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3000米

推荐阅读:

    段嘉衍那组除了沈驰烈,没什么有竞争力的运动员。

    比赛到最后,完全是他和沈驰烈在竞争。

    他俩都长相出众,其中一人还是各类传闻满天飞的校霸,许多人都聚集在旁边兴致勃勃地观看,不少围观的小姑娘看得眼睛亮晶晶的。

    最后一次升杆,段嘉衍勉强擦过,沈驰烈碰杆了。

    险胜。

    输给他,沈驰烈也不介意,比完上来就搭他肩膀:“我儿子还是厉害。”

    段嘉衍避开他:“一边去,你的信息素都快溢出来了。”

    沈驰烈:“记住这个味道,这是父亲的气息。”

    段嘉衍:“滚。”

    跳完高以后,段嘉衍又去厕所放了个水,而后晃晃悠悠走向十班的大本营,还没走到边上,就看见一大堆人聚集在一起。

    似乎是出事了。

    “怎么了?”段嘉衍走近了些,问了句。

    “周行琛刚才边走路边玩手机,不注意脚崴了。”旁边的女生忧心忡忡回答道:“可能没法跑3000了。”

    段嘉衍也将目光放过去。

    周行琛坐在椅子上,路星辞在旁边问他的情况。段嘉衍看见周行琛点了点头。

    反而是路星辞眼里的情绪淡了下去,声音不高不低:“你怎么跑?用你崴了的脚冲过终点线?你要真冲过去了,校方该给你颁个身残志坚奖。”

    “……”周围同学都在关心他的脚伤,周行琛本就惭愧,被路星辞说得越发垂头丧气。

    路星辞和他对视片刻,伸出手:“你号给我。”

    “别吧路哥,你才跑完800。”周行琛摇摇头:“让陈越替我算了,陈越人呢?”

    “铅球检录去了。”

    “……”周行琛沉默片刻,死活不愿意把号给路星辞。看见这幅景象,有男生主动道:

    “要不我跑?不过我跑得没周行琛快,可能拿不了多好的名次。”

    “别了兄弟,还是我跑吧,就你那速度,不知道的可能以为这场比赛叫龟兔赛跑。”那男生说着,就要上前拿号。

    “龟龟,你真觉得自己比我好?上次谁跑个1500恨不得趴在操场上躺尸?”

    “……”

    “我也能跑,就是怕跑不过体育班……”

    “3000米和1500米都有5分吧?和接力赛一样,这三个是运动会分数最高的项目了。”见他们三言两语的,有女生理智分析道:“我们班女生1500肯定跑不过体育班,3000还是找个厉害一点的男生。”

    “问题是上哪儿找这么一神仙啊?只有10分钟就要开始了——”

    “我替你跑。”段嘉衍上前一步,径直走到周行琛面前:“号给我。”

    看见是他,几个女生眼睛一亮:“对啊对啊,段嘉衍可以跑啊!”

    刚才那几个男生也如梦初醒:“是哈,都忘了段哥了。”

    路星辞回头,视线落在他脸上。

    周行琛看见是他,目光游离了一瞬。理智告诉他把号给段嘉衍是最好的选择,但情感上,他不太能接受这个人的帮助。

    “3000米的第一名有5分、第二名3分,第三名2分。”周行琛忽然开了口,目光里带了点儿挑衅:“我要是跑了,至少能拿个第三回来,你能拿第几?”

    段嘉衍懒懒散散掀了掀眼皮子:“我拿5分。”

    “……你知道体育班今年有个长跑特长生,秋招才进了省队吗?”

    “原来这场比赛里还有这号人物?”段嘉衍顿了顿,见周行琛露出你果然对力量一无所知的表情,有点儿恶劣地慢吞吞道:“我还是5分。”

    “……”

    周行琛怔了怔,一瞬间真不知道这人为什么可以这么嚣张。旁边的路星辞直接把挂周行琛身上的号码牌摘了下来。

    他对段嘉衍说:“过来。”

    周行琛惨遭背叛,下意识脱口而出一声路哥,颇为幽怨。

    路星辞瞥了他一眼。

    周行琛剩下的挣扎都被那一眼堵了回去。段嘉衍看着这副场景,不禁笑出了声,难得听话地走到路星辞旁边。

    在对方把号贴在他身上时,段嘉衍耀武扬威冲周行琛道:“不好意思啊,你路哥觉得我比较可靠。”

    周行琛:“你知道你这个样子叫什么吗?”

