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留宿

推荐阅读:

    他俩的位置比较靠前, 跑步时,自然而然就跑在了前面。

    从大学城出发,前边是宁城最有名的市中湖。深冬夜晚,湖周边的树木都光秃秃的,道路两侧还有被踩得发灰的积雪。

    跑了一段路,人流逐渐分散。见段嘉衍不紧不慢地跑在队伍里, 似乎有备而来的模样, 旁边跑步的人喊了段嘉衍一声。

    “哥们儿, 哪个学校的?”说话的男生观察了一下他和路星辞:“看你们这荧光环,宁医大的吧?咱同校啊,你们哪一届的?”

    段嘉衍:“不是,这是刚才有个姐姐顺手给的。”

    路星辞也接过话:“我俩高二。”

    男生乐道:“小学弟。”

    他旁边还跟了一群人, 有男有女, 听说是高中生,那几个人也很有兴趣地看过来:“你们逃课来的?一对儿?”

    路星辞:“没, 我是他的……”

    他本来想说同班同学, 但话到嘴边顿了一顿,路星辞笑道:“他的追求者。”

    那几个男生听罢, 一下笑开。

    几个女生也一边笑,一边偷偷观察他和段嘉衍。

    段嘉衍在一片欢声笑语中, 抬起头, 面无表情瞪了路星辞一下。

    路星辞接受到那一眼,脸上依稀的笑意淡去,装模作样正经道:“学长, 你们别笑了,我有点儿不好意思。”

    段嘉衍:“……”

    段嘉衍心说您还知道什么叫不好意思?

    “不笑不笑,喂——都别笑了啊。”

    “噗……你们现在的小孩儿,怎么都这么早熟呢?”

    “我就是开窍太晚了。”有个女生插话:“我高中暗恋我们班一男的三年,毕业都没敢跟他表白,现在后悔死了。”

    女生性格外向,说着说着,冲路星辞点了点头:“学弟,祝你早日追到另外一个学弟!”

    “对啊对啊,”旁边女生也朝段嘉衍道:“学弟,你考虑他一下吧!等上了大学,你会发现周围男生都没高中的好看。”

    段嘉衍看着那几个比路星辞还激动的学姐,想说我喜欢姑娘,男的好不好看,好像对我影响不怎么大。

    但此情此景,他就是说不出这句话。

    段嘉衍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这帮大学生又兴奋了一阵子,最后热情洋溢丢下一句“高考的时候考虑一下我们医大啊!”,三三两两地跑走了。

    百里夜跑的距离太长,一开始大家还能一起跑,到后来,大多数人都选择走。

    段嘉衍本来也是出来消遣的,他没吃晚饭,跑得又有些累了,正好经了美食街,他跟路星辞说了一声,两个人就在这儿停了。

    他们挑了一家馄饨店坐下。

    路星辞不饿,他看着段嘉衍吃东西。似乎是因为烫,段嘉衍吃馄饨的速度很慢。

    陆陆续续有夜跑的人从他们身边经过。

    路星辞见段嘉衍像是觉得有趣那样,一直看着那些人,他问:“心情好点儿没?”

    “还行。”段嘉衍收回视线:“我们一会儿还跑吗?”

    “你想跑就跑。”

    段嘉衍点点头,正要继续吃东西。

    “今晚怎么不开心的?”路星辞轻声问:“能不能跟我说说?”

    “……”良久,段嘉衍垂下眸,声音含糊:“其实也没什么,我妈搬去海城了。我爸妈离婚早,是她把我带大的。”

    他说得有些颠三倒四,虽然轻描淡写,但任谁都能看出来这事儿带给他的影响。

    路星辞沉默片刻。

    别人的家事,他是不好发表意见的。他之前多少猜到了段嘉衍情绪低落的原因,他本来也犹豫该不该开口询问,但最后,想更了解对方的情绪占了上风。

    但他现在确确实实是有些后悔,自己开口向段嘉衍打听了这件事情。

    情况比他想象中还要差。

    “你……”他张了张口,刚要说话。

    “我就是刚回学校那会儿有点烦。”段嘉衍打断他:“现在已经没事了。”

    他看出了路星辞的迟疑,主动换了个话题:“都快十点多了,你不回家,你妈会不会说什么?”

    “之前跟她说过了。”路星辞想到了什么,语气不可名状:“本来她还挺生气。”

    段嘉衍下意识抬头看他。

    “我跟她说,我在陪她儿媳妇儿。”他眼勾起,眼里有细细碎碎的光:“她就不生气了,还让我最好别回去。”

    他这么不正经,一听就是瞎扯淡。

    段嘉衍和路星辞对视片秒,不知道怎么的,心脏像是热了起来。段嘉衍一下错开视线,语气飘忽:“你这不是骗人?你陪的是你的前桌。”

    路星辞没反驳。

    他只是笑着看了他一眼,像在看一个故作镇定的小孩儿。

    段嘉衍突然想起来,从认识开始,这个人似乎做什么都很有把握。

    包括追他这件事。

    只要他稍微退步一点儿,路星辞就总能抓住他的破绽,虽然步步紧逼,却从没令他真正抗拒过。

    意识到这个,段嘉衍颇感微妙地低下头,继续闷不做声地吃馄饨。

    夜行到凌晨,倦意渐渐缠了上来。

    路星辞看了眼地图,这里离学校很远,段嘉衍就算回去也过了门禁时间。见段嘉衍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路星辞问:“要不回去了?”

