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校服

推荐阅读:

    验血结果出来得很快,数据显示,路星辞和段嘉衍的信息素匹配度达到了惊人的99%。

    在等待验血结果的这段时间,段嘉衍自己在网上搜了搜资料。

    alpha应激症算是一种较为常见的病症,但大多数得病的omega都很难找到和自己高匹配度的alpha,出于安全考虑,只能在发情期把自己隔离起来。

    如果能找到高匹配的alpha,通过交换信息素的行为就能有效地治疗病症。

    段嘉衍往下一拉,想看看什么算是交换信息素的行为。

    超过一夜时间的同床共枕。

    交换唾液的亲吻。

    临时标记。

    终身标记。

    使用沾染alpha信息素的物品,也可以一定程度缓解症状。

    ……

    注:若单凭其中一项行为无法缓解应激症,可以将以上各项行为进行叠加。如临时标记的同时接吻、接吻的同时拥抱等。

    这些治疗手段一个比一个野,段嘉衍一开始还觉得变扭,现在已经想通了。

    他是那种接受能力很强的人,如果做个临时标记就能避免被隔离,他会选临时标记。

    段嘉衍拿着那张报告单,开始试探:“要不,你咬我一下?”

    路星辞的声音不咸不淡,听不出什么情绪:“要不,你还是隔离吧。”

    段嘉衍见他这么一副见死不救的样子,一瞬间有些想跟他来硬的。他想直接拽着路星辞的衣领逼他咬一口自己的脖子。

    但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干过路星辞。

    段嘉衍压下了那阵不理智的冲动,非常理智地思考了一下。

    “路爸爸。”段嘉衍放轻了声音,敬语都用上了:“您行行好,咬我一口吧?”

    “……”

    路星辞真没想到,段嘉衍还有这种手段。

    “就一下,很快的。”

    “……”

    和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对视了十多秒,路星辞瞥开眼,声音有些低:“你知道要是给了临时标记,会产生什么影响吗?”

    alpha一旦标记了omega,不管是临时的还是终身的,本能都会让他们对那个omega产生强烈的保护欲和控制欲,独占omega的**甚至可能令alpha丧失理智。

    “我觉得,”段嘉衍见他有松口的意向,一脸真诚地吹捧:“以你的定力,你是不会被本能影响的,毕竟你是那么优秀的人。”

    “……”路星辞看他一眼,半晌后,唇角微扬,意味不明地笑了:“那来吧。”

    一听他答应了,段嘉衍眼睛一亮。

    眼看着段嘉衍把外套拽下来,马上就要解衬衫了,一副让我们速战速决的架势。

    路星辞打断他:“去厕所。”

    他都开始觉得段嘉衍分化晚不算坏事了,不然按照对方这个毫无自觉的性格,他有些怀疑段嘉衍能不能好好长到这么大。

    段嘉衍停下手,一脸你这人怎么这么麻烦,路星辞看他这个样子,有种自己才是那个等待被标记的omega的错觉。

    医院的厕所隔间。

    消毒水的味道令整个空间都湿漉漉的,路星辞锁上门。

    “你背过去,手撑一下墙。”

    “不用。”段嘉衍说着,人倒是转过去了:“我能站稳。”

    路星辞也不坚持,他的视线落在段嘉衍身上。

    属于omega的脖颈肌肤细腻,往下一点,是男生线条清瘦的肩膀。

    段嘉衍的发色和瞳色都很浅,高一的时候,年级主任以为他染发,还让段嘉衍去把头发弄回黑色。他皮肤也白得剔透,好像整个人都有点缺乏色素。

    越靠近他,omega信息素的香味就越浓郁。

    段嘉衍等了半天没等到对方咬下来,再加上路星辞离他近,另一个人的体温和气息变得格外有存在感。

    他忍不住催促:“你怎么还不……唔啊!”

