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我以后

推荐阅读:

    他的音调很平, 话里还带着凉意。

    也不算什么特别震怒的模样,但他这副冷冷淡淡的口吻,再一对比瘫着的霍恒,现场的效果相当震撼。

    三中的不良少年们缓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什么一对一的单挑。

    他们是来打群架的。

    虽然原本的目标是黑皮他们, 这会儿莫名其妙冲出个段嘉衍, 但段嘉衍是一中的, 而且又把霍恒放倒了,这么一推算,那就是敌人。

    跟霍恒玩得好的几个男生最先待不住,不知谁叫骂了一声, 就往段嘉衍的方向冲。

    段嘉衍刚才暴揍了霍恒一顿后, 涌上来的火气也发泄得差不多了。他直接往后避了避,没打算一个人跟他们混战。

    但对面的想法和他不同, 趁着混乱, 霍恒从地上爬了起来,眉目间也划过一丝戾气。黑皮看见霍恒身上有亮光, 他来不及赶过去,只能大声提醒:“刀!他有刀!”

    但还是迟了。

    段嘉衍的左手手背被刀尖猛地划了一下, 大滴大滴的鲜血顺着白皙的皮肤流下来。

    段嘉衍也没料到, 霍恒还有力气站起来。

    看着跟疯狗一样扑上来的霍恒,段嘉衍微怔。不止是他,周围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见血和不见血的打斗意义截然不同, 往常高中生混战,没谁会特意掏刀子。有刀子很容易出大事,严重点儿说不定还会扯上人命。

    况且段嘉衍手上的伤口面积,乍一看还挺吓人。

    霍恒握着刀,嗤嗤地笑:“你接着装逼啊?不说话?不会是晕血吧?”

    段嘉衍掀了掀眼皮,就着那只流血的手,猛地一下砸在了他脸上。

    霍恒鼻腔一热,视线恍惚,低头时看见地上有滴滴答答的血迹。

    他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是他的鼻血。

    霍恒痛苦地捂住鼻子。段嘉衍见状,甩了一下自己受伤的左手,要笑不笑道:“你说老子晕血吗?”

    配合地上他自己甩出来的血迹,这一波嘲讽堪称天秀。

    他这个行为彻底挑起了三中的怒火。眼看着三中的都要去招呼段嘉衍,黑皮边冲边骂:“粉毛你动一下啊!你看戏呢?”

    看见黑皮冲锋,跟在他后面的一众兄弟也加入了混战。

    “尼玛,动我们一中校霸,我们同意了吗?”

    “打群架还带刀,江湖规矩要不要了?”

    “捞中捞弟中弟,闪现送妈老阴逼。”

    樱花粉一脚把霍恒落下来的刀踹远,冲进人堆鬼哭狼嚎:“霍恒!你居然划段哥!我弄死你!!”

    看见樱花粉不分敌我攻击,三中的也不干了:“郭子睿你怎么回事儿!你帮哪边呢?”

    樱花粉理直气壮吼了回去:“我帮我哥啊当然!说实话,你们不觉得霍恒这个狗逼特别中二吗?你们顶他还是顶我?”

    三中本来就是樱花粉领头,这会儿内部直接发生了矛盾:

    “我操,其实我不想打架。”

    “我他妈就是过来看个热闹录个视频,谁知道真要打。”

    “你哥也太猛了,受了伤还能一打二,我们跟他们三七开吧。”

    “三七开?拿出点自信行不行?”

    “实话实说,二八开。”

    “……兄弟们,能不能别打了?”

    黑皮带领一干小弟冲锋陷阵,士气高昂:“一中最叼,杀!!!!”

