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情侣

推荐阅读:

    段嘉衍是被付媛的敲门声吵醒的。

    付媛似乎在门外说了什么, 抱着他的人应了声,轻手轻脚放开他,从床上起来。

    朦胧中,段嘉衍听见路星辞去开了门。

    路星辞和付媛说话的声音很小,段嘉衍模模糊糊只听见路星辞说了句他没事。

    意识到那句话指的是自己,段嘉衍嗅着空气中的信息素, 从睡梦中乍然醒来的不适被一点点安抚。

    昨夜皮肤上的疼痛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揉了揉眼睛, 在枕头上懒懒地蹭了一下。

    有阴影落在他脸上,感觉到温热的指腹摩挲过他眼下的皮肤,段嘉衍睁开眼睛。

    “几点了?”他话里还带着倦意。

    “十点半。”路星辞的声音很清醒,想来应该已经醒了一会儿:“睡醒了没?”

    段嘉衍点点头。

    他想起昨晚那一大堆事情, 不好意思再在床上赖下去。他翻身起了床, 把脚伸进拖鞋时想起了什么:“你带洗漱的东西了吗?”

    “阿姨昨晚帮我找了一套。”

    段嘉衍应了声。

    他踩着毛茸茸的拖鞋,拖着步子去洗漱。

    因为起得晚, 付媛让他们先吃点东西垫垫, 然后再回宁城。

    付媛看段嘉衍坐着吃东西,眼下还有浅浅的青色。

    他肤色白, 一旦熬夜,黑眼圈就有些明显。

    想起昨晚敲了段嘉衍的房门几次他都没回应, 她最后推开门时, 竟然看见他脸色苍白地倒在床上。付媛当时头脑空白了一瞬,反应过来后,才连忙去打急救电话。

    医生一看段嘉衍肌肤上的红痕就说是因为应激症, 而且他的应激症应该有很长时间了。

    海城的医院不好找隔离室,她正联系朋友帮忙,有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

    电话那边是个男生,对方说是段嘉衍的同学,还向她解释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段嘉衍的应激症都被安抚得很好。

    因为他一直在依靠那个男生的信息素。

    见面的时候,路星辞给了她一份南山医院的匹配度报告。医生看过后,确定他的信息素能缓解段嘉衍的病况,甚至比隔离室还要有效。

    在医生的建议下,他们带段嘉衍回了家,由路星辞陪着他过了一晚上。

    付媛看着他俩坐在一起吃早餐。段嘉衍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拍了一下路星辞的手臂,示意后者把装橙汁的玻璃壶递给他。

    路星辞被这么拍了一下,拿过段嘉衍的杯子,直接替他倒好了橙汁。

    付媛将他俩的互动落在眼里,心中的担忧稍许缓和。

    她昨晚一听路星辞的名字,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能在非工作时间把南山的医疗记录调出来,早些时候,乔楠的判刑也由路星辞插手过……她当时看着面前这个温和有礼的男生,感激的同时,心里不免升起了一丝顾虑。

    路家的下一任掌权人,尽管年少,也能看出日后会成长到何种地步。如果不是段嘉衍恰巧和他做了同学,这样的人物,几乎不可能跟他们的家庭有交集。

    她面前这个男生的条件太好了,人也聪明,她有些担心段嘉衍会吃亏。

    毕竟alpha一生能标记数个omega,omega却只能被一个alpha占有。虽然法律只允许一a一o制,但私底下,越是高门贵邸,不堪入耳的事情越是屡见不鲜。

    可想到路星辞连夜从宁城赶过来,为了让她安心,手机里还带着电子档的匹配度报告,她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她想了一夜,迟迟没有睡着,实在是挂念段嘉衍的情况,天快亮时她走到段嘉衍的房门外,悄悄推门看了看。

    两个人睡在一起,路星辞的手臂亲昵地揽着段嘉衍的肩膀,但看得出来,也只是抱了抱。

    想起昨晚路星辞提议带段嘉衍回宁城,她原本还略觉迟疑,这下心里也有了打算。

    等段嘉衍吃完早餐,付媛把他单独叫到了房间里。

    她看着他还有些疲惫的神色,柔声问:“你得了应激症,为什么不告诉妈妈?”

