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秦君临天下 > 第728章 听你的

第728章 听你的

推荐阅读:

    剑门关雄踞在关中通往巴蜀的古道金牛道中段,以剑门关为界,一边是汉中一边就是巴蜀。因为关城是在剑门山(大剑山)中段依崖砌石为门,故名剑门关。又因为在大小剑山之间架筑飞梁阁道,也因此得名剑阁。

    剑门关峭壁如城墙、独路如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秦蜀古道的咽喉要地。这北起咸阳,南至成都的沧桑古道,曾是中原通往西南的咽喉要道,而处于古道中心的剑门关堪称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志于蜀中称王者,必先攻下这个天险。

    横亘在古道上的剑门关是一座绵延百里的砾岩山峰,所谓“剑门无寸土”就是指剑门那寸草不长的特大砾岩。

    从正面看,这石壁恰似铜墙铁壁的天然城郭,把自秦岭而来的千里群山横阻于此,也阻断了自中原而来的步履。从侧面看,则如排天巨浪,汹涌澎湃。从背面看,像一群飞驰的骏马,让一切来犯者望而生畏。而剑门关的关门就建在这石壁中间的最高处,不论是从汉中这个方向还是从巴蜀这个方向来看,剑门关的关门都像是传说中的天宫中的南天门一样高耸入云。站在关门之下必须得扬起脑袋才能看清整个关门的全貌。

    一条曲折蜿蜒的小道从峡谷中间盘旋曲折一直延伸到剑门关那黑洞洞的关门内,这使得剑门关在秦军将士看来就好像一只大手紧紧地摁住了古道。

    白宣站在高处用千里眼观察剑门关,都说剑门关从未被攻克过,白宣起初还不信,现在亲临其境仔细观察过后,白宣不得不服气。

    白宣:“的确易守难攻,但也不是没办法。只不过历代君主和军队统帅们不会在一个地方消耗过多的兵力,这是涉及到一个值与不值的问题。剑门关扼控金牛道几乎毫无破绽可寻,强攻的话首先是以下攻上,其次是关前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平地,不利于大军展开,更不利于攻城器械的运送,如此势必造成惨重伤亡。费尽心思耗费大量兵力攻下此关之后,依然要面对崎岖难行的木质栈道,重型军械车马很难运输,不值得,不值得啊。转道阴平道岂不更好?”

    章邯:“师尊说得对,不若师尊在这里和韩信周旋,弟子率军走阴平道奇袭成都。”

    白宣嘿嘿一笑说:“阴平道起于阴平(今甘肃陇南文县的鹄衣坝),经文邑,翻越青川境内的摩天岭,经唐水、阴平山、马转关、靖军山到达平武江油关。这条道路虽然长达三百里,也是蜿蜒曲折但总比金牛道好走。但也正因为如此,阴平道走不得。”

    章邯:“师尊此话何意?据弟子所知,江油关守将吕泽乃是吕雉的兄长,貌似他只听刘邦的且和韩信不太对付,韩信就算要在阴平道设伏,那也得问问吕泽愿不愿意听他的。弟子想趁他们互相掣肘的时机以精锐之士突袭江油关,攻克之后再下绵竹然后便可直抵成都。”

    周力:“师兄没明白,师尊的意思是你都能想到,韩信岂能想不到。他可以不在江油关设伏,他设伏的地点很有可能就在绵竹。师兄就算能够不战而下江油关,但是绵竹却是你绕不过去的障碍。”

    章邯:“如此说来,我们只能猛攻剑门了?也罢,我部弩炮均已更新完毕,弩炮手也已经掌握用法。弟子集中二百架弩炮猛轰剑门,先把猛火油罐咂进剑门关内,然后用炮弹火弹猛砸。猛火油一经点燃无法扑灭,再加上炮弹轰击用不了多久就能把剑门关连炸带烧弄成一片焦土。弟子要让汉军想守也守不住!”

    周力:“此计虽然狠辣了些,但也是唯一可行之策,就是。”

    白宣:“就是太费钱了,对吗?”

    周力嘿嘿一笑点点头,章邯大笑着说到:“周力你是没跟白宝共事过,你若见了他就知道什么叫做视金钱如粪土了。”

    白宣:“章邯,你被白宝带坏了,原来的你很好,今后不可学白宝败家。为师告诉你,像白宝那样过分依赖武器的统帅,一旦物资供应中断或者在敌方装备强于己方的情况下,其所部士气必然大跌,甚至会惨败而回。大秦的将士勇往直前、不畏生死的铁血精神才是大秦赖以制胜的法宝,是任何装备都不能替代的!”

