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好国舅 > 第636章 朱棣的胜利

第636章 朱棣的胜利

推荐阅读:

    高丽人并不认识梁静茹,可他们是勇气十足,历史大明在平定辽东之后设置铁岭卫,高丽人坐不住了,侍崔莹和高丽王王禑定计出兵辽东,李成桂反对无效。

    高丽王逼着李成桂带兵出征,可过了鸭绿江之后,李成桂以各种的理由请求班师回朝,高丽王不许。李成桂干脆说服搭档曹敏修发动兵变,回返开京废黜高丽王流放崔莹,开始自己真正的权臣之路。

    因为某人的小翅膀胡乱扑扇还占了耽罗岛,让高丽人的野心提前释放,决定趁火打劫冒险一搏。不要低估棒子对辽东的野心,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还有棒子的雌性运动员在长春的领奖台宣示对长白山的主权,说那是他们的神山。

    一个奴仆到了主人的家里,发现后花园里有一株漂亮的花卉,他很喜欢便每天无微不至的精心的照料,有一天他被放良了再也见不到那株花儿,便处处跟人说旧主花园里的那株花是他的,大概是这么道理。

    “侯爷,侯爷!”张五六把马度叫醒,“毛佥事要和高丽人一起出发了,有话要跟您说。”

    马度揉揉眼睛忙让张五六传毛骧进来,见了毛骧马度开门见山的问道:“高丽的军营里头有什么动静?”

    毛骧道:“他们盘查的紧咱们的人混不进去,不过在望远镜里看到那个叫崔俭的在帐子里头和李成桂有冲突,两人的意见似乎并不统一。”

    “当然,李成桂自然不会和他们一样蠢到家。”

    毛骧满脸的不解,“都督说实话,属下倒现在都没有明白,高丽人哪儿来的这么大胆子,小国寡民自己有多少斤两,难道他们不清楚吗?”

    马度道:“宇宙国的名头岂是白叫的,乡间的无赖还做着三妻四妾美梦呢,人家好歹也是个国家,难道不准想想,只是敢把主意打大明的头,那是自寻死路了。”

    “眼下还没有应天的回复,属下攻下开元后是否要先下手为强,或者等他们动手了属下再动手免得落人口实,到时候御史再弹劾属下一个挑起两国纷争的罪名,”

    “这个到了开元你随机应变总之不要吃了亏是,至于挑起纷争罪名,有本侯在,哪会落到你的头。”

    “属下知道了,那个李成桂似乎跟他们不是一伙的,届时又该如何处置?”

    “这个嘛,要看他的表现了,嘿嘿……”

    纳哈出的大军驻扎在广宁城北五十里外,虽然双方还没有正式开战,但是冲突时不时的都要发生,双方都在不停的试探摸底。

    这种好事怎么能少了朱棣,他远道而来为的是痛痛快快的干一场,现在他兵有粮自成一军,无人约束还不得天。每天一睁开眼睛,武装整齐带着人马溜达,看到有蒙元士卒先是挑衅然后厮杀。

    此刻他一边纵马疾驰,一边嘶哑着嗓子大声的吼叫,“谁他娘的再挡着我,本王回去打他的军棍!”

    他使劲的磕打着马腹,胯下的骏马越跑越快,越过亲兵护卫直跑到队伍的最前头,侍卫亲兵死命的追赶,可惜他们的坐骑没有朱棣的神骏,硬是追赶不。

    对面的蒙元骑兵已经近在咫尺,朱棣心头却没有半点的惧意,反而越发的兴奋,手里的双截棍在头顶不停的飞快的盘旋着,“都给本王把队形收紧了,谁要是被冲散了,别怪本王救不了他!”

