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 第23章 同床共枕

第23章 同床共枕

推荐阅读:

    路星辞洗过澡, 刚从浴室出来,忽然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

    来自班群的。

    他和段嘉衍从没加过好友,段嘉衍申请加他好友时,给他发来了一条好友验证。

    [你在哪个房间?]

    路星辞点了接受。

    [301。]

    他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段嘉衍继续发消息给他,路星辞突然想到了什么, 快速发了条消息过去:[你是不是不舒服?]

    下午在隧洞里, 段嘉衍脖颈上确实有一块不大不小的红痕, 但晚上玩游戏时,路星辞特意看了看,那块痕迹已经消褪了。他以为那块红痕并不是因为应激症,即使是应激症, 至少今晚也不会发作。

    半天没等到回复, 路星辞放下浴巾往门边走,正想问问宋意段嘉衍在哪个房间, 有人在外面敲了敲他的房门。

    “谁?”

    没有人回应。

    路星辞拉开门。

    门刚拉开, 外边的人一下跌进了他的怀里,对方全身都在发抖。见他已经站不稳了, 路星辞伸手扶住他。

    路星辞才洗过澡,头发还有些潮湿。空气中漂浮的信息素混杂了沐浴露的香味, 像是湿漉漉的草地, 其上沾染了柠檬的气息。

    段嘉衍头昏脑涨,只想尽可能地和这个人肌肤相亲。他的手臂无意识缠绕上路星辞的肩膀,脸也埋进他的脖颈里。

    段嘉衍的力气不小, 被他抓溺水浮木一样死死抓住,路星辞第一次直观感觉到,段嘉衍的确非常、非常地需要他。

    他轻轻拍了拍段嘉衍的背:“很疼吗?”

    段嘉衍疼得没力气说话,只能点了点头。

    他的头还埋在路星辞的颈窝处,随着他点头的动作,细细软软的发丝扫过路星辞的皮肤,有些痒。

    路星辞任由他抱了好一会儿,段嘉衍被alpha的信息素包围着,人慢慢缓了过来。

    段嘉衍放了手。

    他退后一步,低声道:“我应激症犯了。”

    路星辞看着他,脖颈那一块儿都是红的,过敏一样的红痕一直延伸到胸口。

    不难想象,他衣服下面是什么光景。

    “嗯。”路星辞道:“好像很严重。”

    段嘉衍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路星辞轻轻把他拉进门:“进来说。”

    段嘉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太着急,直接开着门把路星辞抱住了。

    段嘉衍讪讪地摸了摸鼻子。

    幸亏没人看见。

    他走进房间,路星辞跟在他后面进了门,抬手落锁。

    “你能不能……”段嘉衍有点为难,他已经找路星辞要过一次临时标记了。他查过资料,即使临时标记淡掉,这东西的效果也会逐渐叠加,要多了,不仅他会上瘾,路星辞可能也会受影响。

    段嘉衍思来想去,最后想了一个比较合理的:“能不能让我住在这儿?”

    “住这儿?”路星辞的视线扫过单人间里唯一一张床,抬了抬眼皮,情绪不明:“那你睡哪?”

    段嘉衍摸不准他的意思,心里有点没底:“我……我睡你旁边?”

    他怕被拒绝,不等路星辞回答,急匆匆地补充。

    “你也看见了,我现在没办法和你分开,你要是不答应,我真的只能拖床被子睡在你房门外了……”

    “睡我门外?”

    他见路星辞唇角蕴着笑,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心里一凉。

    “门外不行的。隔着一道门,信息素不够。”段嘉衍生怕听见他说门外挺合适,连忙道:“说不定明天你一拉开门看见的就是我的尸体。你想想啊,那个画面肯定很吓人,要是看一眼不小心折寿十年,那多不划算。”

    段嘉衍顿了顿,一脸真诚道:“你这么帅,怎么能因为这种事情折寿呢?”

    这句话夸完,段嘉衍人都有点恍惚。

    为了爬个床,太他妈不容易了。

    “好像是挺吓人。”路星辞见他忐忑不安地看着自己,眸中的笑意深了几分:“可是睡一张床,我们一个a一个o的,不合适吧?”

    “没没没,没什么不合适的。”一听他有松口的趋势,段嘉衍赶快顺着他的话说,怕路星辞不信,还举例说明:“我以前跟沈驰烈就睡过一张床,我俩还盖过一床被子。只要你把我当朋友,我们就可以像朋友一样开开心心地睡在一张床上。”

    路星辞唇角的笑意敛了几分,声音又低又轻:“你和他睡过一张床?”