    章邯和周力拱手答到:“弟子谨遵师尊教诲!”

    白宣:“章邯,你率军转道阴平,派一部打着你的旗号直抵江油关做出攻击姿态。而你则率领本部主力去这里!”

    白宣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对章邯说到,章邯仔细一看不由得皱起眉头。

    章邯:“师尊,您确定要弟子去陈仓?陈仓离褒斜道出口相去甚远,当年刘邦由褒斜道进入巴蜀留下栈道,难道是怕韩信从这条道路攻击关中?即便如此,只需一把火烧掉山中栈道就可以了。何必让弟子率领重兵严守陈仓?陈仓距离巴蜀甚远,离褒斜道出口也很远,师尊应该派弟子扼守斜谷口才是,陈仓守不守似乎无关紧要哇。”

    白宣:“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了,记住,你必须死守陈仓。其他事情一概不要管,若是擅自离开陈仓,为师定要重重罚你!”

    章邯:“弟子明白,这就领兵出征。”

    白宣:“去吧。”

    章邯走后,周力说到:“师尊,那弟子就按照章邯师兄所言,即刻架炮轰城。”

    白宣:“轰吧,不用打那么狠,毕竟炮弹也挺贵的不是。给城上的刘邦看看咱们弩炮的威力就好了,温水煮蛙,火候要不急不缓。”

    周力:“弟子明白。”

    嘟嘟嘟嘟!

    秦军吹响了攻击的号角,霎那之间,剑门关前呼啸声响成一片,天空中顿时布满油罐、火弹和冒着青烟的粗陶炮弹。秦军弩炮手打得很准,所有的炮弹全部打在剑门关城前一里的地方。

    暴风骤雨般的轰击堪称山崩地裂,整座剑门关城在不停的颤抖。城墙上的将士们全都用双手捂住耳朵躲在城垛下面缩成一团,不少士卒忍不住呕吐起来,甚至有一些被吓得尖叫着跑下城去,只不过这些人立刻被后面的校尉拔剑斩杀,剑门关城墙上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

    啪嚓,城楼上的一块瓦因为震颤脱落正好砸在刘邦脚边,刘邦浑身一哆嗦立刻双手抱头转身要跑,但却被韩信一把拽住拖回原处。

    韩信:“站好!你是汉王,此时你转身而逃士卒谁还肯拼命,站好别动,收起哭丧脸,要表现的大无畏。不准躲!就算土崩了一脸也不准躲。说话,你倒是说话呀!”

    刘邦:“我说啥呀?”

    韩信:“不会说就唱!”

    刘邦:“唱啥呀?”

    韩信:“大风歌,快!”

    刘邦知道自己没法从韩信的魔爪下逃脱,于是把心一横扯开嗓子唱了起来。

    “大风吹呀呼呼响,哥哥兄弟走四方!”

    轰轰轰!

    刘邦的歌声刚一响起,秦军的炮火就变的更加猛烈,而且用的全是粗陶炮弹,那爆炸声连成一串,刘邦就算把嗓子喊破也盖不住炮弹爆炸的声音。

    刘邦:“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信啊,哥哥实在唱不动了,哥哥尽力了。秦军,秦军这是在欺负人啊!”、

    韩信:“你现在知道我为何要放弃南郑死守剑门了吧。”

    刘邦:“知道了,知道了。都是哥哥错怪你了。不过信啊,照这架势怕是剑门也守不住吧?”

    韩信:“我自有计策,不过,需要你在此拖住秦军,拖住白宣。”

    刘邦:“我知道,哥哥我就是一个诱饵。成,都到了这时候了,哥哥也豁出去了,你水哦咋地就咋地!”

    韩信:“坚持住,一会等秦军停了,咱们去见白宣。”

    刘邦一个趔趄好悬没栽倒在地,他扶着城垛转头对韩信说:“兄弟,你到底要干啥你直说,是死是活给个痛快,别这么折腾人好不?”

    韩信:“想保住你的荣华富贵就听我的!”

    刘邦一咬牙说到:“行!听你的!”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6/6313/56768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