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补标记

推荐阅读:

    陈越回教室时, 刚走到自己的课桌边,猝不及防看见路星辞蹲在自己的位置下边。

    陈越:“……”

    陈越看看蹲着的路星辞,又看看路星辞座位上的段嘉衍,犹豫片刻:“你们这是,几个意思?”

    路星辞不慌不忙:“我们在找刺激。”

    见陈越神色诧异,路星辞补充:“没别的意思, 你不要多想。”

    陈越:“……”

    段嘉衍看陈越表情都扭曲了, 瞪了一眼胡说八道的路星辞:“你起来。”

    路星辞:“我可以起来了?”

    段嘉衍环顾一圈, 点了点头:“人够多了。”

    路星辞慢慢悠悠地站起来。段嘉衍想起自己还坐在他的位置上,也站起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刚在座位上坐了十分钟。

    段嘉衍感觉身上有些刺痛,他看了看胸口还没彻底消褪的过敏痕迹。

    一离开路星辞, 红痕似乎又明显了点。

    他想了想, 转身对陈越道:“我们换个位置?”

    陈越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嘴角弯出一点笑:“你和路狗已经到了, 连上课都要坐在一起的地步了?”

    段嘉衍:“……”

    路星辞不说话,段嘉衍看着陈越不正经的模样, 解释道:“我有应激症,路星辞和我的匹配度很高。坐一起可以缓解症状。”

    陈越啊了一声, 一副了然的模样:“就那个, 一般omega得病,基本没法治的应激症?”

    段嘉衍:“就那个应激症。”

    陈越委婉道:“其实,你跟我说你想找他讨论一下学习问题, 我也会相信的。”

    言下之意是,你不需要编这种借口骗我。

    路星辞听得很乐,插了句嘴:“是有点学习问题要讨论。”

    他说着,轻踢了下陈越的椅子,催促的意思很明显:“你待一边儿去。”

    陈越笑得贱贱的:“我待一边儿去,我不打扰你们学习。”

    段嘉衍:“……”

    段嘉衍啧了声,伸手去解自己的衬衫。

    陈越见他都解开两粒扣子了,莫名道:“你这是干嘛?”

    段嘉衍:“你不是不相信我有应激症吗?给你看看我过敏的地方。”

    路星辞原本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俩说话,他觉得段嘉衍被堵得说不出话的模样,还挺可爱的。

    听到这里,路星辞眼里的情绪冷了下来:“陈越。”

    陈越被他那声喊得一个激灵:“我不看!你别给我看!咱俩现在就换位置!”

    段嘉衍不理他,自顾自地把衬衣往下扯了扯,指了指自己的锁骨:“看见了没,红的,过敏的。”

    陈越哪敢看,闭着眼睛道:“看见了看见了!你快把衣服穿好。”

    段嘉衍:“你闭着眼睛干什么?你眼珠长在眼皮上?”

    陈越:“是是是,我眼珠长眼皮上,来,我们换位置。”

    段嘉衍看他都站起来了,觉得自己再纠结应激症的事儿好像是没什么意思。他从桌上抽了本下节课要用的课本,坐到了路星辞旁边。

    宋意回来时,看见这副景象,一时半会儿没看明白自己该往哪坐。

    陈越在这时适时地打了个招呼:“嗨,新同桌。”

    宋意:“……”

    大家都坐下没多久,上课铃声响了。

    化学老师进了教室。

    教他们化学的老师脾气暴躁。就连段嘉衍,上化学课也比较老实,要是睡觉,都要拿一堆书把自己挡着。

    段嘉衍看了看跟自己隔了一米远的路星辞,感觉到身上传来隐隐的刺痛,有些不满意。

    陈越和路星辞的课桌没搭在一起,两张课桌隔了大约十厘米左右的距离。段嘉衍直接用脚抵住桌下的横杠,把两张课桌并在了一块儿。

    路星辞听见了动静,侧头看他。

    段嘉衍以为打扰到他了,小声说:“你听课,别看我。”

    说完,段嘉衍把自己的椅子也往旁边拖了点儿。一直到两个人的椅子都快并到一起了,他才停下来。

    路星辞问:“疼?”

