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历史军事 > 秦君临天下 > 第729章 为何来晚

第729章 为何来晚

推荐阅读:

    爆炸声停了,当剑门关前的烈焰逐渐熄灭之后,汉军将士战战兢兢抬头看向城外时,只见原本草木就不多的剑门关外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白地。从城上看去,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焦黑。原本曲折蜿蜒的小路很多地方被炸塌,乍一看去似乎这条道路陡然加宽了不少。

    咵啦啦啦,一个蒙着口鼻秦军校尉催马来到关前也不说话,抬手一箭射上城楼。

    嗤,哚!

    三棱透甲锥死死地钉在城楼的木柱上,樊哙伸手拔下弩箭交给刘邦,刘邦仔细一看,只见那支弩箭的箭簇下方绑着一块绢帛。

    刘邦展开绢帛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明日关前相见,若不来见,便轰平剑门关。”落款是白宣。

    刘邦:“想不见都不行,唉!”

    第二天上午,在距离秦军大营五里之外,白宣和刘邦见了面。让白宣没想到的是,和他见面的除了刘邦韩信之外还有张良,而且吕雉也来了。

    刘邦拉着吕雉的手来到白宣面前,刘邦示意吕雉向白宣行礼。

    “雉,快来拜见君侯。”

    刘邦拱手行礼但吕雉却没动,她直视白宣的双眼说到:“汉王虽然不是大秦君主但也是巴蜀之君,自古君臣有别,君侯虽然位高权重但毕竟是臣子,哪有国君先对臣子行礼的道理。难道大秦的君侯不懂礼数吗!”

    吕雉的话让白宣身后的秦军将士无不怒目而视,周力指着吕雉喝到:“刘邦在我家君侯面前都不敢如此放肆,你一个妇人焉敢如此!说什么巴蜀之君,在大秦看来你等不过是一块案板上的肉而已,还敢在我家君侯面前妄自尊大,不怕我大秦猛士的雷霆之怒吗!”

    秦军将士齐声怒吼:“大秦!大秦!大秦!”

    炸雷一般的吼声让刘邦面色煞白,但吕雉似乎没听见一样,她的双眼紧盯着白宣,目光中满是柔情而且还有一层泪光闪烁。

    白宣看着吕雉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软,从彭城分别之后再次相见,白宣觉得吕雉丰腴了一些,最主要的是气质不同以往了。这种气质让白宣觉得很美很舒服也很熟悉,袁媛、烟萝和双儿在有了宝宝的的时候都有过这种气质。白宣感到心跳有些加速,预感到似乎有一件出乎预料的事情要发生。

    刘邦直起身一把将吕雉拉住,他对白宣说到:“刘邦驭妻不严还请君侯见谅。”

    说完之后刘邦转过身怒对吕雉低声说到:“吕雉,你想做什么!还不快向君侯赔罪!”

    吕雉看了刘邦一眼,伸手一扒拉刘邦一个没提防就被扒拉到一边。这是一个让男人极没有面子的举动,刘邦气得怒吼一声:“吕雉,你想造反不成!”

    刘邦一边喊一边手握剑柄,就在这时只听仓啷一声,一把剑身上泛着层层雪花纹,散发着森森寒气的长剑架在了刘邦的勃颈上。尽管这把剑做工考究,镶嵌着绿松等宝石,但却丝毫掩饰不住剑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刘邦知道,这是一把杀过人的长剑,而且死在这把剑下的人绝对不会少,刘邦立刻乖乖的把手从剑柄上松开。

    白宣是用左手拔剑同时出剑的,他已经练成了左右手都可以用剑的功夫,所以别看白宣是左手持剑,但从长剑上传来的压力足以让刘邦动弹不得。

    白宣直视吕雉问到:“有话直说。”

    泪水从吕雉眼中涌出,她并不是觉得委屈而是觉得开心,因为她知道,白宣已经猜到了什么。一句有话直说听似很无情,但在这种场合下却让吕雉明白,白宣是很在意她的。

    吕雉目不转睛的盯着白宣,她开口说道:“大王,臣妾没来得及告诉你,臣妾已经怀有身孕了。臣妾觉得,应该是个儿子。大王,为了这个儿子,你也要守住巴蜀,所以臣妾务必要维护你巴蜀之君的尊严!”

