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好国舅 > 第152章 一个大意外

第152章 一个大意外

推荐阅读:

    常茂闯了货,当然得让他出点力气,让他背着那个叫管佳的小厮。 他不时的扭头问,“小鬼,还有多远!”

    管佳往前指了指,“没多远了,出了巷子是。大哥要是累了的话,让我下来走吧。”

    马度道:“不用,两个你这样的,他也背得动。”

    “度哥儿这话说的不假,你这小身板,我一个手指头能钩得起来。”

    管佳好的问常茂,“这位大哥您不是这位官人的仆役吗?怎么能这么称呼他。”一路都是给常茂做仆役的打扮,不过他显然没有当仆役的觉悟,经常说漏嘴。

    “是仆役,只是给他当仆役还没有几天,还不习惯叫他老爷。”

    管佳显然有些费解,竟然还有这样的仆役,他又问马度:“这位官人您是淮扬来的吗?听您说话是淮扬口音。我也是从淮扬来的。”

    “哦,那你怎么跑到平江来当仆役了。”

    “是我家公子在淮扬游玩时,见我在路边乞讨,可怜我收了我做小厮,让我有口饱饭吃。”

    马度笑道:“他不是看你可怜,是看你机灵,你这名字也是你家公子的取的嘛。”

    管佳点点头,“是哩,公子说他的贴身丫鬟太笨了,动不动哭鼻子,他不喜欢。公子见我姓管,给取了这么一个名字,说是……好玩儿。”

    马度没觉得这个名字有多好玩,反倒是觉得这位公子玩心挺重的。

    出了长长的窄巷,见一处挺大的宅院,不过看门脸却不是什么官宦人家,马度心还隐隐的松了一口气。

    门口匾额两个字,一下子引起马度的注意,简简单单的“宋府”两个字竟被写的飞剑狂舞,潇洒纵横。马度的书法没有什么造诣,但是也能看得出这是难得的好字。

    张五六前扣了扣门,立刻出来一个门房,大量了一下几人道:“这不是小管佳吗?不是送钱去了吗,这是怎么了?”

    “王大哥,我不小心摔倒了,多亏了这几位官人送我回来。”管佳倒是挺维护马度几个人的颜面,没有直接说实情。

    一路,马度见管佳没有什么不正常,便知他没什么大碍,想给些汤药银子走的。

    谁知那门房却很热情,“原来是有客到了,管佳你带着几位到厅里歇歇,我去书房请老爷。”门房说着蹭蹭的跑了没个没影儿。

    管佳从常茂身下来,看他的样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伸手道:“请几位厅里坐吧。”见马度面露犹豫,解释道:“我家老爷极为好客,早年间还蓄养了不少的门客,后来都遣散了,在家潜心读书习字,很少与人往来。

    不过若有人登门必然热情款待,您若是来了走,小人这些仆役少不了要挨训斥的。”

    马度穿越的时间也挺长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物,能花大力气招揽门客的,怕是都有做大事的心思。

    可现在正逢乱世,乃是做大事的好时候,他却遣散门客呆回家里读书写字了,这人倒真是个葩。

    马度几人在客厅里坐了,很快有丫鬟端来好的茶水点心,供他们食用。

    几人刚刚的吃过饭自然不饿,只有张五六这个不知饥饱的往嘴里胡吃海塞,马度则是端着茶碗打量着客厅。

    厅里的摆设很寻常,只是挂了很多的字,和门外匾额的字一样写得龙飞凤舞,流利潇洒。

    “哈哈……”未见其人先问其声,厅外响起一阵大笑,见一个身着锦袍长着大胡子的魁梧汉子进了客厅,“听闻有义士来访,宋某来迟,还请诸位海涵。哈哈哈……”大笑着朝着马度几人四下里拱手。

    都说字如其人,这人还真是潇洒热情,马度连忙起身还礼,偷偷的打量着对方。

    只见他不到四十岁的年纪,虽然长了一副粗犷虬髯,可看他的五官面相却十分的英俊标致。

    他不仅高大魁梧,而且身形匀称美观,宽肩窄腰长腿,算的是黄金例,若好好的收拾一番,绝对不后世的那些国际男模差。

    “几位真是古道热肠,把我家受伤的小厮送回来,宋某在此谢过了。”

    “宋先生弄错了,你家的小厮是被在下家的仆役不小心撞伤的,他护着我等的颜面没有说实话,我等还要道歉才是。”

    “哦,原来如此,算他懂事。公子能坦诚相告,仍不失君子之风。莫要站着,快请坐!”

    对方并没有马度的说了事情有所怠慢,反而更加的热情,“不知公子高兴大名,听公子口音不是我姑苏人。”

    “在下马度,乃是高邮人。”

    “哦,是高邮人,那里不是被朱元璋给占了吗。”看来这人并不是不问世事,对时事关心的很。

    “没错,正是因此才来平江投奔亲戚避祸的。”

    这位宋员外一拍椅子扶手,“可惜了,那高邮原是吴王的起家之地,没想到这样被人占了去。”他说的吴王当然是指张士诚,看他的态度,知道老张在平江的群众基础还是不错的。

    马度不想在这个问题和他深谈,免得露了破绽,便问道:“今日蒙员外如此盛情,还不知员外大名。”

    “哈哈……,看我光顾着说话了,都忘了介绍了自我介绍了,鄙人姓宋,单名一个克字。”

    “宋克?!”马度不由得讶然出声。

    宋克呵呵的笑道:“哦,公子也知宋某的薄名。”

    宋濂给他们讲书法的时候提到过此人,书法课当然是给朱标的,马度只是旁听者,他这样的水平只配描红临摹。

    宋克这时已经是颇有名气的书法家,而且他的书法很有特点,在江南一带颇受追捧,宋濂给朱标讲他的字再正常不过。

    宋濂当时还模仿了宋克的字,给他们讲解,现在看来宋濂当时模仿的一点都不像,今天看到宋克的字,马度都没有认出来。

    只是马度从来没有想到会在平江碰到宋克本人,而且宋克粗豪的作风,和马度想象的士大不一样。

    “宋先生的书法名扬天下,马某怎么能不识。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先生,真是三生有幸。”

    宋克笑问道:“马公子也是读书人吧?”贩夫走卒当然不会去关心一个书法家,只有读书人才会。

    “只是识得几个字而已!”在这些真正的化人面前,马度只能勉强算是个读书人。

    “马公子太过谦虚了!”宋克拉着马度走到一副字跟前,“这是宋某的新作,马公子以为如何?”

    马度的水平勉强能给老朱写个陈条,让他评价一位书法大家的作品,实在不知道从何谈起,不过不妨碍他把宋濂的点评,照搬照抄的说一遍。

    宋濂模仿的虽然不像,但是他的点评可以说是字字珠玑,直说到宋克的心坎,立刻把马度引为知己。

    两人谈得正欢,身后却传来管佳的声音,“公子,是他们送我回来的!”

    马度回头一看,只见管佳跟着一位身穿白袍的俊美公子进了客厅。

    好高的**呀!可为什么这么眼熟呢?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49/52139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