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好国舅 > 第638章 保证不闹事

第638章 保证不闹事

推荐阅读:

    轰轰轰……随着隆隆的炮响,弹丸犹如雨点一般从城头倾斜而下,常茂拿着火把站在城头大声的吆喝,“鞑子有种的就赶紧的过来,尝尝你常爷的炮子儿,哈哈哈……”

    马度盘腿坐在女墙后头,“我说常茂你能不能省点弹药,人家就派了几百口子人过来攻城,你放了三轮炮了。这可都是钱,朝廷好不容易给了点补给,你可不能就这么糟蹋完了,他们要是再过来攻城,让人放枪就行了,咱们居高临下应该比他们的弓箭射的远。”

    “都督你这就是瞎操心,自打入了辽东才放了几炮,弹药哪能这么快用完呢。说起来这些鞑子也太不禁打了,比洪武元年咱们攻打开平时还不如,这鸟样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占领中原的。”

    “那你真是小看蒙古人了,他们不仅仅占领了中原,从中原向西万里之地都是他们领土,向北他们几乎到昼夜不分的极地,当年是多么的不可一世,再看现在蒙古人连老祖宗传下来骑射都不熟练了。”

    “向西万里还有人哪?我听邓镇说西边都是沙漠戈壁。”

    “听他胡扯,如果没有人,色目人是从哪儿来的,而且我说的是比色目人的老家还要遥远的地方,有一天我们也会到达那里,蒙古人用马而我们用船……”

    “哈哈……鞑子又来了!”常茂大笑一声,眼前的过来送死蒙古骑兵比西方遥远的国度更让他感兴趣,他兴奋的在城墙上来会奔波,指挥着炮手、枪手轮番的射击。

    蒙古人本就不善攻城,骑着马儿往城墙上射箭可准头却不怎么样,在明军的枪炮响起之后,只能留下一地的尸体落荒而逃,这个时候他们一定会怀念祖先们征战中原时大显神威的回回炮吧。

    一个传令兵快步登上城头,对马度禀告道:“都督,毛佥事的斥候已经从北门进城了,说毛佥事正带着纳哈出的家眷往这里赶,不过在城北五里处被鞑子的两千骑兵缠住了,戚同知想带一千人出城接应,过来请都督决断。”

    “这还有什么决断的,跟他说过多少回了,他觉得合适就去做,大老远的过来问我岂不是贻误战机,赶紧的回去告诉他,本都督同意了。”

    见那传令兵快步下了城墙,常茂笑呵呵的道:“你想当甩手掌柜,戚祥也不敢做挑梁的大伙计,这些规矩他还懂得。”

    “咦,你弄错了,皇帝才是甩手掌柜,我是才是大伙计!”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毛骧就进城了,一大堆的蒙古妇孺被毛骧亲自押到了城墙下,毛骧一溜烟的跑上城墙,对马度敬了个礼道:“都督,卑职幸不辱命,已经将纳哈出极其手下将领的家眷全部抓获。”

    马度扶他起来道:“平安回来就好,那群高丽骑兵呢?”

    “几乎被杀了,只有零星的几个逃走了,崔俭几乎被轰了个稀巴烂,若不是凭着腰牌根本认不出来他。”

    “说实话我还挺欣赏这人的,只可惜他动了不该动的心思,谁也救不了他。”马度想起来什么似得,“那李成桂呢,也死了吗?”

    “那人精明着呢,反倒是一直拦着崔俭,在崔俭向属下发动攻击之前,就已经把他绑了起来扔在营地里面,属下便将他一起带回来了。”

    “嗯,到底不是一般人,先把纳哈出的家眷押上城头,让城外的蒙古人好好瞧瞧!”

    接着把纳哈出和他手下将领的家眷押上城头排成一排,去了她们嘴里的麻布,她们扯着嗓子跟城外的蒙古人隔空对了几句话。

    那些蒙古人似乎确定了他们的身份,叽哩哇啦的大叫激动不行,马度原本以为他们会派人来跟自己谈判,谁知道他们却拨转马头往南边去了。

    马度嘀咕道:“这些鞑子倒是狠心,连老婆孩子的都不要了。”

    一旁李成桂笑道:“他们和您一样都是一支偏师,是打是降哪里拿得定主意,这是回去和纳哈出商议了。刚才听他们说话,外面领头的似乎纳哈出的长子察罕,看到自己的母亲妻儿在您手里,定会回去劝纳哈出投降的。”

    “呵……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吗,要死谁绑了我的家人,我定会投降的。”

    “所以您只能教教书,带兵打仗已是勉强,更当不枭雄!”