    三中那边零零散散传来几声回骂。

    段嘉衍:“……”

    段嘉衍突然就不是特别想参与到这个局面里了。

    原来在他修身养性的这段时间里,这些人已经把群架打出了群戏的风采。段嘉衍看着他们混战了一会儿,自己浑水摸鱼,慢慢从战场的中心区域退了出来。

    在这群战士中,最狼狈的就数霍恒和他的一干兄弟,打到后来,樱花粉和黑皮达成共识联手,导致霍恒等人承受了来自敌我双方的袭击。

    到底都是学生,彼此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打着打着,双方都有了疲软的趋势。

    段嘉衍在这时适当劝阻了一下:“不要打了兄弟们,晚自习要开始了。该上课的上课,该上网的上网,不要把青春荒废在没有意义的战斗上。”

    段嘉衍说着说着,还给这场战役取了个名字:“再打下去真没必要,让我们将一三之变划下句号。除了霍恒是个捞子,大家都是好兄弟。”

    霍恒破口大骂:“段嘉衍我日你大爷——”

    黑皮和樱花粉一人揍了他一拳。

    段嘉衍这番话乍一听跟儿戏似的,其实还挺有道理。再打下去,确实也没什么意思。

    慢慢的,两边真的停了下来。

    除了段嘉衍和霍恒挂了彩,其他人都只受了些皮肉伤。饶是再不甘心,在对面人多势众的情况下,霍恒也只能被自己几个朋友架着,骂骂咧咧离开了后街。

    等霍恒他们走了,段嘉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因为伤口面积不小,再加上他自己那会儿还揍了霍恒一拳,血还没完全止住。

    “段哥,你这还是要去处理一下吧?至少包扎一下。”樱花粉打量着段嘉衍的手背上堪称狰狞的伤痕,忍不住道:“是不是还得来一针破伤风?”

    黑皮对这种情况轻车熟路:“我知道附近有个诊所,老板技术挺好,去处理一下?”

    段嘉衍点点头。

    黑皮说的诊所就在后街这一块儿,没绕几步就到了。

    诊所的老板是个年轻男人,和黑皮是熟识,看见他,老板随口打了个招呼:“哟,又伤着哪儿了?”

    “不是我,”黑皮让了让:“我哥们儿。”

    老板的目光瞟过段嘉衍,落在他的手背上。

    “小帅哥这伤得不浅啊,得缝个七八针。”老板大致看了看段嘉衍的伤口:“坐那儿,给你消个毒,要打麻药吧?”

    段嘉衍应了声。

    缝针的时候,樱花粉见弯曲的缝合针刺进段嘉衍的手背,缝合线在皮肤里穿梭,不禁看得一个哆嗦,嘶了一声蒙住眼睛。

    黑皮纳闷:“你干啥呢?”

    樱花粉:“我尖锐恐惧症!看不得这种场面!”

    黑皮:“……”

    樱花粉:“段哥!你受苦了!”

    因为打了麻药,段嘉衍倒不觉得特别疼。他正想笑话樱花粉两句,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把吃饭的事情彻底忘到大脑后了。

    还有奶茶,好像也被他丢在了刚才打架的地方。

    奶茶不是重点,重点是路星辞……

    段嘉衍想也不想就要去摸手机,原本懒懒散散的老板眉目一厉,制止他:“别乱动!”

    段嘉衍这才停下手。

    等老板缝完了,他连忙去拿手机,不出意外,他在上面看见了八百个未接来电。

    段嘉衍大致划了划,基本都是路星辞打来的。段嘉衍一看自己才处理好的左手,不由自主沉默了下来。

    他正沉默,周行琛的微信一条一条蹦了出来:

    [段段,你人呢?]

    [你还吃饭不?路哥去找你了。]

    [我的粥呢?]

    段嘉衍心说你也知道你是在喝粥,刚这样想完,他的手机画面突然一跳。

    看见来电显示,段嘉衍的脑子里闪过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

    鬼来电。

    黑皮见他对着手机发呆,提醒他:“段嘉衍,你傻了?接电话啊?”

    樱花粉:“谁的电话啊?”

    黑皮看了一眼备注:“我爹。”

    樱花粉大惊失色:“你爹?!”

