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好国舅 > 第825章 结怨

第825章 结怨

推荐阅读:

    朱棣扭过头,只见假山后面站出一人来,不是朱雄英又是谁,只见他身穿一身短打劲装,腰里别着木质的双截棍,脚下不丁不八站在他面前。

    “呵呵……是雄英啊!才这么一会儿就换了一身装扮。”朱棣站起身来,伸手要去抹朱雄英的脑袋。

    朱雄英脚下一动便闪开,朱棣微微错愕随后笑道:“你还习过武,步法练得不错。”

    “侄儿承继朱常两家血脉,不敢不习武。”朱雄英一拱手道:“人人都说四叔是皇家子弟中武技最高的,小侄不才特来向四叔请教!”

    他说着便抽出了腰里的双截棍,握住其中一节,把另外的一截甩得呜呜作响。这哪里是请教啊,这分明就是挑衅。

    朱雄英知道朱棣要回来,原本十分的期待,是真心的想请教。可是刚才在酒宴上听老朱不时的说“老四勇武类朕”。

    从前这话可是他的专利,如今又被一个人分了去,他心里头自然不痛快,对朱棣挑衅的意味儿也多过了请教。

    朱棣笑笑不以为杵,“你也会双截棍吗?”

    “是的,是舅公教我的,四叔不是也使的双截棍吗,就与我比试几下如何?”

    “哈哈……本王的双截棍是精铁打制十分沉重,若非遇到战事不会随身携带,还是改日再指点太孙吧。”朱棣正要离开,眼前阴影扫过,他不由得后退一步躲闪。

    老朱和朱棣父子二人都是暴君,想比老朱的难以捉摸,朱棣算是“好脾气”了,只要肯躬下身子捧他的臭脚还是好说话的,可要是敢挑衅悖逆他下场一定很不好。

    尤其是向他挑衅的还是半大小孩子,加之喝了点酒,朱棣心里头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不顾上下尊卑,大声的呵斥道:“太孙要做什么!”

    朱雄英从后背又取出一副双截棍来,“侄儿不想做什么,就是想向四叔讨教一番,机会难得还请四叔赐教。”

    他说着就把这一副双截棍扔了过来,朱棣随手接过冷笑一声,“可以呀,臣想问究竟是谁指使你来的?太子吗?”

    “不是,是我自己指使我自己的!”

    “啊?哈哈……有意思!既如此那微臣就领教一下太孙的本事!这东西小孩子玩的,臣就不用了!”朱棣两手一掰一根木棍就断做两半,随手扔掉勾勾手指道:“太孙尽管来就是!”

    朱雄英脸色早就涨的通红,一咬牙手里的双截棍就朝着朱棣招呼过去,朱棣动也不动,突然伸出两指来,硬生生的将扫来的双截棍夹住,朱雄英满脸的不可置信,想要把双截棍抽回来却无济于事。

    “太孙可知道,在书院里面有一个槐树十分茂盛,每到春日上面就会结出雪白的槐花,常有人爬上去来吃。

    微臣从来没有上过树,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击打树身,无论酷暑寒冬,在微臣毕业的前一年,硬生生的被臣击倒了,树干里面早已干枯被臣敲的酥烂。”

    朱雄英牙咬道:“这有什么了不起,只要给我时间,我也能把大树击倒!”

    “太孙没明白臣想说的,臣经年累月日复一日的练习,早就对双截棍进攻轨迹烂熟于胸,其实在殿下出手的那一瞬间便已是输了。”

    朱棣突然的松开手指,一直在施力的朱雄英踉跄的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花坛上,好不狼狈。

    朱棣嘿嘿的笑道:“太孙不必气馁,叔父像你这般大的时候远不如你,有一天太的武技终会超过我,只是这世道变了,再厉害的武技也抵不过一支火枪。

    从来都是马上取天下,没有马上治天下,太孙日后坐北面南称孤道寡,也用不着亲自披挂上阵,还是多读些圣贤书的好。”

    朱棣背着手潇洒的走了,朱雄英的脸上却没有半分的心悦诚服,反倒是满脸的愤恨,他狠狠的一甩手里的双截棍,花坛上的青砖被敲了粉碎。

    “儿臣拜见母后!”朱棣到了中宫冲着马大脚一连叩了三个响头这才起身。

    马大脚上前拍拍他的肩头笑呵呵的道:“几年不见,老四又高壮了不少!”

    朱棣握住马大脚的手笑道:“儿臣长得再高再壮也是您的孩儿,母后倒是比从前清减了不少,儿臣这次带了不少高丽参回来,正好给母后补身子。”

    “我儿有心了,快坐吧,让母后好好看看!”马大脚将朱棣上下打量一番,“是不一样了,是个大人啦!”

