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吃醋

推荐阅读:

    做完笔录, 段嘉衍和付媛回了家。

    付媛见他眉目间透着疲惫,有点心疼地看了看他的伤处,确定段嘉衍没什么大碍,付媛让他早点休息。

    等段嘉衍回房间后,付媛给认识的人打了电话。

    她想问一问,乔楠这个情况应该怎么判。想起高一时乔楠做过的事情, 付媛攥紧了手机。

    如果关不到几年, 这人又被放出来……

    她得想点办法, 让乔楠没法再来骚扰段嘉衍。

    打听了一圈,有人告诉她,乔楠这件事的性质非常恶劣,很大可能要重判。

    听见乔楠会判满十年, 甚至终身会遭到监视, 一旦乔楠表露出接近段嘉衍的意向就会被隔离起来,付媛松了口气。

    电话那头隐晦地告诉她, 已经有人打过招呼了, 让她放心。

    挂掉电话时,付媛忽然想起来。

    今天在警局里, 和段嘉衍一起做笔录的那个同学,好像是姓路……

    路星辞到家已经很晚了。

    他刚进客厅, 就发现姜瑶在看电视剧。她穿着睡衣, 人有点儿懒倦的模样。

    姜瑶平日很注意保养,通常十点半左右就会睡觉。路星辞有些意外:“还没睡吗?”

    舒阿姨笑道:“太太在等您回来。”

    姜瑶看见他,示意他过来一点:“我看看, 你伤着没有。”

    路星辞笑笑,坐过去让姜瑶仔细地看了看。确定他没受伤,姜瑶道:“你身上有omega的信息素。”

    他大大方方承认:“是我同学的。”

    姜瑶也笑:“还是上次那个喝醉酒的同学?”

    “闻出来了?”

    姜瑶点了点头。

    “我顺便看了眼他的资料。”她说话时,语气温温柔柔:“信息素是小苍兰?这花挺漂亮,要是秋播,十一二月就能开花了,我想养几株在家里。”

    “妈,”路星辞无奈:“你能把花养活?”

    “有阿姨帮着养呢。”她说着,想起了什么:“你明天去老宅那边看奶奶,好好跟她道个歉,本来就半个月不见你了,这下连过生日都见不着人影。”

    路星辞恩了声。

    “你圆圆妹妹今晚还在闹,说想见哥哥。”姜瑶笑意盈盈地比划了一下:“这孩子也挺可爱,还是我看着长大的,原来只有这么高一点儿。现在都是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

    路星辞迎着她调侃的眼光,有些迟疑地问:“那不是个小丫头吗?”

    “是小丫头啊。”她说着,站了起来:“你们这些男孩子,还是跟同龄人比较有共同话题吧。”

    嘱咐他早点休息后,姜瑶回了房间。

    看着她离开,想起姜瑶的话,路星辞眯了下眼,眸光微沉。

    小苍兰?

    说来好笑,这么长的时间,他只知道段嘉衍的信息素是花香,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花。

    周一上学。

    付媛周末告诉段嘉衍,他同学很可能帮忙找了人,乔楠会判得很重,让他给人家道个谢。

    说着说着,付媛见他答应得心不在焉,干脆道:“要不我去一趟学校,请你同学吃个饭,再跟他说声谢谢,这事儿真的麻烦人家了。”

    她比段嘉衍考虑得周全,段嘉衍的同学是alpha,段嘉衍自己又是个omega。虽然可能人家没那个意思,但这么欠着人情总归不太好。

    段嘉衍连忙拦住她:“别啊妈,你要是找去学校,那也太严肃了,这样不合适吧?”

    付媛迟疑地看了看他。

    段嘉衍看她犹豫,继续胡编乱造,心想先稳住付媛再说:“我们班长,人特别好,就是那种标准好学生,从来不惹事。你这么找过去,人万一被你吓着了怎么办?”

    他怕没什么说服力,又补充:“真的,他特别乐于助人,就差把有事找班长这五个字写脑门上了。”

    说完自己都觉得这么编排路星辞有点过分,段嘉衍在心里咳了声。

    付媛没信他的胡说,但她想了想,也觉得自己这样跑去道谢可能会徒添尴尬:“那行,你好好谢谢人家。”

    段嘉衍松了口气:“你放心,我肯定好好道谢。”

    到了学校。

    段嘉衍惦记着付媛的嘱托,进班第一件事就是看路星辞在不在。

    他到校比较晚,路星辞已经在座位上了。段嘉衍看见他,拉开椅子坐下。

    “路星辞。”他喊他:“乔楠的事,你是不是找了人?”