    “是啊,”段嘉衍无知无觉:“不过后半夜我嫌他睡相太差,把他踹地上了。”

    在发情期内,omega对alpha的信息素都非常敏感,连带着对alpha的情绪也会多多少少有所感知。段嘉衍能感觉到,周围紧绷的信息素忽然放松了下来。虽然不知道路星辞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但只要能让路星辞心情好,他就能顺着说。

    “你要是愿意跟我睡一张床,我肯定不踹你,我如果敢打扰到你睡觉,我立即踹醒我自己。我睡相……”段嘉衍顿了顿,觉得先把人骗到手再说:“我睡相特别好,我不打呼不磨牙也不抢你被子。宋意每天晚上都以为我死在床上了。你要是睡不着,我还可以给你讲睡前故事。”

    他说完,自己都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床上挂件,特别安分。

    路星辞看着他,视线在他脸上转了一圈。段嘉衍紧张得要命,喉结滚了一下,脱口而出:“路哥。”

    “……”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一道视线从他身上滑过。很慢很慢。他被看得头皮发麻,只觉得脊椎像是被一只手抚摸过了。段嘉衍有点受不了这种折磨。再加上先前路星辞的态度也模棱两可的,他估计对方就是恶劣地拿捏准了他现在不敢造次,想方设法折腾他。

    段嘉衍有些牙痒痒,他磨了磨牙,都有点想拍拍屁股走人,一想到刚才自己疼得死去活来的惨状,又没了脾气。

    “路哥。”段嘉衍狠了狠心:“你行行好,收留我一下吧?”

    狗逼路星辞。

    老子记住了。

    总有一天,老子要让你血!债!血!偿!

    “那行,你住这儿吧。”路星辞真没想到段嘉衍能伸能屈到这种地步,他看着段嘉衍不得不顺着他的样子,越看越好玩。在他答应之后,段嘉衍的眼睛噌地一下亮了起来,路星辞忍着笑,有意逗他:“你打地铺?睡我旁边。”

    “……”

    段嘉衍沉默片刻。

    他在心里又默念了一遍血债血偿,抬头时,脸上的表情已经看不出一丝杀气。

    路星辞看他眉眼弯弯的,以为他还会继续跟自己讨价还价。

    他饶有兴趣等着段嘉衍开口。

    “谢谢路哥给我这个机会,那我今晚就睡你床下了,麻烦路哥起夜走另一边,别踩我。”段嘉衍边说边往衣柜走:“你房间有备用的被子吗?我打个地铺。”

    “……”这回换路星辞沉默了。

    他看着段嘉衍从衣柜里把备用的被子搬出来,干净利落地扔在他床边,铺着铺着忽然抬起头来看他。

    他以为段嘉衍后悔了,在心里酝酿了一下,心想只要段嘉衍表露出一点后悔的意向,他就委婉地提示对方,你再顺着我说两句,让你睡床也不是不可以——

    段嘉衍道:“我想要个枕头,你床上有两个。”

    “哦,”路星辞声音轻轻,听不出情绪:“那你拿。”

    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段嘉衍满意地伸手把枕头拽下来。

    白天在山里走了一圈,晚上又是发情期又是应激症,段嘉衍已经很累了,等地铺弄好,他倒头就在里边躺了下来。

    可熄灯以后,段嘉衍半天找不到合适的姿势,忍不住问:“路哥,听不听睡前故事啊?”

    段嘉衍自己睡不着,想找人说会儿话:“我们校霸讲故事一流,每一个校霸在步入校园前,都要熟练掌握这项技能。”

    路星辞笑了声:“你们校霸真难当,还得多才多艺。”

    “是啊。”段嘉衍也笑了:“你们校草好当吗?好像也不怎么好当。又要考第一又要会抽烟,性取向还得是学习。”

    “谁跟你说我性取向是学习?”

    “不是你自己说的?你忘了?……哎,你是不是就喜欢对人爱答不理的,等人来追你啊?”

    “想什么呢,你。”路星辞懒散地勾了勾唇,觉得还是有必要为自己正名一下。房间里已经熄了灯,在黑暗寂静的环境里,他的嗓音清晰又低沉:“遇见喜欢的不去追,我傻不傻?”

    段嘉衍已经有点困了,他边打哈欠,边随口捧了路星辞一句:“有道理啊,我们路哥真是聪明。”

    路星辞沉默片刻:“地上睡着舒服吗?”

