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唇色

推荐阅读:

    段嘉衍同他对视。

    男生低着眼看他, 这种距离,alpha身上的侵略性变得格外有存在感,段嘉衍下意识往后退了退。

    他没由来地有些窘迫,瞥开眼不看路星辞,声音压得低低的:“这个要求,好像有点儿强人所难。”

    “那换一个。”路星辞体贴地顺着他:“亲一下?”

    “……”段嘉衍:“这个要求, 好像就更强人所难了。”

    路星辞笑了起来, 他往后靠了靠, 坐直了身体,同时伸手揉了揉段嘉衍的脑袋。

    放在头顶的手动作轻柔,段嘉衍却在一瞬间绷直了背。路星辞注意到他僵硬的反应,唇角的笑容更深了几分, 声音温和:“你有什么不会的, 就来问我。”

    不等段嘉衍说话,他补充道:“不需要你说喜欢我, 也不需要你亲我。”

    “……”明明是在否认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提议, 可是对方慢慢悠悠的语气,莫名就显得不正经。

    “你想好好学习, 我当然会教你。”他说着,见段嘉衍犹豫, 路星辞收回了手:“怎么了?觉得别扭?”

    “没。”见路星辞直接戳破了他那点顾虑, 段嘉衍下意识矢口否认,临时扯了个借口:“我这不是……我怕耽误你的复习时间。”

    话一出口,段嘉衍自己都觉得这个借口站不住脚。

    果不其然。

    “不会。我还担心你跟我相处, 你会不自在。”路星辞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你不别扭就好。”

    段嘉衍扯了扯唇角,尽量不动声色:“怎么会呢,谁给我补课谁就是爸爸,你就是爸爸中的爸爸。”

    话是这么说,上课铃一响,段嘉衍立即逃命一样转了回去。

    宋意一直留心着他和路星辞的动向,将他俩的对话听了个七七八八。宋意见他转回来了,立即凑过来一字一句小声道:“小!段!你!解!释!一!下!”

    段嘉衍一看宋意的神情,知道这事儿不能敷衍了。他也把声音压低:“游乐场那天他给我表白了,我没同意。”

    宋意近乎想大喝一声不知道好歹,一下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分:“你为什么不同意?!”

    段嘉衍:“……”

    段嘉衍见老师往这边看:“你小声点儿,一会儿点你名字了。”

    宋意重新放轻声音:“那你们现在什么状况?”

    段嘉衍含糊道:“我没同意,他……他就那样吧。”

    宋意非常疑惑:“那你还去找他补课?你找死?”

    段嘉衍也很疑惑:“那我怎么办?问你你知道吗?”

    宋意受不了了:“你听说过温水煮青蛙吗?”

    段嘉衍啧了声,想起和路星辞的交谈,莫名火大:“狗屁,他还温水?他刚才还让我亲他一口,他能要点脸吗?”

    宋意:“……”

    宋意突然怜悯地看了他一眼。

    就段嘉衍这个段位,亲一口就不要脸了,真做点儿什么,那还得了。

    宋意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问他:“你上一次谈恋爱是什么时候?初中?”

    段嘉衍点了点头。

    上高中以后,他喜欢的姑娘都喜欢路星辞,直接导致他空窗了一年多,最近一次谈恋爱是在初二。

    宋意好奇:“你跟你当时的女朋友,到哪一步了?”

    段嘉衍思考了良久,最后有点不好意思:“好像,亲了一下?”

    宋意睁大眼睛,凑近段嘉衍:“亲哪儿了?伸舌头了吗?”

    段嘉衍一下把他推开:“亲的脸!还伸舌头,老子当时才多大?老子女朋友才多大?你变态啊?”

    宋意沉默良久。

    “我突然觉得,班长和你在一起也不算特别吃亏。”宋意小声嘀咕:“什么都不懂,挺纯的啊……”

    段嘉衍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既然决定要认真学习,段嘉衍把手机收了起来。上课时能听懂就听,听不懂就自己看教辅,晚自习或者下课时把积累的问题拿去问路星辞。

    和上次月考一样,路星辞给他划了重点。段嘉衍就顺着对方划的重点学。

    这么学了一个星期。

    段嘉衍发现,原本天书一样的数学题,他多多少少有思路了,理综虽然大多不会做,但至少能知道题目考的是什么知识点。

    对他来说,这就是惊人的进步。

    路星辞在帮他看一道化学题的步骤,见对方把他的草稿推回来,段嘉衍有些紧张地问:“怎么样?”

