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难哄

推荐阅读:

    那一声询问, 让段嘉衍瞬间有了就此消失的冲动。

    他觉得自己的体温在一点一点上升。

    如果心脏真的被浸进了汽水里,大概现在就快要淹死了。

    “因为我不好意思。”段嘉衍干巴巴地承认。

    路星辞还来不及笑他,他耳根泛红、语速奇快:“你能不能别凑这么近说话还这么奇怪你看见一个人脸红了你还凑过去问他为什么脸红——这位同学,你平时似乎还聪明现在怎么就拐不过弯儿了?”

    路星辞没想到,他被逼急了会是这个反应。

    害羞到极点,反而会噼里啪啦反问他一大堆。

    “我的错, ”路星辞忍着笑:“我不该这样。”

    段嘉衍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拳头打在棉花上。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 脸上消下去的热意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

    段嘉衍勉强绷着表情, 点了点头:“希望你把自己的错误铭记在心,每天默念一遍,成为一个有眼力见的人。”

    “那你每天监督我,”路星辞很配合:“我努力一下。”

    段嘉衍:“……”

    段嘉衍觉得吧, 路星辞这个人, 还真挺会绕弯子的。

    临近新年,饶是在学校里, 也有了过节的氛围。

    元旦前一天是周四, 不少人都计划着出去跨年。上午最后一节课,宋意听课听得无聊, 一边看手机,一边小声对段嘉衍道:“南山广场有音乐喷泉, 零点还要放烟花, 听起来排场很大啊,想不想去那边玩儿?”

    段嘉衍凑过去看他的手机。

    去哪里跨年其实差别不大,但南山那边娱乐场所多, 跨年之前还能消磨消磨时间,段嘉衍觉得不错。

    而且跨年,人越多的地方越有氛围。

    宋意道:“我们学校应该挺多人要去南山吧?毕竟离得近。”

    段嘉衍也放轻声音:“那我们那天出去了,晚上回来都过了门禁时间。你是回家还是跟我住?”

    宋意正要说话。

    段嘉衍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发软。

    酸涩感沿着脊背爬了上来,指尖传来酥酥-麻麻的痒。

    宋意闻到了淡淡的花香味。他看着神情不太自然的段嘉衍,急忙道:“你去厕所?”

    段嘉衍点了点头,从抽屉里抽出了抑制剂。正好后门开着,段嘉衍出了教室,两三步朝厕所的方向走去。

    他从后门出去时,原本正在听课的路星辞侧了侧头,在稿纸上演算的笔尖停顿。

    路星辞眸光微敛。

    刚才,他好像闻到了段嘉衍信息素的味道。

    进厕所后,段嘉衍拉开隔间门,飞快上了锁。

    打抑制剂的过程中,段嘉衍依稀感觉背上有些疼。针头扎进手臂时他难耐地轻咬了一下舌头。

    等那阵让人肢体酸软的冲动过去后,段嘉衍长舒一口气。

    他把手伸到隔间门把上,猝然看见自己的手腕逐渐浮现出红色。

    他犹豫了一下,又把手收了回来。

    如果是以前,他可以直接回教室找路星辞帮忙。

    但他现在和路星辞的关系不清不楚,无论是要求对方临时标记、拥抱还是借衣服,似乎都不怎么合适。

    他在明知道对方对他抱有什么感情的前提下,还提这些要求,就像是仗着路星辞的喜欢肆无忌惮地利用对方。

    段嘉衍不太能做出这种事情。

    要不,就去医院待几天?

    其实隔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多数得了应激症的omega犯病时都是直接隔离的。说不定医院里还能找个有电脑的隔离室,他就去里边打几天游戏……

    这么想想,好像还行?

    段嘉衍看了眼时间。

    还有几分钟放学。已经隐约能听见走廊上学生们说话的声音,放学的时候会有大量学生出校门,他现在出去,走在路上估计得疼死。

    厕所已经算是学校里alpha信息素较少的地方了。手腕红痕增长的速度很慢,身上也没有特别疼。

    段嘉衍决定等一会儿,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再从厕所隔间出去。

    刚做完决定,他听见有人在外边喊他的名字。

    “段嘉衍?”周行琛边走边说话:“我之前看你往厕所的方向跑了,你在不在?”

    段嘉衍没细想,应了声。

    “你干嘛待这么久?蹲坑呢?”

    段嘉衍以为就他一个人,直接道:“没。”

    周行琛:“那你上完厕所了吗?一起走啊。”

    段嘉衍:“我等会儿走,你先走吧。”

    周行琛安静了片刻,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的路星辞,

    虽然不知道路星辞为什么特意拉着他来厕所一趟,而且自己还从头到尾不说话,周行琛还是问:“路哥,我们走还是不走?”

