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雨巷

推荐阅读:

    段嘉衍没想到, 过了一晚,挂在论坛首页的帖子不仅没下来,反而还有越来越热闹的趋势。

    他睡醒时感觉人有点乏力,四肢也酥酥麻麻的。宋意下床时认真嗅了嗅,忽然扭头:“小段,我好像闻到你的信息素了。你是不是……?”

    段嘉衍含糊地唔了一声。

    算算时间, 他的发情期也该来了。虽然暂时还没有什么症状, 但为了以防万一, 段嘉衍给自己打了针抑制剂。

    打完后,他习惯性看了眼手机,有好几个关系不错的男生在问他帖子的事情,其中就包括沈驰烈:

    沈驰烈:[儿子!你竟然真的跟路星辞搞到一起了?你找的这个对象很强势啊, 爹有一点害怕。]

    段嘉衍眼皮子半耷拉, 人还有点迷糊,看见沈驰烈大清早就妄想给他当爹, 干净利落回了个滚。

    沈驰烈:[滚可以, 但滚之前爹要问清楚,路星辞到底是不是我儿媳妇?]

    段嘉衍:[是你干爹。]

    沈驰烈:[……]

    段嘉衍:[你觉得有一天你和我会突破友谊的界限, 手拉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吗?]

    沈驰烈:[原来你对我还有这种非分之想?]

    段嘉衍都要被这傻逼气笑了,他嗤了声, 回了句:[我跟你什么关系, 跟他就什么关系。]

    回完消息,段嘉衍从床上爬了下来。

    他昨晚睡得不怎么好,人有点儿没精神。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一路从宿舍走到教室,段嘉衍总感觉不少人都在看他,这种感觉在步入教室时达到了巅峰。

    这节课是语文早自习,老师不在,留给学生们自己背书。段嘉衍推门而入时,亲眼看见靠门坐的女生发现他后,手里拿着的课本啪嗒一下掉在了桌子上。

    而后女生自以为隐秘地猛戳了一下她的同桌,并自以为隐秘地小声道:“快看!段嘉衍!”

    段嘉衍:“……”

    段嘉衍心说这是您第一天看见我?

    他走到了自己的座位边。刚坐下,有个男生跑过来找路星辞借化学作业。

    “路哥!路爸爸!”男生鬼哭狼嚎:“您化学作业在哪儿呢?快救救我,下堂就是化学课了!”

    教他们的化学老师非常暴躁,如果学生不写作业,可能整堂课都会被请去走廊罚站。

    段嘉衍随口问:“昨天有化学作业?我也想抄。”

    他说话时,习惯性扭过头看坐在他后排的路星辞。后者正把自己的作业翻出来扔在桌上,微扬了扬下巴,示意那个男生拿。

    听见段嘉衍的话,路星辞抬了下眼睛。

    那男生本来已经把手伸向了路星辞的作业,听到这儿立即双手捧着往前一送:“那你抄、你抄,我不跟你抢。”

    说着说着一扭头:“陈越!化学借我看看。”

    段嘉衍:“……”

    段嘉衍拿过了那本化学作业,他抄作业的速度还挺快的。抄完过后,段嘉衍把作业放回路星辞桌上:“谢了。”

    路星辞恩了声。

    段嘉衍和他对视片刻,一瞬间有点想问你昨晚看见那个帖子了吗,话还没出口,忽然觉得鼻尖传来一阵酸意。

    段嘉衍懒洋洋地对着路星辞打了个哈欠。

    路星辞:“……”

    陈越:“哈哈哈哈哈哈哈!”

    段嘉衍眨巴了两下湿漉漉的眼睛,想把因为打哈欠流出来的泪水弄散一点。他边眨巴边道:“我昨晚没睡好。”

    路星辞看了他一会儿,问:“为什么没睡好?”

    “做梦了。”段嘉衍含糊道:“梦见了以前的事情。”

    早自习的下课铃一响。

    憋了整整一节课的周行琛冲了过来。自从昨晚顾梨发现了那个帖子,已经在他耳边叨叨了一晚。

    早上顾梨还在怂恿他一探究竟,周行琛被她洗脑得人都有点恍惚,乃至于心态从“不可能、放屁、谁造谣”逐渐演变成了“我操、不会吧、不应该啊”。

    被这两种情绪折磨了一晚加一个清早,周行琛再也绷不住。

    “路哥。”他站在了路星辞面前。

    在那双漆黑的眸子望过来时,周行琛狗胆包天地问出了没人敢问的问题——

    “我昨晚看见了一个你和段嘉衍的帖子。”

