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占有欲

推荐阅读:

    那句话蹭过耳畔, 让暴露在外的皮肤都升起温度。

    像是一把把小勾子,刺进路星辞的心脏。

    他安静地半阖眸,看向段嘉衍。

    后者说完话,大概也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狗胆包天,眉目间都透着羞涩。还有一点儿不识好歹的轻浮。

    他们这样对视了数秒。

    段嘉衍先顶不住了。

    这种一触即发的氛围格外考验人的心理素质。路星辞的睫毛垂着,在眼下打出沉甸甸的阴影。

    他知道路星辞不可能任由他乱撩, 但他不清楚对方究竟想做什么。危机感挟住了段嘉衍, 他心虚地往后退了一退。

    这个逃避般的动作, 似乎刺激到了面前人的神经。

    他被按倒在沙发上。

    毫无征兆的变动让段嘉衍下意识想要挣扎,可他越是挣扎,就被按得越紧。

    路星辞侧身压着他,段嘉衍睁大眼睛。

    沈驰烈和陈越还在一唱一和:

    “甜言蜜语, 谎言嬉笑……”陈越唱着唱着一晃脑袋, 示意沈驰烈接上:“沈老板您请。”

    “吻我至凄冷的深宵——我操!这是在干什么!”沈驰烈的声音直接变了调。

    路星辞大概也意识到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了,他伸手快速扯过自己脱掉的外套, 一下罩在了他和段嘉衍身上。

    没人能看见衣服底下, 他和段嘉衍究竟在干什么。

    宋意都要看呆了:“班长这个尺度,是不是稍微大了点儿?”

    周行琛也快看呆了:“我去?!”

    随即又觉得这么搞对象很带劲啊:“我学一学。”

    陈越在这个时候的反应就比所有人都要上道了, 他看了一会儿,切入了下一首歌:“让他们玩儿, 咱们唱咱们的。”

    等路星辞起来时, 段嘉衍琥珀色的眸子潋着,眼皮耷拉。先前那点儿张牙舞爪的样子都被磨了个干净。

    更让人难以启齿的是,他心跳快得要命, 喉咙忍不住一直收缩。

    他很紧张。

    路星辞的指腹磨蹭过他红肿的唇角,提醒他言而无信:“你刚才,还是咬我了。”

    “……”段嘉衍还没缓过来,猝不及防听见这一声指控,几乎是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你不觉得你这样特别不像话吗?”

    路星辞最后在他唇角按了一下,收回手:“不觉得。”

    自然得不能再自然。

    相比之下,他就像个没谈过恋爱的傻白甜。

    段嘉衍实在不想输得如此彻底。他快速思索,勾出一个假笑:“对不起啊,哥哥,咬疼你了。”

    “没事儿,”路星辞温和地拍了下他的脑袋:“哥哥不跟你生气。”

    “……”

    进入新一年后,最让大部分学生在意的是寒假之前的期末考。

    教室里开着暖气,因为温差,玻璃窗上结出白茫茫的雾。

    宋意侧过头,旁边的段嘉衍还在算题,他已经维持这个状态一整节早自习了。

    自从跨年之后,大多数人都开始准备期末考试,令宋意没有想到的是,段嘉衍也在备考。

    下课铃打响时,段嘉衍直接扔了笔。

    他从抽屉里摸出一根棒棒糖,三下五除二撕掉包装纸,动作堪称粗暴。

    “你说,”段嘉衍面无表情,狠狠磨了一下棒棒糖:“为什么答案永远和我算出来的不一样?”

    宋意听着他牙齿嘎吱嘎吱咬碎棒棒糖的声音,充分体会到了段嘉衍此刻的心情。

    “学习,就是一个不断寻找失误的过程,”宋意安慰他:“你现在发现了你的错误,考场上就不会再犯。”

    “然后在考场上,我又会有新的错误。”段嘉衍叹了口气:“错误这玩意儿是不是会有丝分裂?”

    宋意听见他这声颇有文化的有丝分裂,犹豫了一下。

    “小段,”宋意还是没忍住:“你真打算当好学生了?”

    “我都答应我妈了,”段嘉衍咬着棒棒糖,吐字有些含糊:“总不能骗家长。”

    听到这里,前排的周行琛一下扭过头。

    联考过后,段嘉衍前边坐的人从学委变成了周行琛,周行琛听着他和宋意的对话,刚酝酿出来的睡意都没了,他回过头,看着段嘉衍:“那你以后还玩儿吗?”