    刘邦张口结舌的啊了半天,他不明白为何吕雉此时提起有身孕这件事。而且吕雉的话听起来是对刘邦说的,可吕雉的双眼却看着白宣,这叫刘邦感觉很不是滋味。可是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只好听着。

    白宣的剑依旧很稳,丝毫没受到他内心激荡的影响,所以刘邦无法通过剑身上传来的力量变化猜测白宣的心。

    白宣完全明白了,他完全明白了吕雉的话,白宣仔细的看着吕雉那张娇俏而圣洁的脸,他小声说到:“为何来的这么晚。”

    吕雉:“晚总比不来强。”

    刘邦:“君侯我们是按时履约来见您的,没晚。”

    白宣:“回去吧,本君自有安排。”

    吕雉:“我的儿子是巴蜀之王。”

    白宣笑了,什么也没说,只是撤回了长剑。

    白宣:“邦啊,回去吧。”

    刘邦:“还请君侯回复陛下,就说刘邦愿意归顺大秦,不求封王只愿做一个侯爵就行。至于巴蜀之地,陛下想要刘邦双手奉上。”

    白宣:“本君会将你的意思转告陛下,回吧。”

    韩信:“师尊,他说的并不代表弟子之意。”

    白宣:“也就是说,你们巴蜀各自为政,那到底谁说了算?”

    吕雉:“我,我说了算。”

    刘邦:“君侯见谅,刘邦这就回去安抚他们。”

    白宣:“你是安抚不了他们的,若不信你可以试试。”

    刘邦啥也不说了,只是对白宣拱手施礼,随后回了剑门。

    白宣看着刘邦的背影说到:“邦啊,为了我的孩子,只能委屈你了。”

    剑门关外十里汉军大营,中军帐内吵成了一锅粥。刘邦坐在中间一言不发,他没想到他想向扶苏投降的话一出口就遭到了大部分人的反对。就连一向听话的樊哙都站在一边仰头看着大帐顶部,那意思很明显了,就是不愿意投降。

    韩信挥了挥手,众人这才停止争吵。

    韩信:“诸君,我等自从起事以来南征北战经历无数血战才有了这块立足之地,如今汉王想将此地拱手送给秦皇,本司马决不答应。诸君吵闹半天也没个定数,张相国,你一直没说话,可是有别的计较?”

    张良:“良以为,还是听听王后的意思吧。”

    韩信:“请王后讯示。”

    吕雉:“不降,宁死不降!”

    樊哙大吼:“宁死不降!”

    眨眼之间大帐内宁死不降的吼声震得大地都在颤抖,吼声停息之后,韩信问刘邦:“大王以为如何?”

    刘邦:“那就,听王后的意思吧。”

    韩信:“那就请大王将玺印交由王后暂管,大王身体不适,军政诸事也由王后代劳吧。”

    刘邦:“好,好吧。反正,要死一起死,我怕什么。”

    韩信:“诸君,大王的话诸君都听见了吧?”

    众人:“听见了。”

    韩信:“那就回去备战,秦人弩炮犀利,但最后也得靠步军冲锋,我们躲过弩炮轰击之后就和他们短兵相接。定要让秦军看看我汉军的威武!”

    “汉军威武!汉军威武!”

    众人的士气被韩信鼓舞,刘邦看了一眼之后叹了口气转身回了后帐。韩信说到:“众将且去本司马帐中等候,待本司马与王后和张相国商议之后再作部署。”

    “遵命!”

    众将退出,大帐内只剩韩信、吕雉和张良。

    韩信问张良:“此事当真?”

