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早晨

推荐阅读:

    段嘉衍这一晚睡得很好。

    虽然后半夜他隐约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整个人都不能动弹。但总体来说,周围漂浮的气息让他非常放松,他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睡这么好过了。

    他满足地动了动眼皮子,打算慢悠悠地伸个懒腰。

    ……嗯?

    手臂好像伸展不开?

    他试探性地挣扎了一下,没用,缠着他的东西力气非常大。他的手掌不由得往下滑, 摸到了一片结实光滑的、类似于人类皮肤的东西。

    这啥?长得像腹肌的妖怪吗。

    段嘉衍半梦半醒, 半天没法伸展开手臂, 他有点火大地踹了那玩意儿一脚。脚底的触感**的。

    “……啧。”

    一声不轻不重的嗤声,钻入段嘉衍的耳内。

    男生的声音里带着刚被吵醒的不悦,夹杂着一点起床气,听起来又低又哑。

    被这声带有直白攻击性的嗓音扎了一下耳朵, 段嘉衍一下睁开眼睛。

    刚好地, 和近在咫尺的男生四目相对。对方那双漆黑沉默的眸子懒洋洋地睨了他一眼,眼底的情绪莫测又危险。

    段嘉衍看见路星辞, 有点迷茫地转了一圈眼珠, 确定自己和他躺在了一张床上。

    随后意识到什么,他猛地翻过身, 当他看见自己昨晚打的地铺还在地下,而他整个人已经跑到了路星辞床上, 甚至还在对方怀里蜷缩着睡了一晚时——

    一瞬间, 到底是他主动爬上了路星辞的床,还是路星辞把他抱上了床,成为了困扰段嘉衍的一大难题。

    段嘉衍考虑了几秒钟, 考虑不出结果,所幸恶人先告状,气势十足地开了口。

    “路星辞,你干什么了?”段嘉衍说着说着,为了起到恐吓的效果,往前凑了凑,勾眉扬眼:“啊?”

    “啊什么啊。”昨晚被折腾了大半宿,他感觉自己才闭上眼没多久就又被段嘉衍吵醒了,大早上,这家伙还对他还又摸又叫的。圣人大概都会来气,况且他也不算什么好脾气的人。

    不知想起了什么,男生漫不经心地扫了眼他,懒懒道:“不叫路哥了?”

    段嘉衍看他这么不慌不乱,一瞬间不由得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他昨晚不会睡着睡着爬上了路星辞的床吧?

    不仅爬上来了,还因为应激症,把路星辞给抱住了?

    要真是这样……

    段嘉衍喉结滚了滚,难得有点心虚:“昨晚……”

    “我抱你上来的。”路星辞直接道。

    段嘉衍一听,一下有了底气:“抱我上来干什么?”

    “那我应该让你睡在地上,看你把你自己的被子全部踢走,第二天感冒发烧腰酸背痛?”路星辞看他还敢往自己跟前凑,也懒得跟他客气了。他往前靠了一点儿,语气里带着十足的引导性,一字一句:“不然你觉得,我抱你上来干什么?”

    说到那个干字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声音要重一些。

    alpha的气息铺天盖地压过来,大概是因为缺乏睡眠,他的模样和平时有些不同。

    段嘉衍觉得自己的耳朵又被狠狠扎了一下。

    “……”

    路星辞看他突然安静下来,笑了一声。

    低低的,带着不清不楚的愉悦。段嘉衍清清楚楚看见他的喉结滚了滚,这种极具男性侵略感的画面,让段嘉衍皱了皱眉,刚想说话。

    “你不是自己说,每晚在宿舍,宋意都以为你死在床上了吗?”

    “……”

    “死在床上就是半夜对睡在你旁边的人拳打脚踢,还把被子全部扯走。”路星辞要笑不笑看着他:“你诈尸啊?”

    “……”

    见自己最大的谎言被当面拆穿,段嘉衍至此丢盔弃甲,彻底没了声音。

    正在这时。

    伴随着阵阵敲门响,陈越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路狗?你醒了没?”

    段嘉衍提醒他:“有人敲门。”

    “听见了,”路星辞慢条斯理道:“我又不聋。”

    段嘉衍见他整个人都带着锐气,决定避其锋芒,不跟他讨论聋不聋的问题:“快去开门。”

    路星辞挑了挑眉。

    段嘉衍有赖床的毛病,他生怕路星辞让他下去开门,干脆把脸埋进枕头里,含糊的声音从枕头里冒出来:“我已经和你的床长在一起了,我们合二为一,离开它我会死的。”

    路星辞见他耍赖一样滚进了床里,那颗浅褐色的脑袋埋在雪白松软的枕头里一动不动。

    画面有些好笑。

    他顺从心里的想法伸出手,把段嘉衍的头发揉得更乱了些。

    突然被揉了揉脑袋,段嘉衍有点不解。但看路星辞下床开门了,他松了口气,决定不和对方计较。

    路星辞拉开门,门外的陈越见他终于来开门了,摸了摸鼻子:“我吵醒你了?”