    对方咬下来的那一瞬间,段嘉衍全身都僵住了,他下意识想挣扎,手肘不由得往后拐了一下。

    身后的人却早有防备,路星辞用力一拉他的手腕,扣住了他那只不安分的手,为了防止段嘉衍再偷袭,路星辞干脆把他两只手都反剪在了背后。

    段嘉衍意识到,alpha和omega是真有体力差这回事的。

    至少在标记时,路星辞一只手就能制住他。

    标记过程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生理反应让段嘉衍的头脑开始发热。

    标记即将完成时,路星辞最后一次将信息素注入他的腺体。

    段嘉衍微微睁大眼睛。

    他能感觉到,离开的那一瞬间,路星辞的舌尖有意无意舔了他一下。

    段嘉衍:“!”

    这个想法,加上标记完成时带来的冲击力,让段嘉衍腿一软险些跌下去。

    路星辞及时捞了他一把。

    男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语气散淡,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都说了让你撑着墙。”

    段嘉衍回家时,付媛也已经到家了。

    付媛见他慢吞吞地趿拉着拖鞋走来走去,给自己倒了杯冰水喝。

    “听你贺叔叔说,你跟同学出去玩了?”

    段嘉衍应了声,他暂时不想告诉付媛他得了应激症,唯一能帮他的人还是路星辞。不然按照付媛的性格,不仅要担心,还可能拉着他去路家登门道谢。

    段嘉衍回过头:“妈,我想从下个月开始住校。”

    付媛一怔,随即微微蹙眉:“住校的话,你能适应吗?”

    “宋意也住校,他们宿舍只住了他一个人,还有三个空床位,我想住过去。”

    “可你贺叔叔那套房子……”

    “和贺叔叔他们住我可能不太习惯。”段嘉衍垂着眸子喝水。

    付媛抿了抿唇:“阿也,我不放心你。你从小到大都没住过集体宿舍,而且你现在这个成绩,要是住校,我真没办法了解你平时是什么情况了。”

    “……”

    付媛见他不说话,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知道,自从她再婚之后,丈夫和大儿子彼此间多多少少存在着隔阂。现在这孩子长大了,知道她有了新的家庭,就安安静静选择了离开。

    付媛有些心疼,到底是不忍心难为他,轻声道:“你们快要月考了吧?你月考成绩要是比以前有进步,你想住校就去住吧。”

    段嘉衍见她松了口,眼睛一亮。他看向付媛,决定先探一下他妈的口风:“你想我考成什么样子?”

    付媛想了想,她其实对段嘉衍的学习也没多大要求。她就是希望学习能稍微分散点儿段嘉衍的注意力,让他乖一点,别动不动就惹是生非。

    “考过年级倒数五十名吧,”付媛提了个不能算要求的要求:“你考倒数五十一名都行。”

    段嘉衍思考了一下:“这可真是太难了。”

    “……”

    明天就要上学了,学校里到处都是alpha,为了验证路星辞的标记靠不靠谱,段嘉衍给沈驰烈打了个电话,让他在他家楼下等他。

    他和沈驰烈住在同一个小区,两个人有时候还会一起回家。一见面,段嘉衍就直接给了沈驰烈一个拥抱,沈驰烈压根不问他为什么,十分配合张开双臂:“儿子!爸爸抱!”

    段嘉衍忍住了一脚踹死沈驰烈的冲动,他伸出手,捏了一下沈驰烈的肩膀,又摸了一下他的脖颈。

    沈驰烈:“……”

    沈驰烈:“……儿子你在干什么?”

    沈驰烈:“难道你变成o之后突然意识到我的英俊和伟岸,决定投入爸爸宽阔的怀抱了?”

    段嘉衍懒得理他,在他身上蹭了好几下。

    沈驰烈:“就算是你,这样乱来也是不可以的。”

    沈驰烈的信息素对他没有攻击性,看来路星辞的标记还是挺管用的。

    段嘉衍抬了抬眼皮:“行了,你可以滚了。”

    沈驰烈见他说完真的扭头就走,一瞬间觉得自己被用完就扔:“……段嘉衍我操尼大爷啊!深更半夜你让我滚下来就滚下来,滚回去就滚回去?”

