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好国舅 > 第172章 好大的来头

第172章 好大的来头

推荐阅读:

    马度没想到老朱还有如此忠心的走狗,被关了九年了,一只脚都踏进鬼门关了,还在为老朱称王而欢欣鼓舞,要是他知道老朱日后怎么对待老兄弟的,又会是个什么感想。

    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侯三推着一个独轮车过来了,把马度要的东西,一件件的往屋里搬。

    马度道:“把他的手ka0脚镣打开!”

    侯三难为道:“打开?这样不太好吧,怕他伤着您。”

    “他一只脚都踏进鬼门关了,还能伤到我,再说不是有你在吗?”

    侯三难为道:“在下,在下还要去喝酒哩,不然让那几个给喝光了。”

    马度无所谓的道:“我这样不好下手,你要是觉得他的死活不重要,那算了。”

    “那我在这儿看着,不过我得先把酒抱过来!”

    “对了,再架一口锅,烧点开水,再抬个床板过来!”

    “知道了,真是麻烦!”侯三嘟嘟囔囔的去了,不过办事倒是挺利落,很快在外面支了一口小锅,还抬了个木板床进来,放在栅栏外面,又把廖永安给抬了来。

    马度把侯三拿来的da0'ju扔进锅里,用小火咕咚咕咚的煮着。这样的工具王府自然没有,是侯三到衙门里面找仵作借的。

    扔进锅里竟然飘出油花来,这都是尸油啊,看得马度直犯恶心,油腻腻的杀猪刀一样。好在给死人解剖用不着讲究卫生,他又撒了一把纯碱扔到锅里,过了好一会儿才拿出来,然后用烈酒擦拭干净。

    马度用酒洗了手,用干净的麻布罩住口鼻,只留下眼睛,把麻布蘸饱了烈酒,轻轻擦拭在廖永安的伤口。

    廖永安半坐床板眼睁睁的看着马度施为,马度抬头问他,“你不疼吗?”马度很担心他的这条腿是不是没有知觉了。

    “疼。”廖永安淡淡的道,“不过这算不得什么。”

    “希望待会儿你也能这样说,不然我还得把你给绑起来,你若是平静些,我成功的可能越高。”

    “定不叫你失望!”

    马度拿着刀子切开那个脓疮,呲立刻又一股脓水喷了出来,正喷在马度盖脸的麻布。

    呕……侯三立刻出去吐了。

    幸亏做了准备,不然足够马度恶心好几天的,马度连忙的扯下麻布换了一个新的。

    廖永安道:“你倒是能忍得住,若是换做我也要吐了。”

    “我见过更恶心的!忍住了!”马度一咬牙从他的腿剜下一快肉来,仵作的东西还真是不太好使,不够锋利。

    难得是廖永安真的没有挣扎,甚至是没有喊出一嗓子,不过他呲牙咧嘴冷汗直流,那条腿不自觉的以很高的频率在打颤,显然也是疼得厉害。

    真是个纯爷们,马度冲着他竖了一个大拇指,廖永安咬着牙只是哼哼的笑了两声。

    接着马度在那肉窟窿里面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铁锈,整整的一小团铁锈,虽然不大但是层层叠叠,看得马度密集症都犯了,看它原本的形状应该是一枚小铁珠。

    廖永安咬着牙道:“这……应该是盏口铳的……弹丸!我当时是腿挨了一下,落水被俘的,当时……后来做了处理,但是没有想到弹丸没有取出来。”

    盏口铳的用的散弹一般都是用**,也有用铁弹的,不过杀伤效果**差得远,因为**会造成更大的撕裂伤,而且会四散分裂开来,几乎无法取出,即使不死也会随时间慢慢的引发铅毒。

    廖永安很幸运挨的是铁弹,不过能这样熬九年,也算是他命大了。后面处理的一切都很顺利,没有伤到大血管,等马度给他好了药重新的包扎好,已经用了半个时辰。

    侯三却还要把廖永安往那个木栅笼子里面送,马度赶忙的拦住,“你是想让他在里面住,我不反对,好歹收拾干净,里面又是屎,又是尿,还有老鼠蟑螂,你总要给他收拾一下,不然这么热的天气,要不了几天还是得蹬腿西天。”

    “这么臭谁给他收拾,我去找个人来!”侯三又跑了出去。

    廖永安脸色苍白如纸,微微得拱了拱手,缓缓的躺回到床,他身量很高,骨架也很宽大几乎占满了整个床,却形销骨立瘦的没了人形。

    侯三很快又找了人回来,把那人往屋子里面一推,“这个家伙是给王府倒马桶的不怕臭,让他干!”

    看看来人,马度心说这侯三还真他娘的会找人,竟然把毛骧给找到了。

    马度对毛骧吩咐道:“把屋子打扫干净,头发胡子的也都给他剃了,还有衣服也给他换了,身也给他擦洗一下,注意伤口不要沾水。”

    毛骧在一旁唯唯诺诺的点头,十足的一个小人物。侯三很仔细,走之前又用手ka0脚镣把廖永安锁在床。

    “从前因酒误事,可不敢再马虎了。”他笑着对马度道:“今天沾您的光,弄了两坛子好酒,在下又让人弄了几样小菜,要不一起喝两杯。”

    “我用了一坛子,应该还有四坛子才对。”

    侯三眨眨眼,“哪里有四坛子,只有两坛子。”这货八成把酒藏在别的地方了,连一起值守的兄弟都蒙,真他娘的不是好东西。

    菜不是好菜,酒真的是好酒,不后世的名酒差不多,也不知是多少年的窖藏。几个负责看守的侍卫,估计也是难得碰这样的好酒,连酒场的最基本的规矩都不讲究了,一个个你争我抢的咕咚咕咚的往肚里灌,生怕少喝了似得。

    马度只喝了半碗借口还要去开药,回到王府枯坐了半个下午,直到傍晚时分收拾东西离开。

    刚一出门,看见毛骧从街道的对面走过,马度则掉头往相反的方向走,围着王府多绕了大半个圈,在小巷子里面七扭八拐的到了杨书平的家。

    马度一进屋毛杨二人来拍马屁,“您真是厉害,咱们在平江找了好久都不知道楚国公关在哪里,您一来找到人了!”

    马度疑惑道:“楚国公?你是说廖永安吗?这么大来头,王爷什么时候给人封爵了?”

    老朱手底下元帅、指挥使的多如牛毛,马度原以为廖永安不过其一个,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徐达、李善长可以说是老朱的左膀右臂,也不过左右相国,这廖永安竟然已经封爵了,还是国公!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49/52139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