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哥哥

推荐阅读:

    他的语气太亲昵, 自然而然滋长出暧昧来。

    段嘉衍被他抱着,身上逐渐沾染上了他的味道。

    羽绒服还被段嘉衍抓在手里,他身上的衣服只有薄薄的一件。路星辞这样抱着他,他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手臂是怎么扣在他的腰上,把他抱了个满怀的。

    有意无意地,放在他腰上的手指微微朝下一滑。像是为手下的触感意外, 忍不住轻轻一掐。

    路星辞喃喃:“你好瘦。”

    段嘉衍脑子一热, 只觉得那截皮肤仿若有电流经过。他不自觉地缩了缩, 半边身子都酥麻了。

    “你觉得,”缓过来以后,段嘉衍诚心诚意地发问:“咱俩谁比较像流氓?”

    路星辞没反驳。

    过了一会儿,他略一勾眼, 声音里带着依稀的笑意:“幸好你答应了, 不然我对烟花都快有阴影了。”

    天空上的花朵还在盛开,爆裂时的声响宛如冬季的雷鸣。

    他说着, 感觉到怀里还有些僵硬的段嘉衍逐渐放松下来, 最后甚至沉默地往他身上贴了贴。路星辞觉得差不多了,正要松开手。

    一条白皙清瘦的胳膊, 从旁侧勾上他的腰。

    段嘉衍一边回抱他,一边在他耳边笑:“那不行啊, 我男朋友要是害怕这种东西, 传出去多不好听。”

    他说话时的声音吊儿郎当,透着一股子玩笑似的散漫,却又莫名显得认真。

    路星辞反应过来, 不由得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真的有人一句话就能让他丢盔弃甲。

    和表现出来的镇定自若不一样,段嘉衍的心跳速度快得要命。他很少跟人这样亲昵地抱在一起,再加上腰腹又是他的敏感带,路星辞一碰,他就有些招架不住。

    但他和路星辞之间,他才是谈过恋爱的那个人,要是因为一个拥抱就找不着北,实在是有点儿没牌面。

    可一直到烟花都燃尽了,路星辞还没有松手的意思。

    那阵害羞和新奇过去后,段嘉衍终于受不了了。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路哥,我们还要抱多久啊?”

    察觉到段嘉衍想要从他怀里跑出去,知道这家伙是坐不住的性格,路星辞失笑:“那不抱了。”

    话音刚落。

    他低下头,含住了段嘉衍的唇。

    段嘉衍:“!”

    段嘉衍彻底僵在了原地。

    我日?谁家谈恋爱是这样的,刚确定关系就亲上了?

    而且……

    段嘉衍感觉到对方有一搭没一搭啄他的唇,轰地一下,脸和脖子都红了。

    段嘉衍几乎是傻站在原地,任由他动作。等对方的舌尖快要碰上他的牙齿时,段嘉衍再也受不住。

    他往后避了避,后脑却覆盖上一只手,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路星辞会把他按回去。

    这种退无可退、受制于人的窘境让段嘉衍条件反射有了踹人的冲动。明明之前还那么温柔的人,在确定得到他以后,就肆无忌惮展露出了侵略性。段嘉衍莫名有了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他的情绪实在是很好懂,几乎都写在脸上了。眼看着段嘉衍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不自在,手也无意识在他背上拍了一下,路星辞知道这就是要他见好就收的意思。

    好不容易才追到的人,自然是不能欺负得太过了。

    饶是理智知道应该就此停下,alpha恶劣的占有欲却控制不住地蠢蠢欲动。

    他的牙齿不甘地磨了一下段嘉衍的唇片,而后对上那双泛着湿意的眼。

    段嘉衍到底是omega,天性让他在刚才的亲吻里不由自主放松了身体。他的神情略微茫然,似乎还没从刚才的亲昵中回过神来。

    “阿也。”男生的嗓音沾染上了欲念,轻而缓:“喜欢你。”

    “……”段嘉衍耳根还没降下去的热意,又气势汹汹地蔓延开来。

    “我第一次亲人,”路星辞的拇指抵在段嘉衍的眼下,轻轻摩擦:“有点儿没经验。”

    因为他带着温度的手指,后者的睫毛不由自主微微颤抖。

    这种生理性的示弱,路星辞也很喜欢。

    段嘉衍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在无师自通把人亲得头晕目眩后,还这么坦然地说,我第一次亲你,你担待一下。

