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好国舅 > 第192章 我是一个细作

第192章 我是一个细作

推荐阅读: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小妞儿手劲儿不小,在马度的脸上留下了清晰的印记,老刘回来了还偷笑个没完。马度拿冷毛巾敷了脸,半夜才睡着,谁知道又有不速之客登门。

    看在两人**爬窗的不容易,马度没好直接撵人,可两人却迟迟不走,马度只好道:“我很好,没有什么大碍,你俩尽可放心,这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你说!”

    “还是你说吧,你嘴皮子利落!”

    毛骧和杨书平两个推推搡搡磨磨唧唧,马度道:“有话就说,有屁快放,不然我就真的睡觉了!”

    杨书平道:“还是我来说吧。不瞒您说上峰给了我俩新的任务,就是捣毁张士诚的hu0ya0作坊,好不容易给毛骧弄了一个往里面送粪土的差事,但是进去一瞧根本没有可能,所以我们想想……”

    “你俩该不会想让那两个家伙来办这事吧!”

    自从上次往那边查探了一番,即使知道毛骧能混进去,马度根本就没指望能把常茂和张五六救出来,若是被发现了反而会丢了小命。没想到这杨书平和毛骧竟然打上了他俩的主意。

    马度笑道:“你俩可真敢想!”

    毛骧道:“您不同意吗?可是这件事情太重要了,要是成了,咱们的大军可以少死很多人,我进去的时候见到他俩了在熬粪土。”

    “我当然知道!”马度看了看他俩,“你知道他俩是什么人?”

    “一个是常平章之子,一个是您的长随……”

    “不不不!”马度打断他,“你误会了,我说的不是这个!”

    常茂和张五六,一个是夯货一个是二货,本质不同可表征相似,最大的特点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尤其是这么重大的事情也敢托付给他俩。

    “他俩若是因此出了什么意外,你们和你们所谓的上峰不光要承受常遇春的怒火,还要承受我和老刘的怒火!”

    老刘却嘿嘿道:“我是张五六的岳父,要是他能为王爷建功立业死了也值得,就怕那傻小子没这个本事。”

    连岳父都不看好,倒是让毛骧和杨书平真的犹豫了,两人对望一眼,“要不咱们先接触接触?”

    ~~~~~~~~~~~~~~~~~~~~~~~~~

    从今天起你就是一个细作,你身处敌营周围都是你的敌人,他们时时刻刻的都盯着我们试探我们。在这里除了我,这里没有谁可以让你信任,但是我们并不孤独。我们怀揣梦想,并愿意为之奋斗,即使流血牺牲也不怕,总有一天会实现封妻荫子光宗耀祖!

    在默念了八百遍这段常茂教给他的话,张五六终于把它记在了心里,还时不时在心中念上几句用来警醒并鼓励自己。

    至于工作他更加的努力,不过几天的时间而已,他和常茂每天煮硝产量已经赶得上很多老手了,管事的对他俩也格外的看重,盛饭的时候都会让伙夫给他俩盛的满满的,黑面馒头也要多给一个。

    “别忙了!等吃了饭再接着煮也不迟,饿坏了身体就不好了。”见别人都去吃饭了,张五六和常茂却还在煮硝,管事就随口说了一句。

    “阿巴,阿巴!”张五六用木勺敲敲锅沿。

    管事却能明白他的意思,“那就煮完这一锅再去吃,我让伙房给你们把饭留着。那个拉粪土的你赶紧的快点,咱们这里可不管你的饭。”

    毛骧点点头,“这就走!这就走!”

    事情比想象的还要艰难。他卸下粪土就必须要走,无法逗留,更别说常茂张五六搭话了,这里时时刻刻的都有士卒或者管事盯着。”

    “阿巴!”张五六突然捂住了肚子,额头上冒出一阵冷汗,“阿巴,阿巴!”转身就朝着茅房跑去。

    管事用心疼的表情看了张五六,“一大清早就见他喝生水,我就知道没个好,我那边倒是有几颗治拉肚子的药,待会儿你跟他说到我那里去拿!”

    常茂满脸笑容的点点头,从锅沿上拿起勺子继续的搅动,“阿巴阿巴!”

    管事见毛骧的马车缓缓停下,快走两步追上去,咋呼道:“让你快点走,你咋还停下来了!”

    毛骧一使劲儿立刻裤裆里面立刻冒出一连串的响屁,管事立刻掩住鼻子,“他娘的臭死了!”

    毛骧心中不由得腹诽,“我的屁还比这里空气臭吗?”嘴上却小声的道:“小人肚子也疼的厉害,也要去茅房!”

    管事不耐烦的道:“到作坊外面去拉!”

    “来不及了!”毛骧不管三七二十,从马车上蹭得窜下来,飞奔向茅房。

    “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管事的撇撇嘴,两下里一对比不得不说管事对张五六很偏心哪。

    毛骧飞奔到茅房,只见张五六正握着两片草叶子蹲在茅坑上面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轻声的**。

    张五六和常茂的素描画像,他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不会认错的。时间紧迫容不得毛骧浪费时间,立刻开门见山的道:“你是张五六吧,我是平江的检校毛骧!”

    谁知道张五六抬头只看了他一眼,低着脑袋继续哼哼着拉屎。

    难道他没听见吗?毛骧只好再次道:“我是应天安插在平江的检校毛骧!”

    可是这次张五六连看都不看他。

    难道认错人了?不可能呀,那画像上面明明是他啊,还是他的耳朵真的不好使?毛骧抬起脚尖向外看了一眼,茅房的围墙不是很高,外面的情景一清二楚。

    见没有任何的人过来,毛骧就走到张五六的身边,对着他的耳朵道:“我是平江检校毛骧,我到这里来,有重要的任务给你!”

    张五六继续沉默,毛骧急了他娘的我这是见了鬼吗?还是他撞邪了?

    他伸手一巴掌拍在张五六的肩头,结结实实啪的一声响,很真实的一声响,可是诡异的是这个家伙竟然还是不理自己。

    难道还是对我的身份有顾虑?毛骧这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鞋底拿出一抽出一张纸条来,打开给张五六看,上面画着的是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马度给他说张五六看了一定会明白的。

    谁知张五六只看了一眼,就抢过来直接擦了屁股。毛骧顿时大怒,“你他娘的想干什么,你倒是说话啊,不是真的变成了哑巴了吧。”

    张五六提上裤子,抬头往茅房外面看了一眼,冷声道:“我倒是想问问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我是一个细作,我身处敌营,周围都是我的敌人,他们时时刻刻的都盯着我试探我,除了常校尉没有谁可以让我信任,但是我并不孤独,我怀揣梦想,并愿意为之奋斗……”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49/52139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