    段嘉衍:“小人得志?狐假虎威?随便你怎么说,一会儿要站上跑道的人是我,而你是给我加油助威那个。”

    周行琛:“……”

    段嘉衍忽然问:“我帮你拿第一,你是不是也该帮我做点什么?”

    周行琛没好气道:“我都给你加油助威了,还不够?”

    “不够。”段嘉衍扬了扬下巴。他知道周行琛不怎么喜欢他,难得有机会,不整够人他是不会收手的:“看见那个主席台了吗?麻烦你围绕你永远可以依靠段嘉衍这个主题,写八百字加油稿交上去,使劲夸我。”

    周行琛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他瞠目结舌的当口,路星辞轻推了段嘉衍一下:“去检录,他一会儿给你写加油稿。”

    周行琛:“不是??有人问过我的意见吗??”

    “你有意见?”路星辞回眸看他,唇角一歪,笑容有点浑:“有也憋着。”

    周行琛被他那副样子弄得屁话不敢放一个。段嘉衍见状,十分满意地走去了检录处。

    等段嘉衍走了,周行琛忍不住问:“路哥,你干嘛帮他说话?”

    路星辞看见周行琛这副不争气的样子,嗤笑道:“下次你要是能完完整整站上那条跑道,我不仅帮你说话,还给你写八百字加油稿。”

    “……”

    “去,给他写稿子。”

    “真写啊?我以为你哄他呢。”

    路星辞懒洋洋地挑了挑眉,重复了一遍那两个字:“哄他?”

    “……我现在就去。”

    预示着3000米长跑开始的枪声响起那一刹,操场上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

    主席台上,负责念加油稿的顾梨拿到了周行琛写的稿子,嘴角抽了抽,依旧用充满激情的甜美嗓音念道:

    “3000米长跑,菜是原罪。但你永远可以依靠段嘉衍,因为他从不犯罪。”

    陈越刚把铅球握在手里,听见这个加油稿,手一滑,差点把铅球掉地上。

    等这轮比赛结束,他走到路星辞旁边:

    “哪个傻逼写的加油稿?害老子差点把铅球扔在家门口。”

    “周行琛。”

    “……他终于疯了?”

    顾梨的声音又一次从广播里传出来,回荡在校园的每个角落:

    “高二十班的段嘉衍同学,当你站在3000米的跑道上,这么帅气又闪闪发光的身影是真实存在的吗!即使亲眼看见也不敢相信!是谁,把你派来人间!”

    “……”

    “……”

    陈越和路星辞对视一眼,路星辞迟疑道:“顾梨自己写的?”

    因为那两波骚破天际的加油稿,操场上,其他班的学生们也开始大声给自己班的运动员加油。

    跑到后来,段嘉衍和体育班的那个特长生跑在最前面,其他人被他们甩出了一大截。还差最后一圈半。段嘉衍小口小口换着气,胸口有些发疼。

    还剩最后一圈时,黑皮站在终点线,撕心裂肺吼道:“林哥!快跑啊!长得没人家好看跑步还能输给人家吗?!我们体育生还要不要面子了?!”

    段嘉衍:“……”

    那个特长生被这句话刺激得一个激灵,承载着整个体育班的希望,脚底抹油一样开始往前冲。

    眼看着对方就要跑远了,段嘉衍咬了咬牙,想起自己之前在周行琛面前装下的惊天**,也开始加快脚步。

    两道身影胶着在了一起。

    他们跑得太快了,甚至超出了其他人整整一圈,眼看着特长生从排名第三的学生旁边擦身而过,段嘉衍紧随其后——

    全场都沸腾了。

    这种拼命一般的比赛格外能调动观众的情绪,操场上的学生们陆陆续续跟着他们跑了起来。段嘉衍从来没用这么快的速度跑过长跑,只觉得心脏差一步就要裂开。

    要输了吗?

    那个特长生的速度太快了,他们已经拉开了小半个操场的距离。一想到周行琛那个傻逼兮兮的加油稿,段嘉衍拼尽全力往前跑。

    要是输了,他肯定会被周行琛狠狠嘲笑三天三夜。

    ——没门,窗都他妈没有。傻逼这辈子都别想嘲笑老子……快快快快一点!

    跑快一点!!再加把劲就能赢了!!

    眼看着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小,宋意在终点线的位置大喊一声:“小段——”

    不知道十班哪个男生跟着吼:“校霸——”

    连周行琛也忍不住:“段嘉衍你冲啊!!!!你不是很叼吗!!!!冲过去老子就承认你是真的叼!!!!”