    段嘉衍散漫惯了,这么些时间的接触下来,也没把路星辞当外人。他转身时,两条胳膊都放在路星辞桌上,一手撑着脸,睁着眸子看他。

    这其实是个有些不合适的举动。

    alpha都不喜欢自己的领地被入侵,要是段嘉衍稍微留意些,就会注意到从来没谁这样撑过路星辞的桌子。

    路星辞扫了眼他白皙的手腕,点了点头:“他出狱后会被继续监视,要是有接近你的意向,警察会来阻止他。”

    “谢谢啊。”段嘉衍听到这儿,也意识到对方确实帮了他一个大忙。他摸了摸鼻子,对上面前这双漆黑漂亮的眼:“那什么,你中午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他停顿片刻,补充道:“表达一下我的感激之情。”

    路星辞看着他,眼里带上了零碎的笑意,段嘉衍隐约感觉路星辞的心情似乎不错。听见对方答应,段嘉衍道:“那你想吃什么?或者你有什么不喜欢吃的?上周有人跟我说学校周围有家川菜馆挺好吃,我问问在哪儿……”

    “都行,你决定吧。”

    看他这么好说话,段嘉衍也很满意,他应了声,转了回去。

    在手机上问到那家川菜馆的地址,了却一桩心事后,段嘉衍有些困了。

    他现在还处在发情期,这几天都有点儿无精打采的。

    他一觉睡过了两节课,大课间时,下课铃响的声音太大,段嘉衍被吵醒了。

    人正迷糊。

    “儿子!!!!”沈驰烈在十班教室门口撕心裂肺:“快出来!!!!让爸爸看看你是否安然无恙!!!!”

    大多数人虽不怎么清楚乔楠的事情,但多多少少都听闻有个副中的学生来一中惹事,被警察抓走了。

    沈驰烈周末和段嘉衍聊到这个,段嘉衍顺口告诉了他整件事情。当沈驰烈得知宋意高一就知道乔楠做过了什么,强烈谴责了他俩遇事不带他一个的行为。

    “我会直接找他打架?我有那么傻逼吗?”当听见他俩不愿意告诉他的原因,沈驰烈非常不屑:“我打他之前不知道给他套个麻袋?”

    段嘉衍正精神恍惚,没听清他在喊什么,心想哪个傻逼在外面鬼叫,宋意推了他一把:“沈驰烈找你。”

    段嘉衍头也不抬:“让他滚。”

    他话音刚落,沈驰烈已经走到了后门。

    段嘉衍的座位就靠着后门,这会儿沈驰烈听见那句无情的让他滚,也不生气,笑了声:“别睡了,你是猪啊?”

    段嘉衍抬头,条件反射攻击他:“我面前怎么有只猪在说人话?好稀奇。”

    沈驰烈:“……”

    沈驰烈:“段嘉衍你能说点好的吗?”

    沈驰烈:“走啊,打球去。我们班少了个人,我跟他们说你可猛了,你能一挑五。”

    段嘉衍被他吹得很舒畅,正好他待在教室里无所事事,这会儿几乎是立即站了起来,边活动手腕边想从后门出去:“走,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灌篮高手。”

    路星辞的座位恰好挨着后门,段嘉衍想出门,就得从他这儿经过。

    男生长长的腿撑着地,路星辞似乎有点无聊,此刻正看着他和沈驰烈说话,神色漫不经心。

    段嘉衍道:“路星辞,你让我一下。”

    路星辞看了他片刻,就在段嘉衍以为对方要挪腿时,男生唇角动了动,慢慢悠悠道:“不让。”

    “别闹了你。”段嘉衍以为路星辞跟他闹着玩,拍了下他的肩膀:“快点啊,上课铃要响了。”

    路星辞还是没动。

    沈驰烈在外面看着这副景象,若有所思瞟了段嘉衍一眼。

    后者见口头交流没什么用,直接撑着路星辞的肩膀,就要从他腿上跨过去。

    一瞬间,沈驰烈清晰地看见路星辞扬了下眉,那双眸子里划过意味不明的情绪。

    他有种对方会将膝盖往上一顶,逼得段嘉衍直接坐在他腿上的错觉。

    但最后路星辞什么都没做,他收回腿,像是随口那样问:“又逃课?”

    “是啊,”段嘉衍笑嘻嘻地:“我中午回来找你吃饭。”

    路星辞也笑了笑:“好。”

    沈驰烈见此,只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实在毫无道理,他摇摇头。

    等他们都走了,后门重新关上。

    这节课是物理,老师在台上讲物理压轴题,听得懂的学生聚精会神,听不懂的游神天外。

    陈越属于神游的一员,他游着游着人都有点困。眼皮子不断耷拉,脑袋一点一点,正要睡着——

    “陈越。”路星辞喊了他一声:“你是不是困了?”

