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好国舅 > 第284章 贼心不死

第284章 贼心不死

推荐阅读:

    “没用!两个没用的!”同样是大捷老朱这次却是很恼火,自打登极称帝老朱的脾气似乎大了许多。 现在的他身穿五爪金龙袍,头戴金丝翼善冠,把铺着黄绸的龙案拍的嘭嘭作响。

    老朱发完火缓缓的打开眼前的长条形木盒,出现的却不是什么珍宝,而是一条用生石灰腌渍的手臂,老朱不由得摇头叹气,“真是可惜了!”

    没错老朱是在为他的仇敌王保保可惜,是差点把北伐大军的先锋围在太原包饺子的王保保。虽然说是敌人,也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是老朱对王保保却极为的欣赏,还赞他为真男儿。

    老朱必须要欣赏他,王保保虽然不是他的人,可帮他办的事情可多呢。如王保保覆灭了龙凤政权,帮着元廷太子爱猷识理达腊跟至正帝争夺皇位,和自己人打得不可开交是不南下跟他老朱打。

    真的很想见见这位端着至正帝的饭碗却帮他老朱干活的人,可惜两个舅子没用,在眼皮底子把王保保给放跑了,最后竟然只拿回来一条胳膊和一双靴子。

    发完了火老朱批复徐达的奏折,内容有三,第一让他入潼关攻占陕甘,第二把在太原城内俘获的王保保的家眷送到应天,第三将断臂和招降圣旨送到王保保那里。

    一个断了胳膊的丧家之犬不值得老朱花那么大心思,可王保保不是。太原一役王保保单骑逃往大同,随后携元天子圣意以齐王之尊收拢关四将,摆开了架势准备与徐达大战一场。

    天下未定,这样智勇双全有能力有手段的人当然值得他老朱招揽。他把奏折放到木盒子面,正要让人送走,见一个宦官躬着身子进入殿。

    这宦官约莫三十七八岁,面膛黝黑,不高不胖,但是看起来十分精壮,虽然躬着身子走路,脚下却步步生风,与元廷皇宫那些伪娘大不同。

    “皇,二皇子和三皇子在殿外有事求见!”宦官的声音也是正洪亮,与普通男子无异。

    老朱点点头:“哦,让他俩进来!”

    那宦官躬身退到殿外,领着朱小二和朱小三到了殿,两人华服锦袍,到了案前恭敬行礼,“孩儿参见父皇!”

    两个皮猴子如今已经长成半大的孩子,眉眼之间和老朱颇为相似,言辞举止也十分得体已具皇家风范。

    看着自己的两个种,老朱呵呵笑道:“免了,你俩有何事?又要出宫去玩吗?”

    朱小二前一步道:“父皇每日忙于政务繁忙辛苦,孩儿特来请安的。”

    朱小三也道:“孩儿也是好几天没有见到父皇了,心想念的紧,特地和三哥一起前来给父皇请安。”

    “你们的孝心朕知道了,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回去读书吧,朕要批阅奏折了。”一边说着一边去拿新的奏折。

    兄弟立刻局促起来,对视了一眼,立刻苦着一副脸道:“父皇不知,宋先生忙着修撰典制,给孩儿们课的时间越来越少,孩儿两个正是年少对学识如饥似渴,不想耽搁大好时光。”

    老朱沉吟道:“倒是朕疏忽了,这样吧,朕再给你们找一位先生,要不章溢先生如何?”

    章溢和刘基、宋濂、叶琛并称浙东四先生,早年被老朱招揽到麾下,只可惜叶琛早年任洪都知府时死于叛乱,浙东四先生只剩下三人。能和刘基宋濂并称于世,章溢的学识自不必说。

    谁知兄弟两个却道:“父皇不必麻烦了,章先生也有政务在身忙的很。要不让我俩到舅舅的那个书院如何,那边有朱先生和罗先生教我二人绰绰有余。”

    老朱眼底露出一丝不可觉察的笑意,却不动声色的道:“在那里可没有在自家住的舒坦,也没有人伺候穿衣吃饭,当真要去?”

    兄弟两个重重的点点头,“母后常说孩儿个不知道疾苦,孩儿正好去体验一下。”

    老朱扑哧笑出声,马度的那座书院对他家佃户的孩子来说简直是天堂一般的存在,哪有什么疾苦,不过对这两个锦衣玉食蜜罐子里泡大的两个孩子来说确实值得体验一番。

    老朱摇头道:“老二你最是挑嘴,父皇担心书院的饭食不合你口味,要是饿到了怎么办。老三你有洁癖,乡下到处都是牛粪猪粪臭烘烘的你肯定不习惯。父皇不忍你二人到书院遭罪,还是安生在宫里待着吧。”

    两人闻言连忙拜倒在地,“父皇常说不吃苦成不了材,孩儿两个不怕吃苦,日后成材方能为父皇分忧、为大明出力,请父皇允许孩儿到书院读。”两人异口同声,一听是事前排练好的。