    周行琛说着说着,在路星辞的目光里,原本那句“里边说你俩在搞对象”硬生生一转,变成了:“一看就是假的,呵呵。”

    周行琛话音刚落,路星辞抬了抬眉,瞥他一眼。

    神情似笑非笑。

    周行琛被吓得立即闭上嘴。

    路星辞莞尔:“说什么了?说我听听。”

    被他喊到名字的另一个人也扭过头,段嘉衍沉默地望着他。

    虽然段嘉衍没说话,但周行琛就是有种一旦他敢说点什么,校霸会立即让他血溅当场的错觉。

    周行琛被这两个人看着,只觉得骑虎难下,一瞬间脑子一抽,语速飞快:“里边说你俩搞对象还在一起买套子我呸不是套子是买阻隔剂——是真的吗?”

    眼看着路星辞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深,甚至还慢悠悠地哦了一声。

    周行琛被他这个样子吓得后退一步。一瞬间脑子里飘过几个大字。

    什么叫笑里藏刀。

    完了。

    他完了。

    猝不及防的,后面又传来一声笑。

    是段嘉衍。

    “别瞎传了你们。”段嘉衍捶了他一下,懒懒道:“我追不到妹子你们负责啊?”

    他说话时,声音里还带着点儿倦意。

    一听就没把这事儿当回事。

    周行琛一下信以为真,松了口气:“我就说,尼玛,吓死我了,那楼主编得跟真的一样。你俩要在一起了那能叫爱情故事吗?那叫鬼故事。”

    他还想再说两句,充分表达一下昨晚自己被这事儿困扰得辗转反侧、险些深夜不能入眠的惶恐。陈越看了勾着唇笑的路星辞一眼,忽然朝周行琛道:“你化学作业写完了吗?一天到晚瞎蹦跶。”

    “哎!还真没写!”周行琛一下被转移了注意力:“快快快,你们谁借我抄抄。”

    一中高二学生的课业比较轻松,周末照常放双休。

    最近降温了,段嘉衍想趁这个周末回一趟家,把厚一些的衣服带过来。

    他给付媛发了条微信,问她自己的衣服是不是放在原来的地方,付媛听说他要回家,主动提议来学校接他。

    宋意见他一直在看手机,想到一会儿就要放周末,再想想神出鬼没的乔楠。多问了一句:“小段,你周末还是住宿舍?”

    段嘉衍在微信上回复了付媛,放下手机道:“这周回家。”

    宋意微怔:“你自己回去?”

    段嘉衍笑了笑:“我妈来接。”

    放学时,段嘉衍站在校门边等付媛。付媛工作忙,很少有时间来学校接他。自从住校后,他差不多有一个月没见过付媛了。想到一会儿就能看见她,段嘉衍的眸子弯了弯。

    但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付媛的踪影。

    随着等待时间的延长,校门外基本没什么人了,来接学生的家长们也走了个七七八八。段嘉衍正等得无聊,有辆黑色的轿车从他身畔经过。

    车上的路星辞看了看站在校门口的段嘉衍,后者很少有这么安分的时候。段嘉衍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背上挂了个书包。

    想起之前在教室里听见段嘉衍说自己要回家,路星辞多看了他两眼。

    段嘉衍应该是在等人,玩一会儿手机抬头看一会儿校门,像是怕不小心就和那人错过了。

    可这个时间,校门口的人都快走空了,他一个人站在那儿……

    手机那端,姜瑶温柔的声音传来:“你已经上车了吧?”

    路星辞收回视线,应了声。

    “上车了就好。从一中开过来要一个多小时。你奶奶执意要等你回来,不然都不让我们动筷子。”姜瑶笑道:“这么多叔叔阿姨,都等你一个人。一中放学还是太迟了点,早知道就给你请个假了。圆圆他们学校就放得早……”

    手机那端隐约传来其他人说话的声音,路星辞也笑了笑:“你跟奶奶说,先吃饭,别都等着我了。不然一会儿司机一着急,车开快了不安全。”

    “还是你有办法。”姜瑶答应下来,她跟老太太传达了路星辞的话,路星辞听见老太太笑意盈盈的声音。

    “这么麻烦,不如今天就不去上课了……”

    那边有人插了句嘴,老太太继续道:“都次次考第一了,偶尔请个一天半天的假还不让了?学校里有宝贝啊?”