    陈越打了个哈欠:“有点儿。这一截我听不太懂,老封讲课太催眠了。”

    路星辞应了声,不置可否。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侧过头:“你这么困,出去玩会儿?”

    陈越一听,来了精神,兴致勃勃问:“上网还是打球?”

    “打球吧。”路星辞说:“有一周没打了,活动一下。”

    陈越也比较想打球,他摸出手机,边发消息边道:“那我再叫几个人。”

    下了课,他们从教室后门走了出去。一中的室外篮球场上空空荡荡,有个男生见此正要就近走入球场,路星辞拦了一下:“风大,去室内的。”

    那男生感受了一下,也感觉到了阵阵凛冽的秋风,连忙答应。

    室内篮球场里,段嘉衍站着等沈驰烈回来。

    他们打了整整一节课了,有人提议休息。沈驰烈去自动贩售机那边买可乐,回来的时候,沈驰烈顺手把冒着寒气的可乐罐在段嘉衍脸上贴了一下。

    见段嘉衍瑟着往后躲,沈驰烈发出一声笑。

    段嘉衍抬了抬眉,正想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儿,忽然感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他回头。看见了路星辞、陈越和周行琛,还有十班的另外几个男生。

    人挺多,浩浩荡荡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砸场子。

    周行琛看见他,很是高兴:“段嘉衍!你也在啊!”

    段嘉衍拉开自己的可乐罐,往前走了两步:“你们也来打球?”

    周行琛:“是啊,陈越上课睡觉,他觉得再睡下去不合适,把我们都拖来了。”

    陈越:“……”

    段嘉衍看向路星辞:“班长大人,你也逃课了。”

    路星辞看了他一会儿,也没管他眼里的调侃:“跟你学的。”

    段嘉衍弯弯眼:“这样不行,你怎么不学好啊。”

    他说完,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也方便,我就不用回教室找你了,我们打完球就去吃饭?”

    周行琛听见了,凑过来:“什么什么?吃什么饭?”

    陈越也有点好奇地朝这边看了两眼。

    段嘉衍道:“我请他吃午饭。”

    周行琛:“为什么啊?你怎么不请我?”

    段嘉衍看着一脸疑惑的周行琛,想起这个二愣子也算跟着他们忙前忙后一晚了,连做笔录都陪着他们去了警局。段嘉衍觉得喊上周行琛也挺合适的。

    这样想着,他的目光又扫过陈越和沈驰烈,觉得人多应该热闹一点,他和路星辞两个人,说不定吃着吃着会开始尬聊。

    想到这儿,段嘉衍看向路星辞,试探性问:“要不,大家一起吃个饭?”

    路星辞眼睑低垂,看他。

    段嘉衍不太看得懂他的情绪,准确说来,路星辞情绪不外露的时候,一般人都不怎么能揣摩明白他在想什么。

    他是单眼皮,目光总显得淡淡的,有些凌厉的模样。

    路星辞和他对视半晌。

    忽然收回视线。

    “都可以。”他说话时懒懒散散,像是有点儿心不在焉:“我听你的。”

    吃饭地点是段嘉衍先前挑的那家川菜馆。

    这家川菜馆生意很好,他们到的时候,一楼的位置已经坐满了,服务员将他们领到了二楼的包间里。

    段嘉衍坐在了路星辞旁边,沈驰烈除了段嘉衍,跟这一屋子人都不熟悉,想也不想坐到了段嘉衍的另一边。

    段嘉衍没忘记这顿饭的初衷,他拿了菜单,让路星辞先点菜。

    路星辞看着菜单,正想问段嘉衍有没有什么不吃的,后者的胳膊肘不小心碰了一下自己的碗。

    放在那上面的筷子被段嘉衍这么一撞,顺势掉落在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响。

    段嘉衍打了大半个上午的球,人有点懒了。见状,非常熟稔地伸手扒拉了沈驰烈一下:“快去给我拿双筷子。”

    沈驰烈也懒得动:“不孝子,你腿长这么长是干什么的,好看?”

    段嘉衍:“你去不去?”

    沈驰烈:“你叫我一声爸爸,我考虑考虑。”

    正僵持着。

    一声轻轻的、清脆的响。一双没用过的筷子放在了段嘉衍的碗上。

    路星辞把自己的筷子给了他。

    段嘉衍愣了愣:“你不用吗?”

    “你用。”男生面无表情,拉开椅子站起来:“我出去抽根烟,顺便拿筷子。”

    作者有话要说:  先抽根烟冷静一下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