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看电影

推荐阅读:

    路星辞请了好几天的假。

    段嘉衍第一天对这事儿没什么概念, 第二天也觉得日子还是照常过,到了第三天,他忍不住朝后方的空位多看了几眼。

    晚自习时,陈越看他叼着果冻,懒洋洋地坐在那儿玩手机,随口哎了一声:“路狗走了, 你不无聊吗?”

    段嘉衍一下扭过头。

    他宛如被戳中了心事, 神情里流露出几分不自然, 语气却还是一贯的吊儿郎当:“我无聊?我从来不无聊。”

    陈越没料到他是这个反应,略微惊异后,笑着道:“他还挺无聊的。我昨晚看了眼掌盟,他凌晨还在打游戏, 估计睡不着觉。”

    段嘉衍听到这儿, 眉头微蹙:“你们过易感期,真的都那么难受?”还要失眠?

    “难受啊, 每次易感期, 我都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能反社会。”陈越想起了什么:“路狗上次易感期,就在酒吧跟人打了起来, 最后还把人家骨头折了。”

    宋意听到这儿,好奇地凑过来:“班长这么猛啊?”

    陈越点了点头:“他平时自控力太强, 易感期就特别丧, 又颓又叼那种感觉,你懂吧?”

    陈越说着说着,看向段嘉衍:“反正他一到易感期, 你就离他远点儿,我估计他看见你能直接犯罪。”

    段嘉衍沉默片刻。

    陈越不知道,路星辞过易感期时,他不仅凑了上去,还老老实实让人家抱了。

    宋意从沈驰烈那儿听闻了路星辞易感期的全过程,这会儿宋意侧过脸,小声对段嘉衍道:“其实我也觉得班长那天只抱了你一会儿,有点变态的。”

    段嘉衍:“????”

    段嘉衍真情实感地发问:“那你觉得他该怎么样?”

    宋意:“你以前不听生理卫生课,你不懂。”

    宋意:“日了都是轻的,没顶进去标记就不错了。”

    段嘉衍:“……”

    段嘉衍被他那个粗鲁直白的顶进去弄得一个耳热,忍不住低声感慨:“我操,你一天都在想什么。”

    宋意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

    那口气叹得,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意味。段嘉衍还没反应过来他在叹个什么气,宋意慈爱地看着他:“你说,什么时候你才会长大呢?”

    段嘉衍被他那个语气弄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他威胁性地看了宋意一眼,后者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反而笑得一脸浪荡。

    路星辞回学校那天,段嘉衍早晨起晚了些,到班里时早自习已经过了一半。

    他习惯性扫了眼自己的后座,看见坐在那儿刷题的男生,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段嘉衍坐了下来。

    他从抽屉里抽了一盒巧克力蛋糕,低着头慢慢啃。

    有人在后面拍了下他的肩膀。

    “你没吃早饭?”

    段嘉衍背对着他点点头。

    段嘉衍往后靠了靠,把自己的椅子贴到路星辞的桌沿:“你这几天,天天打游戏啊?”

    “恩,睡不着。”路星辞道:“陈越告诉你的?”

    段嘉衍点了点头:“他看你掌盟了。”

    老师就坐在讲台上,路星辞说话的声音轻而缓。

    “那你这几天,怎么过的?”他也问他:“想我了没?”

    段嘉衍下意识反驳:“我想你干什么?”

    路星辞和他绕圈子:“我能不能当你想我了?”

    段嘉衍有点无语地看着他。

    路星辞说得像模像样的,似乎真的过得很惨:“我这几天都这么苦中作乐过来的。”

    “……”段嘉衍沉默良久。

    他从抽屉里抽了一条水果糖,放在路星辞桌上。

    “欢迎你,”段嘉衍道:“从召唤师峡谷回到腥风血雨的高二。”

    后排的人看他放了糖就走,伸手剥开糖纸,笑了笑。

    放月假那天下午,赵敏君带大家出校看电影。

    看电影前一天,她让班里的学生们匿名写纸条,统计得票最多的电影,最后定下了一部上档不久的悬疑惊悚片。

    这部电影是近期的大热门,得票最多并不奇怪。段嘉衍看着投票出来的片子,回头看路星辞:“你能看这种吗?还有点儿吓人。”

    他还记得上次在鬼屋里路星辞的惨样。况且这部电影看预告,还挺惊悚的。

    时值下课,周行琛正在找陈越借充电宝,他没多想,奇怪道:“这有什么不能看的?他又不怕这个,我们以前深更半夜看死寂,路哥居然看笑了——嗷!陈越你踢我干嘛!”