    “舒服,”段嘉衍今晚当狗腿子当习惯了,干脆破罐破摔:“睡在路哥旁边,我怎么都是舒服的。”

    路星辞顿了顿:“地板不硬?”

    “硬点对脊椎好。平时宿舍床太软了,我都怕得脊椎病。不知道宋意怎么想的,帮我铺床的时候放了两层床垫,他当我豌豆公主吗……”说到后面,段嘉衍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得,原来宿舍的床都不是自己铺的。

    “……”路星辞安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要不你还是上来吧。”

    没人回答。

    他等了一会儿,还没等到回应。他朝旁边看了一眼,才发现段嘉衍眼皮耷拉着,人已经睡着了。

    路星辞的视线不由得落在段嘉衍的床铺上。

    房间里有两床备用的被子,段嘉衍把一床铺在地上,另一床盖在了身上。

    山里寒气重,就靠这一床被子隔着冰凉的地板,睡到后半夜,说不定会感冒。

    他下了床,走到段嘉衍旁边。段嘉衍似乎睡得很沉,从头到尾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

    路星辞弯下腰,一手贴着段嘉衍的背,一手从膝盖下穿过,把人连同他身上那床被子一起打横抱了起来。

    等他轻手轻脚将段嘉衍放在床上后,后者梦呓了一句,路星辞以为自己弄醒他了,段嘉衍却无意识蹭了蹭枕头,呼吸逐渐均匀。

    见他睡得这么熟,路星辞从另一边上了床。躺下之前,他的视线浅浅扫过旁边人的睡颜。

    很恬静的一张脸。

    段嘉衍好像很喜欢侧着睡觉,整个人无意识地蜷缩起来。平时那么乖张的一个人,睡着的时候却安静又温柔。

    从他身上传来若有若无的、属于omega的信息素。像是花枝爬上了床,空气里流淌着雾霭般的香味。

    路星辞看了一会儿,背对着他躺下。

    这么一天折腾下来,他也有些累了。阖眸后睡意逐渐上涌,意识也慢慢模糊。

    就在路星辞快要睡着时,突然有什么一下搭上他的腿。

    对方用的力气不小,搭上来后还胆大包天地划拉了两下,像是在寻找最舒服的姿势。

    路星辞被迫睁开眼睛,他看了看,发现是段嘉衍缠上来了。他有点无语地把段嘉衍的腿放下去,顺便轻手替他押了押被子。

    做完这一切,他闭上了眼睛。不知过去多久,就在路星辞快要入睡时,他朦胧中听见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紧接着,原本放松的神经一下炸开——

    腺体处传来轻缓的呼吸,丝丝缕缕的热气呼在敏感的脖颈上。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这一块的皮肤都异常经不起刺激。

    半梦半醒间,路星辞忽然想起陈越曾经开过的黄色玩笑。

    要是有个omega在你的腺体边喘气,你会被他喘硬吗?

    ……

    路星辞掀了掀眼皮子,刚要睁眼,忽然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自他的腺体处浅浅蹭过。

    是嘴唇。

    柔软的,带着信息素的嘴唇。像是沾了蜜的刀尖,在他的腺体上刻下了一个吻。

    路星辞几乎是立即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看见段嘉衍整个人扒在他背后。他仔细看了看,后者双眸垂下,呼吸平缓,一副睡得香甜得不行的模样。

    “段嘉衍,你玩我呢?”在黑暗中,男生的声音几乎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他轻声细语在段嘉衍耳边道:“你睡相好?”

    回答他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他的舌尖抵住牙齿,在上边转了转。一瞬间都有些想把这玩意儿一脚踹下去。

    他正考虑该怎么处理段嘉衍。睡梦中的人不觉皱了皱眉,似乎是不满他们之间的距离,段嘉衍主动向他这边挪了点儿。够到路星辞的肩头后,段嘉衍心满意足蹭了蹭。

    路星辞被他狗崽子找狗窝一样黏住,不觉垂下眼睑,看他。

    他很白,在黑暗的房间里,暴露在外的肌肤近乎有种羊脂般的质感。

    他穿着领口很大的t恤衫,锁骨又瘦又薄,露出来的脖颈雪白纤细。段嘉衍的眉毛和睫毛跟发色一样浅,都是那种有点不自然的浅褐色。配上精致的长相,整张脸少年感很足。

    路星辞看了他半晌,最后伸出手,把他整个人都抱住。

    怕他再乱折腾,干脆把手也给他折着,一起拢进了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  那就祝两位睡得开心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