    朝他们跑过来的男生脸颊泛红,他很白,在人堆里都能一眼看见。

    这么漂亮又清瘦的omega,要是他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儿,真的很不像校霸。

    但他冲过来的那股凶狠劲,让好几个站在终点线等候的人都看得心里一惊。段嘉衍像是不要命一样,在最后那几秒突然加速,最后一举冲过了终点线。

    “谁快?谁快一点!”陈越使劲拽了一下路星辞:“我没看清楚别吓我?!”

    “赢了。”

    路星辞的声音有些含糊,他突然上前一步。离终点线稍微远一些的沈驰烈看见段嘉衍都快脱力了,正打算跑过去扶他。

    有人先他一步,接住了差点跪下来的段嘉衍。

    “我操!!我操赢了啊??!!”

    “天神下凡!逆风翻盘!”

    “周哥,我们班的口号是什么?!”

    周行琛被这群人感染得情绪上涌,脱口而出:“你永远可以依靠段嘉衍!段嘉衍牛逼!”

    段嘉衍浑身脱力,整个摔进了那人的怀抱里。

    柠檬味。

    草木香。

    又清纯又清冽,四周都是让他喜欢的信息素。

    他不由自主抓紧了路星辞的衣袖,后者身上的味道对他来说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路星辞也不在乎他一身汗,把还在发抖的段嘉衍整个抱进了怀里。

    主席台上,顾梨刚看完一场精彩的比赛,就看见这么刺激的绝美画面,忍不住发出被正主塞了一嘴糖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好甜啊啊啊啊——”

    她的声音顺着麦传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等全校都回荡着她那声惊天动地的好甜,顾梨才一下反应过来。

    她连忙把麦关掉,冲旁边一脸惊讶的男播音道:“不好意思,刚才有虫子爬我手臂上了。”

    男播音:“……”

    怀里的人渐渐不抖了,抓着他衣袖的手指也慢慢松开。路星辞估计段嘉衍应该缓过来了,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别站着不动,我陪你走半圈。”

    “不走,”段嘉衍有气无力:“我要坐下,没力气了。”

    “要是不走,一会儿说不定会头晕,还可能休克。”

    “那就让我休克吧,记得帮我叫救护车。”段嘉衍身体往下一跌,眼看着就要直接坐在跑道上,路星辞都不知道他怎么能跟没骨头似的一下软下去。他眼疾手快,把落到一半的段嘉衍捞起来,将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强制带着他往前走。

    段嘉衍有气无力在他肩膀上哼哼:“路星辞,放手啊。”

    他说着说着甚至锤了一下路星辞的肩膀,因为没什么力气,反而像挠:“再往前走一步我腿就断了,断了你负责?”

    “断不了。”

    “已经断了。”

    “那就先断着,半圈走完,我给你接回去。”

    段嘉衍胡搅蛮缠:“接回去顶屁用?一点都不舒服。”

    路星辞被他缠得没办法,边拖着他往前走,边侧头看他一眼。嗓子很轻:

    “你想怎么舒服?”

    离得太近。

    他说话时,段嘉衍几乎能感觉到他喉结的震动。

    “我想你……”段嘉衍顿了顿,猛然意识到不对:“你占我便宜?”

    陈越原本过来送葡萄糖,听到这里,整个人一顿,把葡萄糖往路星辞手里一塞,嘻嘻笑笑:“你们继续,继续。我不打扰。”

    “快。”段嘉衍又一下拍在他肩膀上,理直气壮地使唤他:“帮我打开,渴死我了。”

    周行琛原本想过来道个喜,看见这一幕,目瞪口呆看向陈越。

    居然有人敢使唤路星辞?

    陈越耸耸肩膀,示意自己也看不懂这个发展。

    段嘉衍从路星辞手里接过开封的葡萄糖,小口小口灌完后,他把空掉的玻璃瓶握在手心里,心满意足地享受着另一个人的信息素。

    “哎路星辞。”

    段嘉衍忽然喊了声他的名字。因为舒服,段嘉衍又往他身上凑了凑。距离更近了。

    他在他耳边吹气,自己毫无知觉地舔了舔嘴唇:“我厉害吗?”

    那一声舔嘴唇的声响,毫无保留钻进路星辞的耳内。

    汗水、热气、微微溢出的属于omega的信息素——

    是一种让人眩晕的花香味。

    就像被一簇花缠住,而后花在他身上盛开。

    “厉害,”路星辞垂下眸,瞥过段嘉衍已经恢复白皙的脸,缓缓道:“没人比你更有能耐了。”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