    段嘉衍回过神来,犹豫了一下,刚要按下接听。

    一道凉凉淡淡的嗓音,从小诊所的门口传来。

    “段嘉衍。”说话人的语气不可名状,声音缓慢:“你长本事了。”

    男生站在门外,身形高大又修长。他黑沉的眼睛在室内滚了一圈,最后落在段嘉衍受伤的左手上。

    白色的绷带在上边缠了好几层。这种大范围的包扎,想也知道其下的伤口大概是什么模样。

    注意到路星辞在看什么,段嘉衍整个人都有些僵硬。

    樱花粉当即被路星辞声音里透出的凉意弄得一个不爽:“这男的谁啊?有点儿眼熟。他挑衅谁呢他?”

    黑皮连忙踹了他一下:“闭嘴吧。”

    樱花粉孜孜不倦:“谁啊这人?”

    黑皮没办法,低声道:“你段哥对象。”

    樱花粉惊恐地捂住嘴,从五指里发出感叹:“操,嫂子?”

    黑皮:“????”

    段嘉衍没想到他会直接找来,反应过来后,站起身小跑到门边。

    路星辞见他过来,轻轻扣住段嘉衍的手腕。

    他仔细看了看,确定段嘉衍只有左手这一处伤,才开了口:“疼吗?”

    段嘉衍原本想说不疼,他才打了麻药,药效还没过去,手上的感觉不是特别大。

    但见路星辞脸色不怎么好看,段嘉衍灵机一动,求生欲让他点了点头:“疼。”

    路星辞闻到他手上的药味,低声问:“几针?”

    段嘉衍有些心虚:“七针。”

    “……”路星辞皱了皱眉。

    樱花粉见他俩气氛微妙:“那个,问一下,我嫂子——”

    黑皮忍不住了:“什么你嫂子?叫爹。”

    樱花粉:“我爹、我呸,不是我那什么,这位,这位帅逼,和我段哥在一起多久了?”

    黑皮看他一眼:“你是不是从来不上网冲浪?”

    樱花粉:“啊?”

    黑皮:“宁城abo论坛贴号10024,点击收获你段哥的爱情故事。”

    黑皮说着说着自己感慨一声:“我居然还记得贴号?”

    樱花粉:“……”

    同樱花粉和黑皮这边轻松愉快的气氛不动,段嘉衍被路星辞抓着手腕,心里七上八下。

    他看路星辞沉默,硬着头皮主动道:“我刚才去买奶茶,回来在后街碰上黑皮和我初中同学了。他们带着一群兄弟聚众——”

    眼看着路星辞眉梢微扬,段嘉衍及时把斗殴这两个字吞了回去。

    段嘉衍猛地一扭头,正要让黑皮和樱花粉滚过来解释。

    黑皮见他神色不对,立即道:“爹,我们先走了啊。”

    樱花粉也十分上道:“爹,不打扰你们了啊。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哈。”

    段嘉衍:“……”

    段嘉衍恨不得把这两个人砸进地上。

    一直堵在诊所门口也不合适。等黑皮他们走了,路星辞拉着他,朝校门的方向走。

    看段嘉衍规规矩矩让他牵着,宛如犯了错误面对家长的小孩儿。路星辞忽然问:“他们聚众干什么?”

    “……干,该干的事情,然后我也参与了一下。”

    路星辞帮他补充:“还把手伤着了。”

    段嘉衍正想说伤得不重,路星辞的指尖搭上他手背的绷带,慢慢抚摸:“怎么伤的?”

    感受着对方轻抚过他手背的力道,段嘉衍略微迟疑:“刀。”

    路星辞手指停顿,眼里的情绪黯了几分。

    段嘉衍见他这样,急匆匆解释:“我一开始真没想打架。当时在后街,两边都是我认识的人,我就过去说了几句,但是三中有个人……”

    提及霍恒,段嘉衍话音一顿。

    他不想在路星辞面前重复那些话,太难听了。段嘉衍含糊道:“三中有个男的带了刀。我没想到他会带这个,不小心被他划了一下。”

    “他怎么样?也被划了一刀?”