    真的特别禽兽。

    可能有些人天生就带着会谈恋爱的buff。意识到这个,段嘉衍对比了一下自己刚才面红耳热的状况,胜负欲突然就不讲道理地升了起来。

    段嘉衍莫名不想输阵,他像个老司机一样熟练地点评道:“还行,挺好的。”

    路星辞沉默了一会儿,揉了揉他的脑袋。

    他不怎么了解段嘉衍的感情经历,但看之前那些事情,段嘉衍应该挺能浪的。

    初吻不是他的,他有一点不甘心。

    但以后段嘉衍能给的,他都会去拿。

    段嘉衍见他这么温柔体贴,突然就觉得后悔。

    他想解释一下自己刚才令人误解的行为,手机却骤然响起。

    段嘉衍的心思已经乱了,他手忙脚乱摸出手机,一不小心,就按到了免提键。

    宋意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后者只看见他拉着路星辞离开那一幕,这会儿整个人都很兴奋:“小段!你和班长跑哪儿去了!你想对人家干什么呢!”

    段嘉衍猝不及防被听见这通颠倒黑白的询问,差点儿没扔手机。

    他顿了顿,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声音还带着亲昵过后的沙哑:“我能对他干什么?”

    他说着,就要把通话状态从免提切回正常。

    路星辞却在这时按住他的手腕,摇了摇头。

    段嘉衍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去碰免提键。

    宋意浑然不知自己的胡言乱语被路星辞听了个干净:“你刚才抓着人家走出人堆那个架势,说你下一秒要强吻班长我都相信。你真没干什么?”

    段嘉衍:“……”

    段嘉衍眼睁睁看着路星辞在听见这句话后无声地笑了笑,而后视线下滑,停留在他的唇上。

    强吻是强吻了,但这个事件的主语和宾语需要调换一下。

    段嘉衍莫名觉得还在发热的唇片像是被刺了一下。当着路星辞的面,听宋意这么异想天开一通扯淡,段嘉衍实在有些羞耻。他巧妙地转移了话题:“你找我有事?”

    “你们还回来吗?”宋意这才想起正事:“我们在ktv开好包厢了。”

    段嘉衍侧头看路星辞,后者对他做了个口型:随你。

    段嘉衍想了想:“回来,房间号是什么?”

    他们到的时候,ktv里颇为热闹。

    沈驰烈看见他俩推门而入,激情开嗓:“进来的朋友们!伸出你们的双手!新一代k歌之王即将诞生,请给我一点掌声好吗!”

    段嘉衍:“……”

    段嘉衍:“你这不是连唱都没唱?”

    原本陈越正在唱歌,听到这里,伸手按了暂停,也直接不唱了,拿着话筒一声喊:“路狗!你们干什么去了!”

    沈驰烈也跟着瞎起哄:“当然是干该干的事情去了,手牵手离开,回来就不再是普通朋友!”

    陈越:“沈老板说得对啊!”

    沈驰烈:“陈老板很有眼光啊!”

    段嘉衍啧了声,唇角一扬,笑容里带着点儿不以为意的散漫:“乱叫什么你们?”

    面对起哄,他丝毫不害羞的模样,反而有种想把他俩的头磕在桌子上的狠劲儿。

    沈驰烈和陈越对望一眼,都在彼此眼里看见了犹疑和迷惑。

    不应该啊?

    都那样了,这俩还没成?

    路星辞的视线晃了一圈,包厢里都是熟人,早晚都会知道他们的关系。

    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路星辞手指向旁边伸了伸,而后弯曲,牵住了段嘉衍的手。

    他稍微让了让,好方便其他人看得更清楚,同时轻抬眉眼,笑道:

    “刚才干这个了。”

    一瞬间,整个包厢悄无声息。

    段嘉衍没料到他会突然牵自己的手。

    段嘉衍下意识想挣脱,最后却一动不动,乖乖让路星辞牵住。

    就像刚才还要出去咬人的狼狗,一下就变得温顺。

    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他们交握的手指上。

    “高中男生牵个手,是很有观赏性还是怎么的?”被他们看戏似地看着,段嘉衍也看戏似地看了回去。但和刚才那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不同,他显得很不自在。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这是在不好意思。

    沈驰烈明白了,段嘉衍不是不害羞,是只对特定的人害羞。

    陈越一愣,反应过来后:“我操!恭喜我们路总,17年solo生涯在今晚结束,您看看是不是应该摆十桌庆祝一下?”

    沈驰烈也抓起桌上另一个话筒:“恭喜我儿子成功脱单,结束为期4年的空窗苦旅!”