    “既然你俩如此诚恳,朕成全你们。千万别没过两天哭哭啼啼的想要回来,书院自有书院的规矩要是违反了免不了受责罚,父王也保不了你们。”

    两人顿首在地,“请父王放心,孩儿定不叫父王失望。”

    看着两个儿子雀跃的离开,老朱皱着眉以手扶额,心道:“被老四骗到书院挨赵德胜的棍子还乐呵呵的不自知,真是两个笨蛋。”

    前几天朱小四回了一趟家,在朱小二、朱小三面前吹嘘书院有多么有趣快活,这两个家伙开始不安分了,果然不出意料找到自己这里来了。

    “嘿嘿……书院!”老朱缓缓的握了一下拳头,指节咔啪作响,似乎要把什么东西握在手里。

    “元生老三老四去书院的事情回头你给安排一下,明日你送他俩过去。给他俩每人要一间单独的房子同时再拍一个贴身的护卫,饭食一定要让学堂的伙房独立做,好不好吃的不重要关键是要安全,另外再抽掉两百亲卫给书院看门。”

    那叫元生的宦官笑道:“皇何必这么麻烦,让二皇子、三皇子和四皇子一样住在国舅爷家里吃住不是挺好吗?”

    “他俩和老四不一样是大孩子了,呆在深宫后宅的都快养废了,何况马家有老四一个祸害够了,再送去两个这日子不用过了,呵呵……”老朱呵呵的笑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明天记得告诉朱升一声,他们俩若是再书院犯了规矩,自有我下旨责罚,绝不准赵德胜擅自动手处置。”

    老朱终其一生都在不遗余力的拔高皇权,维护皇族至高无的荣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过是骗人的鬼话,真要这么干,他老朱家早绝种了。

    “皇亲国戚有犯,在嗣君自决,唯谋逆不赦……其所犯之家,止许法司举奏,不许擅自逮问……轻则量罪降等,重则黜为庶人,但明赏罚,不加刑责。”这段出自《皇明祖训》的话说的再清楚不过了,这是老朱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元生笑道:“皇过虑了,两位皇子聪明乖巧,在书院读书有大儒教导,学问定会越发精深,日后定是皇的左膀右臂。”

    老朱撇撇嘴,“才怪!”

    他转过头来问那宦官,“元生,现在的生活可还习惯吗?”

    一个帝王可以没有谋臣勇将但是不能没有宦官,这是不被带绿帽子的重要保证。元生是老朱的第一个宦官,这位宦官的身份较特殊,他是老朱的故旧,是老朱在皇觉寺出家时师兄弟。

    天子登极传檄天下,凤阳和应天不远又是老朱的老家,不管官方还是民间的传播肯定更多更广,亲朋故旧知道了难免有来应天攀龙附凤的。

    衣锦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帝王依旧不能免俗,可惜老朱很忙还没有来得及回老家显摆,穷亲戚寻门了那更好了,让他们仔细瞧瞧老子已经不是从前的放牛娃了。

    亲近喜欢的人老朱见一见,不喜欢的赏点东西打发走,老朱虽然抠门但是好面子,银子不多但是有地。土地不管在古代还是后世是财富的代名词,赏给达官贵族还是平头百姓都拿得出手,交情好的多赏一点,交情不好的少赏点,总不叫你空手而还。

    这位从前出家时的师弟与他在寺院相互照应交情深厚,老朱也没有打算亏待,他若要还俗赐他土地让他回家娶妻生子绵延香火,若还想当和尚可以找家寺院当主持方丈什么的。

    谁知道这位师弟是个葩,跟老朱说,“皇征伐天下草民寸功未立,不敢生受赏赐。草民无才无能,只求能够贴身随侍在皇身边,求一口饱饭即可。”并且还说君无戏言,老朱当年曾在佛祖面前答应过有一天富贵了收他做贴身长随,不能反悔。

    老朱以为他不懂的规矩正要再劝,谁知道这位师弟竟然褪掉裤子,露出空荡荡的裤裆。为了完成当年的诺言,人家都做到了这种地步,老朱还有什么好说的,不仅没有治他的君前失仪之罪,还立刻让他做了贴身太监,不用说此人日后当是宫宦官之首。

    听老朱问话,元生躬身回道:“多谢皇关怀,元生如今吃得饱穿得暖,再无首座、监院欺凌没有半点不好。是常常到了马桶跟前还总是站着,伸手一摸却空空如也,不免心有些失落。”

    老朱闻言不由得大笑,元生也是跟着笑,好久方歇。

    老朱捏捏酸痛的面颊,“元生还是和从前那般会说笑,唉……去给朕倒杯茶吧。”

    元生转身离去,老朱伸手拿了一本奏折在手里,只扫了一下两眼不由得眯了起来,恶狠狠的道:“鞑子皇子真是贼心不死!”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49/52140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