    “儿臣已是三个娃儿的爹了,自然是个大人。养儿方知父母恩,今日才明白母后当年拉扯我们兄弟的不易,只是如今孩儿远在北平不能孝敬母后,每每想来心中惭愧不已。”

    “母后在宫里衣食不缺还有人伺候,你在北方戍疆守土便算是尽孝了。这次你立了大功皇上高兴不已,可你终究是藩王,日后这种擅自出兵的事情还是少做的好,不然终究会惹祸上身。”

    朱棣没想到马大脚说的这番直白,他抬起头来望着马大脚,见她面上神情并非是告诫训斥而是满满的关爱,不由得觉得心中一暖,“母后放心无论世事变幻,儿臣都会不改初心敬奉兄长。”

    马大脚叹了一口气,“都是我的孩儿,母后自当希望你们兄友弟恭,莫要起了什么龃龉。”

    殿外突然响起一阵儿童的嬉闹之声,朱棣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稍大一点孩童,正领着自己的两个娃儿玩耍,“这是哪个弟弟,刚才酒宴上也没见着。”

    徐妙云笑道:“这不是你兄弟是你侄儿,太子的次子名叫允!”

    马大脚接着道:“他母亲犯了错事被我打入冷宫,便将他收在身边教导,我也好打发时间。只是他性子偏冷不爱凑热闹,故而没让他去你的接风宴。小柱子把允叫来,让他见过燕王!”

    朱棣摆摆手道:“不必了,小娃正在兴头上莫要扰了他们的兴致,呵呵……”

    “呵呵……”马大脚笑了笑又问道:“高炽胖嘟嘟的很讨喜,可我看他走路似有些不利落。”

    徐妙云道:“母后慧眼,高炽这孩子一只脚从生下来就有些许小毛病,大夫说等他大了便好了。说起来还是当初没听舅舅话,不该身子还没长成就早早的成婚,小鱼儿虽然生养得晚了,可那孩子身体却壮实的很跟小牛犊子似得。”

    “现在你说这些岂不是晚了,明天带着高炽到方山去找舅舅瞧瞧,兴许能治得好呢。哎呀,摔倒了!”

    见殿外的朱高炽突然一个踉跄摔到在地,徐妙云正要起身,却见朱允已经将朱高炽扶了起来,还替他拍打身上的尘土,不等朱高炽咧嘴哭,朱允已经掏出一个马家出的棒棒糖塞进了他的嘴里。

    徐妙云重新的坐下笑道:“允真是乖巧懂事的好孩子,很会照顾弟弟呢。”

    “是哩!”朱棣笑着点了点头,心道:“若他是皇太孙,我们兄弟的以后日子会好过许多吧。”

    朱棣夫妇在中宫陪着马后闲聊半晌,眼看着天色不早,马大脚便开始撵人,“母后不留你们两个吃饭了,怕是魏国公府那边已经望眼欲穿了,你们两个赶紧的去吧。”

    徐妙云屈膝一福,“多谢母后体谅!”

    “都是为人父母,我岂不会不懂!”马大脚起身将两人送到殿外,又挨个的抱了抱孙子,待她放下不由得喘了两口粗气,“一个肉实一个壮实,祖母还真是抱不动了!”

    “你们两个还赶紧的跟祖母作别!”等两个儿子给马大脚辞别,朱棣一拱手道:“母后莫要送了,等后天从方山回来,再向母后请安。”

    见朱棣夫妇带着两个儿子走了,马大脚也转身进殿,没走两步突然眉毛一皱捂住胸口。

    朱允忙问道:“皇祖母您不舒服吗?孙儿去这就去请太医!”

    马大脚忙伸手拉住他,“祖母没事不用请太医,小柱子,去把抽屉里面把天王补心丹拿来。”

    朱棣把两个儿子抱上马车正要上马,徐妙云却伸手将他拉住,“王爷上车,妾身有话与你说。”

    “哦!”朱棣把马儿交给侍卫,掀开车帘上了马车,随手抱起朱高燧拦在怀里,坐在了马车的一侧,“有什么急事非要这个时候说。”

    “也没什么要紧的,妾身就想问问,今日见了皇上王爷没受责罚吧。”

    “说什么傻话,我这次立了这么大的功劳,父皇夸我还来不及怎么会责罚我,还给了我不少的赏赐呢。”

    “那便好,只是听说皇上进来杀性很大,朝中有不少官员遭殃,宫人也是动辄得咎,怕你擅自出兵惹恼了皇上。”

    “那些狗官ta:n'w:u了国库的粮食,活该被父皇剥皮。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父皇的儿子。”

    “亲生儿子又如何,前些时候皇上连太子都打了,怎么就打不得你!”

    朱棣眉毛拧成一团,“父皇打了个太子?不可能啊,父皇最宠老五,可是最看重太子,太子素来谨言慎行堪称储君楷模,父皇怎么会打他,是母后给你说的?”

    “那倒不是,妾身今天在后宫不仅见了母后,还见了其他的妃嫔,是宁妃娘娘告诉妾身的。”

    “切,那女人最爱嚼舌根,她说的话你最好别信!”

    “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像是骗我,说是李贤妃的离世时,皇上喝醉了酒让太子在贤妃灵前行跪拜之礼。此事不合理法太子自然不肯,皇上就出手打了太子,听说皇上十分后悔,还为此戒了半年的酒呢……”

    朱棣听着听着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心里思绪万千,“贤妃不是就是那个常常偷看我们玩耍,在去读书的路上给我们好吃的女人吗?呵呵……可笑,她每次给我最多我还以为……”

    朱棣怀里的朱高燧突然大叫一声,“父王你捏疼我了!”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49/52146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