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番外

推荐阅读:

    九月初, 全国各地的高校开始迎接新生。

    段嘉衍的大学同路星辞隔了一条街。街那边是全国学霸挤破头都想进的d大,这边儿是段嘉衍报的a大。

    a大也算是好学校,在一本院校的综合排名中还算不错。但和对面那所大名鼎鼎的百年名校的相比,就显得小巫见大巫。

    报道那天,段嘉衍拖着行李箱走到宿舍门口,看见了他的两位新室友。

    一个长得有些娃娃脸, 一个肤色苍白, 看起来像是没睡醒。

    娃娃脸面朝没睡醒:“信我!巨他妈无敌帅!”

    段嘉衍插了句嘴:“信你, 巨他妈无敌帅。”

    室内的两个人同时扭头看他,段嘉衍迎着他俩的目光,笑了笑:“你们好。”

    “你好你好。”娃娃脸热情洋溢:“新室友吧?”

    没睡醒似的男生探出头,忽然道:“新室友也很帅啊。你说的那位d大学子, 有他一半帅吗?”

    “平分秋色。”娃娃脸看着段嘉衍, 非常中肯地评价:“风格不一样。”

    “好。”没睡醒点了点头:“你在放屁。”

    “……”

    段嘉衍看他们似乎很熟络,好奇地问:“你们是不是认识?”

    “高中同学, 没想到宿舍能分一块儿。”娃娃脸自我介绍:“我叫夏然, 那个一脸丧的是林渡。”

    “段嘉衍。”他把行李拖进来,顺口问:“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我昨天跟朋友去小吃街, 碰见了一个巨帅的alpha。”夏然一提到这个,非常来劲:“我打听了一下, 应该是对面d大的, 他也是我们这一届的新生。因为这哥们儿,d大校内论坛都炸了。”

    段嘉衍刚把行李拉开,听到这里, 配合道:“哇。”

    夏然见他这么捧场,又是一声赞叹:“好像还是隔壁省的高考状元。高考大省啊,天秀。”

    段嘉衍:“?”

    林渡掀了下眼皮子:“这么兴奋,看上人家了?”

    夏然:“欣赏帅哥而已啦。这种alpha肯定很多omega追。一看就段位很高的样子,我没那胆子的。”

    段嘉衍:“……”

    段嘉衍忍了忍,没忍住:“是叫路星辞吗?”

    夏然点头笑道:“你也看论坛?”

    段嘉衍也笑了:“是我男朋友。”

    夏然:“……”

    夏然:“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就当我刚才在放屁吧!!!!”

    段嘉衍看他脸都红了,一脸抱歉地看着自己,摇了摇头:“没事儿。”

    林渡幸灾乐祸:“让你一天花痴,惹事了吧你。”

    当天晚上,a大的新生们接到通知,从第二天开始军训。

    不仅是a大,周边的学校也陆陆续续组织了军训。九月的阳光明亮异常,晒得人晕头转向。

    段嘉衍念的外语专业,他们专业的方阵就站在图书馆下边儿,男女分开。一天下来,有两个omega因为中暑昏迷。

    夏然和林渡都是beta。休息时,夏然看着他们方阵里唯一一个站着的omega,忍不住问:“你不累吗?好多omega都去休息了。”

    “还好。”段嘉衍趁着休息时间,擦了把脸上的汗,把水拿过来喝了一口:“我们是五点解散?”

    他之前问过路星辞,d大五点半解散,段嘉衍打算一会儿过去看看他。

    一旁的教官听见他们的对话,稀奇地扭过脸:“你是omega?”

    段嘉衍点了点头。

    他没想到,教官突然面朝其他人,大声道:“你们都该向这位同学学习一下啊!人家身为omega都没喊累,刚才还有个alpha跑去休息,好意思吗你们?”

    他们教官声音提得大,这边又到处都是学生,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望了过来。

    即使在大学校园里,omega也算是珍惜的存在。况且段嘉衍样貌出挑,晒了一天,皮肤还是白得晃眼。

    附近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牛逼!”

    段嘉衍听罢,不禁莞尔。

    他才笑完,alpha堆里突然传来阵阵嬉闹:“小哥哥!我旁边这个逼找你要联系方式!”