    “我怕你担心。”段嘉衍见她没有埋怨自己,放松下来时,心里也觉得愧疚:“而且当时在南山,我和路星辞一起做了检查,医生说他能帮我缓解应激症,我就觉得暂时不用跟你说这事儿。”

    “太乱来了,”付媛摇头:“你遇见的如果不是他,指不定要出什么意外。”

    她说着说着,还是皱了皱眉:“不过也怪我,这半年因为工作和你弟弟……我对你太不关心了。”

    段嘉衍看见她眼里蕴着的自责,连忙去拉她的手:“妈,你别这么说。”

    付媛停下话头,轻拍了拍他的手背。

    “不说这些了,”她换了个话题:“说说他吧,你那个同学。”

    段嘉衍怕她不知情:“他和我是,那个。”

    他顿了顿,神情不大自然:“情侣。”

    付媛听到这儿,不由得笑了笑:“我知道,他跟我说过。”

    这两个人一个坦荡得直接提出帮忙治疗应激症,一个连承认是情侣都要不好意思。

    段嘉衍啊了一声。

    又摸了摸鼻子。盯着她看。

    看他这副紧张路星辞的样子,付媛笑着摇摇头,握着段嘉衍的手又捏了捏。

    半晌,她慢慢道:“挺好的,他有能力照顾好你,也对你很上心。”

    看段嘉衍松了口气,付媛话锋一转。

    “但他毕竟是alpha,”付媛委婉地提醒他:“你也要学会保护自己。”

    段嘉衍穿的睡衣是衬衫式的,昨晚他睡得不规矩,领口散乱,一截脖颈光滑白嫩。

    他自由散漫惯了,她担心一些涉及到ao之间的事情,他也同样不怎么注意。

    “有应激症的omega,腺体都发育得不成熟,成年以前,不能承受太激烈的事情。”她意有所指:“你也别太麻烦人家。”

    段嘉衍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这个。

    “不会,我那什么、不是,你怎么会想到这个?”段嘉衍听见他妈跟他提这档事,耳根一下热了,磕磕巴巴道:“我们不会——”

    “嗯,”付媛打断他:“妈妈就是提醒你一下。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

    “……”段嘉衍被刺激得说不出话来。

    “去人家家里做客,要懂得礼貌。”付媛看他耳根红了,轻言细语道:“妈妈今早出门买了些年货,你给人家带过去。要多谢谢他妈妈,如果不是她帮忙,他昨晚也过不来。”

    “最近云深的病情稳定了很多,等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好,我就去给他们家人道谢。”

    段嘉衍看付媛慢条斯理的,却是已经下了决定的模样。

    他昨晚还跟路星辞说,要是付媛知道了他的应激症,必然会去登门道谢。

    想不到这么快,这事儿就要成真了。

    等回到宁城,已经是傍晚十分。

    路家的大宅坐落在景山胡同附近,这边是宁城最高档的住宅区。青瓦白墙,山石草木。偌大的中式宅院在昏黄的夕阳中,有种静谧的气派。

    从大门进去后,经过流水潺潺的亭台长廊,才步入主宅院。

    时间恰巧赶上晚饭,看见他们,家里的阿姨通知了一声。姜瑶从屋子里走出来。

    她见路星辞牵着段嘉衍,眼睛亮了亮,笑着上前:“我听星辞说你喜欢吃辣菜,给你做了冷兔丁,你一会儿尝尝。”

    “我妈妈手艺好,但她一年进不了几次厨房。”路星辞在旁边接过话:“今天沾了你的光了。”

    段嘉衍听到这儿,琥珀色的眸子弯成月牙。他道了谢:“麻烦阿姨了。”

    姜瑶应声点头,而后仔细看了看段嘉衍暴露在外的皮肤,见没什么乱七八糟的过敏痕迹,才放下心来。

    “快进来吧。”姜瑶边说边朝前走:“这么急匆匆赶过来,挺折腾人的。”

    路星辞看段嘉衍跟上去,拍了下他的肩膀,段嘉衍回头瞅他一眼。

    路星辞压着嗓子,打趣似的:“表现得这么乖,怕我家里人不喜欢你啊?”

