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好国舅 > 第855章 永熙

第855章 永熙

推荐阅读:

    平江城周长十里由夯土垒成,在中原只能算一般的小城,可是在这片大陆上却是第一繁华的都市。

    通往海港码头的道路车马不绝,来的人永远比走得人多,除了海商船员还有来自大明的平头百姓,以山多地少又临海的福建移民居多。

    另外还有不少破落户来到这里谋生,只要来了慷慨的大吴国皇帝就会分发田地,如果表现好还能得到高丽婢、倭奴,当然这是要钱的,来年少不得要多交产出。

    从前狗都嫌弃的人短短几年就成了地主老爷,不少人拖家带口衣锦还乡,只为让从前瞧不起他的人眼红嫉妒,然后引来更多的……破落户。

    平江城内街道整齐,犹如刀切的豆腐块一样,城内随处可见大吴国太祖张士诚的雕像,亦有碑文记载着这个国度的由来,识字的人都能看得懂。

    安虎子也看到了,所以现在他光着膀子背着荆条站在大吴国的皇宫门口,荆条上的倒刺已经将他的后背扎的鲜血淋漓,这不是在作秀。

    宫门前的侍卫已经抽出了刀子横在胸前,若不是旁边还站着皇太后的老情人,早就冲上去将这疯汉子大卸八块了。

    “虎子真要进去吗?里面的那个女人可厉害的紧,你可能出不来哟,即便是我说情也未必有用。”

    “自来到这里知道还有张士诚的后人,就没打算再活着回大明。今日总要有个了断,俺求仁得仁心甘情愿,不用公爷给俺求情。”

    他说着便大步走向宫门,跟守门的侍卫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便被立刻按到在地扭送到了宫内,宫门也紧紧关闭起来。

    这一等便是一个时辰宫门这才重新的开启,几个侍卫把皮开肉绽的安虎子扔出来,安虎子痛的一阵惨嚎。

    马度走上前去笑道:“她竟然没有杀你也是你命大!”

    安虎子**道:“多亏得公爷之前给她说过详情,不然一见面就把俺给砍了。饶俺一命八成还是看在俏儿的面子上。”

    “既然她不杀你便好好的活着,五六瘪头把他架上车到船上慢慢养伤。”

    马度转身要走,一个宫女从宫门中追了上来笑呵呵的道:“公爷怎么走了?太后的头风又发作了,奴婢正要到您庄子上请您呢,正巧儿您在这儿奴婢也省得跑一趟了。”

    “真难为她眼下还有这个心情。”马度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回道:“按理说本公原该去给太后诊治的,只是她的头风发作起来动不动就十天半月的本公吃不消啊,眼下本公有要命的事情出一趟远门,等我回来再说。”

    宫女急道:“公爷留步啊,这次太后真的是头风发作了!”

    “那就更找错人了本公不擅长这个!”马度一个箭步窜上车厢,“五六快去码头!”

    熙,光明、喜乐、兴旺之意。永熙便是大明王朝第二任皇帝的年号,虽然只是美好的愿景,可是这七年却是实实在在。

    没有战争、没有灾祸、甚至没有沉重徭役,大明的农税并不曾减免,可朝廷却在永熙二年免除了徭役。

    虽然朝廷依旧可以征调民夫,可是干一天活就要算一天的工钱,劳动力在某种程度上得以解放,让更多的人脱离了土地开始从工从商百业越发的兴旺繁荣。

    应天的人口早已不下百万,内城已经放不下了,因着有火车站正阳门外已经成了新的商业中心。

    李岩出身商贾之家,却有幸考入了皇家书院。毕业后在工部做了一个小官,可做了两年便不耐烦了,之后辞了官职开始做买卖。

    老爹被他气得半死,差点没将他逐出家门,不过几年下来他便证明了自己的选择没有错,现在城中有过半的房产都是他开发的,人称外号李半城。

    他从工部出来脚步匆匆的赶往火车站,心中喜不自胜,今天他拿到了一份天大合同建长江大桥。

    徐国公有一句名言,“人要没点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建长江大桥就是李岩最大的理想,他在书院学了多年的建筑,当年的毕业设计就是建长江大桥,被同窗取笑多时,直至今天都是建筑科的笑料。

    现在他家大业大,他自己就有充裕的钱财建造长江大桥一雪前耻,只是这样的工程少不得朝廷批准。

    托同窗好友往上递了折子,结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不仅仅是钱财的问题,不少官员斥责说这是在动大明根基,长江天堑是应天的天然屏障,若是修了大桥哪儿还有险可守。

    不过皇上却是非同一般的开明,竟将他请进宫中细细询问,还齐集六部和书院的精英论证整整一年时间,今日终于有了结果。

    “老子要名留青史了!”李岩欢呼雀跃准备乘火车去一趟方山,到书院请几个帮手。

    可火车站却是被封锁的,一群锦衣卫守在门前严防闲杂人进出,自洪武三十年锦衣卫便开始逐渐收敛,这些年来更是销声匿迹专事皇帝仪仗。也不知道是在接哪位大人物。

    车站的门缓缓打开,只见十余个锦衣卫护拥着一个人从车站里面出来径直宫中的马车,虽然只在人群中看了一眼,李岩可是一下子就认出来那人的身份,“老天爷,他怎么回来了!”

    李岩入学的那一年这位大人物还是在书院专门教授医学,据说到了洪武三十一年为躲避太祖清洗远走海外,儿女都已开疆立国,没有天大的事他是断不可能回来的。

    最近传言皇上龙体不佳难不成是真的?皇上要是突然崩了的话,也不知道新君支不支持建长江大桥,想到这里李岩又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马车穿街过道一路驶进了皇宫,到了谨身殿才停了下来,安虎子拉开车帘道:“谨身殿到了请公爷下车。”

    “这礼遇也太大了些,竟然直接把我送到这里来了!”马度下了车四下里望了一眼,“应天城几乎认不出来了,可这宫里似乎跟洪武年没什么两样。”

    “皇上俭朴这些年从未再宫中增添过一砖一瓦,自然没什么变化。去年武英殿走了水,到现在还在那儿晾着呢。”

    “皇上圣君!不过这武英殿得重修,本公好像还有个武英殿大学士的名头呢。”

    “公爷自去给皇上说,您快进殿吧,皇上八成等不及了。”

    马度也不再多言快步进到殿中,进门就见一身穿黄袍男子手执毛笔伏在龙案上批阅奏折,只瞧他双鬓斑白,面容消瘦,眼窝深陷,若不是眼中尚有几分专注的神采,便要将他当他瘾君子。

    马度心头一疼,叹道:“陛下何至于此!”

    朱标缓缓的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一脸松弛的皮肉,“舅舅你可来了,外甥好累!”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5/5949/52146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