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联考

推荐阅读:

    从鬼屋里出来时, 段嘉衍近乎有种解脱般的感觉。比起时不时窜出来吓人的工作人员,和他走一起的路星辞更让段嘉衍耗费精力。

    陈越和周行琛比他们出来得早,这会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看见段嘉衍,周行琛心有余悸道:“刚才那女鬼怎么回事儿?说来就来,一点准备都不给的。”

    段嘉衍笑了声:“你叫那么凄惨,人家没被你吓着都是好的。”

    正说笑, 有小孩的哭声从旁边传来。

    是个小女孩, 年纪看起来不过五六岁, 穿着浅色的厚羽绒服,像个小小的球。

    见她周围没有家长,段嘉衍朝那边多看了两眼,一直到他们要离开了, 小女孩还在原地哭。

    段嘉衍跟其他人说了一声, 走了过去。

    他犹豫了一会儿,蹲下来, 小声和她说话:“小妹妹, 你爸爸妈妈呢?”

    “布、布几道,找…找八到爸爸了……”

    小女孩哭得一抽一抽的, 段嘉衍试探性揉了揉她的头。察觉到她并不抗拒自己的接触,段嘉衍伸手一下下轻拍她的背:“别哭啊、别哭, 哥哥陪你一起等, 一会儿爸爸妈妈就来找你了。”

    小女孩听到这儿,抬起泪眼朦胧的大眼睛看他。

    他长得好看,身上有种干净的少年气。段嘉衍朝她微微笑笑, 小女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上前一步,要往他怀里扑。

    段嘉衍也没想到她这么不怕生,反应过来后,立即张开手臂拥住了她。

    原本周行琛想问他突然走过去干什么,看到这副景象,人都快傻了:“我面前这个抱着小孩的人是段嘉衍?”

    路星辞听着他怀疑人生的语气,笑了:“怎么?”

    “我以为他是那种,家里小孩哭了,他就威胁人家再哭老子就揍你那种人。”周行琛一脸不可思议:“他居然还会哄小孩?”

    陈越也略感诧异:“我也觉得很神奇。”

    陈越看路星辞似乎不怎么意外的样子,问了句:“你不觉得稀奇?”

    “我见过他带他弟弟。”路星辞回忆了一下在医院里看见的场面:“他挺心软的。”

    陈越:“……”

    陈越心想这大概就是爱情的滤镜吧。

    过了一会儿,小女孩的父母找了过来。

    她的父母是一a一o,omega的情绪要不稳定得多,看见女儿时眼眶直接红了。见段嘉衍抱着她,两个人不停地给他道谢。

    段嘉衍反而被小女孩的父母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快要离开时,小女孩被omega抱在怀里,omega低声跟她说了什么,她突然扭过头,冲段嘉衍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谢谢哥哥!哥哥再见!”

    她的声音脆脆的,没有哭腔后,发音很清晰。

    段嘉衍跟着笑了笑:“妹妹再见。”

    等他们离开了,周行琛忍不住问:“你喜欢小孩吗?”

    段嘉衍没说话,不置可否看他一眼。

    陈越随口道:“我挺喜欢的,以后要是能有个女儿就好了。小公主。”

    周行琛:“我也想要女儿,希望狐狸可以给我生个女儿。”

    陈越:“路狗呢?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陈越说话的同时,周行琛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段嘉衍:“对哦,你还能自己生。”

    眼见周行琛一脸敬佩地看着他,段嘉衍冷笑一声:“我生个屁。”

    “我没意见,”他旁边的男生不紧不慢接过话茬:“不想生就不生,我听他的。”

    陈越:“……”

    陈越心说您这个便宜占得,还真是巧妙啊。

    段嘉衍忍无可忍:“路星辞!”

    后者无辜地应了一声:“怎么了?我说我听我未来老婆的。”

    段嘉衍:“……”

    段嘉衍真是无法反驳。

    离开游乐场之前,天空降了很大的雪。

    因为降雪量过大,一些设施都被迫停闭。纷纷扬扬的白雪落在游乐场上,与五彩斑斓的人造灯交相辉映。

    这场雪下到周一还没有停歇的迹象,学生们上课时都得打伞。

    周一晚,段嘉衍刚洗过澡,正边擦头发边从阳台进门,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段嘉衍按下接听。

    “妈?”