    段嘉衍盯着他看了顷刻。

    趁着姜瑶看不见,他抬起手肘,毫不留情地拐了路星辞一下。

    一点都不见刚才那副乖乖仔好学生的样子。

    看他翻脸比翻书还快,打完扭头就走,路星辞不由失笑,也跟了上去。

    进到室内后,姜瑶先去了厨房,她让路星辞带段嘉衍去客厅休息一会儿。

    绕过缕空的隔断,整个客厅是典雅的水墨色系,红木家具摆放错落,有绿植加以点缀。

    在客厅的角落,有位老太太正在修花。她着一身宽松的改良式唐服,仪态端正。

    段嘉衍进来时,她刚剪下一簇花枝。

    看见他们,老太太将手里的修枝剪交给佣人,先是擦了把手,才笑着上前一步。

    路星辞轻捏了下段嘉衍的脖颈,介绍道:“这是我奶奶。”

    段嘉衍看着面前笑容和蔼的老人,像之前面对姜瑶时那样,乖乖巧巧地同长辈打招呼:“奶奶好。”

    老太太的目光从他脸上掠过,眼里的笑意深了几分:“你好。”

    她说着,又嗔怪那样看了眼路星辞:“怪不得你上次为了他,连我生日都没赶过来。听你妈妈说,昨晚你直接跑去海城接人了?”

    段嘉衍摸不准她的意思,下意识目光微侧,看向路星辞。

    注意到他的情绪,路星辞不动声色牵住他的手,轻捏了捏。

    路星辞朝她笑笑:“我接他过来,您正好跟他熟悉熟悉,将来还要看他几十年的。”

    老太太瞅他一眼,又看着一直留心他们的段嘉衍,也轻声道:“这孩子看着顺心,长得好,听你妈妈说,脾气也挺好。”

    段嘉衍:“……”

    段嘉衍决定从这一刻起,在路老太太面前当一个脾气好的人。

    晚饭结束后,路星辞的奶奶过来给了段嘉衍一个厚厚的红包,段嘉衍惊讶的同时,连忙跟她道谢。

    “这是我和爷爷一起给的。”她稍作停顿,续道:“星辞第一次带人回家,他以前也没喜欢过什么人,要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还要你多担待。”

    “没有没有,您言重了,”段嘉衍看她这么客气,也诚实了一回:“我们……其实一直都是他在帮我。”

    “那是他应该做的。”老太太眉目柔和:“什么时候有空了,多来这边玩。”

    等他们说完话,姜瑶带段嘉衍去了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和路星辞的离得很近。段嘉衍在房间里开了行李箱,正在找换洗的衣服,有人在外边敲了敲门。

    “谁?”

    “是我。”路星辞在门外道:“能进来吗?”

    段嘉衍应了声。

    路星辞推门而入,看见他正在找衣服:“要洗澡了?”

    段嘉衍点点头,继续回身翻找衣服。他已经把行李箱翻了两遍,确定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凉了。”段嘉衍站起来:“我今天收拾东西太急,忘了带睡衣,我妈看见我把睡衣留在家里,肯定得念叨我。”

    “那你晚上睡觉穿什么?”

    “穿t恤吧。”段嘉衍道:“我应该带了一件长袖的t恤,就是有点儿厚。”

    路星辞看他翻出了一件白色的t恤衫。

    和他说得一样,确实挺厚。

    穿这种衣服睡觉不会有多舒服。路星辞看他半跪在行李箱旁的模样,心思活泛起来,开口问:“你要不穿我的睡衣?”

    段嘉衍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衣服,又看看路星辞。犹豫再三,最后点了点头。

    等洗完澡,要穿衣服时,段嘉衍把手放在那套深蓝的睡衣上,又缩了回来。

    他看着面前的睡衣,迟来地意识到这是路星辞穿过的衣服。

    想到它曾经贴合过对方的皮肤,或许还沾染了一点儿属于alpha的信息素……

    “操。”段嘉衍骂了一声。

    他要不还是去穿t恤吧。厚是厚了些,但至少没这么折磨人。

    正这样想着。

    “你洗完了吗?”路星辞在外面敲了敲浴室门:“挺久了。”

    “洗完了,”段嘉衍道:“我穿个衣服。”

    门外的男生安静片刻。

    “衣服合适吗?”路星辞忽然问:“会不会大了些?”

    段嘉衍看了看自己压根没碰到的睡衣,睁眼说瞎话:“我穿还行。”

    他现在才说自己不好意思穿路星辞的衣服,光想想,都能猜到外面的人会怎么笑话他。他能给路星辞这个机会?