    周行琛说话的声音没有特意压低。

    听见那个名字,段嘉衍头皮一麻。

    “你怎么了?”路星辞开了口:“为什么在厕所待这么久?”

    他的声音不高,情绪莫测。

    段嘉衍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猜到他应激症犯了,硬着头皮否认道:“我肚子疼,我想在厕所待会儿。”

    门外。

    路星辞已经大概猜到他是什么状况了,他看着紧闭的隔间门,唇角扯了扯,对周行琛道:“你先走吧。”

    周行琛:“啊?”

    路星辞:“我在厕所抽根烟,一会儿再走。”

    他这句话既是跟周行琛说的,也是跟段嘉衍说的。

    等周行琛走了,路星辞故意挑了段嘉衍旁边的隔间,进去后,他没关门,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点燃了烟。

    段嘉衍闻到了丝丝缕缕的烟味。

    除了烟味,还有若有若无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干净的青柠和草木香牵扯着段嘉衍的神经,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有着可以缓解他疼痛的解药。

    本来还可以忍耐的应激症,似乎一下被放大了数倍。段嘉衍看着自己手臂上漫开的红痕,忍不住攥紧了五指,又松开。

    好疼……

    “还疼吗?”路星辞忽然开了口。

    他的嗓音平静,像是一句再正常不过的关切。

    “还好。”段嘉衍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正常:“你烟还剩多少?”

    “还早。”

    段嘉衍忍了忍,没忍住:“你为什么要在这儿抽?”

    如果不是路星辞的气息撩拨了他,他说不定不会有现在这么难受。

    就像在一个极度口渴的人面前摆了一杯水,偏偏这杯水还不能碰。段嘉衍都快被折磨死了。

    “我妈要是闻到了烟味,她会问。”

    “阿姨不让你抽烟吗?”

    “没有,但是她不喜欢。”

    段嘉衍疼得轻轻嘶了一声,只能靠着和他聊天转移注意力:“抽烟是不怎么好。”

    路星辞看他跟自己绕了半天也不愿意开口求助,都快被段嘉衍气笑了。

    明明这段时间他们的关系已经有了明朗的趋向,段嘉衍却在遇到问题时一下又缩回去了。他不介意哄着段嘉衍,让后者慢慢想明白。可对方这么闹别扭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这次他恰好发现了段嘉衍的状况,那下一次呢?

    段嘉衍也要这样可怜兮兮地缩在厕所里,等人都走光了,再忍着疼痛跑去医院?就不怕路上出什么意外?

    他第一次知道,段嘉衍对自己也能这么狠。

    路星辞压着火气,朝段嘉衍道:“我没成瘾,戒烟很容易。你要是觉得不好,你说一声,我会戒。”

    他暗示了一句:“你提的要求,我都会考虑。”

    段嘉衍安静了半晌。

    路星辞听见了他的声音。

    大概是想让自己显得轻松点儿,段嘉衍的话语间带着点儿吊儿郎当意味:“没成瘾就行。抽烟其实也挺正常。”

    路星辞听到这儿,面无表情地舔了下后槽牙。

    “行,”他把烟摁灭,声音冷淡:“我走了。”

    听见他要走,段嘉衍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兴许是本能、兴许是他真实的想法,他心里生出了一丝后悔。

    段嘉衍动了动唇,还是没说出求助的话。

    他听着路星辞拉开隔间门,脚步声渐行渐远。确定对方离开了厕所,段嘉衍再也绷不住,他一下划开锁,从隔间走了出去。

    刚朝门口走了几步,段嘉衍脚步一顿。

    他看见了站在门边的人。

    路星辞看见他出来,目光聚在他身上,反手锁上了厕所门。

    门关上后,周围的光线有些黯淡。

    男生黑沉的眸子安静地望过来,他脸上没什么情绪。路星辞的视线点过段嘉衍泛红的手臂,看见几乎占据了段嘉衍半边脖颈的红痕,声音又轻又淡:

    “你难受,为什么不来找我?”

    段嘉衍没有说话。

    他有点儿不适应路星辞此刻的模样,对方从没在他面前展现出这么强势的一面。alpha的目光仿若实质,一寸一寸扫过段嘉衍暴露在外的皮肤。

    他能清晰感觉到,路星辞现在的心情很差。

    等了半天,路星辞看他一动不动,近乎是无奈又妥协地走上前去。

    他刚才确实是有些冲动了。因为被段嘉衍的行为刺激到,他像是较劲那样,硬是在知道段嘉衍不舒服的情况下和对方耗着。

    他低着眼皮,看着面前这双剔透的眸子,温和地同段嘉衍商量:“我给你做个临时标记,再陪你去医院,行吗?”