    起蒙元士卒略显松散臃肿的阵型,朱棣和他的亲王紧凑的像是一只箭头狠狠的射入敌阵,朱棣则是那最锋利的箭尖。

    呼!哗啦!双截棍化作一道诡异的弧线,狠狠敲在一个蒙古士卒的脑袋,朱棣根本来不及看清那蒙古士卒的下场,便与他错身而过,不过可以肯定那人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很惨,他全力一击可是连三寸厚青石板都能击成碎的,不信人的脑袋石头还硬。

    不等受力弹起的双截棍稳定下来,随着朱棣的挥动便已经扫向另外一人,十年的苦练不是白白付出的,说出神入化有些夸张,说如臂使指绝不过分。

    如果说刀子s-a人还要在人体里一进一出的话,朱棣手里的双截棍沾之即走,且角度刁钻又快又狠,近乎被他舞成一团虚影,三尺只内无人敢进,连原本想保护他的亲卫都离得远远的,那些蒙古骑兵死在双截棍下的惨状,他们看得最清楚,

    突然手里的双截棍落了空,眼前再没有蒙古人的身影,朱棣便知道是穿透了敌阵,他又向前骑行了一段方才拨转马头,见那些蒙古骑兵竟然已经溃散,不屑的道:“什么无敌铁骑,不过尔尔!”要是早八九十年能说这种话,那便是真的牛逼了。

    亲军护卫开始慢慢的在他身后集结,他却不耐烦的摆摆手,“都跟着本王做什么,还不赶紧的趁机多杀几个,追五里够了,小心了埋伏!”

    他让手下去追敌,自己却跑到两里外的山坡边,这里还有两千大明士卒,带队的则是平安和李景隆。冯胜虽然没有把朱棣收在麾下,但是绝对不能让朱棣在广宁出什么意外,不然他可不好跟老朱交代,一直让平安和李景隆各自带着一千人马跟着他,以便随时策应。

    朱棣纵马到了两人身前得意的道:“我这一仗打得如何呀!”

    平安拱拱手道:“殿下英勇非凡,有您做大明藩篱,北疆至少要太平百年!”

    李景隆两手抱胸,眼珠子一翻看向别处,“明明有火器不用却跟蒙古人拼刀子,真是傻到了极点!”

    “九江!”平安低声呵斥,“知不知道说实话也是很伤人的!”

    坐在马脖子的碧琳闻言不由得咯咯笑起来,露出满口的豁牙。

    朱棣道:“碧琳不要听他们两个胡说,他们是在嫉妒我,刚才表哥冲阵杀敌,你可曾看见了吗?”

    “嗯!”碧琳重重的点点头,晃了晃手里的望远镜,“刚才我都瞧见了,表哥一直在最前面厉害的紧!”她突然伸出粉嫩的小手往横尸遍野的荒原一指,“不过你的人都还在那边躺着里,还有好多都活着的!”

    朱棣摸摸她的小脑袋,“果真是舅舅的闺女,最是见不得死人。你们两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的让人去救我的手下。”

    燕王府的亲军陆续的回来,而且还带了个俘虏。

    朱棣不耐烦的摆摆手,“弄个俘虏做什么,留着浪费粮食,赶紧的给砍了。什么!是个万户!”他喜滋滋的蹲下身子问那四十许的蒙古汉子,“你当真是个万户?”

    那蒙古人汉子也不露怂气冲冲的说了一句蒙古话,朱棣听不懂,碧琳则翻译道:“这个人说他叫扎乃吾,让你杀了他!”

    “他没说自己是不是万户?”

    碧琳摇摇脑袋,“没有,表哥是信不过我的蒙古话吗?”

    俘虏扎乃吾的王府亲卫取出一个腰牌,“这是在这人身搜到的,应该是个万户没错了!”

    朱棣把腰牌拿在手里看了看,“应该是了!把这人看好了,这是开战以来俘虏的第一个万户,回头押到应天献给父皇。”

    平安笑道:“殿下你升无可升要这功劳做什么,不如让我升几级,等我娶小鱼儿的时候排场也好摆得大些!”

    “嘿嘿……想的倒美,刚才怎得不和我一起杀敌。”朱棣拍拍自己的黑脸道:“我算不要功劳,可还要脸呢。”

    李景隆用胳膊肘戳戳平安,“他的意思是说你不要脸!”

    一个万户对于初临战阵的朱棣来说确实拿得出手,不能让老朱觉得他是个只会闯祸的混球,收瘗、掩埋了阵亡士卒,朱棣便心满意足的回了广宁。

    应天来的明军已经陆陆续的赶到,各军加起来近乎二十人,小小的广宁城自然放不下,一个个的营帐在城外绵延十余里,一眼望不见头,极为壮观。

    朱棣来的早,他扎营的位置在城墙附近倒也好找,回了营地一边让人治疗伤兵,一边摆起了庆功宴。他身为“主帅”倒是能跟士卒同甘共苦,吃的是又酸又老的马肉,喝得是凉水勾兑的酒精。

    倒是碧琳搞特殊化,除了一碗米粥还有一个鸡蛋,用调羹小口喝着,用不解眼神看着帐子里的男人大呼小叫或耍些难看到不行的刀法。

    一个亲卫突然跑进帐子里面道:“殿下,宋国公来了!”