    老人的声音精神抖擞,又透着点儿骄傲。

    “你奶奶就是太想见你了。”姜瑶又贴近了手机:“你让司机慢慢开,我们过会儿就吃饭了。你要是饿了,在车上先吃点东西垫垫。”

    路星辞答应一声,挂断了电话。

    忽然地,有一粒雨丝滴落在车窗上。

    他侧过头,陆陆续续有雨水自天空降下,本来还算晴朗的傍晚也阴沉了下来。路星辞微微蹙了蹙眉。

    他忽然记起来,段嘉衍的发情期似乎快到了。想起刚才在校门口看见的景象,路星辞犹豫了一下,在手机上找到了段嘉衍。

    想了想,随手发了条消息过去,问他是不是要回家。

    段嘉衍在校门口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付媛。他正无所事事,忽然接到了一通电话。

    “阿也,我这边临时有个会议要延长时间。”手机那端,付媛的声音里带着愧疚:“抱歉,可能没法来学校接你了。”

    “……”段嘉衍沉默片刻,轻轻恩了声:“没关系,那我自己回去吧。”

    付媛听他这么说,心里越发愧疚,但她这边又催得厉害,只能匆匆叮嘱他几句后挂了电话。

    挂掉付媛的电话,段嘉衍叹了口气,垂眸看了看时间。

    付媛居住的小区和一中临近,走回家大概需要半个小时。最开始挑房子时,她就特意挑选了临近学校的住处。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段嘉衍干脆走路回家。

    他有段时间和沈驰烈天天走路上下学,对这一路都很熟悉。经过学校后门的网咖一条街时,段嘉衍习惯性抬眸看了看。

    正在想会不会看见熟人,忽然地,他感觉有什么人也在从后观察他。

    那种熟悉的、黏稠的恶心感又从背后冒了出来,段嘉衍几乎是立即回过头,有人从后面突然伸出一双手,使劲一拉——

    把他扯进了网咖背面的小巷子里。

    雨越下越大,路星辞迟迟没有等到段嘉衍回复。

    他闭了闭眼,给段嘉衍打了个电话。

    无人接听。

    接连打了两个电话,虽然能打通,但都是没人接听的状态。他放下手机时,啧了声,对司机道。

    “麻烦往回开。”

    司机愣了愣:“可是太太先前嘱咐过,让您放学就回老宅那边。今天是老太太的生日……”

    他们已经开了大半段路了,现在折回去会耽误不少时间。路老太太的八十大寿,到场的都是大人物。路星辞要是到得晚了,怎么想都是不合适的。

    “先开回学校。”路星辞说着,在手机上找宋意的联系方式:“我有点事情。”

    司机还在犹豫,路星辞淡淡重复了一遍:“回学校,急事。我一会儿跟奶奶解释。”

    司机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将方向掉了过来。

    后排的男生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说出的话却透着催促意味。

    “尽量快一点。”

    雨水自天空降落。

    段嘉衍毫无防备,被一下扯进了巷子里。有人从背后抱着他,一点一点嗅他的脖颈。

    那人的手臂死死锢住他的,乔楠一边嗅他的腺体,一边在他耳边低低地笑。

    “阿也,你身上好香。”

    段嘉衍的瞳孔聚缩了一瞬,手肘曲起,手臂突然朝后用力一拐。

    乔楠硬生生挨了他这一下,下意识伸手捂住自己的腹部。段嘉衍头也不回,迅速抓住了他另一条的胳膊,扣紧手腕,猛拽着就是一个过肩摔。

    乔楠整个人被他的力道砸在了墙上。

    段嘉衍侧过头,甩了甩有些酸涩的手臂。

    因为刚才的肢体接触,他身上沾染了乔楠的信息素,手指传来阵阵刺痛。

    段嘉衍看着抱紧腹部倚着墙的乔楠,面无表情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好像说你有病是吧?难得我们的意见达成一致。你这儿——”

    他说着,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子:“确实有毛病。”

    乔楠看着他,忽然轻哂一声。

    大片大片的信息素从乔楠身上蔓延开来,属于alpha的信息素是血一样的铁锈味,此刻因为兴奋和暴虐,那种鲜血淋漓的味道浓郁得宛若实质。

    段嘉衍不动声色后退了一步。

    放在先前,他并不怎么害怕乔楠的信息素。但今天不同,随着缠绕上来的信息素,段嘉衍隐约感觉暴露在外的皮肤传来阵阵刺痛。人也有点眩晕。

    看出了他的不适,乔楠撑着身子站起来。段嘉衍下手太狠了,他走路时还有些颤颤巍巍。

    “变成omega以后,你好像比以前温顺多了。”像是丝毫不觉得自己用形容宠物的词来形容人有什么不对,乔楠自言自语地笑了:“你如果还是个beta,就不会害怕alpha的信息素。”

    乔楠伸出手,要去抓他的肩膀。段嘉衍朝旁边一避,抬手挥开他。

    出乎意料。

    这一次段嘉衍的力气远不如刚才狠厉,甚至有些轻飘飘的。

    意识到这是为什么,乔楠一下扣紧了他的肩膀,眸子里透出激动的狂热:“你在发情期,对吧?”

