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梨窝

推荐阅读:

    下午,段嘉衍进了十班教室。

    他们三点整考试,学生们还要过一会儿才会去往各自的考场。

    上午段嘉衍的壮举已经传遍了全年级,见他进来,班里的同学们都不觉多看了他几眼。

    段嘉衍课桌上放着一大袋零食,椅子上挂着他上午借给江祈念的那件外套。

    知道江祈念来过了,段嘉衍笑了笑,拉开椅子坐下来。

    下午考的数学。

    路星辞前一晚划的重点似乎真的起了作用,段嘉衍觉得不少题目他都看见过,虽然大多数还是想不起来该怎么解,但至少比他以前猜完选择填空就睡觉的情况要好得多。

    段嘉衍尝到了甜头,明天要考理综,他晚上还想再找路星辞划重点讲题,对方却直接把自己的几本理综教材给了他。

    “你翻一下,上面划线的地方和笔记都看看。”

    段嘉衍以为他也要复习,毕竟理综不好考,就想着不去打扰人家了。

    段嘉衍看了大半节晚自习,概念他能看明白个七八分,但题目是真的看不懂,他脑子都要想破了。没想到下课扭头一看。

    路星辞在和陈越手机斗地主。

    “班长,”段嘉衍喊他:“你这把斗完了,能抽空拯救一下水生火热中的同学吗?”

    路星辞头也不抬:“总是靠人拯救不利于你的成长。”

    “……”段嘉衍:“你昨天不是这样的。”

    “所以今天我变了。”

    “……”段嘉衍见他还在慢悠悠的算牌,看样子是真不打算帮自己,段嘉衍侧头看陈越:“你们在和谁打?也是班里的?”

    陈越:“我们每局随机的路人。”

    段嘉衍摸出手机:“拉我吧,我也想玩。”

    这把结束,陈越拉了段嘉衍。

    手机斗地主有个功能,玩家在局内可以向另一个玩家投掷物品。段嘉衍一来就疯狂向路星辞的角色扔西红柿,扔完西红柿扔鸡蛋,最后浇水。

    从头到尾,路星辞的角色整张脸就没完整露出来过。

    陈越:“……”

    陈越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段嘉衍的怨念,这把打完,段嘉衍从短工跌至包身工,路星辞摇身一变成为小财主。

    见路星辞退出房间,陈越问:“你不玩了?”

    “再玩要被西红柿砸死了。”路星辞没什么表情,他看向段嘉衍:“包身工,学习了。”

    段嘉衍见他把教辅翻开,一副准备给他一对一辅导的模样。

    “注意你的措辞,”段嘉衍见他终于愿意帮忙了,心里还是高兴的:“我虽然是包身工,但我的卖身契不在你那儿,所以你不能直呼我为包身工。”

    “那我该直呼你为什么?”路星辞嘴角一歪,神情有点嘲讽:“西红柿首富?”

    “……”

    有了路星辞的帮忙,段嘉衍又是奔着不考倒数去的,当晚他觉得自己颇有收获,对隔日的考试充满了信心。

    为期三天的月考结束时,学生们把座位搬回了原来的位置,段嘉衍和宋意顺利会和。

    宋意为了庆祝月考结束,准备逃掉晚自习跟三班的几个男生出去上网,段嘉衍也和他一起去。

    但他把手机落在教室里了,吃过晚饭后,不得不回来一趟。

    段嘉衍为了绕近路,从德育处的走廊往十班教室走,快要走到十班门口时,他看见有两个人站在走廊拐角说话。

    这里比较偏僻,平日除了校董会的工作人员,几乎没什么人来这边,现在那些人都下班了,只有走廊灯亮着,环境有些暗。

    段嘉衍视力不错,他很快看清了那两个人是谁。

    路星辞背对着他,男生的背影高大挺拔,身形均称。江祈念被他挡住了大半个身子,那头浅栗色的长发倒是很显眼。

    段嘉衍愣了愣,刚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走过去,江祈念下一句话让他不觉停下脚步。

    “我喜欢你四年了。”她说话时,声音听起来有点伤感:“从初二到高二,我也没想到,不知不觉就这么久了。”

    她和路星辞都是在一中念的初中,两个人是初中同学。

    初中的时候,路星辞就是很受瞩目的那种男生。她当时年纪小,追她的人又多,她以为路星辞只是比所有人都耀眼而已。

    要是对他好一点,他也会喜欢她吧?