    电话那边的付媛沉默片刻。

    而后轻声说:

    “阿也,云深的病情加重了。”

    “宁城的医疗水平不够,医生建议我们转到海城去。”

    “海城那边医生说,他的病情比较特殊,需要父母双方的信息素安抚,我和贺叔叔得跟着他一起过去。”

    相较于宁城,近海的海城近些年来发展迅速,付媛之前也有调去海城工作的打算,但因为段嘉衍在这边上学,她就一直留在了宁城。

    “……嗯。”段嘉衍把擦头发的毛巾随手搭在一边,闭了闭眼睛,声音放轻:“你要走吗?”

    付媛迟疑了一会儿,柔声道:“我想问问,你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海城。”

    付媛大概也知道事出突然,在电话里跟他说得很详细,包括他去海城后可能就读的学校、住宿等方方面面的问题。

    良久。

    段嘉衍低声道:“我考虑几天。”

    一中教室里开了暖气,玻璃窗上凝出白色的雾。

    大课间,段嘉衍满脑子都是付媛昨晚那通电话,整个人都心不在焉。

    他从小在宁城长大,认识的朋友也都在这边,他不想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可他也不想离开付媛。

    段嘉衍的父母离婚早,父亲很快组建了新家庭,虽然每个月会固定给他打来大量的生活费,但每年只会偶尔和他打几通电话。

    这么多年,他基本已经忘记了父亲的长相,付媛对他而言,就是他最重要的家人。

    段嘉衍正胡思乱想,赵敏君走到了讲台上。

    “半个月以后,会进行这学期的第二次市联考,届时将进行全市排名。”赵敏君朝教室里环视一圈:“希望大家好好复习,认真查漏补缺,在这次联考中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

    宋意在段嘉衍耳边低声道:“这次联考相当于期末预测吧,听说老师们的年终奖金是和联考成绩直接挂钩的。”

    段嘉衍侧过头,问他:“什么意思?”

    宋意:“意思就是说,我们班的成绩越差,赵老师的年终奖金越少。”

    一中是私立学校,为了鼓励老师们的授课热情,每年校方都会在年底为优秀教师颁发奖金,尤其是班主任,奖金额度一向很高。

    段嘉衍听到这儿,皱了皱眉。

    他忽然举起手:“赵老师,我们的成绩对你有影响吗?”

    赵敏君看着他,目光停顿。

    半晌后,她朝他笑了笑:“考成什么样子,对你们自己的影响比较大。”

    话一出口,班里传来小声的议论。

    赵敏君继续道:“希望同学们好好学习,如果这次联考成绩好,我们全班出去看电影。”

    听到这里,宋意再也绷不住,猛地一推段嘉衍:“小段!”

    段嘉衍猝不及防被他兴奋地一推,差点儿没坐稳:“知道了!我学!”

    他们俩的动静有点大,周围的学生听见了,忍不住朝这边看过来,好几个人都在笑。

    周行琛听见了,也在前面兴致勃勃地隔空喊话:“段嘉衍你真要学啊?那我也学。”

    段嘉衍一声笑:“你?你算了吧,你就等着我来拉高你的平均分。”

    他和周行琛两个人次次拖低十班的成绩,上次月考时,他俩一个全班倒数第一,一个倒数第二。

    正好赵敏君接了个电话出去了,周行琛见老师不在,一溜跑到段嘉衍桌边:“你看不起人?”

    段嘉衍指了指自己:“我,一个有过成功经验的人。只要我愿意,并且外在条件充足,我就能取得惊人的进步。”

    周行琛有点茫然:“那你这个适当的外在条件是什么?作弊?”

    段嘉衍轻嗤一声,显然对此十分不屑。

    他正想往后转,跟后面的人打个商量带他复习,但转到一半,段嘉衍忽然觉得不对。

    他和路星辞已经不是纯洁的前后桌关系了。

    这么找人家帮忙,好像不太合适?

    段嘉衍硬生生把自己钉在了原地。

    面对周行琛好奇的目光,段嘉衍干巴巴道:“我可以自学成才。”

    周行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段嘉衍看周行琛笑成这样,挑了下眉:“笑什么?”