    血一样的信息素像是找到了突破口,接二连三往段嘉衍的腺体处钻。

    段嘉衍头痛欲裂。

    不仅是因为乔楠的行为,还因为应激症。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乔楠的信息素,浑身疼得要命。意识到对方发现了这点,段嘉衍的身体不由自主紧绷。

    “紧张了?你在害怕吗?”这个时期的omega有多脆弱,每一个alpha都非常清楚。意识到自己终于拿捏准了段嘉衍的弱点,乔楠凑近了他:“真可怜。就算你这么害怕,我也还是会标记你。”

    话音刚落,乔楠一拳砸在了段嘉衍的腹部,他的手锢着段嘉衍的脖颈,虎口一扬,逼迫他抬起头:“你刚才打我打得很顺手啊?”

    段嘉衍的嘴里漫上了腥味,他嗤了声:“还行吧,没把你打得爬都爬不起来,是我发挥得不够好。”

    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看了乔楠一眼,里面有厌恶,还有丝丝缕缕的轻蔑。

    仿佛他是什么不值一提的垃圾。

    被段嘉衍的眼神刺激到,乔楠喃喃自语,既像是说给他听,又像说给自己:“我就在这儿标记你。”

    “肮脏又潮湿的巷子,好像是配不上你这样漂亮的omega。”乔楠抓着他的下巴,让他被迫抬起头:“你呢?你喜欢这样的地方吗?”

    过去也是这样的。

    明明高一刚开学时,段嘉衍还会笑着问他借作业抄。直到换了座位,他看见段嘉衍笑嘻嘻地跑去找别的同学。

    他不是特殊的。

    段嘉衍从来就没认真看过他。

    “是你先和我说话的,是你先勾引的我。”

    “你现在不看我没关系,我可以等。五年、十年、二十年……等我标记了你,你就只能永远看着我了。”

    “我不喜欢小孩,”他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画面,兴致盎然道:“但如果是你生下来的小孩,我会试着接纳他们。”

    他伸出手,有点亲昵地捏了捏段嘉衍的鼻尖:“你自己也还是个小孩子。”

    一只手忽然扣在他伸出的手腕上。

    “说够了没?”

    略微凌乱的发丝下,乔楠看清了段嘉衍的眼睛。

    冰冷又暴戾。

    那双剔透的眼睛黑沉沉的,一眨不眨看着他,令人脊背发寒。

    根本不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omega应该露出的神情。

    在他怔愣的那一刹,段嘉衍忽然伸长了手臂。

    他的手臂上有着类似于过敏般的红痕,乔楠还来不及反应这是什么,段嘉衍拽着他的头发,把他一下砸在了墙上:“没看出来啊,你想法还挺丰富。传销都没你能说。”

    他的速度太快了,在乔楠想要撑着身子起来时,段嘉衍又抓住了他,又一次将他砸进了墙里。

    雨越下越大,有灯光从外照进这条小巷。

    黑色轿车鸣了鸣笛,停在了巷子外。

    路星辞跑进来时,刚好看见段嘉衍把人砸在墙上。他砸得很快、也很用力,一下又一下,像是怕停下来就会再出什么意外。

    段嘉衍手里还拽着乔楠的头发,见乔楠被他砸得满头是血,忽然笑了。

    “乔楠。”他停顿片刻,笑容懒洋洋,带着他一贯的漫不经心:“我不看你,你不开心啊?我跟你说个事儿。”

    段嘉衍松开手,一脚踹上乔楠的膝盖,逼得后者一个趔趄,猛地撞在了墙上:“我们正常人,都不会看一条疯狗的。”

    路星辞见状,脚步稍顿。

    他看见段嘉衍低头,瞥了眼弓着身子的乔楠。

    不知想到了什么,段嘉衍眉目间的笑意越来越盛,却凉得足以剔骨:“你喜欢我啊?想上我啊?”

    段嘉衍没发现路星辞,还在继续跟乔楠说话。

    “你看你,脑子都不好使了,胆子还挺大。”他舔了舔嘴唇,像是丝毫不觉得自己面前的是个盛怒的alpha,反而一步一步朝前走,身体微弯:

    “老子是你能上的吗?”

    听清楚他的话,路星辞瞳孔微缩。

    作者有话要说:  路星辞同学现在什么想法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