    “没,已经醒了。有什么事?”

    “我刚想起忘带阻隔剂了,找你借一下。”陈越说着就要往门里走,刚要迈开脚,余光看见路星辞的床上有一团隆起,而他本人还站在这儿……

    陈越脚步一顿,迟疑道:“你房间有人?”

    宋意在这时恰好从走廊经过,他原本打算去找段嘉衍,听见陈越这句话,整个人都被钉在了地上,目光也飘了过来。

    班长房间有人?

    有人?!

    谁?谁他妈这么诡计多端,这就直接同床共枕了?

    仔细一想,宋意觉得这人路子虽野,却很有谋略。

    荒山野岭,孤a寡o,这不就是天赐良机?

    宋意不由得往那边探了探头,正想看看是哪个小妖精这么善于把握机会。

    “恩,段嘉衍。”路星辞轻描淡写:“他在赖床。”

    宋意:“…………”

    陈越:“…………”

    宋意脱口而出:“我操!小段你是不是人?你就这样背着一众姐妹率先上垒了?”

    陈越紧随其后:“我操!路星辞你是不是人?你昨晚是不是不要逼脸哄骗人家了?”

    他俩几乎同时说出口,路星辞被闹得头疼,眼皮一抬:“吵什么?”

    宋意和陈越被他那一眼看得心里一跳,双双反射性后退一步。

    宋意人都快恍惚了:“小段真在里面?他怎么不说话?”

    路星辞朝床上看了一眼。

    宋意和陈越被他挡着,看不见,但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清楚楚看见段嘉衍的头埋在枕里,大概是嫌他们吵,他把另一个枕头也拽过来,死死压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他啊?”想起段嘉衍昨晚对他撒下的弥天大谎,路星辞轻笑一声:“他死在床上了。”

    宋意的声音都有点颤抖:“死……死在床上了?”

    陈越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只能感慨一声:“……禽兽啊。”

    段嘉衍在这时把枕头放了下来,他有点难受地在床上翻了个身。虽然听不太清他们在说什么,但门外实在太吵,他也没法继续赖下去了。

    段嘉衍找到自己的拖鞋,趿拉着鞋跟走到门边。

    陈越看着他,欲言又止。

    段嘉衍率先道:“陈导,早上好。”

    陈越:“……段导,早上早。”

    陈越顿了顿:“你,还走得动路?”

    宋意此刻也已经做完了心理建设,他觉得与其将来便宜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妖精,让兄弟睡到男神好像更能接受一点。况且这两个人站一起还挺养眼。

    宋意一脸柔和地劝他:“小段,你不用装作若无其事。要是觉得累,你就再休息一会儿。”

    “我不累啊。”段嘉衍摸不着头脑。见宋意沉默,他扭头看了看路星辞:“那我先回去了,谢了啊。”

    他说完,和宋意一起离开了房间。陈越看他穿着短袖短裤,跟宋意边走边说话,就这么光明正大地离开了路星辞的房间。

    他身上应该还沾染着路星辞的信息素,就这么跑出去,真的很能激发alpha的占有欲。

    但路星辞没拦他。

    陈越扭过头,一脸纠结地看着路星辞。

    “阻隔剂在床头柜上。”路星辞有些困,侧了侧身子,把路让开:“自己进去拿。”

    “路狗,你是不是……”陈越咬了咬舌头,把后面那几个字吞了下去。再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当着太子爷的面问出你是不是不行。

    “不是。”路星辞打断他:“就是睡了一觉。字面意义上的,睡觉。”

    陈越一脸你他妈骗鬼呢。路星辞见他这个样子,嗤笑一声,因为缺乏睡眠,嗓音有些沙哑。

    “要是真发生什么了,我能让他走出这道门?”

    “……”

    陈越看向路星辞的眼睛,后者眼里流露出只有alpha才懂的、丝丝缕缕难以言喻的神色。

    陈越被他的样子搞得一个激灵,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就像一头猛兽在自己的领地看见了充满攻击性的敌人,本能让他对那种凌厉的侵略性无比排斥。

    陈越被他说服了。

    换成是他,前一晚才疼爱过omega就这么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他不把人抓回来收拾一顿才奇怪了。

    可陈越还是觉得困惑:“他为什么要找你睡觉?”

    “可能因为他想给我讲故事吧。”路星辞散漫道:“他们校霸都很喜欢抓着人讲睡前故事。”

    “……”

    “还挺好听。”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更好听的,你期待一下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