    段嘉衍稍作考虑,点了点头:“我要当一个学习娱乐两手抓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行琛开始爆笑:“你再说一遍,你要当个啥?”

    宋意紧随其后,边笑边划拉手机:“不行,我要跟沈驰烈分享今日的快乐。”

    段嘉衍危险性地恩了一声,宋意不受影响。

    几秒过后,宋意狂笑着把手机横在段嘉衍面前。他看见宋意把他那句话发了过去,沈驰烈回了一串浮夸的哈哈哈哈哈。

    后面还跟了四个字。

    我儿天秀。

    段嘉衍一瞬间涌起了杀掉沈驰烈的冲动。

    他们正闹腾,路星辞捧着英语作业从教室门口进来。

    这边鸡飞狗跳的,路星辞一眼就看见皮笑肉不笑的段嘉衍,他把英语作业放在自己的课桌上,揉了把那个浅色的脑袋。

    “在聊什么?”他问段嘉衍:“都快跳起来了。”

    “他们打扰我学习。”段嘉衍看见他,张口就开始告状:“还嘲笑我想成为一个会玩的学霸的理想,我的理想来源于你,他们嘲笑我就是嘲笑你。”

    路星辞看了看周行琛和宋意。

    他俩见段嘉衍在路星辞面前颠倒黑白,一时摸不准路星辞的想法,只能双双闭嘴。

    段嘉衍还在添油加醋:“沈驰烈今天又妄想给我当爹,你说我要不要冲到四班做掉他?”

    “好了,”路星辞又揉了揉他的头,从自己桌上顺过英语练习册,分了一半给他:“来帮我发作业。”

    段嘉衍自然而然接过练习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眼看着段嘉衍真的老老实实去发作业了,周行琛颇感惊讶:“他就这么走了?刚才不还打打杀杀的?”

    宋意诧异过后,笑嘻嘻道:“小段在班长面前还挺可爱的。”

    段嘉衍端着练习册,一个一个地发。

    看见他发作业,班上玩得好的男生开始笑话他。

    “段哥?发作业呢?”

    “段哥,怎么能屈尊发作业呢?”

    “你不看看,另一个发作业的是谁。”

    “要我说,班长还是牛逼啊,我们段哥都能驯服。”男生边笑边道:“我跟段哥当了一年多的同学,第一次收到段哥亲手发的作业,这一天我将铭记在心。”

    更有人直接双手捧过作业:“谢谢段哥谢谢段哥。”

    段嘉衍本来还懒得搭理他们,到这儿绷不住,也跟着他们笑了。

    他们有意无意调笑他和路星辞的关系,段嘉衍也没否认。

    早上的第二节课是物理。

    教他们物理的老师脾气很好,就是年纪上去了,讲课慢慢悠悠的。教室里经常出现倒一大片的场景。

    物理老师在上边讲上周的周考卷。往常这种时候,段嘉衍坚持不了十分钟就会睡着,但今天,想到还有半个月就要期末考了,饶是段嘉衍困得要死,他也坚持听了下来。

    路星辞写题的间隙,看见他撑着脑袋,在那儿认认真真听课。

    他想了想,跟陈越商量了一下,下课去了趟赵敏君的办公室。

    回来的时候,路星辞戳了一下段嘉衍。

    “刚才上课没睡觉,”他眼弯起,语气里带着调侃的意味:“稀奇。”

    段嘉衍听见他这么说,盯着他。

    “连你也笑话我,”段嘉衍面无表情:“你令我很失望。”

    陈越没忍住,笑了声。

    “别失望了,快搬过来,”陈越道:“外挂都给你置办好了。”

    段嘉衍愣了愣:“什么外挂?”

    陈越以目示意同样在笑的路星辞:“这个,以后就是你的专属辅导了。他从今天开始跟你当同桌,开心吗?”

    段嘉衍脑子里面过了一遍陈越的话,最后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那个专属上。

    段嘉衍眼睫颤了颤,漂亮的眼睛勾起来,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他猛地拍了一下路星辞的手,兴高采烈的模样一点儿也不遮拦:

    “我的专属吗?”

