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好国舅 > 第603章 命中注定

第603章 命中注定

推荐阅读:

    “舅舅不要门缝里把人看扁了,这主意是我想出来的!”

    “好,是你想出来的成了吧,遏制乌日娜的部族这是你分内之事,但是安全你可得给我保证了喽!”

    朱棣拍着胸脯道:“舅舅放心,居庸关内是我丈人的大军,哪个嫌命长的敢过来触他的霉头,算不用他出手,只凭我这王府卫军能将来犯之敌打的屁滚尿流,嘿嘿……八千人呢!”

    是啊,整整八千人的王府卫军,洪武年间数秦、晋、燕三王的军事实力最强,其他的王爷最多不过五千而已。

    八千军精锐,两成的人马配备火器,放在哪里都是一股极强的军事力量,灭一小国足以,这样的强支弱干不出问题才怪,也不知道老朱是怎么想的。

    亲王仪仗和王府护卫陆续的船,一艘又一艘的从码头驶过,王府的长史和百官也到棚子外请朱棣登船。

    朱棣起身对马度道:“外甥走了,请舅舅保重!”

    “恭送殿下!”马度起身拱手,“殿下若遇战阵莫要只凭着一股胆气冲杀,好好活着什么都强,平安你也是,我可不想小鱼儿当了望门寡。”

    “大哥放心,我一定好好活着,不然都不对不住我这名字。”平安拱手道别,转身跟着朱棣了栈桥。

    张五六抹头的汗水道:“侯爷天怪热的,咱们赶紧的回去吧!”

    “着什么急,好像侯爷我不热似得的!夫人刚才了哪艘船,可看见了吗?”

    张五六手搭凉棚往,“像是最前面的那艘吧!”

    马度拿出单筒望远镜,在船队扫了一圈也没看见乌日娜的影子,正要收了望远镜却有一袭黑色的僧袍在视线一闪而过,再看时却没了踪影。

    马度揉了揉眼睛道:“一定是我眼花了!”朱棣和姚广孝虽然同在书院,但是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的接触,姚广孝也从未表示过朱棣与众不凡,可以戴一顶白帽子,这两人不大可能又混到一起,姚广孝也不可能不告而别。

    离开了码头,乘着车到徐家接了小鱼儿回了乡下,刚一入府门房老孙递来一封信,“侯爷这是那位在书院教书的和尚让小人转交给您的。”

    马度心头一跳,当下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迫不及待的拆开信封,一目十行的看完,不由得猛拍大腿,暗道:“历史的车轮果然不容易改变!”

    朱棣并不可怕,他虽然手握兵马又善征战,可离他生出野心到造反还有十万八千里。可怕的是有个精神导师指引他走向那条通往至高权力的路,老朱的导师是李善长,朱棣的导师那是姚广孝。

    历史的惯性让这对君臣又绑在了一起,也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有靖难的发生,马度恼火的把姚广孝的辞呈揉成一团,管不了这么多了,反正那时候老子已经跑路了。

    谁知道更让人恼火的事情还在后面,半下午的时候突然发现碧琳不见了,这可把一家人给急坏了。马度发动全家的仆役、护卫、庄户甚至还有留在书院的学生,在方山附近四处寻找。

    宋霜也顾不得侯爵夫人仪容,和马度一起骑着马跑遍方圆十里,仍不见碧琳的影子。回到侯府,不等马儿挺稳一跃二下,见着守在门房里的徐晓珮和老泥鳅,张口便问道:“孩子可找见了吗!”

    “没有,都有怪俺光顾着享清福没把孩子看好!”老泥鳅抱着脑袋痛苦的蹲在地。

    徐晓珮在一旁安慰,“霜姐姐你不要着急,碧琳平常顽皮了一点,不知道是躲什么地方,跟我们玩捉迷藏呢。”

    宋霜这个时候哪里听得进去劝,泪眼婆娑的道:“这孩子是顽皮了一些,可是从来没有跑远过,最多到荒滩跟着乌日娜放羊,又能跑哪儿去!”