    段嘉衍应了声。

    他随口道:“我回家,你也回家?”

    “我先送你回去。”

    听见这句话,段嘉衍的困意散了大半。

    他眨巴了两下因为打哈欠而泛着泪意的眼睛:“我不用你送,我打个车就行了。你回去吧。”

    “我送你。”他继续道:“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

    段嘉衍和他对视一眼。

    见段嘉衍不说话,路星辞道:“你是omega,又是我带你出来玩的。我让你一个人打车回家,我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儿?”

    未被标记的omega,深更半夜独自在外确实意味着不小的风险。

    饶是段嘉衍这种不怎么在意性别的,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道理。

    段嘉衍考虑了一会儿,只能点了点头。

    付媛留下来的房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住过人了。但她请了家政定时上门打扫,家里还算整洁有条。

    段嘉衍开了门,见路星辞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犹豫了一下,从鞋柜里多拿了一双拖鞋。

    “这双我还没穿过。”他说着,自己先趿拉着拖鞋进了室内,把玄关的位置留给了路星辞。

    路星辞边换鞋,边环视过整间房屋。

    客厅宽敞,装修是让人舒适的浅色系。落地窗外就是阳台,尽管天色很暗,隐约还能看见阳台上栽种的植物。

    路星辞走到了书柜边,看见了很多照片。

    有付媛和段嘉衍的合照,更多的是段嘉衍的独照。

    有他各种时期的样子,最多的是初高中。初中时候的段嘉衍比现在要瘦削一些,肤色雪白,五官还没褪去男孩特有的童稚感。

    很可爱。

    路星辞看着他以前的照片,眉眼不由得柔和下来:“你从小就住在这儿?”

    “没。”段嘉衍去翻了翻冰箱,发现还有没拆的可乐,他给自己拿了一罐,又拿了一罐给路星辞:“是后面搬过来的。”

    “高中搬来的?”

    段嘉衍恩了声:“我初中在三中念的。我妈和赵老师是大学同学,她嫌三中太乱,高中就把我调到一中了。”

    “难怪……”

    “嗯?”

    “你没听过吗?宁城三中,血雨腥风。”路星辞说完,像是觉得这个混杂了中二感与社会气息的口号很是有趣,唇角挑起:“听说上学最好揣把刀。”

    “哪有那么夸张,”段嘉衍也笑了:“我就不带刀。”

    “你在三中,也当了三年校霸?”

    段嘉衍诚实地摇了摇头:“那个时候太小了,我打不过当时的校霸,还要挨揍。”

    “……”路星辞看着相片上初中时候的段嘉衍,微微蹙眉。

    大概喜欢这种东西,的确会让人丧失判断力。

    他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能直接把这种眉目漂亮、浑身都写着可爱两个字的男孩子痛扁一顿。

    “但是毕业那年,高一高二的学长学姐都追着我叫爸爸,说恭喜爸爸毕业。”段嘉衍回忆了一下自己的风光岁月,总结道:“牌面。”

    也就是他这个牌面刚落下,路星辞看见了他的毕业照。

    大概三中这个学校确实路子很野,毕业照里的学生们基本都没穿校服。

    在一众初中生里,段嘉衍的个子已经算高了。

    他站在最后一排,穿着白色的圆领t恤,即使在多人合拍的毕业照里,锁骨线条也凸得很明显。

    他懒洋洋地看着镜头,唇角漫不经心地勾起。

    即使年级尚小,那张漂亮的脸也透着多情又薄情的气质。

    “想早一点认识你。”路星辞看了一会儿,忽而低声道:“不想让你被人揍。”

    他的音量不高,温柔缱绻。透着某种柔软的意味。

    那种心脏发热的感觉又一次觅上了段嘉衍。

    “路哥,你不能看不起我们当时的校霸。就算你认识我也没用啊。”段嘉衍瞥开眼,尽量语气轻松,没让心里那一丝仓促泄露出来:“我也是经过了两年才成功篡位,把他按在地上摩擦的。”

    “那陪你一起挨揍,也不是不行。”路星辞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喃喃道。

    “……”段嘉衍嘀咕:“谁敢揍你啊,那不是找死吗。”

    这话说完,段嘉衍忽然有些鼻尖发酸,他忍了忍,没忍住,又打了个哈欠。

    这不知道是他今晚打的第几个哈欠了。见段嘉衍眉宇中透着一丝疲惫,路星辞收回了看向相册的目光,像是一个不想麻烦他的客人那样,斯文又客气:“这么晚,我该走了,你早点儿休息。”

    段嘉衍看了眼时间。

    十二点半。

    段嘉衍犹豫道:“你家司机来接吗?”