    他表达感情的样子直白得过了分,连着占有欲也不加掩饰。

    路星辞被他突然抽了一下,嘶了声。

    段嘉衍力气大,这么一下子用力拍下来,他手背都微微泛红。

    他半开玩笑,也是真的觉得疼,不由得笑话他:“你以后,还真要家暴啊?”

    “哪儿能呢哥,”段嘉衍开心道:“我动谁都不能动你啊。”

    路星辞失笑,看了眼段嘉衍那边的书。

    自从开始学习后,段嘉衍就买了一大摞教辅,乍眼看过去数量还挺吓人:“要不要帮你搬?”

    “不用,我自己来。”段嘉衍已经适应了自己的新角色:“我从来不给同桌添麻烦。”

    他说着,就要起来搬书。

    宋意茫然地看了看开始搬书的段嘉衍和陈越,迟来地意识到自己被安排了。

    “小段,”宋意表情痴呆:“你不要我了吗?”

    段嘉衍一边搬书,一边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想了想,手撑在书堆上,倾身示意宋意过来些。

    宋意朝他靠近。

    “不是不要你,是给你找了个a,你跟他好好相处。”段嘉衍昂了昂下巴示意陈越。他这会儿自己春风得意,生平第一次有了做媒的念头:“加油,我们小陈总也算是高官贵胄了,你要是和他在一起,就是嫁入豪门了。”

    宋意:“……”

    当天夜里,段嘉衍洗了澡出来,宋意在宿舍里插着耳机玩手机。

    段嘉衍推开阳台门进门,带来了阵阵室外的寒意。宋意听见他小声嘶了声,似乎是被外边的风雪天冷到了。

    宋意看了看手机上的画面,又看看给自己倒热水喝的段嘉衍,眼里划过一丝恶作剧的兴奋。

    “小段,”他招招手:“来来来,给你看好东西。”

    “什么东西?”

    段嘉衍没多想,两三下爬上了宋意的床。等宋意把手机屏幕正对着他,段嘉衍才一下睁大了眼睛。

    他忍不住笑了:“你怎么回事儿?宿舍是给你看这些的地方?”

    “要耳机吗?”

    段嘉衍摇头,他口渴,惦记着自己倒出来的水:“你自己看。”

    “这里边有完全标记的过程。”宋意戳戳他的脊背:“你不学习一下?”

    “……”段嘉衍可疑地沉默片刻,才突然反驳:“我学这个干什么?”

    “你这里,”宋意点了点自己的脖颈,笑得意味深长:“你和班长临时标记三次了吧?你真不学习一下?”

    段嘉衍睨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到底是青春期的男生,对这种事情都怀揣着好奇心,段嘉衍接过了耳机,和宋意一起靠在了床头。

    宋意这个黏人的家伙凑到了他的肩膀边,还不忘一声感慨:“想不到有生之年我还能跟你一起看ao片儿。我们o圈名言,和alpha终身标记时,即使忍住眼泪,水也会从其他地方流出来。”

    段嘉衍茫然:“什么水?口水?”

    宋意:“……”

    宋意突然有了带坏小朋友的愧疚感。

    看着看着。

    “操,”段嘉衍快疯了:“这什么?不可能吧?这人看起来快死了——我靠,哭了啊?”

    “哭了都还不停下,o不是在躲吗?”段嘉衍觉得这个alpha很过分啊:“这哥们儿不能缓一缓?”

    “哈哈哈哈哈哈哈!”宋意快笑死了:“那你以后叫班长停下试试,你看他不收拾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看完了,时间已经不早了。

    段嘉衍爬回了自己的床上,宿舍里熄了灯。黑暗笼罩下来后,一切都变得隐秘又幽静。

    段嘉衍的脑子里闪过几幅今晚看见的画面。

    他以前还是beta时,谈恋爱并没有考虑过第二性别,可他现在是omega了,他只能当承受方。

    想起今天屏幕上哭得要死要活的omega,段嘉衍皱了皱眉。

    看起来挺吓人。

    但那个omega最后笑着吻了alpha一下,似乎心情还不错。

    到底是什么感觉……

    他和路星辞,以后也要做这种事?

    段嘉衍越想越难耐,头闷在枕里,忍不住哑声骂了一句操。

    作者有话要说:  要

    *ktv里唱的歌是倾城,陈奕迅的版本很好听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