    不等周行琛说话,段嘉衍道:“你随便笑,分数下来那天你就没声音了。”

    段嘉衍说着说着站了起来。

    周行琛很警觉:“你干嘛?你要背着我学习?”

    段嘉衍无奈:“老子上厕所,你要不要跟着一起去?”

    周行琛:“……”

    去厕所的路上,段嘉衍想着付媛的事情,又想着刚才和周行琛的对话,心里有些乱。

    回教室的时候,一晃眼,他看见自己桌上多了一堆教辅。

    “……”

    段嘉衍差点儿没敢坐下。

    上周才换过座位,他们班学委坐在了段嘉衍前面,她转了过来,见段嘉衍迷惑地看着那堆教辅,学委解释道:“我们刚才听宋意说,你只有教科书,没有教辅,这些是大家一人一科借给你的。”

    学委把那叠教辅抬起来,指了指最底层打印出来的资料:“这下面还有各科的知识点合集,你可以看看。”

    “……”段嘉衍愣了愣,随即失笑:“你们这么关照我?”

    学委严肃地点了点头:“你好好考试,能不能看电影就靠你和周行琛了。”

    段嘉衍也很严肃:“好的,这场电影我们一定要拥有。”

    刚坐下来,段嘉衍忽然看见教辅旁边还放着一堆棒棒糖。他愣了愣:“这什么?”

    陈越看见那一堆花花绿绿的就想笑:“周行琛那个傻逼,听说我们给你捐教辅,他给你捐了十根棒棒糖,提前祝你被他刷下去。”

    段嘉衍明白了。

    这是一种挑衅。

    段嘉衍二话不说,从抽屉里摸出两袋薯片,一盒蛋糕。他从宋意桌上顺了张便利贴,飞快写上字:

    [想赢你爸,下辈子吧。]

    段嘉衍把东西递给隔了一条走廊的男生:“帮忙传给周行琛,谢了。”

    男生听见了他们刚才的对话,顺便看了眼纸条上的内容,笑着帮他传东西。

    传到前面,陆陆续续传来笑声:

    “这是怎么回事?”

    “段嘉衍和周行琛在打赌,赌谁考得好一点。”

    “我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次考试有意思。”

    “哎不是,校霸都浪子回头了,我是不是也该努力一下?”

    “你那成绩,是该努力努力。”

    “周哥,我努力了,我有棒棒糖吗?”

    周行琛直接把段嘉衍给的薯片扔了一袋过去:“好好考,不然你对得起赵老师吗?这次成绩跟赵老师的年终奖挂钩你知道不?”

    男生边拆薯片边道:“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那我必须好好考啊。”

    四周闹腾得要命。

    段嘉衍瞟了眼自己桌上的教辅,又看了看周围的同学。

    之前困扰他的问题,好像一下有了答案。

    他低头,给付媛发了条微信:[我不走,我想留在这。]

    几乎是他刚把微信发过去,付媛的电话便打了过来。一般情况下,付媛不会挑他在学校的时间打电话。这次她应该同样对此左右为难。

    付媛在电话那端慢慢说了什么。教室里太吵了,段嘉衍匆匆站起来:“我听不清楚,我出去跟你说。”

    他两三步到了走廊上。

    找了个人稍微少些的角落,段嘉衍道:“现在可以了,你刚才说什么?”

    “阿也,”付媛的声音很柔和:“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想去海城吗?”

    段嘉衍静了半晌,忽然道:“妈,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付媛应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

    “我喜欢现在的学校、老师,还有同学。”他的声音慢吞吞的,因为很少说这些话,段嘉衍有一点不好意思:“我的朋友也都在这边,我这学期……”

    他的脑子里划过几个人的名字。

    陈越、周行琛、顾梨……

    最后定格在,那个稍微有些不一样的人身上。

    路星辞。

    原本讨厌的人,接触下来之后,才发现非常的有意思。

    “我这学期交到了新朋友,他们都对我很好,我想跟他们一起毕业。”

    “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海城和宁城只有三个小时的飞机,我随时可以过去看你,你也可以过来看我。”