    路星辞对上他琥珀色的眼睛,态度自然,像是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麻烦的:“他十二点就下班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段嘉衍:“……”

    段嘉衍无意识动了动唇。他看着路星辞走到客厅,甚至不忘把喝空的可乐罐放进垃圾桶,而后走到玄关,眼看就要换鞋了。

    段嘉衍看着这个画面,莫名觉得自己在欺负他。

    一时之下,段嘉衍脱口而出:“要不你别走了,太晚了。”

    刚说完。

    段嘉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差点一下咬住舌头。

    他这是在干什么?

    他和路星辞现在这个关系,他居然邀请对方留宿?

    路星辞听见这句话,停下动作,转过身来看他。

    他没有错过段嘉衍一闪而过的懊恼神色,尽管内心已经因为这个邀请而愉悦,表面上,他还是不动声色道:“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了?”

    说着,不等段嘉衍开口,路星辞直接巧妙地堵死了后者的退路:“那我睡沙发吧。”

    段嘉衍见这位大少爷连睡沙发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一时半会日真没法说出要不还是算了吧。

    要是宋意在这儿,听见他这么安排路星辞,估计能直接过来掐他。

    连段嘉衍自己都觉得,让路星辞睡他家的沙发,有点儿太委屈人家了。

    偏偏这个时候,另一个当事人像是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的,反而继续道:“你家里还有多余的被子吗?没有的话,有没有厚一些的衣服?”

    “有。”段嘉衍不知不觉被他的思路带着走,逐渐放弃了思考该不该让他留下的问题:“我有两床换洗的被子,我去拿。”

    见段嘉衍回房间拿东西了,路星辞看着他的背影,唇角终于微微上翘。

    真好哄。

    和他想得一样,同张扬的外在不同,段嘉衍其实很容易心软。

    时间不早了,两个人简单洗漱后,各自走到了不同的房间躺下。

    段嘉衍躺下后,同往常一样闭上眼睛。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先前已经睡意浓厚,真正到了床上,他反而变得清醒。

    各种思绪接二连三的冒出来,他先是想到了机场,想到了付媛和贺云深,好不容易把这些零零碎碎的画面挤出大脑,他又想起了今晚百里夜跑时看见的荧光。

    五颜六色的荧光耀武扬威盛开在人群中,像是一条在黑夜间也波光粼粼的河。

    画面最终定格在男生黑沉的眼眸里。

    对方眸中含着不加掩饰的**,声音轻缓,对他说出了那声想要。

    靠。

    段嘉衍意识到,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就在他家的客厅睡觉。

    和他只有几道墙的距离。

    已经过了入眠的最佳时间段,段嘉衍睡意尽散,意识到自己短时间内不可能睡着了,他从床上起来,想去看看路星辞睡着了没。

    段嘉衍没锁房间门,他推开门后,压着嗓子试探性喊了声:“路星辞?”

    半天没等到回应。

    段嘉衍轻手轻脚走去了客厅,他慢慢绕到沙发边,又小声喊了一次对方的名字。

    沙发上的男生闭着眼睛,眼皮放松地垂着,呼吸平缓。

    段嘉衍看了一会儿,没见他有醒来的迹象,忍不住小声道:“你是猪吗?都不认床的。”

    没人回答

    段嘉衍突然觉得这个状况有点儿意思,他弯下腰,边观察对方边说话:“你说你睡这个犄角旮旯里,不觉得委屈吗?”

    他说着,视线掠过男生悬在外边的、长长的腿:“腿还伸不开,我都替你委屈。”

    路星辞似乎睡得很沉。借着窗外的光,段嘉衍逐渐适应黑暗的眼睛把他的轮廓看得很清楚。

    挺直的鼻梁,唇形偏薄。

    眼皮阖上后,他的眼型显得很好看。睫毛虽然长,但却不怎么翘,所以这双眼睁开看人时,才会有种说不出的散漫感。

    段嘉衍看了这张脸半晌,忍不住感慨了句:“还挺好看。”

    说着说着,他自己都把自己逗乐了:“我们路哥,也就比我差了那么一点吧,也是帅逼中的帅逼。”

    他边偷偷打量路星辞,边自言自语轻声嘀咕。慢慢地,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没去细想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常的反应。

    等看够了,段嘉衍直起身。

    他刚要起来,手臂突然被人用力一拉。

    段嘉衍毫无防备,一下被躺在沙发上的人扯进怀里。他一时之间没找到着力点,眼看着就要滑下去,路星辞伸手扶了把他的腰,让他坐在了自己身上。

    他们的距离变得很近。

    段嘉衍略微错愕地看着这双近在咫尺的眼睛。

    扣在他腰间的手指紧了紧,男生呼吸时的热气喷在段嘉衍耳边,嗓音带着丝丝困倦的沙哑:

    “睡不着吗?”

    作者有话要说:  你不也一样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