    “初中的时候你拒绝过我一次,那时候我问你,你说你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你要是还没等到那个人……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她很少在他面前说这么多话。

    以前是不知道怎么说,上高中以后是没有合适的时机。再加上这几天月考,段嘉衍帮了她,年级上关于她和段嘉衍的传闻沸沸扬扬。

    她总觉得,自己跟路星辞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要是再不向他表明心意,可能就真的再也没机会了。

    路星辞听她说完,眼睑垂下,避开了江祈念满含期待的视线。

    他低声说了句抱歉。

    江祈念眼里的光一点一点黯淡了下去,段嘉衍看见她勉强笑了一下,低着嗓子说了什么。而后直接走下了楼梯。

    女生的鞋跟在寂静的楼道里踩出踢踢踏踏的响。等她走远了,路星辞忽然回过头。

    段嘉衍猝不及防和他四目相对。

    就这么被抓包了,段嘉衍有点儿尴尬,但想到他身上还残留着路星辞的标记,段嘉衍又觉得路星辞说不定一开始就知道他在偷听。

    “你拒绝了她两次。”段嘉衍神色复杂地看着路星辞,一时不知道该酸还是该佩服:“你居然能拒绝她两次。”

    路星辞淡淡恩了声:“因为不喜欢。”

    要是放在以前,段嘉衍听他这么说,可能会觉得这人怎么这么膨胀,欠收拾。

    但他刚才看见路星辞拒绝江祈念了,是真的干净利落,够绝情,也够不给人留遐思。

    这么干干脆脆,段嘉衍还是挺欣赏的。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啊?”段嘉衍说:“我帮你留意留意。”

    路星辞重复了一遍:“你帮我留意?”

    “我认识的人还挺多的,你喜欢omega还是beta?男女有要求吗?”段嘉衍见他对自己提到的条件都不为所动,突然脑子灵光一现:“你该不会想搞a——”

    aa恋?

    说不定路星辞就喜欢玩点刺激的,搞alpha多带劲。

    段嘉衍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自言自语地嘀咕:“我回头问问有没有这个倾向的alpha。”

    路星辞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段嘉衍以为他心里没底,难得好心安慰道:“虽然你性取向比较特殊,但你这个条件,想找个喜欢的……”应该也不难。

    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路星辞打断他:“不麻烦了,我喜欢学习。”

    “……”

    那你这个性取向,是真的很特殊。

    进教室前,段嘉衍从窗边望了眼,意外发现赵敏君居然在讲台上守着晚自习。

    通常月考完,老师们都应该在办公室连夜批阅试卷。段嘉衍又看了看,发现教室后排已经空了好几个座位。

    段嘉衍有些犹豫了。

    本来已经逃了快十个人,他要是再当着赵敏君的面逃课,指不定后者一生气就给他妈打电话了。

    成绩还没出来,万一他考差了……

    段嘉衍想了想,决定不冒这个风险,他喊住往前走的路星辞,压着嗓子小声道:“班长,帮帮忙。”

    路星辞回头看他。

    “你回教室,然后假装上厕所,把我手机给我带出来行吗?”

    “你又想逃课?”

    “这是月考过后的一种放松方式,目的是为了明天能以更好的状态面对学习。”段嘉衍以目示意讲台上的赵敏君:“赵老师在,我不方便进去。”

    “你进门告诉她,这是月考过后的一种放松方式。”路星辞说:“她一定会理解你为了学习的良苦用心。”

    段嘉衍直截了当:“你帮不帮?”

    路星辞比他更直接:“自己去。”

    段嘉衍眯了眯眼睛,琥珀色的瞳孔里情绪不明。在这种一触即发的环境下,他面无表情地和路星辞对望了十多秒。

    气氛紧绷。

    段嘉衍忽然上前一步。

    路星辞挑了下眉。

    段嘉衍拽住路星辞的校服,晃了晃。

    “帮我拿手机。”

    “……”

    他说:“求求你。”

    “……”

    有那么一瞬间,路星辞的思维凝固了片秒。

    他的舌头不觉舔了舔牙尖,目光也暗了下来。他没想到段嘉衍会这样。平时那么凶悍的一个人,难得显露出一点弱势时,居然会这么……

    这么的……

    有冲击性。

    alpha的情绪犹如针刺,弥漫着危险的味道。段嘉衍感受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侵略欲,被那种几乎可以称得上肆意的目光盯着,段嘉衍心头一悚。

    以为对方还是不愿意帮忙,段嘉衍也不耐烦了。他好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

    “不帮算了。”段嘉衍松开手,越过路星辞就要往教室走。

    路星辞从后按住了他的肩膀。

    不知道因为什么,嗓音有些哑。

    “等着。”

    段嘉衍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回过头,满意地朝他笑了一下。

    路星辞才发现,他笑的时候,唇边有个很小的梨涡。

    “快点啊。”段嘉衍轻拍了下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宋意还在楼下等,他不喜欢等人,久了他要瞎嚷嚷。”

    路星辞收回手。

    他的视线扫过自己的手背,在段嘉衍脸上停了一瞬,意味不明道:

    “脾气还挺大。”

    也不知道,这句话指的是谁。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