    段嘉衍点点头。

    路星辞:“那你再过来点。”

    段嘉衍:“再过来我手臂压你桌子了。”

    路星辞:“没事儿,过来吧。”

    前排的陈越听着这一通对话,忍不住啧啧摇头:“一个omega同桌和一个alpha同桌,受到的待遇怎么就那么不一样呢?”

    宋意好奇:“什么不一样?”

    陈越呵了一声:“我要是把手放他桌上,他能给我剁了。”

    宋意:“……”

    段嘉衍把手压在了路星辞的课桌上。

    这么近的距离,属于alpha的信息素充斥着四周的空间。尽管如此,段嘉衍之前过敏太严重了,身上还是不舒服。

    段嘉衍观察了一会儿。

    他发现路星辞不怎么做笔记,偶尔记些字都是用的右手。左手一直没怎么动过。

    段嘉衍戳了他一下:“我们能不能牵个手?我还是觉得疼。”

    因为离得近,路星辞把他漂亮的眉眼轮廓看得很清晰。他说话时的声音放得很轻,眼里含着一点忐忑。

    路星辞看了他一会儿,也学着段嘉衍的样子,低眉低声道:“要是被老师看见了,不合适吧。”

    “我们在下面偷偷地牵,老师不会看见的。”怕他不同意,段嘉衍投其所好补充了一句:“刺激。”

    路星辞点了点头:“那就牵个手。”

    段嘉衍见他被自己说服了,很满意。

    路星辞见他想办法哄自己,也很满意。

    路星辞伸了手,段嘉衍刚要握上。

    讲台上的化学老师忍无可忍:“路星辞、段嘉衍,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我看你俩折腾一节课了!”

    两位大佬的名字一出,全班的目光都往最后一排靠。

    不知道谁发自内心一声感慨:“这距离也太秀了吧。”

    随即教室里传来窃窃私语:

    “路哥终于把人追到手了?”

    “追到了追到了。你看这个距离,他俩估计坐的一张椅子。”

    “我去,上课就敢这么玩情趣?”

    周行琛原本正在浅眠,朦胧中听见这些声响,隐约感觉有大事发生。

    一回头。

    看了三秒。

    周行琛忍不住道:“论坛上那个帖子是不是又要被顶起来了?”

    周行琛的同桌按了两下手机:“是,我已经在首页看见它了——擦,哪位这么牛逼?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居然偷拍了照片?”

    周行琛:“……”

    化学老师看这两个人被点名后都一动不动,猛地拍了拍黑板:“还不分开?你们两个这是要黏在一起吗?!连体婴都没你们靠这么近,干脆抱一起上课算了!”

    伴随着其他同学的笑声,段嘉衍如梦初醒。

    他虽然不听课,但一般不在课上惹事,像这样被当着全班批评的次数并不多。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默默把自己的椅子往回搭。

    搭的同时他看了眼路星辞,后者微弯着眼睛,心情似乎不错,跟被骂的不是自己一样。

    段嘉衍不太能理解他。

    放学前,文艺委员和几个男生扛着礼服进来,念号依次将礼服发给了大家。

    明天是一中的校庆,他们班要表演大合唱。为了这次校庆,他们班练歌练了大半个月,段嘉衍除了最开始溜出去找江祈念那晚划了水,其他时候都老老实实跟着练了歌。

    赵敏君给他们统一订了礼服。

    女生白衬衫格子裙,配蝴蝶结。

    男生白衬衫黑长裤,配领带。

    段嘉衍平时没穿过这种类似正装的衣服,他的衣服发下来后,段嘉衍把礼服顺手挂在了椅子上。

    他转身挂衣服的时候,路星辞仔细看了看他的后颈:“你身上的临时标记,好像不太完整。”

    “嗯?”

    “当时外面有人敲门,你看起来又挺抗拒的,我信息素没来得及全部注进去。”路星辞垂眼:“你这几天注意一下,要是有什么事儿就来找我。”

    陈越已经走到教室外了,此刻见路星辞半天不出来,抬手敲了敲开着的教室后门:“走不走?”

