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升旗台

推荐阅读:

    “误会啊主任。”段嘉衍连忙道:“我跟他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我们只是一起来打个游戏。”

    蒋主任已经咬定他俩早恋了,这会儿只觉得段嘉衍在欲盖弥彰,这段解释也怎么听怎么苍白无力。蒋主任笑了一声:“那他那声你的男朋友,喊的是姜林啊?”

    黑皮猝不及防被点名,闻言吓得后退一步。

    “不、我不敢和我爹抢人,不是……我不敢和段嘉衍在一起……不不不!”黑皮疯狂摇头, 自己都快被这个假设吓晕了。

    蒋主任看着他这副没出息的样子, 就知道那声喊的只可能是路星辞。段嘉衍此刻还在替自己辩护:“他们开玩笑, 叫着玩的。”

    只看他的表情,倒是很真诚。

    演得跟真的一样。

    蒋主任在心里直摇头,心说这孩子怎么年纪轻轻的,遇见了事情就想着逃避:“我都看见你俩拉拉扯扯了, 这也是开玩笑?”

    段嘉衍看了路星辞一眼。

    一瞬间, 路星辞清楚看见了他朝自己眨了眨眼睛,神色也变了变。

    露出了有点柔软的、讨好的表情。

    路星辞还来不及反应, 就看见段嘉衍转过脸, 直视蒋主任:“那是因为他第一次被抓,太紧张, 他一紧张就容易脑抽。”

    蒋主任:“……”

    路星辞有点牙痒痒,恨不得把段嘉衍抓过来收拾一顿。稍微沉默片秒后, 他还是顺着段嘉衍道:“是我……手抽了一下。”

    蒋主任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面朝路星辞:“你看,还没遇见什么大事,他就急着和你撇清关系, 你们这个年纪的爱情都是很脆弱的。”

    路星辞:“……”

    段嘉衍:“……”

    段嘉衍还想说点什么,蒋主任已经不想听他狡辩了,挥了挥手:“一人3000字检讨,好好反省反省。我明天联系你们班主任,让她处理早恋这个事情。”

    话说完,蒋主任让他俩站在原地,自己去男厕所里逮人了。

    蒋主任把学校附近的网咖都扫荡了一遍,共有三十多名学生被擒,全部拉到一中操场上跑圈。

    此刻已经接近十一点。为了节约时间,所有人一起跑。想着要跑整整十圈,段嘉衍懒得认真跑,和路星辞慢悠悠地跟在人群里晃。

    突然地,一道身影从他旁边擦过。

    “段嘉衍!”

    段嘉衍回头。

    一个有些面熟的男生冲他道:“和我再比一场!”

    “……”段嘉衍看着这位热血男孩,顿了顿:“你谁?”

    男生猝不及防听见这一声你谁,表情扭曲了一下,随即一脸无语:“我是林正啊!就是那个和你一起跑3000米的啊!你还赢了我的!”

    段嘉衍啊了一声。

    想起来了。

    跑3000米时体育班那个特长生,当时他俩争第一,差一点他就输给了对方。

    黑皮此刻也跑到了他们旁边,解释道:“林哥之前输给你还郁闷了好多天,他说他自尊都被你踩在脚下了。”

    段嘉衍看了看林正,幽幽道:“这是罚跑,又不是比赛,你觉得我会和你比吗?”

    “我不管,我跑过你就是我赢了!”林正边说边加速:“我今晚就要一雪前耻。”

    段嘉衍心说还一雪前耻,幼不幼稚?

    眼看着对方越跑越远,不知道怎么的,段嘉衍莫名有些不爽。

    越来越不爽。

    他突然加快了速度:“站着!别想赢老子!!”

    眼看段嘉衍真的越跑越快,路星辞愣了愣,也跟了上去。

    黑皮哎哎哎,见和自己聊天的人都跑走了,在后面边追边喊:“爹!爹你等等我啊!”

    他们四个人很快和其他人拉开了距离,原本慢慢悠悠的其他人见状,都觉得莫名其妙。

    “搞什么?跑这么快有奖拿啊?”

    “黑皮你跑什么?”

    黑皮边跑边回头:“我追我爹呢!我爹……我爹追他对象!”

    “谁是你爹?你什么时候有个爹了?”

    黑皮的声音从风里传来:“我爹是路…星……辞……!”

    那几个男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全靠脑补:“哎!好像跑黑皮前面就能当黑皮的爹啊!”

    “我操真的假的?我想当他爹很久了。”

    “真的,你看段嘉衍和林哥不是都在跑吗?路星辞也在跑!路星辞愿意跑肯定是有好事啊!”

    这句话太有说服力了。有人在旁边加了句:“好像跑第一还能分配对象的?”

    “做什么梦呢——不是,你们怎么都跑起来了?我不跑显得我很孤僻啊?”