    “你自身难保,反倒是有心思嘲笑我!”马度用手背拍拍李成桂的胸口,“蒙古人的事儿算是告一段落了,大明和高丽之间的账是不是也该清一清了,说实话我挺佩服你们高丽人的竟然有勇气进攻宗主国。”

    李成桂叹道:“高丽穷苦民风彪悍,从来都不缺乏有勇气的人,只是有智慧的人太少,与中原王朝为敌实乃不智,大树底下好乘凉才是正理,尤其是碰上大明。”

    马度故作一脸的惋惜,“我李枢密天纵雄姿,没想到连崔俭都不如,说出这样话实在让本侯实在失望。”

    “嘿嘿……马侯的心肠真是比墨汁还黑,是不是想着大明二十大军收了辽东,顺带手的攻入高丽?”

    “李枢密这也猜的出来,在高丽人眼中现在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在本侯眼里也是大明的好时机,在辽东能凑齐二十万明军可不容易,只收拾了纳哈出就班师回朝,实在有些可惜了。”

    “怕是您要失望了,大明不会侵入高丽,洪武皇帝英明睿智不会做这亏本的买卖。”

    李成桂猜的没错,第二天马度就收到了老朱从应天发来的手谕,没有问马度有没有着了高丽人的道,或者损失了多少人马,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放了李成桂”。

    马度拿着老朱的手谕找到李成桂,开门见山的问他,“那个高丽准备进攻大明的事情,该不是你放出去的吧。”

    “马侯还没有笨到家嘛,终于猜出来了。不然这等机密如何让大明的细作探知。”李成桂得意的笑着,似是在说我是老朱的人,我骄傲!

    不得不说老朱真是牛,马度知道他只和李成桂见过一面,竟能三言两语的把李成桂收服了,心甘情愿的给他当走狗。

    “给我一匹马和几天的干粮,在下这就回高丽。”这是李成桂向马度提出唯一要求。

    “不要我跟你一起回高丽,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没有我大明军队给你撑腰,你回去岂不是送死。”

    李成桂骄傲的道:“马侯也瞧不起我李成桂和我李家了,高丽并非王氏一人之高丽,只用半月李某必回到开京流崔莹,马侯只管等着我的好消息。”

    马度觉得这也许不是什么好消息,在他看来让李成桂掌权高丽,还不如让王这个毛头小子和崔莹那个老愤青当家做主。

    送走了李成桂,马度很快就收到了冯胜的回复,纳哈出在知道了自己的家眷落入明军之手便知道高丽人的计划失败了,很痛快的向冯胜交出了高丽人的使者表示愿意归降,态度也比之前要诚恳的多,冯胜便要求马度带着纳哈出的家眷立刻移师广宁。

    当马度在信中看到朱棣竟然带着碧琳竟然上了战场简直都要气爆了,这混球真是什么事儿都敢干,倒不担心大军护不住闺女的安全,可小孩子哪吃的了行军这份苦,要是生个病闹个灾的,岂不是要了命了。

    他不敢耽搁,第二天就拔营启程火急火燎往广宁赶。可天不遂人愿,刚刚出了沈阳没多远天上就下起鹅毛大雪。

    这个时候的江南也常下雪的,可这样的大雪确实不多,手下的士卒刚开始还挺兴奋,可到了夜里就成了寒号鸟。海军士卒大多来自江浙福建,又常年在澎湖驻扎,估计一辈子也没遇见过这么冷的天,即使躲在帐篷里头仍旧瑟瑟发抖,甚至有人被冻死了。

    马度心中万分的庆幸,要是那些高丽人拖到现在才动手,海军八成会玩完。干脆不走了,找了个背风的山坡挖了无数的地窝子,铺好缴获来皮子架起火堆,每天煮上一锅羊肉汤多放辣椒,人人喝得脑门发汗,总算是没有人再冻伤。

