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郎中 > 第1084章 1084走偏锋

第1084章 1084走偏锋

推荐阅读:

    第1084章 1084走偏锋

    “其实吧,现在还有一个办法!”正在两女多愁善感的时候,一直埋头吃法的孙明突然开口。

    若芷冷冷一声,“你有什么办法?”

    在她看来,这件事情是因为孙明而起的,没给什么好脸色。当然,若芷不会去想,归根溯源,他孙明都是无辜的。一开始若非是她们姐妹接近,陶舟怎么会感受到威胁,视孙明这废物都统为眼中钉肉中刺。又说,就算孙明没顺着陶舟的局让越姗将兵马调到梧桐溪那边去,就会放过两女和他孙明?

    肯定是不能的。

    越姗若芷孙明加在一起的共拥四地地盘,手上兵马接近四十万。已经让陶舟感受到莫大的威胁。可以这么说,除非越姗两女主动的将兵权交出去,不然她们和陶舟之间就是对立的局面,像是天敌一般,不死不休。

    这是人心,谁也奈何不得。

    若芷不会想到这些,多数人都是这样,能看到别人所有的不好的缺点,不好的一面。自己陷入了窘迫,困局,都是因为外界的因素。却是恰恰的疏忽了自己为何而走到那一步。

    孙明不会和若芷计较,终归是小孩心性,没什么好计较的。看着越姗开口道:“连夜去侯府!

    岁供失窃对西邻郡甚至说水泽州影响都不算少。一是这是西军军饷之根本,关系重大。二是水匪与官兵对立,若是小打小闹就罢了,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胆敢将主意打到岁供的头上,已经是逾越了。

    若是没一个交代,不严肃对待,以后其他地界的水匪争相效仿那不是侯爷想看到的结果。所以侯爷势必会关注。

    目前没有动静,是侯爷在给陶舟时间。陶舟能处理好,他自然的不用多费心思。”

    “等等等....”若芷给绕迷糊了,“劫掠岁供的不是破浪,和水匪有什么关系?”

    “没证据之前,水匪的嫌疑才是最大。可以是破浪,也可以是水匪。”孙明平静的说道。

    “可就算是水匪?岁供依旧是在五姐的地盘被劫,难辞其咎。就算找到侯爷,也没任何改变吧。”若芷不解的问道。她不明白找侯爷的意义在哪里?

    “陶舟做主,局势永远在陶舟的掌握之中。侯爷做主,才可能会有转机。我这都统的位置,就是叔父周通和侯爷打的招呼,在哪里多少有些颜面。就算发挥不了大作用,但是让越姗被从轻发落却还是可能的。”孙明继续解释。

    “能行?”越姗忍不住担心的问道。越级上报,在什么地方都是大忌。他们并没任何的证据就去找到侯爷,首先这举动就会被侯爷不喜。就像是侯爷不会喜欢直接向元帅汇报情况的都督一个道理。

    孙明淡笑了下,“最坏的打算就是将你的戎甲给摘了,有什么好担心的?走吧,船就在外面。等再晚点,说不定陶舟的人马都到了。”

    “.....”

    两女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位并非是临时起意,而是早就有了这打算。

    没再坚持,眼下已经是这局面。除了孙明的办法之外,她们也并没有更好的主意。

    翌日一早,天不过刚亮。陶舟派来缉拿越姗的兵马就已经到了府外。三天的时间也给了,依旧找不回岁供的下落,哪怕严惩,也没人能说什么。可惜的是,扑了个空!

    越姗不见了,若芷不见了,宁川也不见了。

    收到消息的陶舟顿时瞠目结舌,丈二的脑袋摸不着头脑了。

    畏罪潜逃?

    不可能啊。越姗辖制境内丢失了岁供,一个渎职之罪。不小,但还没到需要亡命的地步。他也没想取越姗的性命,诚如孙明说的,拿下越姗的官职,这是她技不如人。但要她的性命,就是不死不休了。有个名震天下的楚西泓这大哥,不到最后一步,陶舟不会把事情做绝。他也不想被一个黑龙军的家伙记挂在心上。

    “去哪里了?”在书房里面来回踱步,半响也没想出来。

    “大人,有消息传来,越姗这娘们和宁川若芷他们去了水泽城!会不会是发现了什么?”破浪快速的从外面跑进来,神色有些慌张。

    不慌张也不行,做劫掠岁供这件事等于是把脑袋别在腰间,一旦暴露的话,肯定是没了,不会有第二个答案。

    “摁?”

    陶舟猛然的偏了下头,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破浪,声音陡然变冷,“你不会是露出了什么马脚吧?”

    “大人,卑职敢保证,现场没留下任何证据。仙晶也在几百米深的水域里面,他们不可能找的到的!”破浪马上回道。

    陶舟的神色缓下了些,也知道刚才自己举动过激了。主要是听见越姗跑到侯爷所在的水泽城,下意识的担心。主要是劫掠岁供这件事太大,一旦暴露,破浪担不起,他陶舟同样是担不起。

    “那越姗那女人跑到水泽城干什么去了?难不成去求情。不该啊,岁供之事兹事体大,这上面出了问题,没有任何情面可讲。就算找侯爷也没任何的用处。”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说不定是宁川觉得自己是周通的侄儿,有这面子吧。”破浪尝试的说道,“这些域都的纨绔都是这样,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似的,谁都得让他三分。”

    “有这个可能,但不像是。”陶舟摇头。

    “那卑职就不知道了。”

    默了许久,陶舟看向破浪,“你确定岁供不会出什么问题?也没有留下什么被指认的证据。比如....活口之内的。”

    “大人,止忧花之毒你心里也清楚。中毒者除非能有蓝彩修为勉强的压的住毒素,不然必死无。而且从动手到天亮,我一直都在哪里守着。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蓝彩也差不多死透了。不可能就活口。

    岁供是我亲眼沉入水域中的,越姗手下也有我的人,三天来基本都守在那片水域附近,没见有什么异常情况。”

    得到这答案,陶舟放心不少,开口,“你带五千兵马去水泽城捉拿他们三个,岁供被劫还是要交的,告诉侯爷,给我们半个月的时间,重新筹备一份岁供过去。但这三人是西邻郡的人,理应本大人亲自处理。”

    “是!”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6/6034/53220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