    “不管怎么样,”段嘉衍顿了顿,还是说了一直想告诉她的话:“我们是亲人,这件事是永远不会变的。”

    手机那端安静下来。

    段嘉衍忽然说了这么多,付媛其实也很惊讶。

    在她的印象里,段嘉衍还是个不太明白人情世故的小孩子。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似乎就自己慢慢懂事了。

    因为种种原因,她没法陪伴他一步步成长。她捏紧了手机,叹息一样道:“你如果想清楚了,我肯定是不会拦着你的。”

    不知不觉间,或许是因为家庭、或许是因为身边的朋友,他长大了,而且成长的速度比她预想中还要快。

    欣慰过后,付媛没由来地有些心酸。

    “你要是想留在这边,那就留着,家里那套房子我会雇人定期打扫,你多久觉得住校麻烦,就回家住。”

    段嘉衍见她不反对,心情也放松了下来,他这才想起自己还没问过付媛的打算:“你和贺叔叔他们,想什么时候走?”

    “你们是不是快市联考了?我听赵老师说,联考过后要开家长会。”付媛柔声道:“妈妈来给你开家长会,开完再走。”

    挂掉付媛的电话,段嘉衍回了教室。

    付媛之前一直挂心他的生活状况,要是考好一点,她应该能放心一些,加上和周行琛玩笑似的赌约,段嘉衍回教室后,破天荒没有玩手机,而是翻开了大家借给他的教辅。

    陈越拐了一下路星辞,又昂了昂下巴示意前排看书的段嘉衍,意思是哥们儿,机会来了啊。

    路星辞笑了笑,没说话。

    段嘉衍就这么看了一天的书。

    除了开学第一次月考,他已经很久没这么看过书了,但只看书,很多题目他都理解不了,他只能向周围的人请教。

    一天下来,他问了学委,问了陈越,还问了成绩比他稍微好一点的宋意。

    宋意也不会做这道题,算了半天算不出来,干脆笔一丢,小声道:“你怎么一直不找班长?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此时正值晚自习下课,周行琛过来观看段嘉衍的学习情况。眼看着他和宋意对着答案发呆,周行琛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你俩都不会做?你问路哥啊,路哥啥都会。”

    周行琛没宋意心思细,说话时声音巨大,周围人都能听见。

    段嘉衍:“……”

    段嘉衍简直想把他踹走。

    突然地,有人从后轻拍了下他的肩膀。

    路星辞的声音传来:“什么题?给我看看。”

    段嘉衍看他态度自然,觉得自己闹这个别扭好像是没什么意思,他把书一顺,自己转过来,拿手指点了一下那道题:“这个。”

    路星辞看了一会儿,拿过笔和稿纸,给他一步一步地讲:“先要分析受力,这个物体同时受到了三种力……”

    陈越看路星辞给段嘉衍讲题,突然反应过来路星辞白天不置可否的态度是什么意思了。

    不急着提供帮助,而是等人送上门。

    这样一来,就算是段嘉衍主动的。

    陈越低声感慨:“细节啊。”

    路星辞的思路很清晰,或许是因为曾经教过他,对方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让他理解题目。

    听路星辞讲完,段嘉衍一下醍醐灌顶,忍不住道:“路哥,年级第一这个位置就是给你量身定制的。”

    他吹着吹着,看路星辞笑了,心里放松,一时嘴快:“你复习能不能——”说到一半觉得不对,他硬生生话锋一转:“你复习加油。”

    但路星辞懂了他的意思。

    “要我帮你复习吗?”

    “……”段嘉衍面露迟疑。

    路星辞朝前靠了点儿,倾低身,示意段嘉衍也过来。

    段嘉衍跟着对方靠近了桌子,却突然意识到不对,面前的人看着他自投罗网,眼里浮上了一点儿笑意。

    那是狩猎者在看见猎物走进圈套时,才会表露出的愉悦。

    一瞬间,本能令段嘉衍想要逃跑。

    但是晚了。

    他面前的男生唇角微挑,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说:“那你说一句喜欢我,我就带你好好学习。”

    作者有话要说:  还可以带你好好早恋

    *不写生子哈,口嗨一下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