    后面的人不明白前面的人为什么跑,见前面的人一个个跑远了,下意识选择了跟上,最后整个操场上的学生都加快了速度。

    “这就对了,很有活力、很青春嘛!”蒋主任见大家一扫先前的颓废,非常欣慰:“大家都跑快一点,你们早点放学,我也不用加班啊!”

    即使段嘉衍有心和林正比,越到后面,他的体力就越跟不上。

    跑3000米时,他还能依靠爆发力强撑着在最后加速。但这种单纯拼体力的运动,对段嘉衍来说还是有些勉强了。他不像林正他们这些体育特长生,平时都会特意练习跑圈。

    还剩最后一圈时,段嘉衍实在没力气了,他逐渐放慢了速度,开始绕着操场走。

    路星辞本来跑在前面,看见他慢了,也慢了下来。

    黑皮跑着步从他们身旁经过:“爹,你不跑了吗?”

    路星辞应了声:“还剩一圈,不跑了。”

    最后过终点线时,段嘉衍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终点的林正。

    他是第一个跑完十圈的,深秋的冷天,脸上全是汗,显然也累得够呛。

    看见他,林正指了指自己:“这次是我赢了。”

    “行,你赢了。”段嘉衍看他那副筋疲力尽的惨样,笑了声:“你牛逼。”

    陆陆续续的,其他人也跑过了终点线。

    听见他俩的对话,不知谁说了一句:“搞了半天,是你们比赛啊?”

    旁边几个男生也边擦汗边道:“我还以为跑前面就能当黑皮的爹呢,失望了。”

    黑皮听见了,扭头就是一声骂:“我能随便叫爹吗?谁想给我当爹?来来来,站出来让老子看看有我路爹帅吗?”

    男生们边推攘边笑,忽然的,有人抽了抽鼻子,疑惑道:“好香啊?”

    黑皮也闻到了香味,这么高强度的运动,每个人的信息素都多多少少泄露了一点。但那种味道太特殊了,和周围男生身上的汗味截然不同,像是清新干净的雾气。

    他有点不可置信地看向了段嘉衍,后者此刻刚抬手拨弄了一下自己潮湿的额发,露出来的一截手腕清瘦白皙。随着他的动作,omega花一样的信息素融入了空气里。

    在场的除了alpha就是beta,这么清甜的信息素,只有可能来自于他。

    站在段嘉衍旁边的林正也闻到了这个味道,莫名有些脸红:“那个,你是不是……”该补一下阻隔剂了?

    段嘉衍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林正一下扭过头:“你别看我!”

    段嘉衍:“????”

    原本吵吵闹闹的男生们都逐渐安静了下来。大多数人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哪怕段嘉衍是闻名一中的年级大佬,他也是个omega。

    一个味道很好闻,又很漂亮的omega。

    段嘉衍也意识到不对了,刚想说话,忽然地,一件校服从后搭在了他身上。

    校服的主人替他拉了拉衣领,让他大半个身子都进了那件校服里。

    他们跑步时都脱了外套,大家顺手就把外套挂在终点线旁边的铁丝网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路星辞把自己的校服拿了过来。

    属于alpha的信息素包裹住段嘉衍,空气里流淌的清甜味也被压制下去。

    在没有阻隔剂的情况下,可以用alpha的信息素压制omega的信息素,从而达到阻隔气味的效果。

    路星辞把自己的校服罩在他身上后,伸手揽过他的肩膀:“走了。”

    知道对方这是在帮自己隔绝气味,段嘉衍点了点头。

    黑皮最先反应过来:“路爹!段嘉衍!我们周一升旗台下见啊!”

    段嘉衍朝他挥了挥手。

    等他们走远了,刚才还安静的男生们七嘴八舌道:

    “那什么,大佬的味道还挺好闻哈。”

    “好闻你敢追吗?”

    “不敢不敢,”男生被吓了一跳:“我不想被他抓着往墙上抡。”

    “所以校草还是牛逼啊,这都敢上去抱人的。”

    “我爹当然牛逼啊。”

    ……

    蒋主任说到做到,且效率极高。

    第二天一早,赵敏君就把段嘉衍和路星辞单独喊到了办公室。

    此刻正值早自习,办公室内只有赵敏君一名老师。往常早自习都是段嘉衍的补觉时间,他这会儿站在赵敏君的办公桌前,人还有点犯迷糊。

    “你俩……”赵敏君犹豫了一下,选择了一个比较温和的切入点:“昨晚跑去上网了?”

    段嘉衍点点头,路星辞也点点头。

    “都临近月考了,也稍微收点心。”她说着,也不怎么想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着墨。一个是上网成习惯了,她管不住,另一个是偶尔放松一下,不需要她管。赵敏君清了清嗓子,直接切入了正题:“听蒋主任说,你俩有早恋倾向?”

    段嘉衍见她进正题了,人也不迷糊了,一下精神抖擞开始洗刷冤屈:“冤枉啊赵老师,蒋主任不了解我,您还不了解我吗?我会喜欢路星辞?我能喜欢他啥啊?您看我和他站在一起——”

    他说着说着,往路星辞旁边一靠,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几分。

    “老师您看。”他指了指自己:“我俩站一起,是不是全身上下都写满了不登对这三个字?”