    “去你妈。”被坑的alpha捶了旁边人一拳:“你想要就自己上,别拖老子下水。”

    五点的时候,a大的军训结束。

    段嘉衍在超市买了瓶冰水,往d大走。

    d大的正校门屹立了上百年,千禧年曾翻修过一次。白色大理石堆砌错落,配上宽阔的迎宾道,恢弘大气。

    段嘉衍沿着种满梧桐树的大道一路走进校园深处。快到广场附近,他找人打听了经管院的位置。

    大概是因为过会儿就要解散了,段嘉衍找到路星辞所在班级时,他们班的教官正在跟学生侃大山。

    段嘉衍一眼就看见了人堆里的路星辞。

    他穿着学校统一发的军训服。蓝绿色的迷彩很挑人,好看的人穿起来特别亮眼。年轻高大的alpha面容英气,天生就带着点儿侵略性,再由迷彩服一衬,有种荷尔蒙爆棚的气场。

    “那个同学,对,就你,最后一排个子最高的那个。”他们的教官是个年轻人,和不少学生同龄。难得从部队里调出来,军训间隙很喜欢跟大家聊天活跃气氛:“你出列,到最前面来。”

    路星辞闻言,从队伍里走了出来。

    他被点名要求出列,一路迎着众人的目光,也不见半点窘迫,反而大大方方站在最前面。

    队伍里传来窃窃私语,个别好事的男生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大家都摸不透教官究竟想干嘛,教官摸了摸下巴,突然道:“我今天发现,周围好几个班的都在偷看你。隔壁班有个小姑娘脖子就没摆正过。”

    这话一出,大家先是一愣,而后开始狂笑。教官义正言辞地提高声音:“让你们看个够啊!别偷偷摸摸的了!”

    气氛一下热了起来,有人喊了声:“教官,这个还是我们省的状元!”

    教官一愣,明了道:“还是个学霸啊?难怪你们要看呢,看吧看吧。”

    他说着,又望向路星辞:“让他们看看,没事儿吧?”

    路星辞笑着点了点头。他的视线无意掠过远处的树荫,看见那边站了个人。

    他目光一顿,眉眼不觉柔和了几分。

    段嘉衍站的位置附近,刚好有一个专业的女生在军训。见路星辞一直朝这边望,有女生偷偷戳戳旁边人的腰,压着嗓子道:

    “经管院那个大帅逼是不是一直在看这边?快快,帮我看看我粉底脱了吗?”

    “没脱,你还可以偷偷补个口红。”旁边的女生脸红耳热,也没忍住:“啊啊啊啊真的好帅啊!”

    “你们看昨晚那个帖子了吗?里边有人认识他,说是家庭背景很厉害,随随便便市中心买一片地那种。”

    “不会吧这么夸张?我的妈呀。”

    “状元。”教官突然喊了一声:“我帮他们问问,你是单身吗?”

    路星辞张了张口,刚要回答。

    “报告教官。”一道声音忽然从旁侧传来:“他有对象了。”

    段嘉衍的声音出现得太是时候,引得所有人都朝那边看。

    他上身一件白色的t恤,松松垮垮的迷彩裤也被他穿得很好看。似乎是因为觉得这个场面很有趣,唇角勾起了些许弧度。

    旁边的女生才注意到段嘉衍,一下炸了,小声嘀咕:“我去,怎么这么多帅气的小哥哥。”

    “这个,教科书般的渣男脸啊。”

    “我也觉得,看起来有点儿负心汉,但是好看啊。”

    教官大概也没料到突然冒出个人,下意识问:“你认识他对象?”

    段嘉衍指了指自己:“这儿呢。”

    在场的人反应过来,一片哄笑。

    就连教官也忍不住跟着他们笑了起来。恰巧在这时,一连长吹了解散哨。

    “行,就地解散吧。”教官道:“不耽误你们谈恋爱。”

    话音落下,路星辞两三步朝段嘉衍的方向走去。见他过来,段嘉衍唇角的弧度上扬了几分,眼也弯起。

    等路星辞走到他旁边了,段嘉衍微微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人。

    他确定路星辞毕业后又长高了,他现在和对方说话,得稍微把头仰高一些,和高中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听说d大论坛爆了,我就上去瞻仰了一下。”段嘉衍忽然道:“我路哥风采不减当年啊,当初横扫一中一片天,现在劈去d大半壁江山,再过一段时间,打下大学城不是梦。”

    “乱说什么。”

    路星辞好笑地看着他,伸出了手。

    他扣住段嘉衍的手腕,而后向下,勾住后者的五指,掌心紧贴。

    段嘉衍还在说:“我今天如果没来,一会儿是不是就有小姑娘跑来给你送水了?”