    等寒潮过了路上的雪化了七七八八,前前后后耽搁了快半个月,这才重新的上路,只行了半日就隐隐的听见前方马蹄隆隆。

    原本还以为纳哈出出尔反尔又来抢人了,马度立刻命令士卒备战,天气仍旧冷得很,看着士卒们拿枪的手都在哆嗦,就知道打起来海军肯定吃大亏,毛骧让人看好俘虏,只要纳哈出敢动手便一个不留。

    直到看见那火红的军装和大明的旗帜,海军上下所有人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蓝玉下了马来,哈哈的大笑道:“国舅爷辛苦了,这次能招降纳哈出,全赖您带着手下转战千里,居功甚伟呀!”

    蓝玉和沐英一起攻入云南,老朱没有厚此薄彼,给他也封了侯爵,此次发兵辽东老朱让傅友德和他任左右副帅,足见老朱对他的看重。

    “可不是,比不得你们在广宁烤火吃肉自在。你不在广宁好待着,怎么越过纳哈出的防线跑这里来了?”

    “纳哈出都准备投降了,哪里还有什么防线,大帅见您迟迟不到,便知道您是被风雪所困,就让我前来接应。”蓝玉抬眼打量一眼海军士卒,“看您的损失似乎不大嘛?瞧着都挺精神的。”

    “谁说损失不大,冻死了两个,冻伤了好几百!”

    “才两个人?广宁那边一直在北方驻扎的人还好,可从应天调来的士卒这些天已经冻死好几百了。”

    “造孽呀,那是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地窝子回头教给你,以后再碰见这样的寒潮便能少死些人。”

    两人正说话间又有一股骑兵赶到,其中一人策马而来,到了近前便哈哈的大笑道:“我早说舅舅吉人天相不会冻死的,不然那得多憋屈。”

    马度一把将朱棣从马背上揪了下来,“我闺女呢!你怎么能带着她打仗,这冰天雪地的要是出个好歹我跟你没完!”

    朱棣挣脱马度的手道:“舅舅真是没良心,亏得我火急火燎的跟着蓝玉来找你。放心吧,碧琳好好的呆在广宁呢,守着火炉吃香喝辣,还有平安和九江陪着他玩雪不知道有多自在。”

    “没事最好,不然我回应天一定找娘娘告你的刁状。”

    “随便舅舅去告!嗯,您真的把纳哈出的家眷给俘虏了?”见马度点头,朱棣就痛心疾首的道:“从前您在海上被人家俘虏,这次怎得这般勇猛!那些人在哪儿我去瞧瞧,说不准就是假冒的,我得好好审审!”说完就唉声叹气的进了车队。

    蓝玉笑了笑道:“燕王殿下心心念念要打上一场大仗,国舅爷把纳哈出的家眷都俘虏了,这仗打不起来,他心里头自然不痛快。嗯,我也去瞧瞧纳哈出的家眷。”

    马度忙伸手把他拦住,“你就别去了,时辰不早了,还是赶紧的赶路吧!”

    蓝玉苦笑道:“我真的就是去看看,你我沾亲带故的我还能抢了你功劳不成了!”

    马度担心的不是这个,是怕他看上纳哈出家的那个女眷拉去暖床,历史上他可是有这个黑材料,“不行就是不行,你还是去瞧瞧您的傻外甥比较实在,他的脚趾头差点被冻掉。常茂,常茂,你舅舅来看你了!”

    和蓝玉汇合之后又行了两天总算是到了广宁,因为纳哈出要求见了家眷确认他们平安无事之后,立刻就投降,冯胜干脆就让马度驻扎在两军之间的位置,就在他的营中举行受降仪式。

    经过纳哈出的防区看得出来他的兵力明显的是在收缩,有他的家眷在手,另外还有蓝玉的五千精锐和朱棣的三千精锐,马度倒也不担心纳哈出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准备着受降仪式完成之后就去接碧琳。

    可他不知道碧琳已经迫不及待,她虽然性格泼辣,但也不过是十岁的小女娃,一两年不见爹爹心中不想念才怪。

    她咬着平安的胳膊道:“小姑父你就带我去吧,我保证不闹事的!”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49/52144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