    她转过身来在马度的肩头一阵乱捶,“我的碧琳要是让人贩子拐了去,我跟你没完!”

    一直愁眉苦脸的马度,突然眉毛一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对老刘命令道:“老刘立刻带护卫快马赶到扬州,截住燕王的北的船队,碧琳八成在那里!”

    今天出从家里出发的时候,乌日娜有意无意的护着自己的行礼,船前也不忘了要把自己行礼先搬去。

    她这样神经大条,一年也几套衣裳换来换去的人,突然这么的重视行礼,马度当时觉得怪,现在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老刘带着护卫当夜快马赶赴扬州,马度也不能把宝全部都压在乌日娜身,当天给应天府和周边的府县递了帖子请他们严查,事情不知道怎么传到老朱耳朵了,还派锦衣卫帮忙搜寻,反正应天的城狐社鼠没少倒了霉。

    接下来的时间简直像是在地狱里面煎熬,除了宋霜时不时的哭两嗓子,府里下下没有没有人敢大声喘气。

    这样过了两天多,直到老刘冲进府里,用嘶哑的声音喊道:“侯爷!小姐找到了,果然和二夫人在一起!”

    马度原本紧绷的身子立刻瘫坐在椅子,觉得连续打了两天的仗还要累。

    宋霜像是一头发飙的母狮子咆哮着,“这个鞑子女人竟然拐带侯府的贵女,等她从草原回来,看我不家法处置她!碧琳呢,把她带过来,这丫头该管管了,看我今天不抽烂她的屁股。”说着便抄了一根鸡毛掸子在手里。

    老刘却为难的摊摊手,“实在对不住夫人,小姐还在二夫人那里,小的没能带回来,还请夫人责罚!”

    “怎得,你们一群刀里来火里去的汉子还制不住一个女人!”

    老刘苦着脸道:“自然制的住,只是俺们转眼被王爷的护卫给制住了,王爷说要带着小姐到北平玩,小人只好把其他的护卫留下照看小姐,自己回来给侯爷和夫人报信了。”

    马度恨不得飙出一口老血出来,两个无法无天的人凑到一起能做出什么好事来,他大约可以想象到自己的闺女穿着一身小号铠甲,手执木剑,骑着一头小毛驴跟在朱棣的身边,奶声奶气的喊着,“杀!”

    不行,绝对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马度第二天立刻赶往宫请旨,相信除了老朱和马大脚,没有谁能够治得了朱棣了。

    原本以为老朱会为自己的儿子的作为感到惭愧,可他知道马度的来意之后立刻劈头盖脸的将马度骂了一顿。

    “这屁大一点的事情,你也好意思来宫请旨,照这样朕每天什么都不用做了。依朕的意思让那野丫头到草原吃点苦头挺好。

    像九江一样去了一趟老家又去了一趟倭国,听说现在又横又冲的,杀起人眼都不眨一下,思本为此欢喜不已,已经把打发到了北平历练了。”

    好家伙!靖难三熊又凑到一起了?再加碧琳,说不准真能把天捅个窟窿出来。

    “那微臣不打扰皇的公务了,这告退去坤宁宫去看望一下娘娘。”

    “不准去找坤宁宫去请皇后的懿旨,皇后今天给着给老五相看王妃呢,没时间搭理你。也不许去东宫,赶紧滚!”

    老朱不耐烦的挥了挥袖子拆开桌子一份密折批阅,元生则是很狗腿的撵人,“国舅爷请吧!”

    马度无奈的叹口气,看来这事情只能回头再找机会跟马大脚说了,他刚刚的跨过门槛听见老朱一声怒喝,“真是好大的胆子,小小知县竟敢扣押军资,传旨锦衣卫立刻去澎湖,把这个道同脑袋给砍了!”

    马度身形不由得一僵,猛地回过头来,只见元生已经脚步匆匆的过来,不用说八成是去到锦衣卫传旨的,他连忙的拉住元生的袖子,“公公暂且留步!”

    他重新的进入殿,走到御案之前对老朱拱手道:“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皇发这么大的火!”