    段嘉衍张了张口。

    他宁愿路星辞表现得不耐一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好言好语地同他说话。路星辞越是这样,他就越觉得愧疚。

    “不用了。”段嘉衍仓促地瞥开眼,避开了他的注视:“我自己去医——”

    他话还没说完,声音被迫停下。

    原本还跟他有一段距离的人忽然倾低身,他们的距离一下缩短,近乎要碰上彼此的鼻尖。

    四周的空气都似乎染上了那种清清淡淡的草木味。

    不等段嘉衍做出反应,属于alpha的信息素一下缠上了他,被应激症折磨多时的身体仿佛得到了救赎,段嘉衍的思绪不由得微微恍惚。

    等路星辞的手掌箍住他的肩膀,低下头,唇几乎要碰触到他的脖颈时,段嘉衍才一下清醒。

    “你别这样。”他往后避了避,因为疼痛、也因为对方身上让他迷恋的气息,声音有些颤:“你要是做标记,这就是第三次了。”

    在同一个omega身上做三次临时标记,多多少少会影响alpha的判断力,甚至有将两人捆绑在一起的意味。

    三次以后,alpha很可能会对其他的omega失去兴趣。他不想在自己还一团乱的时候就影响路星辞到这种地步,这样太不公平了。

    “第三次,”路星辞的声音很轻,却带给人强烈的压迫感:“怎么了?”

    见他动作顿了顿,段嘉衍忙道:“三次以后你会被影响,这样对你不好。”

    “你觉得我喜欢你这件事,是会被本能影响的?”

    “……”段嘉衍没吭声。

    “段嘉衍。”路星辞淡淡喊了他一声,到最后,竟是笑了:“你是不是有点儿太看不起我了?”

    被抓住手腕时,段嘉衍心里一沉。

    他条件反射想要挣扎,可路星辞的力气太大了,他发现他不能像对付其他人那样把后者甩开。

    第一次,路星辞将自己的信息素压在了他身上。

    大概始终是有所克制,段嘉衍并不觉得被alpha的信息素压制有多难受,只是腿脚一软,本能让他想要听从对方的意愿。

    意识到路星辞肯定被他逼狠了,段嘉衍的动作迟疑了片刻。

    也就是那一瞬间,他被猛地推到了隔间的门板上,对方的手掌先一步抵在了上边,护住了他的后脑。

    饶是有路星辞的手掌抵着,段嘉衍都觉得这一下撞得不轻。

    偏偏路星辞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伸手将他翻过去,人也覆在他身后——

    他们亲密地纠缠在一起。

    段嘉衍的胳膊下意识想要往后拐,却又怕太用力伤到对方,硬生生停下了动作。他只能警告般喊了一声:“路星辞!”

    后者将他那点儿反应尽收眼底,最后一丝犹豫都在发现段嘉衍停下攻击时化为了泡影。

    他舔了舔牙尖,肆无忌惮咬住怀中人的脖颈。

    信息素注入了脆弱的后颈,段嘉衍骤然丧失了抵抗的力量。他的指尖不自觉在隔板上挠了几下,刮出沙沙哑哑的暧昧声响。

    段嘉衍的喉咙收缩了两下,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路星辞应该是压着火气的,动作比过去都要粗暴,甚至透出alpha特有的兽性。咬在他腺体上的牙尖刺得很深。