    朱棣黑脸泛红,放下手里的酒碗道:“他来本王这里做什么?”

    平安和李景隆都没有喝酒,两人都是清醒的很,李景隆咽下一口马肉道:“八成是看到你的勇武,这不又来招你到麾下了。”

    朱棣嘿嘿的笑道:“他若是不摆大帅的臭架子,跟我好生说话让我参议军务,我倒是不介意跟他一起打仗。”

    平安把剥好的鸡蛋放进碧琳碗里,摇头道:“我估计不太可能!”·

    “那等着瞧!”朱棣招了招手吩咐道:“去把冯胜请过来!”

    很快有一个亲兵带着冯胜进了营帐,冯胜面黄短须,五十出头的模样,身量不高但十分的精壮,他征战多年,已经看不出半点读书人的模样。

    进了朱棣的营帐,冯胜打量了两眼,抽了抽鼻子,浓浓的眉毛便蹙了起来,然后径直的走道朱棣的身前拱手道:“微臣冯胜见过燕王殿下。”

    朱棣哈哈的笑道:“没想到冯公亲临,真是稀客呀,赶紧的在首再添一个位子,好酒好肉的招待。”

    冯胜却拒绝道:“多谢殿下美意,微臣此番来见殿下,实在是有要事相商,不便饮酒。”

    “既如此那站着吧,冯公有话直说是!”

    “听说殿下今日打了个胜仗,还俘虏了一个万户可是真的?”

    朱棣得意的笑道:“没错了,冯公的消息倒是灵通,赶紧的把那俘虏押过来给冯公瞧瞧。”

    立刻便有亲兵押着那个叫扎乃吾的蒙古千户进了帐子,冯胜早有准备,通译跟扎乃吾说了几句话便在冯胜耳边一阵耳语。

    冯胜眉毛微微一挑,嘴角露出一丝的喜色,对朱棣道:“殿下这俘虏是纳哈出的亲信,若是能拉拢他让他回去劝降纳哈出,想必事半功倍,微臣想把他……”

    “你向把他带走是吗?”朱棣端着酒碗嘿嘿的冷笑,“收降纳哈出是朝廷给你任务,与本王何干,本王又不是你的麾下,回头我把他送回应天,你想要人尽管回应天找父皇去要。”

    冯胜一阵语塞,要是早知道朱棣能生俘纳哈出的亲信,估计之前答应收下他。可眼下只好耐着性子劝道:“殿下不要说笑了,到应天这一去一回不知道要耽搁多久,请殿下以大局为重不要再胡闹任性了。”

    朱棣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他只是一个顺毛驴,只要多撸几把捧捧他的臭脚,如黄子澄这种靖难之役的始作俑者他也愿以放过,黄子澄有自己的原则一心求死,冯胜只是摸不准他的脾性。

    他话一出口,平安不由得捂住了眼睛,碧琳歪着脑袋问道:“小姑父你的眼睛疼吗?”

    “不是,头疼!”他揪了揪碧琳的小辫子,轻声的道:“好好吃饭,吃完了去歇着,待会儿呀这里可能要出事儿。”

    “哦,没事,碧琳最爱看热闹了。”一双黑漆漆的大眼满眼期待的观察着现场。

    “本王胡闹任性?呵呵……”朱棣发出一声轻笑,脸的肌肉僵硬难看极了,他走到冯胜的跟前道:“冯胜你是这么跟一个亲王说话的吗?亏得你从前还是读书人,罢了,看在老五的面子我不与你计较了。这人你要觉得有用,拿去好了。”

    冯胜没有想到朱棣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拱手一礼,“微臣多谢殿下了!”然后转身亲自给那俘虏解绳子以示笼络,他刚要把扎乃吾扶起来,突然一道黑影扫来,扎乃吾的脑袋在他的眼前变了形,红白之物迸射而出!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49/52144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