    张良:“她说是,我却不敢确定,只等师尊派人来确认。”

    韩信:“师尊今天的话已经证明一切,为了这个小师弟,你我还需筹划一番才是。”

    吕雉:“君侯之意怕是要废了刘邦,能否留他一命?”

    张良:“我师尊看似敦厚实际杀伐决断,绝不会留下任何祸根,他,怕是活不成了。”

    吕雉:“毕竟夫妻一场。”

    韩信:“你也算是女中豪杰,孰轻孰重分不清吗?”

    吕雉摸着腹部说到:“我没法和君侯夫人相比,我也不能为难君侯,所以不管我腹中的孩子是男是女,他都必须是巴蜀之主,请二位助我。”

    韩信、张良:“喏!”

    秦军大营,白宣大帐之内。白宣将一封竹简封在牛皮筒内之后递给白尊,白尊双手接过等待白宣吩咐。

    白宣:“快马加鞭送给家宰,命他按照本君所写行事。”

    白尊:“喏。家主,此事要不要禀告三位夫人。”

    白宣:“暂时不用,但需告知震儿和紫烟。”

    白尊:“老奴明白。家主为何不直接杀了刘邦收了吕氏,那样岂不痛快?”

    白宣:“你想让天下人都知道本君杀人夺妻吗?这可是不共戴天之仇哇!”

    白尊:“家主自然不怕刘邦家族,只是家主顾忌陛下感受,才不得不如此而已。”

    白宣:“对,若是直接收了吕雉杀了刘邦,那孩子的今后就不好安排了。那也会让陛下为难让那个白家上下不宁。唉,男人啊,只为一时冲动就得付出代价哇。本军自己造的孽自己收拾。”

    白尊:“老奴明白,这就去安排。”

    白尊捧着牛皮信筒退出大帐,侍卫给白宣把帐内的所有的灯都点亮。这是白宣的习惯,是他在七十大寿之后的习惯。白宣很怕周围漆黑一片,所以每到夜晚来临,他的大帐内都是灯火通明彻夜不息。

    白宣心里很激动,七十多了居然还能有个孩子,这不是一般的有福,白宣想想都觉得骄傲。

    白宣:“不管是男是女,都会成为巴蜀之主,韩信、张良、萧何这三个孩子该知道怎么办。呵呵,信啊,这回你不会抱怨了吧,这可是为咱家办事啊。呵呵呵,来人,本君想喝酒,再来一只烤羊腿。”

    “喏!”

    侍卫应声而去,没用多久,喷香的羊腿美酒还有一些菜肴就端了进来。白尊派人送信之后也回到大帐内,他一看这排场就知道白宣今天很开心。白尊知道此时此刻,白宣继续和自己信赖的人分享喜悦。于是白尊把侍卫都撵了出去,他亲手为白宣倒酒布菜,不停地炙烤羊腿,免得凉了。

    老哥俩边喝边聊,此时此刻已经没了高低贵贱之分也没了主仆之别,老哥俩之间有的只是浓浓的亲情。

    白宣滔滔不绝的说着,竟然从邯郸初遇嬴政开始说了起来,白尊当然不会阻拦,于是兄弟俩一边喝酒一边唏嘘不已。当明月东升夜半三更的时候,白尊终于不胜酒力抱着酒坛子躺在地毯上呼呼大睡。

    白宣:“尊,尊?哈哈哈,我的老哥哥竟然顶不住了,你当年可是号称三坛不变色,五坛刚解渴的,这才不到两坛就不行了?哈哈哈,老了老了。来人,弄些醒酒汤来。”

    白宣话音刚落,帐帘一挑,一位身材窈窕的女子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阿宣,少喝些酒,对身体不好。”

    那女子话语温柔,满是关心之色,但白宣看到此女之后顿时二目圆睁。

    白宣:“赵姬姐姐,是你!”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6/6313/56768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