    陈越推算了一下:“不对啊,段嘉衍上一次谈恋爱是在什么时候?”

    沈驰烈直接把段嘉衍的老底扒了:“他上一次谈恋爱是在初二!可纯了,这家伙初吻还在呢!”

    沈驰烈拿了话筒,整个包厢都回荡着那声初吻还在。

    段嘉衍原本已经坐下了,这会儿恨不得站起来海扁他。

    路星辞听见那句话,又侧头看了看几乎可以用惊慌失措来形容的段嘉衍。

    他握住段嘉衍的手指不觉紧了紧,唇角的笑意越发明显。

    周行琛今晚经历了一番大起大落,从听见路星辞向段嘉衍表白的震惊,到发现他俩在一起的双重震惊。这会儿再听见段嘉衍上一次谈恋爱是在初二,整个人都快笑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段段!段段我以前真以为你挺能浪的!我错怪你了!”

    段嘉衍只想把周行琛和沈驰烈这俩人一起打包丢出去。

    他不在乎被人笑,他在乎的是在路星辞面前,被人拿这种事情笑。

    更何况他之前还在路星辞面前装了逼,轻描淡写评价了一句人家亲他亲得挺好,谁能料到还没到半个小时,就直接翻了车。

    “初吻这么好的东西,就直接便宜我了啊?”路星辞往他的方向靠了靠,声音压低,嗓音里蕴着若有若无的调侃意味,却又显露出几分郑重:“那我得好好珍惜。”

    段嘉衍被他这么撩了一下,耳根酥软。

    “那你的也便宜我了,”他一脸强装出来的镇定:“我们路哥这个条件,我肯定不亏。”

    他真的是强装的,最后几个字都有些吐字模糊。

    路星辞还来不及笑他,沈驰烈又开始掀起新一轮的风暴:“既然成了,那得有点儿表示啊。”

    陈越跟沈驰烈统一战线后,就十分跟得上沈驰烈的节奏:“那沈老板您说,该怎么表示呢?”

    沈驰烈这人骚主意一套一套的:“你俩谁大一点儿啊?”

    陈越一下懂了他的意思,一通鬼哭狼嚎:“路狗路狗!路狗大一个多月!”

    沈驰烈:“那儿子你跟人家谈恋爱,起码得叫一声哥哥吧?”

    段嘉衍受不了了,直接吼回去:“叫个屁!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你给老子消停点。”

    他说着说着喊了声宋意的名字,后者就坐在点歌台边,一直在笑:“给这个逼点一首哑巴,让他从头到尾领略一下这首歌的真谛,别再出来祸害人了。”

    沈驰烈也不介意:“儿子点的歌,爸爸当然义不容辞,但是这歌的key有点儿难把握啊。”

    陈越:“没事儿,我陪你唱。”

    沈驰烈:“陈老板!”

    陈越:“沈老板!”

    两个人迅速建立起了友谊,已经开始快快乐乐合唱了。

    段嘉衍懒得再看那两个戏子,他收回视线,见路星辞靠着沙发,有些懒散的模样。

    男生长眸深黑,眼尾处有道浅浅的褶皱。脖颈一片干净漂亮的白。

    这么好看的人,现在是他的男朋友。

    心里恶作剧一般的心思再也抑制不住。段嘉衍大着胆子凑到他耳边,突然叫了一声:“哥哥。”

    路星辞微怔。

    那声轻飘飘又戏谑的哥哥,像是剔骨刀,一寸一寸剔掉路星辞的理智。

    他看着段嘉衍,眼里的情绪压抑又深沉,唇角也随之扯了扯。

    段嘉衍有点儿新奇地看着他,像是没料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而后不由得笑起来,眼里仿佛有一弯月亮。

    他天性就是这样,单纯又随心所欲,有时候甚至到了没心没肺的地步。

    就像现在,他凑过来,在路星辞耳边恶劣地吐息。

    “哥哥,”段嘉衍笑了,坦白道:“我刚才也是,第一次和人亲。”

    路星辞嗯了一声。

    他的手指搭在段嘉衍的后颈上,充满了控制欲地轻轻一捏。

    段嘉衍被他这么捏猫似的一捏,心虚又心痒,突然有了个过火的想法。

    他犹豫再三,实在是羞涩,但又实在想看路星辞的反应。

    段嘉衍心一横。

    他身子倾过去,附在路星辞耳边小声说:“下次你可以把舌头伸进来,我不咬你。”

    作者有话要说:  好,你哥知道了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