    路星辞盯着周行琛,表情淡去。

    有那么一瞬间,他也想像陈越那样,踢这不长脑子的玩意儿一脚。

    段嘉衍反应过来了:“看笑了,然后呢?”

    周行琛也迟来地意识到了不对,他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两幅画面,想起了之前在游乐场的经历。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什么,周行琛声音戛然而止,表情惊恐。

    段嘉衍彻底明白了,他看着路星辞,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你是演员吗?”

    正好上课铃声打响,段嘉衍毫不迟疑转了回去。

    他想起在鬼屋那天,那个女鬼小姐姐锲而不舍在外面挠门,他还跟着路星辞蹲了十分钟衣柜。

    对方当时看他的眼神流露出直白的**,似乎恨不得把他吃下去。

    原来路星辞骗他怕鬼,是为了这个。

    段嘉衍越想心情越复杂,不是生气,就是觉得这人还挺能搞事。

    除此之外,他心里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

    看着段嘉衍转回去,路星辞本来想解释一下,最后还是收回手。

    他撑着下巴,叹了口气。

    路星辞扫了眼还傻站在原地的周行琛,眉微抬。

    虽然没说话,但他脸上的表情精准传达出三个字:

    还不滚?

    周行琛被吓得头脑空白,立马滚回了座位。

    回座位后,周行琛越想越坐立难安,他不敢触路星辞的霉头,只能找陈越:[越!越啊!我是不是完蛋了!]

    陈越:[是,你已经死了。]

    周行琛:[……]

    陈越:[一个真诚的建议,你最近别来他面前晃悠。]

    周行琛担惊受怕之余,又觉得不对:[路哥为什么要哄着段嘉衍啊?他又不是路哥对象。]

    陈越懒得理他,抬手敲了个句号。

    一中附近就有一家影城,为了方便,赵敏君包了个大小合适的放映厅。

    段嘉衍和宋意一起进了门,周行琛看见他俩,连忙招手:“这边这边。”

    段嘉衍知道路星辞也在那边,他决定稍微看着点儿,不和路星辞坐一起。

    他正这样想着,宋意落座时,自然而然略过了路星辞旁边的座位,把那个位置留给了段嘉衍。

    这下四周都只有一个空位了。

    段嘉衍:“……”

    段嘉衍转念一想,是路星辞演了他,他没做什么亏心事,那他坐路星辞旁边也没什么大不了。

    段嘉衍想通了,就这样干净利落地坐了下去。

    他坐下后,旁边人把手里的爆米花往他这儿递了递:“吃吗?”

    段嘉衍摇头:“不吃。”

    路星辞也不强求,把爆米花桶又收了回去。

    电影开始了。

    这是一部进口片,讲述一起错综复杂的连环谋杀案。对于段嘉衍来说,这种片子虽然带劲儿,他看得也很投入,但就是不太看得明白。他感觉自己漏掉了很多小细节。

    段嘉衍推了推宋意,声音很小:“刚才那个相框,那女人脸上是不是有血?”

    宋意比他还要茫然:“你说啥呢?”

    段嘉衍:“……”

    “女人是第一个被害者的前妻,她也是之前采访警察的记者,她应该无意中拍到了凶手的照片。”怕影响其他人,路星辞的声音也放得很轻:“血迹是凶手留下的暗示。”

    段嘉衍冷不丁听见旁边的人出声解释,一下看懂剧情心神舒爽的同时,又有点儿不甘心。

    段嘉衍理直气壮反问:“你觉得我看不懂?”

    路星辞:“没,我就是——”自言自语那几个字还没说出来。

    段嘉衍补充:“我确实看不懂。”

    路星辞:“……”

    段嘉衍:“你说你怎么这么聪明呢?看啥啥都懂,临场反应能力堪称一流,不仅胆大还心细,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你都能做到。”

    路星辞:“……”

    虽然句句都在夸他,但他就是听出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路星辞沉默半晌,把话题绕开:“一会儿看不懂的,我们可以讨论一下?”