    老朱脸色铁青,“这些官员真是枉读了圣贤书,这样不明事理的也做得出来,竟然连军资都敢扣押,你自己瞧瞧!”

    他抬手把手里的密折,扔到马度的脚下,马度捡起来迅速的浏览,竟然永嘉侯朱亮祖弹劾澎湖知县道同扣押军资密折。

    难怪老朱会如此生气,他日理万机最在乎是两件事,一是兵事,二是农事,兵事可以保江山,农事则可以安天下。

    老朱自己骨子里是个农民,他出宫私访最多的时候便是夏收、秋收,田间地头常能看见他的身影。

    他对兵事的重视不遑多让,因为“犒师不周”这个罪名而掉脑袋的地方官不在少数,扣押军资的地方官还没有过,只要出现了老朱一定会将他生吞活剥。

    “元生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锦衣卫传旨!”老朱愤怒的拍着桌子,马度可以清晰的看见他额间鼓起的青筋,足见他有多么的愤怒。

    马度万般疑惑,道同和朱亮祖这对命注定的冤家,明明一个在广东,另外一个在澎湖,怎么又有交集了。

    “皇莫急,您只凭一封朱亮祖的奏折要一个知县的杀头,微臣觉得实在太武断了些,不如押到京交给法司会审……”

    不等马度说完老朱道:“玄重朕知道你和朱亮祖不对付,但也不能因为是他的奏折跳出来反对。朱亮祖在广东虽有不法之事,但是于军务还是挺心的,不会用这么大事情来哄骗朕。

    元生还不快去锦衣卫通知韩成,让他派人即刻前往澎湖。朕要这些官员都知道,谁要是拿朕的江山不当一回事,朕拿他们的脑袋不当回事!”

    这话老朱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足见他对扣押军资的事情有多么的痛恨。

    见元生了已经出了殿门,马度越发的急了,“皇兼听则明啊,只凭着朱亮祖一家之言,实在有失公允。微臣在澎湖时和道同有些接触,知道他是一个刚正之人,即使扣押了军资想必另有原因,可能他的奏章已经在路了,不如听听他说什么再做决定!”

    历史道同这个倒霉蛋和朱亮祖一起表,彼此弹劾,可朱亮祖身为勋贵又是军大将,密折走得那是八百里加急,道同一个小小知县只能走普通的渠道。

    他的奏折到了老朱手里的时候,杀他的锦衣卫已经在路了,老朱又派人去追已经是来不及,可惜他一个刚正不阿的好官被活生生的冤枉死。

    马度的劝诫没有起到半点的作用,老朱反而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对马度怒目而视,“无论这个澎湖知县有什么理由,一个地方官都没有资格扣押军资!你兼着市舶司和海军的差事,说起来这事儿你也脱不了责任!”

    实在没想到老朱突然把矛头转向自己,马度觉得冤枉死了,市舶司和海军虽然在澎湖,可是那个道同是澎湖知县马度又不是漳州知府,再说市舶司真正掌权的太子,而海军的掌权人是你老朱,把责任推到马度的头实在是不讲理。

    这个时候老朱显然已经是在暴走的边缘,跟他说什么都没用,唯一能做的是低头地认错。

    马度一掀下摆跪在龙案前面,“微臣有罪,请皇责罚!”

    “哼!跪着吧!”老朱哼了一声不再说话,端起茶碗靠在龙椅消气。

    殿的石板又凉又硬,硌得马度膝盖生疼,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觉得坚持不住了,看马度不安的样子,老朱还在一旁嘲讽,“这才多大一会儿坚持不住了,幸亏你没参加朕的登极大典,一跪几个时辰膝盖都要废了。”

    老朱能嘲讽人说明他气消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要是敢还嘴那便是前功尽弃,只会罚得更重,把他的话当耳旁风是最好的选择。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老朱用手指敲敲桌子道:“算了,起来吧!”

    果然不出所料,马度忙谢恩起身,见一个小宦官捧着一本奏折进了殿,“皇这是兵部的人刚刚送来的,说是海军从澎湖递来的密奏!”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49/52144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