    “没有,我们这边没人带刀。”段嘉衍回忆道:“但我揍了他一顿,他好像流鼻血了?”

    “可你被划伤了,他没有。”路星辞想到当时的景象,拉着段嘉衍的手不觉用了些力:“他说什么了,你这么生气?”

    “他就……说了些傻逼一样的话。”段嘉衍想把话题扯开:“我只跟他动了手。后来他们打起来的时候,我就绕出去了。”

    他说完,一时也觉得自己的描述不清不楚,下意识去看路星辞。

    路星辞没再追问,但也没有说话,只是拉着他的手一路朝前。

    一中大半的人都认识他和路星辞,一路上,他俩收获了无数目光。饶是段嘉衍这种厚脸皮的,被拉了一路也不免觉得不太习惯:“路哥,要到校门口了,我们还拉着吗?”

    路星辞看了他一眼,没放手,继续往高三的教学楼走去。

    段嘉衍自知理亏,老老实实让他牵着。

    快到十班门口时,他们班学委抱着厚厚一摞练习册从教室里出来,小姑娘似乎脚崴了一下,眼看着那一大摞练习册即将滑下来。

    段嘉衍下意识要伸手帮忙,路星辞把他往后拉了拉,自己上前搭了把手。

    “谢谢班长啊。”学委连声道谢,视线不由得落在段嘉衍缠了纱布的左手上:“哎,段嘉衍你手怎么了?”

    “刮了一下。”

    “严重吗?”学委关切道:“小心点儿啊,幸好不是右手,不然都不能写字了。”

    段嘉衍应声。

    这么一大堆事情下来,段嘉衍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回教室后,他从抽屉里摸了零食,埋头慢慢吃。

    晚自习,教室里正安静,路星辞听着他吃东西时稀稀疏疏的动静,闭了闭眼睛,忽然就有些烦躁。

    一想到段嘉衍没吃晚饭,饿着肚子缝了七针,可能还流了不少血。

    他恨不得将对方圈在自己身边,时时刻刻盯着人,又气段嘉衍做事太冲动。

    他心里正烦,陈越转过来敲了他一下,路星辞刚想问他干什么,后者无声地朝他晃了晃手机。

    他看了眼手机,陈越才给他发了个帖子:[你看看这个。]

    路星辞没耐心看标题,直接点了进去。

    [在今天傍晚,当大多数高三学子埋头吃晚饭时,在一中后街发生了一场混战。

    身为一个一中人,我觉得有必要说出自己目睹的一切。这场混战起源于我们一中校霸和一位三中捞仔,就称他为霍仔吧。到最后,solo变成了一中和三中的群架,史称一三之变。

    最开始只是单纯的口角冲突,在我们都没反应过来时,只见校霸一个w魔影迷踪连上f键闪现到霍仔面前,再一个e技能锁住霍仔,最后一个r开大故技重施。

    宁城第一乐芙兰,打人从不讲道理。

    那么,为什么校霸会突然暴走呢?

    因为霍仔说了校草的坏话。

    校霸冲冠一怒为蓝颜,除了nice,杀,66666,我喊不出别的话。]

    [“说我可以,说我对象你今晚必死。”,呜呜呜妈妈又在为崽崽们的爱情流泪。]

    [正常情况下,都是a为了o打架,唯独他们家,o为了a打架。]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羡慕谁。顺便问一句,霍仔谁啊?]

    ……

    ……

    路星辞看到这儿,终于知道段嘉衍为什么对打架的原因含糊其辞了。

    心里一软的同时,但还是气他做事太冲动,不懂得保护自己。

    “你也在看这个?”段嘉衍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他身边来:“这个兄弟的说法稍微有一点儿夸张,我的身手还没有秀到那种地步,但霍恒是真的欠收拾,他可能自带让人手痒的buff。”

    看得出来,段嘉衍想和他说话。

    路星辞瞟了眼他手边的零食:“薯片好吃吗?”