    “思路是对的,有个小地方错了。”路星辞拿笔把错的地方改掉:“这里,你化合价没算对。”

    段嘉衍重新做了一遍,这次路星辞直接看着他写,等他写完,路星辞点了点头。

    段嘉衍心满意足放下笔:“我觉得,最近几天是我上高中以来的知识储备巅峰。”

    “你还挺容易满足。”

    “那跟你肯定没法比啊。”他刚做完题,心情不错,面对路星辞也没那么多顾虑,段嘉衍随口道:“路哥,你每天学那么多东西不累吗?”

    男生转了转笔,看向他:“还行。”

    段嘉衍点点头:“我懂的,对我们这些学渣来说,学习是渡劫,但你已经踏入神域了,学习只是一种消遣。”

    路星辞失笑:“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段嘉衍正想说话,有人在外面敲了敲后门:“段嘉衍在不在?”

    段嘉衍伸手,把后门拉开:“怎么?”

    一开后门,寒气扑面而来。

    外边天寒地冻的,和四季如春的教室形成了对比。外边站的是七班的男生,段嘉衍以前经常跟他们出去上网。

    “树袋熊开黑啊。”男生报了个网咖名:“四缺一,就等你呢,知道你祖安没号,我们把号都给你借好了。走不走?”

    再过一会儿,就要上晚自习了。

    那男生在门口站着等他,段嘉衍被他说得蠢蠢欲动。

    他都快一周没出去浪了,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吃饭睡觉,沈驰烈上周出去玩儿,听说他要好好学习,狂笑过后都没来约他。

    段嘉衍下意识看向路星辞。

    他最近天天缠着路星辞问题,遇见事情自然而然想先问一下对方。再加上他莫名觉得心虚,段嘉衍试探道:“我出去上个网?”

    跟小孩儿问家长似的。

    他没意识到不对,在门外的男生奇怪地看了看他们。

    怎么回事这是?

    上个网现在还要许可了?

    路星辞掀了掀眼皮子,看他:“你不学了?”

    段嘉衍诚实道:“想玩,我手痒。”

    路星辞恩了声。

    然后轻声问:“不去行不行?考完了再玩儿。”

    段嘉衍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左右为难。男生很有眼力见,直接朝段嘉衍笑道:“要不下次吧,你听你对象的。”

    段嘉衍解释:“他不是我对象。”

    男生笑得意味不明:“噢,那你刚才问他干嘛?”

    他后边还站了几个七班的男生,此时都在偷偷摸摸地笑。

    不知道谁说了句:“段嘉衍跟校草谈恋爱之后,真从良了啊?”“谁能想到,我们一中一霸,最后也是被人管的命……”

    段嘉衍看他们瞎起哄,干脆顺势拍了拍后门:“对,我听我对象的,你们自己上网去,别打扰我学习。”

    七班的男生笑作一团,临走前,把后门顺便关上了。

    等人都走了。

    段嘉衍刚坐好,身后的人忽然喊了声他的名字。

    他回过头。

    路星辞看着他:“你刚才,说我是什么?”

    段嘉衍摸了摸鼻子,一时有些说不出话。

    他刚才说话没过脑子,只觉得是闹着玩儿,顺势就那么说了。

    现在想想,他这么说不仅不合适,还有些过于随意了,随意到像是没把路星辞的感情当回事。

    “我们现在这个关系,你这么开玩笑。”路星辞的声音不高不低,情绪莫测。他与他平视,淡道:“我可能不小心就当真了。”

    他这么说,段嘉衍越发觉得自己像个渣男,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语也吞了回去。

    见他安静又忐忑地看过来,路星辞继续道:“我有多喜欢你,你不会不知道吧。”

    空气中流淌着草木和青柠的味道。

    浅浅淡淡的,像是一阵温暖而干爽的风。但alpha与生俱来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在信息素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因为情感,那种**显得格外纯粹。