    他彻底站不住稳了,身体一软,人也往下跌,横在他腰上的手臂略一用力,把他向上带了带。

    指节修长的手指抬了抬段嘉衍的下巴,强迫他把腺体完整地露出来。

    脖颈又被重新咬住。

    他们从来没做过这么长时间的标记,连续有信息素涌进腺体里,段嘉衍只觉得自己在一点一点升温。

    等他几乎快要丧失思考能力、只知道依赖身后的人时,路星辞才慢慢停下动作。

    一个完整的、清晰的标记留在了段嘉衍身上。

    路星辞看着他身上属于自己烙印,伸手把已经没什么力气的段嘉衍翻过来。

    四目相对。

    面前这双琥珀色的眸子泛着雾蒙蒙的水汽,因为他刚才堪称粗鲁的行为,面前人的衣衫有些凌乱。

    段嘉衍的喉结处有一颗淡色的小痣,脖颈和肩膀的线条都清瘦,肌肤白腻。

    花香与草木香黏在一起,他们的信息素相互融合,有了意乱情迷的味道。

    看着还没缓过神的段嘉衍,路星辞眼睑低垂。

    心里阴暗的、想要占有这个人的**,再也没办法克制。

    他低下头,鼻尖蹭过段嘉衍的鼻尖,还差一点,就要碰上段嘉衍的唇。

    alpha的气息笼罩着段嘉衍,满世界都是清清淡淡的信息素。

    察觉到路星辞想要做什么,段嘉衍在对方覆上来前,脑子一热,猛地推开他。

    才被标记过,一下用了这么大的力气,段嘉衍只觉得额角一抽一抽地,有些眩晕。

    反应过来路星辞做了什么,段嘉衍不可置信地伸出手,拇指不由得蹭过自己的唇角。

    段嘉衍眸光一暗,抿了抿唇。

    他手腕一扬,直接就要朝对方脸上揍去。

    路星辞眉梢微抬,没躲。

    在拳头快要砸在路星辞脸上时,面前气势汹汹的人毫无征兆停下了手。

    段嘉衍冷着脸同路星辞对视了几秒,手臂垂下,头也不回地推门离开。

    路星辞听着他的脚步声慢慢消失。

    良久以后。

    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好事,留在原地的男生唇线拉直,低声骂了句脏话。

    段嘉衍一中午都没睡着。

    一闭上眼,脑子里便会不断重复之前的景象。

    留在他身上的标记很深,若有若无的,鼻尖还能闻到一点草木香。

    他又一次想起了和路星辞对视时的画面。

    男生面容英气、皮肤白皙,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半遮住那双眼。

    直白又纯粹的渴求在他眸底滋长。

    段嘉衍当时会那么利落地扭头就走,不仅是因为下不了手,还因为他被路星辞的神情弄得心神混乱。

    那种过于放肆、近乎想要把他拆吞入腹的眼神,让段嘉衍脊背发凉,下意识就想逃避。

    人家看他一眼,他就怂得不敢动手了。更让段嘉衍接受不了的是,在这层害怕之下,他可能还有一点儿害羞。

    这就不对了啊。

    他咬老子,老子为什么成了害羞的那一个?

    段嘉衍想到这里猛地一锤枕头,宿舍的床铺被他弄出一阵闷响。连带着正在下梯子的宋意都有所感觉,茫然又惊恐地抬起头道:“小段!地震了!”

    “……”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下午上课。

    段嘉衍磨磨蹭蹭地进了教室,磨磨蹭蹭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身后的人一直在看他。

    如芒在背。

    段嘉衍假装漫不经心地玩手机,可视线总是不由得往后偷瞄。

    其实路星辞也没那么过分。

    说到底,路星辞也是担心他的病况。况且他之前拒绝标记的理由,似乎是透着质疑对方感情的意味。

    想是这么想,段嘉衍好几次想要直接回过头,最终还是拉不下脸。只能这么憋了整整一下午。

    傍晚放学时,学生们三三两两出校吃晚饭。路星辞的视线落到前排人的脖颈上,那里有一个浅浅的印记。

    整个下午,段嘉衍都没和他说一句话,连头也没往他这边侧一个,一副不想跟他来往的架势。

    他估计自己这回真的踩到段嘉衍的底线了,更让他心烦意乱的是,他对现在这个情况几乎可以算得上手足无措。

    说起来都好笑。

    明明是他闯的祸,他现在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自己惹出来的烂摊子,路星辞都觉得自己好像太没出息了一点。

    “我不出去。”他情绪不高,对陈越道:“你跟周行琛吃饭吧。”

    “行。”陈越答应得爽快:“要不要帮你带什么回来?”

    段嘉衍正想和宋意一起离开,倏忽听见背后传来说话声。

    段嘉衍听着他们的对话,刚要挪动的脚步钉在了原地,他突然对宋意道:“我不想出校了,你和沈驰烈去吧。”

    宋意纳闷:“你不是想吃酸辣粉?”

    之前不还兴致勃勃的?连辣度都想好了。

    段嘉衍面不改色:“突然没胃口了,我一会儿啃个面包。”

    宋意没多想,点头离开了教室。

    陆陆续续地,周围人都走光了。

    教室里渐渐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段嘉衍磨磨蹭蹭,硬是没能转过去。到最后他自己都烦了,正要一下干脆地扭过头——

    有人轻轻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在了他身侧。

    一颗奶糖,放在了段嘉衍的课桌上。

    “还生气吗?”

    空荡的教室里,男生的声音很轻,低低地压着,带着求和的意味。

    心脏像是被人捏了捏,最后一丝变扭在看见那颗奶糖后,也轻快地消失无踪。

    “你这是哄小孩儿?”段嘉衍伸手捡起那颗糖,神色不明。

    路星辞看见他侧过脸,把糖放回自己手里,不由得以为这是拒绝和解的意思。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难得产生了后悔的情绪。

    之前冲动之下对人家做了那种事,现在想把人哄回来,似乎挺难。

    下一秒。

    他听见段嘉衍轻声道:“我要草莓味儿的。”

    作者有话要说:  你哄就很好哄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