    段嘉衍没说话。

    电影进入精彩时刻,段嘉衍又开始茫然。

    他先是看了眼白痴式观影的宋意,知道这位是指望不上了,段嘉衍不由得瞄了两眼另一边的路星辞,而后又硬生生把脑袋转回去。

    察觉到他的小动作,路星辞朝他的方向靠了靠。

    影厅里的电影音效都快到刺耳的地步,这么闹人的环境里,男生的嗓音低低地压着,清晰又好听。

    “凶手先前打算杀掉老警察,他房间的墙上贴了警察的时间表。但他后来发现法医更符合他的条件,临时改变了目标。”路星辞道:“凶手是个离他们很近的人,至少能经常看见老警察。”

    段嘉衍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跟着他的逻辑在理解剧情,他不知不觉想明白了好几条线索,观影体验大幅上升。

    段嘉衍点了点头。

    路星辞看他安安静静地应,能感觉到段嘉衍有些别扭的情绪在逐步消失。

    像是炸了毛的猫,被他一点点安抚。

    又到了看不懂的地方,段嘉衍已经被养出了习惯,条件反射往旁边看。

    这一次,旁边的人没有说话。

    段嘉衍没忍住,侧头问他:“你怎么不说了?你也没看懂?”

    大银幕的光落在路星辞脸上,他睫毛低垂,眼珠干净清透。

    这个角度,往日略显凌厉淡漠的眼睛,仿佛一瓣微褶的桃花。

    “我在想,之前不该骗你。”他顿了一顿:“但我也不是想逗你玩。”

    段嘉衍一愣:“……我没生气。”

    又侧过眼,撇了下唇角:“只是有点不爽。”

    路星辞看他有松口的意向,眉目软下来。

    “嗯,知道你没生气。”他声音不高不低,带了几分缱绻:“你可是段嘉衍。”

    段嘉衍猝不及防听见这一声吹捧,一时之间身心舒畅。

    他觉得路星辞这人还真是无懈可击啊。他没法反驳,也没法就这么不搭理人家。

    半晌。

    段嘉衍真心实意道:“路哥,你出本书吧,书名就叫我是如何做人的,我一定买。”

    从影城出来时,段嘉衍想买奶茶,路星辞也跟着他去。

    周行琛看他俩又走一起了,兴冲冲地就要走上前:“你们是不是和好——”

    陈越眼疾手快按住这个傻子,示意他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点奶茶的时候,段嘉衍点了这家的招牌。

    路星辞其实不太喜欢喝这些东西,他只是想跟段嘉衍多相处一会儿,他随意道:“和他一样。”

    他俩都长得好,店员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临走前,店员好心提醒:“我们家的奶茶都做得比较热,喝的时候请注意一下,小心烫口。”

    段嘉衍说了声谢谢。

    但他出来后,没把店员的叮嘱放在心上,伸手把吸管插到杯里,随意地喝了一口。

    那一瞬间,段嘉衍差点儿没被烫得吐出来。

    路星辞随口问:“烫吗?”

    段嘉衍忍着热度把奶茶吞了下去,他觉得这种事情路星辞一定要和他一起承担。怕自己忽悠不过去,段嘉衍用尽平生的演技,轻描淡写吐出两个字:“不烫。”

    路星辞没多想,也把吸管放了进去,喝了一口。

    顷刻后,他微微睁大眼睛,眼底流露出一丝诧异。

    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他看向段嘉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段嘉衍看他难得有些呆呆的样子,再也绷不住,开始狂笑。

    路星辞吞下了奶茶,舌尖掠过还有些发烫的腮帮:“你故意的?”

    “我刚才烫死了,”他笑得肆无忌惮的,脸上的表情很坏:“我还有点儿紧张,幸好把你骗过去了。”

    路星辞听着那个幸好,几乎是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喂路星辞。”忽然地,段嘉衍喊了他一声。

    他看见段嘉衍晃了晃手里的热奶茶。

    “我也骗了你一回。我们扯平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换小段温柔一下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