    路星辞应了声,伸手扯过书包,出了教室门。

    下楼时,陈越随口问:“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没说什么。”

    “行,你俩之间的秘密,我不打听。”陈越忍不住调侃:“我说,你很关心人家啊?”

    “我也觉得。”路星辞扯了扯唇角,温和道:“我挺关心我同桌的。”

    陈越虽然不懂他为什么忽然开始扯这个,还是下意识反驳:“狗屁,老子在你的摧残下度过了一年惨无人道的高中岁月——”

    “我同桌。”见陈越没听明白,路星辞补了句:“你是我前同桌。”

    陈越:“……”

    当天晚上,段嘉衍睡得很不好。

    他原本以为白天和路星辞接触了那么长时间,晚上就算离开对方,即使身上的临时标记不完整,也能缓解他的应激症。

    但事不如人愿,宿舍熄灯后,段嘉衍只觉得皮肤上隔一会儿就会传来一阵疼痛,虽然不严重,却也让他睡得很浅。

    早上,段嘉衍是直接被疼醒的。

    他看了看时间,才六点多。段嘉衍皱了皱眉,想要再睡一会儿,一闭上眼,身上的疼痛却越发明显。

    他没想到,他会被应激症影响到睡不着觉的地步。

    难得的,段嘉衍对自己产生了点儿不太满意的感觉。

    不就是一点疼吗?

    疼一下怎么了。

    不能忍忍的?

    ……

    宋意醒来时,被段嘉衍吓了一跳。

    他看见段嘉衍坐在床上,整个人都蜷缩着,不知道维持这个姿势有多久了。

    宋意连忙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段嘉衍见宋意醒了,又看了看时间。

    七点多。

    路星辞应该也醒了。

    他跟宋意说了声没事,让宋意先去阳台洗漱。

    又犹豫了一会儿。

    段嘉衍拿过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路星辞刚从卫浴间出来,便听见自己的手机在响。

    很少有人会在这个点给他打电话。他把手机拿过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后按下接听。

    电话那边很安静。

    只偶尔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那种声音又轻又小的,从手机里钻入耳内。

    “怎么了?”路星辞见他半天不说话,主动问。

    听见他发问,那边道:“你醒了吗?”

    “醒一会儿了,刚洗漱完。”路星辞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你也醒了?”

    他听见段嘉衍慢吞吞道:“我昨晚没睡好……”

    路星辞大概猜到了他的意思,正等着段嘉衍说出口。

    段嘉衍好不容易起了个头,正想说是因为应激症,但话到嘴边,莫名拐了个弯:“我没睡好……我,那什么,我闻见了很多alpha的味道。我才知道我们这栋宿舍楼有这么多alpha,昨晚我仿佛神农尝百草,把他们的味儿闻了个遍。”

    段嘉衍一边说,一边觉得自己这个弯,拐得好像有点委婉。

    但他确实是不太好意思。

    毕竟大早上的,一通电话打过去,是有点太麻烦人家了。而且昨天他才找路星辞要了标记,今天又要找路星辞帮忙。

    换成他,要是有个人天天这样麻烦自己,他说不定都嫌烦。

    段嘉衍见那边不说话,有点揣摩不清他的态度,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其中有个兄弟是火锅味儿的,大半夜,馋死我了。”

    路星辞听到这里,终于轻笑了一声:“你给我打电话,是因为饿了?”

    段嘉衍摸了摸鼻子:“不是。”

    不正经的能扯一大堆。

    一到正事,反而吞吞吐吐的。

    段嘉衍大概也觉得不好意思了,意识到这个,路星辞嘴角含笑,耐心地又问了一遍:“那怎么了?”

    段嘉衍深吸一口气:“你之前说,有情况的话,可以找你。”

    他小声补充了句:“我疼……”

    即使知道他是为什么打电话过来,真正听见段嘉衍说出需要他,心依旧像是被什么挠了一下。

    路星辞握住手机的手指不觉紧了几分:“那你在你宿舍等我。”

    “……”

    “我过来,”他声音停住,稍微顿了顿:“给你把标记补完整。”

    作者有话要说:  等着了,哥您请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