    段嘉衍回头,露出一个不近人情的笑:“那你想怎么样,跟我乱搞吗?”

    沈驰烈被他那个笑容弄得打了个哆嗦:“不了吧。能驾驭你的alpha,我估计还没出世。”

    “知道就好。”段嘉衍懒洋洋地转过身,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看他一眼:“明天见啊,乖儿子。”

    “……”沈驰烈看他非要把这个便宜占回来,有些好笑地应了声。

    了却了一桩心事,段嘉衍当晚睡得很踏实。

    星期一的早晨,一中照例举行升旗仪式。

    马上就要月考了,等待升旗仪式开始时,有不少学生拿着口袋笔记本背知识点。

    段嘉衍混在人群中,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身上有些疼。

    这种感觉时有时无,他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旁边的宋意忽然拍了下他。

    “兄弟,看你女神。”

    段嘉衍抬头,艺术班的学生们刚好从他们这儿经过。江祈念的校服里套着卫衣,她今天一头长发披在肩膀,显得人很温柔。

    段嘉衍朝江祈念笑了一下,后者大大方方对他挥挥手。

    刚挥完,江祈念旁边的女生小声道:“自从知道段嘉衍是omega,我觉得他也没那么横了。”

    江祈念笑了:“他本来脾气就不差吧?”

    其他几个女生也跟着议论:

    “我那天看他揍杜许晨都见血了,一想到他是omega,我居然觉得……有点可爱?”

    “念念,你要不考虑考虑吧,omega好稀有的,能和omega谈恋爱,说出去吹一年啊。”

    “吹什么吹,”江祈念笑道:“我要是和谁谈恋爱,只会是因为我喜欢他,跟性别没关系。”

    艺术班的学生们走后,段嘉衍身上的疼痛不减反增,脖颈处逐渐传来了灼烧感,似乎还有些泛红。

    omega的腺体就长在脖颈上,这块皮肤对信息素的敏感程度最高。段嘉衍意识到他的应激症可能又犯了。

    操场上人太多了,大家还站得近,光是段嘉衍附近的一小片区域就有四到五个alpha。

    他下意识去寻找路星辞的身影,男生就站在他后排的不远处,段嘉衍刚想喊他的名字,突然意识到不对。

    就算路星辞知道他犯病了,难道他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去拉路星辞的手,或者找对方要一个拥抱吗?

    怎么想都不合适。

    ……

    对了。

    段嘉衍忽然记起来,网上说使用沾染alpha信息素的物品也能缓解症状,他可以找路星辞借一借校服。

    他正要回头,突然看见年级主任领着一名风纪委员,一路朝十班走过来。

    年级主任姓蒋,是个逼事儿很多的中年男人,蒋主任一路让风纪记下没穿校服的学生名字,还让那些学生出列了。

    旁边有人嘀咕:“老蒋今天是要找事啊,没穿校服的都被叫去操场跑五圈,一班那几个已经开始跑了。”

    宋意下意识扭过头,看向段嘉衍。

    果然没穿校服。

    段嘉衍啧了声。

    他不穿校服都成习惯了,要是他穿了校服还能和路星辞换一换,可他现在这么光棍,他也不太好意思找路星辞要校服。

    要不直接走了吧?

    可蒋主任就在十班的队伍后面,他要是溜了,对方肯定能看见他。

    段嘉衍有些烦躁,想着要不就去操场跑圈算了,正好操场人少……

    正想着。

    有一件校服搭在了他身上。

    段嘉衍反射性抬眼朝旁边看,路星辞没说话,把自己的校服给他以后,转身走向了十班的队伍末端。

    路星辞的校服上满是他的信息素,段嘉衍被对方的味道包裹着,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

    段嘉衍分辨不出这是什么味道,但应该有草木香,还有一点酸酸涩涩的干爽气息。

    像是沾有柠檬味的森林,其上落了层薄薄的雪。

    宋意看着路星辞把校服搭在段嘉衍身上,然后径直走向被罚跑圈的队伍。

    宋意都快看傻了,他忍不住问:

    “班长这是……什么意思?”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