    穿就穿了。

    段嘉衍狠了狠心,伸手抓起上衣,硬着头皮往自己身上套。

    他出来的时候,路星辞正坐在床上玩手机。

    看见段嘉衍拉开浴室门走出来,路星辞手指停顿,眼皮抬了抬。

    随着年龄的增长,alpha和omega的体型差距会愈发明显,尤其是他们这个年纪,身形的差别通常格外鲜明。

    段嘉衍的个子虽然没比他差太多,但远比他要清瘦。在他身上合适的睡衣,到了段嘉衍身上就变得松松垮垮。像是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大概是为了走路方便,段嘉衍把裤脚挽了起来,白净的脚踝细细瘦瘦的。

    他边走边擦头发,睡衣的领口有些湿润。

    不知道段嘉衍是不是不适应,迎上他的视线时,形状漂亮的喉结不自觉地滚了滚。

    像是在紧张。

    路星辞眸光微黯,目光从他身上滑过。在段嘉衍经过时,他伸出长腿,出其不意地拦了一下。

    段嘉衍没想到他会突然伸腿,脚下被这么一绊,人失去了平衡,被路星辞顺势扯进怀里。

    他倒下时的惯性不小,路星辞直接搂着他倒在了床上。手机被摔在了床边,路星辞没管。

    他保持着抱住段嘉衍的姿势,翻身压在后者身上,手指轻轻揉捏段嘉衍的耳垂。

    察觉到他的omega想要挣扎,他贴在段嘉衍耳边说话:“别动,我看看。”

    他们离得极近,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段嘉衍身体有些僵,他扯了扯唇,有些窘迫:“看什么。”

    “看看你,”男生居高临下打量着他:“穿我衣服的样子。”

    路星辞说话时,往日略显散淡的眼勾起,脸上带着依稀的笑意,显得饶有兴致。

    “……”段嘉衍扭过头,不和他对视:“看够了没。”

    路星辞没直接回答他,而是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和他商量:“明天家里要来客人,我可能没办法一直顾着你,给你做个临时标记?”

    段嘉衍点点头。

    他背过身,脸埋进枕头里,主动把雪白的后颈露了出来。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做标记了,段嘉衍的脖颈皮肤光洁细腻,曾经留在上面的痕迹都不见踪影。

    路星辞捏了捏他的后颈,心底情不自禁攀升起欲念。

    他想在他的腺体上留下终身抹不去的痕迹。

    要等他长到多大呢?

    路星辞有些苦恼地想。

    再等个几年,他大概就真的忍不住了……

    标记时,段嘉衍不由得闭了闭眼。

    这是他和路星辞之间的第四次标记。

    临时标记的影响的确会叠加,无论是对alpha还是omega。

    原本路星辞还算克制的动作,最后也变得粗暴,他被用力按死在床上。

    段嘉衍不自觉捏紧了床单,到最后,他从喉咙里挤出低低的一声。

    “呜……”

    他的声音似乎刺激到了alpha,咬着他脖颈的力量逐渐变大。

    临时标记结束后,段嘉衍瘫在床上,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他甩甩脑袋,慢吞吞地爬起来。突然听见旁边人问:“晚上我睡哪儿?”

    段嘉衍莫名其妙:“你不睡你房间?”

    路星辞瞥他一眼,没说话。

    段嘉衍反应过来了,他其实也不介意和路星辞睡一起。可想起姜瑶,他又觉得不能由着路星辞乱来:“你妈妈都给我安排房间了。”

    “你真以为,她不知道我想干什么?”路星辞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他:“她把钥匙放哪儿我都知道。都进我家了,还想躲呢?”

    段嘉衍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但他还是不想在别人家里太肆无忌惮,况且这才第一天,万一姜瑶临睡前想去查一查路星辞的房,就算她对他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真看见路星辞房间里没人,也还是不怎么合适。

    “那你深更半夜再过来。”段嘉衍点了点头:“我给你留个门。”

    “……”

    “这样还很刺激。”段嘉衍试图说服他:“你还能体会一下偷情的感觉,一辈子说不定就这么一次了,你觉得呢?”

    路星辞都快被他逗笑了。

    他一手掐住段嘉衍的腰,另外一只手勾过他的脖颈,不轻不重地一按。

    才被标记过,那块的皮肤异常敏感。

    “阿也。”他喊了一声。

    段嘉衍一个哆嗦,大脑宛如过电。

    他的眼睛漫上了水汽,近乎是控诉般地看着路星辞。

    被他控诉的人将掌心拢在他的后颈处。这么有威胁性的动作,声音却轻而缓,莫名显出几分可怜:“让我跟你睡。”

    “……”

    段嘉衍觉得自己快炸了。

    作者有话要说:  段嘉衍!把持住!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