    路星辞听段嘉衍说个没完,迟来地意识到,段嘉衍可能在吃醋。

    虽然段嘉衍脸上挂着笑,说话时的模样漫不经心,但路星辞能感觉到,他一直在观察自己。

    因为这个猜测,路星辞心里一甜。他垂下眸,仔细打量段嘉衍的神情。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胡说,段嘉衍以目示意不远处一位长发飘飘、穿着黄色连衣裙的学姐:“那个学姐提着奶茶站十多分钟了,我觉得她一直在看——”

    段嘉衍的你字还没说出口。

    路星辞忽然凑过来,亲了一下他的脸。

    像是嫌时间太短,路星辞退回去后,又过来啄了啄他的耳侧的肌肤。

    一时之间,周围人的目光都被他们吸引了。

    女生堆里发出一阵尖叫,男生那边传来此起彼伏的起哄声,有人急急忙忙掏出手机录像。他们的教官原本都打算离开,见状回过头:“哎、哎,那两位男同学,低调低调。”

    说是这么说,教官嗓门大,这么一吼,反而更引人瞩目。

    段嘉衍没想到他会突然亲上来,一时之间,有些怔愣地看着他。

    “现在不会有小姑娘给我送水了。”路星辞看着他愣愣的样子,揉了揉他的脑袋,眼里情绪温柔:“我只有你了。”

    军训的新鲜劲过去后,对大多数人来说,每天顶着烈日站这么长时间都很难熬。

    a大这几晚都要夜训,再加上第二天需要早起,段嘉衍每天回宿舍洗过澡几乎倒头就睡,没什么时间和路星辞联系。

    接连几天,段嘉衍都没时间搭理他,路星辞终于坐不住了。听室友说,小吃街上有家奶茶店味道很好,他打包了两杯冰奶茶,想去看看段嘉衍夜训。

    夜晚的a大到处是闲逛的情侣。今晚月光明亮,有很多星星,一靠近灌木丛就能听见虫鸣的声响。

    路星辞到训练场地时,很多方阵都坐在地上,由教官带着拉歌。

    他看了一圈儿,没在这边发现段嘉衍的影子,正想找人问问外语专业在哪儿,不远处忽然传来阵阵叫好声。

    他朝那边望了一眼。

    一大堆人围着铁丝网站着,里边儿应该是两个专业在比赛篮球。

    路星辞视线停顿,落在场中央那人的身上。

    段嘉衍脱了迷彩外套,手上的篮球一下下撞击着地面,他盯着前边防守的人,神情专注。

    在防守忍不住上来截球时,段嘉衍用一个具有误导性的假动作从对方身前晃过,他快步冲到禁区下,起身跳投上篮。

    伴随着这个干净利落的进球,人堆里爆发出一阵呼声。

    路星辞听见旁边几个男生聊天:“给排水的要是输了,一会儿要去跑步吧?”

    “外语系还挺猛的。”

    “就那一两个人厉害。外语专业那个omega,你们认识吗?”

    “你这几天都打听人家小学弟几次了。”另一个人调笑道:“怎么,真想去要联系方式啊?”

    “有点儿。”男生笑着点了点头:“很少看见这么会打球的omega。”

    “长得还漂亮是不是?”

    男生也不否认:“不知道他有没有对象。”

    “应该没有吧,也没看他和谁走得特别近。”

    路星辞听着他们的对话,平静地看着场中央的段嘉衍。

    球赛结束时,输掉的给排水专业被教官带着去操场跑步。段嘉衍作为外语系的队霸,得到了他们专业男男女女的一众喝彩。有人问他要不要冰水,他正要接过,忽然看见场外熟悉的人影。

    段嘉衍两三步走过去。

    隔着铁丝网,他看着面前的alpha,眼里带上零星的笑意:“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

    “你等会儿。”段嘉衍从铁丝网里绕出来,伸手去碰路星辞提着的奶茶:“什么味道的?”