    赵敏君:“……”

    段嘉衍的解释虽然颠三倒四的,但句句都显得很诚恳。教了段嘉衍一年多,她知道段嘉衍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性格。再加上她也觉得蒋主任的脑子有点轴,可能其中是有什么误解。

    赵敏君的目光转向另一个人:“路星辞呢?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她的目光划过去时,路星辞像是在走神。

    男生的眉头微微蹙起,心情似乎不太好,听见她喊他的名字,路星辞先是看了一眼段嘉衍。

    而后淡淡道:“蒋主任误会了,他不喜欢我。”

    见两个学生表现得都很自然,再加上对他俩固有的印象,赵敏君点了点头。

    “都先回去吧。以后还是少玩点游戏。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都高二了,自己要明白自己的生活重心。”她说着,顿了片刻:“蒋主任要你们下周一去升旗台上念检讨,记得准备一下。”

    周一的升旗仪式。

    按蒋主任的要求,段嘉衍、路星辞和黑皮作为三个典型学生,依次上台念检讨。

    黑皮最先上去,然后是段嘉衍,路星辞最后。

    在段嘉衍念检讨的中途,黑皮见路星辞的目光一直落在升旗台上,清了清嗓子,小声道:“路爹,我问您个事儿。”

    路星辞看着升旗台,人有些心不在焉:“你说。”

    “你和段嘉衍……”他犹豫了一下:“那些传言,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路星辞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抬眸睨了过来:“问这个做什么?”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眼里的情绪也很淡。顶着他的目光,黑皮不觉有些紧张:“有人托我问一下,没别的意思。”

    路星辞重复了一遍他的话,笑了:“没别的意思?”

    那个笑又轻又薄的,饶是黑皮这种风里来雨里去、见惯了刀光血影的社会男孩,也条件反射后退一步。

    黑皮心说我就打听个消息,您要不要这么吓人。看路星辞这样子,黑皮知道忽悠不过去,也只能说了实话:“就,对他有点好感吧。您放心,我朋友是个明白人,只要你们是那种关系,我朋友肯定不来打扰你们……路爹!您别对着我笑了路爹!我渗得慌!”

    段嘉衍在这时念完了检讨,他从升旗台上下来,把麦给了路星辞。

    路星辞看了看欲言又止的黑皮,微微蹙眉。

    而后什么都没说,上了台。

    他上台时,底下有些不知情的人看见他,还以为是学生代表上来做周总结。

    等他一开口,全场都被吸引了。

    “我不该逃课打游戏,也不该和高二十班的段嘉衍同学早恋。”

    段嘉衍猝不及防听见自己的名字,一下抬头。

    路星辞还在念,声音平淡又平静,认错态度非常端正:“就像蒋主任说的,我们这个年纪的爱情都很脆弱,稍微遇见一点挫折,他就急着和我撇清关系,我不怪他,怪只怪这段感情见不得光。身为一个高二的学生,我没有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被这些事情影响,我感到非常后悔……”

    明明句句都是蒋主任的口述。

    明明是这么正经的检讨。

    但他莫名就念出了一种公开表白的效果。

    陈越最先笑出声:“哈哈哈哈哈!他也太搞笑了吧,谁会在念检讨时说这些啊?不嫌丢人的?”

    周行琛也要笑死了:“不行,不能怪路哥,他第一次写检讨,没什么经验。”

    和他们这些知情人不一样,不知情的一听这个检讨内容,加上他俩之前那些绯闻,只觉得路星辞完全是在变着法宣誓主权。

    段嘉衍就听见旁边几个九班的男生嘀咕。

    “尼玛,这是念检讨还是秀恩爱呢?”

    段嘉衍目光往旁边一扫,那几个男生只觉后背一凉,看见他,立即噤声。

    路星辞还在讲台上念,等听见对方念到不该和他拉拉扯扯、也不该乱喊称呼时,段嘉衍也忍不住笑了。

    边笑边骂了一声操。

    谁写检讨这么诚实啊?把犯的错误一条条全列上去,傻不傻?

    等路星辞念完检讨,走回十班,周行琛看他下来,连忙拍了拍他的肩。

    “路哥,你的检讨,瞻仰一下瞻仰一下。”

    陈越也在旁边笑,等路星辞把检讨给了周行琛,陈越也连忙凑上去看。

    整篇检讨的字迹劲瘦又漂亮,很好认。

    周行琛快速扫了两遍,也没看见关于早恋那一段。等他看到第三遍,才敢肯定那段是路星辞临时加的。

    周行琛有点迷茫。

    特意加这段干啥?

    好玩?

    倒是陈越,看看这份检讨,又看看路星辞,露出了略感微妙的神色。

    作者有话要说:  太狗了我们路狗

    抽一百条留言送红包,谢谢喜欢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