    尽管路星辞的信息素没有直接压在他身上,但它们围绕着他,把周围的空间都剥夺殆尽。

    或许是因为高匹配度,段嘉衍并不讨厌这种近乎冒犯的举动,他只是有些脊背发麻。

    太亲昵了。

    也太危险了。

    意识到路星辞可能真的被他刚才的行为惹恼了,段嘉衍张了张口,踌躇道:“我……”

    看他一脸的紧张,路星辞忽然笑了。

    “逗你呢。”他眼弯着:“我挺喜欢听你乱喊的。”

    他眼里染上了调侃的意味,凌厉的信息素也收敛起来。他又变回了一贯的,温和而懂得分寸的模样。

    “什么时候你能把那个称呼落实,”男生眉目舒展,意有所指地瞅他一眼:“我就更喜欢了。”

    “……”

    市联考开始前,周行琛特意来问候了一下段嘉衍。他声情并茂,十分戏多:“我的段!你学习得怎么样!”

    段嘉衍十分配合:“我的周!我觉得我学习得非常棒!不要问,问就是好几把棒!”

    周行琛:“……老子从认识你那天起就觉得奇怪了,你为什么可以这么自信?”

    段嘉衍:“我的自信,来源于我的实力。”

    周行琛:“……”

    他和周行琛都在最后一个考室,段嘉衍后边坐的黑皮,等周行琛走了,黑皮戳了他一下:“听说,你为了和我爹在一起学习,拒绝了祖安一夜游的邀请。”

    段嘉衍纠正他:“我是为了学习,不是为了你爹。”

    黑皮:“我爹在我心里就是学习的化身。”

    段嘉衍:“这话你跟你爹说去,看他不弄死你。”

    他们正聊着,旁边坐的人探了个头过来:“段哥,听说你最近学习很努力,一会儿抄个答案?”

    不等段嘉衍说话,黑皮十分讲义气:“你别打扰他考试,你不懂的问我。”

    段嘉衍看黑皮一本正经的,差点儿没听笑。

    上午考语文,下午考数学。

    语文还好,大家多多少少都能写点儿字上去,数学考完时,段嘉衍心里有些没底。

    正收拾东西,邻桌的姑娘忽然一下扭过头,她直勾勾地盯着后门,双眼放光。

    这姑娘一进来就开始呼呼大睡,还是考试结束的铃声把她吵醒的。段嘉衍好奇她在看什么,也侧了侧头。

    站在后门的男生身姿挺拔,乌发黑眼,面容英气干净。

    跟杂志男模似的。

    段嘉衍看见他,连忙蹦跶两下出了教室,语气急切:“路星辞!最后一道题选什么?”

    路星辞看他跑出来,眼睑低垂,唇角勾起个不易察觉的弧度:“c。”

    听见他们说话,门口的男生朝考室里吼了一嗓子:“来了兄弟们!最后一道选c啊!”

    “我操没猜对,我凉了。”

    “我不信,我抓阄抓出来是个d啊,这哪儿来的野鸡答案?”

    “野鸡个屁,”黑皮啐了声,吼回去:“我路爹的答案,你说可不可信?”

    说话的男生一下萎了:“我操,那我也凉了。”

    段嘉衍眼睛一亮:“倒数第二道呢?”

    “d。”

    段嘉衍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这回运气这么好,选择最后两个都猜对了,他连忙问:“第一二三道大题的答案你还记得吗?”

    路星辞挨个报了一遍。

    段嘉衍的脑子一下炸了:“……啊啊啊啊!路星辞!你好厉害啊!你讲的都考到了!”

    他太高兴了,一瞬间都有点不知道怎么表达。

    段嘉衍头一热,一下热情地勾上了路星辞的肩膀。路星辞比他高,段嘉衍得仰起脸来看他。

    从路星辞的角度,能看清楚他明亮又剔透的眼睛,浅色的睫毛,和一张一合的唇。

    段嘉衍的唇色很浅,是那种很淡的粉色。

    要是接吻,慢慢地舔和咬,他的唇色是不是会变红一些?

    再过分一点,舌头……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路星辞在心里叹了口气。

    人家跟他分享喜悦,他却满脑子想着怎么把人按住,做点儿跟黄色废料挂钩的事情。

    说出去,段嘉衍估计能被他吓跑。

    表面上,路星辞还是好言好语地配合他。

    “你也很厉害,”他的喉结上下滑了滑,嗓音放轻:“把我说的都记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祝小路心想事成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