉开门,和路星辞说了声,径直走去盥洗台边洗脸。等到冷水将他脸上那些情-欲都冲掉,段嘉衍才扭头看对方。

    他飞快而小声地道了谢,路星辞看他耳根的红还没消退,空间里甚至残余着段嘉衍的信息素。两个人再单独待在这里不合适,他主动道:“先出去?”

    段嘉衍点点头。

    可刚一出门,段嘉衍就觉得不太对劲。

    他现在对信息素的味道异常敏锐,空气中浮动着各种alpha的信息素,这些信息素令他头皮发麻,全身的皮肤都隐约传来疼痛。

    越是靠近人员聚集的地方,段嘉衍就越难受,路星辞一开始见他不愿意走出厕所,还以为他是开玩笑,但后来,段嘉衍裸露的皮肤甚至开始变红了。

    他的脖颈和脸颊都蔓延出一小片不正常的粉红色,和之前因为发情期产生的绯红不同,这样子看起来就像过敏了。

    “你得去看病。”路星辞也意识到段嘉衍的情况不正常,他话音刚落,就见段嘉衍一瞬不瞬望着他。

    神色有些迷离。

    路星辞迟疑地伸出手,想碰一下段嘉衍手背上那片红色,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浮肿。

    他刚把手往前伸了点儿,段嘉衍一下反手抓住他。肢体接触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愣了愣。

    段嘉衍从来不知道和人肢体接触会这么舒服。

    就像在极度干渴的情况下找到了水源,在血条快掉光时磕了一瓶红药。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手上那点过敏一样的粉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褪了下去。

    “我去看病。”段嘉衍说着,实在有点不想放开路星辞的手腕,他试探道:“……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最先两个人不知情,挂了皮肤科。

    皮肤科的医生一看,说段嘉衍这个情况可能得去abo专科。等挂了急诊进去,医生看了他一眼,就立即让段嘉衍去做检查。

    段嘉衍做检查的时候,路星辞在外面等。

    他们问诊的一路上堪称腥风血雨,好几次段嘉衍都因为陌生人的经过非常暴躁,要不是路星辞在他旁边把人按着,段嘉衍可能会一路找事。

    到后来,路星辞有些忍无可忍,眼睛在他脸上扫了一圈,问他:“你能老实点么。”

    段嘉衍很郁闷:“我也想,可这些人在我旁边走来走去,我一看见就想揍。”

    路星辞看他这个样子,都要被他气笑了:“那我离你这么近,你是不是也想揍我?”

    他没想到,段嘉衍眨巴了两下眸子,破天荒地说了句:“我不想揍你。”

    等待的过程中,路星辞有点无聊地坐着玩手机,他接到了姜瑶的电话。

    “外婆说你都离开两个小时了,怎么还没见你回家?”姜瑶的声音很温柔:“舒阿姨今天买了鲑鱼,秋鲑鱼肥美,她都把鱼蒸上了,就等你回来。”

    “遇见了一个同学。”路星辞懒散地伸长了腿,活动了一下一直低着的脖颈:“他出了点事情,我陪他看病。”

    “严重吗?你们在哪家医院?要是在南山的话,需要不要……”

    “不用,”路星辞说:“他快结束了。”

    “那就好,”姜瑶道:“那我也不催你了,你们慢慢来。”

    路星辞恩了声。刚挂掉电话,有个女护士停在他面前。

    “你好,请问你叫路星辞吗?”

    路星辞抬头。

    看清楚他的脸,女护士声音放柔了点儿:“你朋友让你去一下诊断室。”

    诊断室内,段嘉衍和一名男医生都在等他。

    看见他进来,男医生问段嘉衍:“你之前说的同学就是他?”

    段嘉衍点点头。

    他脸色不怎么好看,整个人没骨头一样懒洋洋瘫在椅子上,身上那些红痕倒是消褪了。

    看见路星辞,医生示意他坐下。

    他对路星辞道:“你同学得了alpha应激症。他分化得太晚,身体被压抑坏了,只要处于发情期,他接触到alpha的信息素就会浑身疼痛,要是有肢体碰触,还可能导致大范围过敏。”

    路星辞愣了愣。

    omega的发情期通常一个月一到两次,时长多为三四天到一星期,像段嘉衍这种刚分化的,时期还不稳定,意味着随时可能出状况。

    路星辞问:“有什么治疗办法吗?”

    “目前还没有应对这种病症的方法,我们通常是建议omega在发情期将自己完全隔离起来,直到三到五年后,随着omega的成长,这种症状会自己慢慢消褪。”

    “他还要上学,隔离起来不现实。”

    段嘉衍轻轻嗯了声。

    路星辞看了他一眼,后者道:“我有点儿感动,你终于说人话了。”

    路星辞没理他:“没别的办法了?”

    “有一个,也是叫你过来的原因。”医生用颇感兴味的目光看着路星辞,那样子就像在看难得的研究素材:“我们可能需要给你验一下血。”

    “根据你同学的描述,他可能只对你的信息素不过敏。这种几率非常小,但在国外有过先例,如果你们的信息素匹配度能够达到95%以上,那你就能帮他治疗应激症。”

    如果有他的信息素就能帮忙治疗应激症,段嘉衍的脸色应该不会那么臭。

    路星辞有了不妙的预感:“我怎么帮他?”

    “接吻、长时间的拥抱、临时标记……”医生见每说一个字,面前男生眼里的情绪就淡上一分,干脆直接道:“或者终身标记。”

    饶是听过这些话,段嘉衍此时再听一遍,也觉得耳根子有些烧。

    这他妈的……

    都是些什么破事。

    他抬头,正好和路星辞四目相对。

    段嘉衍正寻思着自己该说点儿什么化解这个尴尬的局面,就看见路星辞这玩意儿眯了眯那双漆黑漂亮的眼。

    他听见路星辞说:“我突然觉得隔离也挺好的。”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