    “一般。”段嘉衍实话实说:“吃多了有点儿腻。”

    “那别吃了,”他按灭手机,面朝段嘉衍:“放学带你去吃东西。”

    段嘉衍原本正要继续拆薯片,听到这里把那玩意儿往抽屉一塞,眼睛亮了亮,忙不迭点头。

    离一中稍远的地方,有一家开了很多年的粤菜店。

    店内就餐的除了学生,还有很多刚下夜班的上班族。暖黄的光线将室内照得通透明亮,厨房是半透明式,一眼能看见里边一排排蒸笼上漂浮的热气。

    “周行琛说他上次来这里吃过宵夜。”路星辞把菜单推到他面前:“要吃什么?”

    段嘉衍点了一份炒米粉,又点了几份小吃。

    菜上来时,段嘉衍问:“你吃吗?我点太多了,一个人吃不完。”

    路星辞不怎么饿,也还是陪着他吃了一些。

    “我不该打架。”段嘉衍看氛围不错,主动坦白道:“但霍恒提到了你,他说话不怎么好听,我忍不住。”

    路星辞和他对视数秒,忽然叹了口气。

    段嘉衍连忙道:“我以后尽量忍忍,如果忍不住,我先看看对方身上有没有刀。”

    “你都快成年了,要是一直这么有棱有角的,也不能说不好。我当初可能就是这样被你吸引的。”路星辞看着他,语速很慢,像是想让他尽可能地理解自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很害怕。”

    段嘉衍愣了愣。

    “我怕你受伤,也怕我护不住你。你和杜许晨打架、和乔楠打架,和今天三中的那个男生起冲突,都不是什么大事。可我害怕,以后会有我处理不了的事情。”

    “……”段嘉衍本来想开玩笑说,我觉得你就是最硬的靠山了。可想到那番话背后蕴藏的情感,他又沉默下来。

    “我也很怕,就算是我能得罪的人,等我找到你的时候一切都晚了。”想起傍晚无论怎么打段嘉衍的电话都打不通,路星辞声音停住。少顷之后,才继续道:“下次想做什么,能不能先告诉我?”

    段嘉衍被他专注地看着,不知不觉,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

    稀里糊涂地,段嘉衍就点了头。

    过了好一会儿。

    “那我以后,跟人动手还要跟你报备一声?”段嘉衍反应过来,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好像有点儿捞。”

    路星辞睇他一眼:“谁刚才说以后不打架了?”

    段嘉衍讪讪地摸了摸鼻子。

    “我说的是尽量不打架。”他跟他绕弯子,还尽量捧着他:“主要是霍恒那个狗逼专挑我的弱点踩,我是真的不能忍。他要是逼逼我,我都没那么生气,但他逼逼你,我不揍他一顿他还真以为我脾气好……”

    “说起来,”路星辞看着他滔滔不绝的模样:“有件事还没跟你说。”

    段嘉衍以为他要说什么正事,止住话,正了正脸色。

    路星辞却笑笑:“谢谢你为了我打架。”

    男生弯着眉眼看他,光下的面容清俊干净。

    他的眼睛是清透的黑色,眼尾向内折,不笑时显得很散淡,可笑起来就温柔又缱绻。

    那一瞬间,段嘉衍突然有了个没由来的想法。

    这大概就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

    段嘉衍不由得喊:“路星辞。”

    被他叫到名字的人应了声,安静地注视着他。

    他想说很多,可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汇入大脑,烟花一样炸裂开后,只剩下徒乱人意的灰烬。

    乃至于他最后只能说出简单又通俗的表白。

    “我将来应该没你那么厉害,但我赚的钱都会给你。你的易感期,我会陪你过。”

    段嘉衍说着,抓住他的手:

    “我也会保护你。”

    作者有话要说:  也会对你好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