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小说 > 都市言情 > 良宠 > 第691章 将你们都嫁了

第691章 将你们都嫁了

推荐阅读:

    “诗思明年便及笄了,她与我不同,我是需得守孝三年,得圆满了才能议亲,她该寻个人家了。”

    凤珉顺着她的视线瞧去,轻笑道。

    “那两人是郎情妾意,你侬我侬,难不成你还舍得拆散了不成?”

    这正是沈君茹所担心的。

    虽然沈诗思嘴上硬的不承认,甚至也赌咒发誓的保证了,但感情这种东西,谁又能控制的了?

    去私塾的次数也不少,她与林良笙之间是有情的,明眼人都瞧的出来,只中间隔着那一层薄薄的纱,谁都不去揭开。

    林良笙也是学乖了,时机未到,便也不提那事儿,只当是照拂妹妹一般,又或者是出于对她教授那些孩子们的感激。

    总之,不论是哪种理由,他就是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粘着沈诗思,摔也摔不开的那种。

    她也不想做那拆毁人姻缘的恶人啊。

    只是心疼这个唯一贴心的妹妹罢了。

    她当初只是救了沈诗思,待她好了一分,而沈诗思却报她以百倍,千倍。

    “还不都怨你。”

    “怨我?”

    凤珉无辜摊手,他做错了什么?怎么怨起他来了。

    “对,就是怨你,与林家三少爷走的那般近做什么?他若是与他那两位兄长和父亲一般德行,我…我也不至于如此。”

    沈君茹气恼的跺了跺脚,舍不得怪沈诗思,便将锅一股脑的堆到了凤珉的身上去。

    凤珉哭笑不得,微微摇了摇头。

    “好好好,怨我,怨我,都怨我,这个锅我背着,不过我看这两人确实般配,林良笙是个好苗子,日后必会大有所为,虽是三子,但到底是嫡出,让你妹妹嫁给他,也不算亏。”

    他可真是,自己的婚事都没办利索,却操心起了别人的。

    沈君茹抿唇不语,就是不松这个口儿。

    “好好好,这事我们不议,日后再说,日后再说。你啊,操心这一大家子的事,什么时候关心关系自己的事?”

    “我?我怎么了?我不是很好?”

    “什么时候…”

    嫁给本王四字还未说出口,那边段蓝辰便端了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过了来,简直是移动的大蜡烛!

    “喂,该喝药了。”

    凤珉眉头一皱,嘴角微抿,绷成一条直线。

    这人,有没有点眼力见儿,故意的吧!

    沈君茹捂着唇笑了片刻,“是啊,殿下,快快喝药吧,奴亲自喂你?”

    那药又黑又苦,瞧着便难以下咽的样子。

    也不知是这药方子就这么苦,还是段蓝辰故意的。

    这人与凤珉到底是有多大怨多大仇啊。

    ……

    马场上,沈钰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子,让明珠郡主开怀,与她塞了一场又一场,直到大汗淋漓,日落西山时,才各自打道回府。

    沈诗思心情瞧着不错,嘴角笑容一直挂着不下,无疑是与林良笙有关的。

    沈君茹不知是要成全这对苦命的鸳鸯,还是要狠狠心,将这份情给彻底掐断!

    毕竟,她深知,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但婚姻,却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还有对方的家庭。

    而林良笙的那个家庭,根本就是龙潭虎穴,不适合沈诗思这样的小白兔。

    “小姐,您发现了么?”

    冬梅悄咪咪的靠近沈君茹,一脸八卦的样儿。

    沈君茹微愣,“怎么了?”

    “李侍卫与咱家映星。”

    “什么?李修与映星?”

    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沈君茹一脸茫然,竟未发现这些。

    冬梅一脸笑呵呵的样子,趴在沈君茹耳边嘀咕道。

    “李侍卫在马场的时候拉了映星的手,还将佩剑都送给了映星呢。”

    沈君茹先是一愣,而后便是哭笑不得。

    “好啊,好一个凤珉,真是…”

    还带这般顺道拐带的么?

    她身边的人,可都便宜了他和他的人了!

    这笔买卖真是太亏了!

    “恩,我看,择个良成吉日,将你们都嫁了。”

    “小、小姐您说什么呢,奴婢,奴婢不嫁人,奴婢一辈子跟着小姐。”

    “那不成老姑娘了?放心,你们的嫁妆,我早就准备好,谁都不会亏了,我瞧着关侍卫是个不错的人,有担当,也有义气,不如,你便从了他吧。”

    沈君茹笑道,果然,冬梅瞬间便红了脸儿,羞的不行。

    “哎呀小姐,奴婢…奴婢不跟你说了…”

    羞的满脸通红,转身便小跑了出去,也不知是有意,还是命中注定,恰好关峰从外头进来,与冬梅撞在了一处,瞧着满脸羞红的冬梅,竟是傻愣愣的笑了,冬梅则是红着脸,双眸似羞含怒的瞪了他一眼,便快速跑了出去。

    ……

    时间总能带走一切,治愈一切,好的或坏的,迟早只会是历史洪流里的一笔,被时光冲洗,埋没…

    沈奕恬的手笔坑害了沈君茹,甚至让无辜人被牵连了性命,这笔账,沈君茹不可能不算。

    只是现在沈奕恬在宫中,颇有些手段,短短一月,竟一跃成了嫔。

    皇后一族遭到了重创,太子被罢黜,而后的丧命火海,让皇后乃至一族都失去了唯一的斗争筹码。

    当日守值侍卫被牵连,杀的杀,废的废,三皇子本以为自己有机会上位了,急与在文帝面前表现,反而弄巧成拙,屡屡受责骂,连带着德妃也受到了牵连,已半月有余未得见文帝。

    恰是这两宫相争,让沈奕恬得了便宜,几番卖乖讨巧,竟连着侍寝了数次,只可惜,肚子不见动静,才迟迟未得将位分再进一进。

    饶是如此,今儿一早,陛下从储秀宫出来的时候,还是下了旨,封了沈奕恬未恬嫔。

    这可高兴坏了沈二夫人,一得了消息便过了府,与秦氏攀谈许久。

    如今,皇后虽未被废,但已然失势,文帝念及她中年丧子,多她多少是宽厚了许多。

    一个睿智聪慧的皇后,却一时间根本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竟与文帝争执了几句,如今,地位岌岌可危,那秦氏自知靠山不稳,这些日子倒是安稳许多,至少不再作妖了。

    转眼,中秋将至,月圆之夜,团员之时。

    府上一切还都是沈君茹在操办,沈琼没发话,秦氏想插手也只能干瞧着,没别的法子。

本文网址:http://www.gw45.com/xs/6/6318/56813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gw4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