    “乌龙奶盖。”路星辞抬手,轻轻勾了勾他的下巴。旁边几个男生面面相觑,一言不发看着眼前的景象。

    他们几个刚才当着人家男朋友的面,把人家讨论了个遍。

    怎么想怎么尴尬。

    路星辞看他把吸管放进杯子里:“解散了?”

    段嘉衍点了点头。

    “那走吧。”他一边说,一边握住了段嘉衍的手。

    段嘉衍下意识避了避:“我才摸过篮球,脏。”

    “没事。”路星辞将他的手握紧了些,牵着他离开:“附近有厕所吗?去洗一下。”

    离球场不远,有一栋实验综合楼。洗过手后,段嘉衍正想问问路星辞今天军训有没有碰上什么好玩儿的事情。身后的alpha靠过来,修长的小臂搂上他的肩膀,手背无意蹭到他的脖颈。

    洗手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个时间,几乎没人会经过这边。

    “我身上有汗。”段嘉衍避了避:“别抱我。”

    他没想到,身后的人反而将他搂得更紧,腺体上忽然传来温热的触感。

    而后是阵阵轻微的刺痛。

    段嘉衍愣了愣,没想到路星辞会直接咬他的后颈。但那只是浅尝辄止的一咬,像是在确定他的归属。

    趁着段嘉衍发怔,路星辞头侧了侧,凑到他耳边轻声喊:“阿也。”

    “嗯?”

    “军训完后,和我一起搬出去住?”路星辞的呼吸落在他耳畔,有些痒:“不然三四天都见不到一面,我不习惯。”

    他们原本也说好了,军训时住宿舍,和室友熟悉一下,军训过后就搬出去同居。

    段嘉衍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重复一遍这个,但还是点了点头。

    路星辞唇角扬起,半边手掌托起他的下巴,毫不吝啬地夸奖他:“球打得很好,和以前一样。”

    一样的耀眼。

    耀眼到,他觉得不在对方身上留下点儿什么,就不放心段嘉衍一个人待在他看不见的地方。

    他可能是有些心思过重,也有些偏执。

    段嘉衍没察觉到他的心思,还在嘻嘻笑笑:“d大男神夸我了,荣幸啊。”

    路星辞也跟着笑了笑,低头吻住他侧颈的一块皮肤。

    他的力道很重,段嘉衍被他从后抱着,只能让他吻下来。

    才运动过,段嘉衍的心跳本来就很快。伴随着alpha的啄吻,他的脑子快要烧起来了。

    段嘉衍无意中瞥见镜子里自己的神态,心脏一跳,匆匆移开视线。

    段嘉衍回宿舍时,把打包回来的烧烤放在自己桌上:“给你们带了宵夜,放我这边了,一会儿来拿。”

    “哇。谢谢段哥,正好饿了。”夏然边说边从床上下来:“你跟你男朋友出去的?”

    今晚打球时,夏然也看见了球场边的路星辞。

    确实和记忆中一样好看。段嘉衍跟对方站一起,画面挺养眼的。

    段嘉衍点了点头。折腾一晚,他想洗个澡:“卫生间有人吗?”

    “林渡在洗澡,应该快出来了。”夏然正要去拿烧烤,无意中看见段嘉衍脖子上那一片暧昧的红色。

    “你男朋友,”夏然咂舌:“好狠。”

    看起来挺温柔的,怎么占有欲这么强。

    “不过这样也好。你不知道,今天又有人找我问你微信号,明天你往那儿一站,大家一看见你脖子上这个——得,都知道你有主了。”

    夏然噼里啪啦说到这里,猛地醒悟过来:“他是不是……”故意留下这么显眼的吻痕的。

    段嘉衍忽然反应过来,为什么之前在洗手台,路星辞会有那样的表现。

    恰巧这时,手机震了震,段嘉衍低头看。

    是路星辞的消息。

    [到宿舍了吗?]

    [到了。]段嘉衍想了想,又补了条消息调戏他:[小醋包。]

    作者有话要说:  你也差不多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38/52035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